目 录

第十九品 思维法理

 

一切具胜慧君主,不应主要贪享受,

犹如闪电游舞般,今生短暂之快乐。

一切愚昧之凡夫,贪恋片刻之安乐,

从而造下罪恶业,结果感受无边苦。

倘若奉行胜佛法,人伦法规自然生,

彼之一切圆满德,永无减少恒增长。

若善行持人法规,天界离己不遥远,

登上天人之阶梯,解脱即住于身旁。

已获难得暇满时,今若放逸不谨慎,

死主使者到来时,纵然追悔岂能改?

呜呼诸行皆无常,乃为生灭之法性,

如若有生必有死,若有聚合必有离。

诸众从出生时起,犹如陡坡之水流,

寿命刹那不停留,逐渐趋至死主前,

死主于彼从不问,汝事是否已完成,

是故一切福德事,即日迅速当行持。

韶华瞬逝财富动,生命如住阎罗齿,

然诸世人不修法,呜呼人行真稀奇!

断除一切诸愦闹,假设不能皆舍弃,

则当依止诸正士,此乃彼之妙药也。

断除一切诸贪欲,假设不能皆舍弃,

则当贪求解脱果,此乃彼之妙药也。

若此众生能现见,死主住于头顶时,

饮食亦不愿享用,何况说是其余事?

如是死主阎罗王,好似等待于前方,

犹如霹雳降头上,何时到来不一定。

极其短暂人寿中,一半黑夜中度过,

病老烦恼恐怖等,消耗一半亦无乐。

短暂须发今世中,为诸放逸散乱欺,

唐捐暇满人身者,呜呼堕入恶趣处。

熊熊烈火所燃烧,置八寒冷积雪等,

极热以及极冰冷,地狱痛苦岂堪忍?

如是饥饿与贫困,众苦所迫之饿鬼,

极为愚昧互残害,受人役使之旁生,

堕入三恶趣有情,长久感受难忍苦,

是故思维彼险地,智者谁人会趋入?

人类生老病死苦,天界迁变堕落等,

善趣之中一切处,亦具诸多之痛苦。

诸法本性即行苦,表面快乐实变苦,

后世苦因乃苦苦,为三大苦所系故。

如不净泥无妙香,轮回之处无安乐,

凡夫恒时轮转于,如罗刹洲火坑中,

于善趣或恶趣中,享受安乐遭痛苦,

皆是善恶业果报,造业定成熟自身。

国政财富虽兴盛,衰老疾病死亡等,

众生共同之规律,岂能有谁超越此?

君主趋入死亡时,受用亲友不随身,

士夫无论至何处,业如身影紧随后。

一切众生之诸业,百劫中亦不毁灭,

倘若因缘聚合时,果报必定会成熟。

故于无欺因果理,生起坚定之信解,

此乃世间之正见,一切善法之根本,

无论何人若具有,世间因果之正见,

此人千世代之中,亦不堕入诸恶趣。

众生导师因了知,甚深因果缘起理,

后说殊胜解脱道,无有余众可比佛。

佛已宣说自所证,八圣道之自性法,

寂乐甘露之大云,无余可比胜法者。

正法甘露满自续,殊胜福田如明月,

功德根本之僧宝,团体之中无余比。

三宝美名之白伞,有寂善妙之源泉,

以诚挚信而依者,以乐获得乐佛果。

一切遭受恐怖者,多数皈依山森林,

以及殿堂与神树,此等并非真依处。

依靠彼等皈依处,不能摆脱诸痛苦,

何时何人皈依佛,正法以及圣僧众,

了知苦源之集谛,真实超离诸苦谛,

依止八正道谛后,趋向涅槃之灭谛,

以其智慧而明观,一切四圣谛之理,

乃为主要皈依处,依靠彼等离诸苦,

无等导师胜佛陀,慈爱众生为我所,

为获无量胜功德,自己亦当随彼行。

自无始时而不断,成为父母此等众,

三苦所逼无自在,智者谁不生悲心?

若为虚空际众生,置于利益安乐处,

发起殊胜菩提心,则获如海之功德。

何人最初能发起,菩提根本菩提心,

彼之功德无有量,无等佛亦言不尽。

 

君规教言论第十九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