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十二品 观察慈悲

 

具有大悲诸君主,慈爱民众如独子,

舍弃自命与财物,倍加保护诸眷属。

依靠家畜维生者,亦慈牲畜若不护,

岂不遭受衰败耶?了知自利当护眷。

树木枝繁叶茂盛,乃为树木之威风,

一切眷属皆圆满,即是君主之荣耀。

所谓世间之君主,依靠民众而得名,

独自孤身之一人,谁人称之为君主?

浊世一切诸君主,视民众如食饲料,

好似恶蝎之幼崽,视母为食而享用。

昔日崇法诸君主,舍弃性命受用后,

维护自己之民众,呜唉且观智差别!

放下自利求利他,谁人不愿皈依彼?

硕果妙树悦意水,一切众生喜爱处。

注重自利舍他众,谁执他为皈依处?

无果枯树不净水,具智慧者谁依止?

依止何者获圆满,福德名声财安乐,

依止犹如摩尼宝,妙瓶胜士胜一切。

若依以嗔贪婪等,罪业所感毁眷属,

如哈拉树毒水池,谁人依止恶君主?

君主想凡依我者,令其离苦得安乐,

详细思考而度日,如是明君具实义。

即使思维自利益,为善成办自利益,

君主除护诸眷属,岂有其余重大事?

如无果树干涸海,一切鸟类不集聚,

国政威望已丧失,一切众生抛弃彼。

兴盛天人亦聚集,衰败亲子亦逃避,

是故君主当尽力,令自境眷福如海。

眷属财产若富足,君主岂非具威力?

富足之时众人亲,衰败之际皆成敌。

君主当思彼国境,诸贫饥危苦难者,

此等无依无怙众,非我谁为彼依处。

于诸极其野蛮者,君主当想彼辱我,

乃因罪业蒙蔽故,心中不应生嗔怒。

愚人轻毁自父母,亦会损害三宝物,

彼等坏灭己安乐,于此为何不悲愍?

如无眼目跳崖者,不应辱骂彼悬崖,

以自业力毁自己,无有自在受此苦。

如是于诸蛮横众,生起慈悲心之后,

当如父亲教化子,呵责难调驱出境。

相貌丑陋受人欺,负债累累依恶友,

见其贫穷亲离者,非火焚身五种人。

于诸老幼病弱者,无计可施衰败者,

国王所弃无依众,无有悲心不称人。

于思吾为众怙主,一切悲惨可怜者,

泣不成声呈禀事,舍弃彼等岂忍心?

众多极为脆弱者,不敢禀报自实情,

时时于民众苦乐,如理思察为智者。

多数自己享乐者,关心他人极稀少,

犹如入于他心中,明知实情乃智者。

细心观察全世界,胜过爱己未曾见,

如是他众各爱己,故爱己者莫害他。

欲得安乐不欲苦,此点诸众皆相同,

观察自己情形后,于极贫者起怜悯。

君主当思我为怙,此诸众生指望我,

故宁舍弃自性命,切莫抛弃此等众。

于无依者不为怙,纵有能力不慰藉,

搜刮民财不爱民,若有惭愧谁无愧。

若依具有功德者,纵遇命难不舍彼,

犹如八支狮子王,悉力保护猴幼子。

即使如何利恶人,遇外缘时彼相欺,

如热热兽救劣人,脱离水难出卖之。

不越自之国境内,无论如何野蛮众,

亦属自己统辖故,莫忧彼辱尽力调。

超过自之范围外,加害如何惩治彼?

若遭凌辱则辱他,如若嗔恨当嗔之。

如人若为毒蛇缚,畏恐毒气上升故,

纵然自己之手指,亦会心甘情愿断。

不可救药蛮横众,无论住于任何处,

皆令彼境受痛苦,故当驱逐出自境。

于己国境诸有情,设若为非作歹时,

虽应合理惩罚之,归属自故当悲悯。

无有悲心粗暴者,纵是母亲子尚离,

何况其余眷属众,眷减君主威望低。

于暂居住自境中,宾客以及难民众,

应当尽力而保护,置之度外不合理。

若欲圆满自利益,成办他利为方便,

饶益他众诸士夫,虽非君主似君主。

诤时一切诸昏君,若见眷属极富足,

生起难忍嫉妒心,如现死相成颠倒。

具有慈悯殊胜士,于他国家圆满德,

亦会欣乐而随喜,依此增长自圆满。

了知诸法本性后,纵于一切怨敌众,

亦遍仁慈之君主,无余统摄全世界。

恒时具有仁慈心,以布施及爱语等,

利益民众彼君主,名声传遍三界中。

何者拥有慈心德,以福德力诸天喜,

一切非人尚保护,何况人类诸有情?

具足慈悲君主境,财富增如夏潮水,

一切敌众不能害,诸众欢喜国安宁。

仁慈君主如月光,普照众生福德时,

彼境具有怙主故,赞说君主悯眷众。

 

君规教言论第十二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