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十八品 观察方便

 

如是君主以合法,善护自己之众生,

威力眷民福美名,并驾齐驱而增长。

应赞具善巧方便,等同天王之君主,

彼能统治全世界,胜伏一切世间众。

善巧方便诸君主,了知威力知时间,

亦知做事之方便,依此易成一切事。

自己具力富足时,多成亲友敌不生,

纵是心怀旧怨者,表面合掌露利相。

自己沦落下者时,虽无怨恨多仇敌,

故欲摧毁怨敌者,首先应当增自力。

若具智慧精进力,制服对方有何难?

如嘉桑子已摧毁,十二军众之札安。

虽无势力以智慧,善于自卫不受害,

犹如山兔以方便,驱逐象群杀狮子。

自方势力若薄弱,敌方具强威力时,

切莫反击挑战争,沉默不语获安乐。

住于他乡之异地,依靠他食生存时,

纵受凌辱亦当忍,倘若争论遭失败。

一切智者先了知,敌方智慧威力时,

万万切莫于非时,挑起战争与冲突。

无论成办任何事,时机成熟无困难,

了知一切时机者,于取舍理不愚昧。

不知大智者所说,天文历法星命论,

元音数术而行事,犹如盲人漂林中。

争时愚昧之众生,不知应时与非时,

轻视如眼之窍诀,呜呼彼等真迷惑。

一切具有福德者,根据吉祥缘起兆,

天尊示意之相中,应时开始作诸事。

具有善巧方便士,有些以摄受调伏,

有以粗暴行调伏,毫不费力成诸事。

贪婪者为财引诱,傲慢者被恭敬欺,

愚笨者为随顺骗,平庸者被饮食诱。

少量布施卑劣者,亦令彼生欢喜心,

天尊仙人与胜士,智者以真实语喜。

知晓众人意如何,若依同行引彼心,

犹如风吹棉絮也,随意引导无困难。

乃至违缘未出现,应当警惕诸违缘,

倘若违缘已现前,当以无畏戒摧毁。

具慧智者依嗔胜,恶劣之辈嗔失败,

一败涂地劣慧者,岂能相比于智者。

若饮如水极柔软,若燃如火能焚尽,

见此具相士性情,无有相者诚可笑。

心稳宽广如大地,精进如同末劫风,

攻击彼之诸怨敌,如灰尘般摧无余。

自己恒处正道中,依谛实力令天喜,

以如理嗔力消灭,非理敌众诚稀奇。

恒时依止护法神,披上福德之铠甲,

执持猛咒武器者,人中狮子胜诸众。

壮大自己之力量,待到时机成熟时,

具有勇气再开始,对付仇敌有何难。

了知分寸之正士,有时当与敌和好,

有时当与亲争斗,有时行事有时退,

有时沉默如聋哑,有时健谈如君主,

有时清凉如雪山,有时炽燃如烈火。

有时怯弱如绿草,有时稳固如山王,

有时富足如国王,有时赴林如仙人。

有时当欢喜歌舞,有时隐居如野兽,

有时扬威如狮子,知理非理如是行。

具足地时人优势,纵是强力之敌军,

与之角逐且抗衡,亦有自己获胜时。

自己纵有强武力,不具境时人优势,

虽是势单力薄敌,切莫应战当警惕。

眼见不宜作战时,应当决然放弃之,

以如大象之看式,似无所知而安住。

如防芜菁痕增长,怨敌恶规与陋习,

趁其尚处微小时,竭力断除为智者。

以此为主种种事,作与不作之界限,

聪明智者可现见,愚者纵勤岂能知?

纵是极其真实语,若不相合境与时,

他人闻不悦耳故,言语适当最庄严。

即便一切皆圆满,亦莫肆无忌惮行,

凡夫均随业力转,后将出现诸苦乐。

纵然极为悲惨时,亦勿受他人凌辱,

广阔无垠大地上,谁成谁人之奴仆?

即使穷困潦倒时,亦莫与法相违背,

如法而行则衰败,可如梦境速消失。

纵然具足大势力,亦勿轻视于他人,

若能相应摄受之,则增自己之圆满。

表面多数之顺缘,许多成为诸违缘,

表面多数之违缘,亦有于己有利者。

极难辨别危难处,若不依赖于他人,

以自智力而抉择,则称彼为具慧者。

愚者精勤作布施,不如智者顾情面,

劣者嗔怒而殴打,不如智者仅微笑。

纵为智者所逼迫,如铁钩驯象摄意,

纵为愚者所保护,如食呕物他恶心。

以受方式而舍弃,以舍方式而接受,

他人不可估测之,善巧方便者成事。

智者心中筹划事,纵如空中藏不现,

时机成熟一切事,如锦缎纹不杂现。

众所周知狡诈罪,不应称为巧方便,

具巧方便之诸事,诸众赞为最稀有。

具有福善巧方便,天人仙人具力王,

仅以言词利害大,何况说是真行事?

首先观其诸方案,不知人士纵申斥,

最终见其成果时,众人佩服彼智慧。

是故诸具智慧者,所作所为之定量,

超越庸人之行境,必须观其所作果。

若森林中起猛火,狂风亦成其助缘,

于诸具有胜慧士,纵作损害亦有利。

愚者视为重负担,多数事情于智者,

犹如毒利孔雀身,善巧方便以敌喜。

沙场得胜乃英雄,残杀妻子非勇士,

应当度过危难处,眷中傲慢有何益?

一切大象马人众,表面相等于同类,

内在功德之差别,行事之时可辨清。

君主赏赐贿赂品,娼妓报酬吉利词,

船费礼品当时收,延误不得即时取。

依止正士学知识,学工巧明积财物,

修持天尊禅定等,切莫急躁渐精进。

诛法锋利剑柄上,飘扬怀业红翼旗,

胜伏敌众之飞幡,胜慧勇士手中持。

调柔静士怒难忍,若依胜利争则败,

若敬摄受恨制服,胜士具足多奇迹。

以极远大之目光,超越对方如海德,

地位愈来愈高者,梵天界亦近逊色。

大地母亲怀抱中,鲜花童子众睁眼,

见其极广之名声,虚空腹部似胀破,

空中运行众繁星,尔时心惊胆战后,

绽开花蕊露齿鬘,似乎一齐哈哈笑!

试图骗人狡诈者,仅以言词知其劣,

以狡方便蒙蔽之,彼不觉察智者力。

贪求财产贪婪者,虽为财欺无自在,

然却全然不知晓,以此调之智者力。

以嗔恨心害他人,被害之人虽制止,

彼知自过被调伏,此乃智者之方便。

于傲慢者从心中,取出我慢之利刃,

摧毁傲慢之山王,具胜慧士之特法。

嫉妒者之嫉妒境,自己功德力增后,

无有斗争摧对方,具巧方便智者力。

自己无论作何事,理应一切皆圆满,

胜伏一切诸敌方,于自眷属赐安慰。

如是善巧方便士,如转轮王与明日,

于此大地无助伴,孤身一人胜全球。

若欲随意执国政,不欲国政亦可舍,

不依赖于其他人,人中君主如牛王。

如是此等之功德,仅以言词难诠表,

皆从福德智慧力,天尊加持中获得。

一切无与伦比士,无论身为何种姓,

乃至有生之年中,恒时坚持高尚行。

 

君规教言论第十八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