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课

 

丙六(天人之苦)分四:一、死堕之苦;二、投生之苦;三、有漏乐苦;四、当修解脱法之摄义。

下面讲轮回痛苦中天人的痛苦,分四个方面,首先是死堕的痛苦,主要讲欲界天人。

 

丁一、死堕之苦:

欲天处苦亦无量,放逸欲醉与死堕,

花鬘枯萎不喜垫,为诸亲友所舍弃,

见后生处生畏惧,天界七日难忍受。

前面已经分析了地狱、饿鬼、旁生、人间、非天(阿修罗)的世界,其中都没有任何快乐可言。而我们经常讲“下地狱,上天堂”,那是不是天人就有快乐呢?天人可以分为两大类,即欲界天人和色界、无色界天人。

“欲天处苦亦无量,放逸欲醉,”欲界有四大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六种天人。实际上,这些天处也有无量无边的痛苦。具体来说,他们每天都在无义的事情中放逸,享受着世间的快乐,陶醉于色声香味的各种欲妙之中。现在城市里的有些人也是如此,每天都在吃吃喝喝中度日。

“与死堕”,虽然尚未感受恶趣之苦,但通过天眼发现,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会堕落地狱、饿鬼、旁生等下界,这时就有死堕的痛苦。就像现在的一些腐败分子,以前特别风光,但后来因为被检举,看到了自己的下场,就会度日如年,特别恐惧、痛苦,也非常可怜。所以人间也有这样的痛苦。

“花鬘枯萎不喜垫,”天人的死堕之苦还包括:他的花鬘原本鲜艳芬芳,但慢慢全部枯萎,不再令人悦意;他原本很愿意坐在自己的天宫宝座中,但最后也不喜欢坐了。

人间也有这样的情况。有些修行人刚开始很愿意坐在自己的“宝座”或坐垫上,好好地闻思修行。但到了一定的时候,可能是出现了“死堕之相”吧,就不愿意再待下去了。其实,有些人修行不稳固也是一种“死相”和衰败之相——不愿继续待在班里面,也不愿意好好闻思修行。

我最近看到个别年轻人,没有发心,也没有好好闻思,不知道在干什么。希望有些出家人下一年不要这样,不然待在学院没有什么意义了。这些人又年轻,智慧也不差,但不知道为什么,任何事都不参加。个别人可能有点发心,但发心也不至于任何考试都不参加。说在修行的话,是不是天天坐禅?也许不是。是不是有个别人在天天玩手机?不会有吧?那样的话也不需要待在这个山沟里。玩游戏、搞世间法,在城市里面资源更丰富、机会更好。

希望学院当中的居士和出家人如理如法地闻思修行,做一些弘法利生的事情,不要整天浑浑噩噩地度日,这样没有必要。这里是什么样的地方呢?是闻思修行的道场。在这样闻思修行的群体中,既不发心,又不闻思修行,连班上的课都不听,那待在这里没有什么必要。

有些人可能不太想待在学院,准备得到一个证书就走,马上去“弘法利生”。下去之后,他可以在别人面前拿出证书说:“我已经得到这个了,谁需要传法啊?我没有问题哦!”

  • 弘法利生的缘起

不过,我们颁发毕业证、学士证、堪布堪姆证都是非常严格的。得到这些证书的人,虽然谁都说不清究竟会怎样,但暂时来讲,确实是被我们认可的。而且在审核颁发的时候,所有的堪布堪姆、法师们都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件事。

我们金刚降魔洲最初被班禅大师命名为“喇荣佛教大学”。后来,我在北京见到了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他认为我们这里应该叫“汉学院”。当时赵老给我们的亲笔题字有好几个,包括“国际学经会”、“汉经堂”等。赵老的夫人怕他太累了,就不让他写,或者少写一点。但赵老很慈悲,还是愿意写,因为他觉得,在喇荣有这样求学的人是很好的。

赵老曾给很多书写过书名,也给我的《佛教科学论》写过。那时,他给金刚降魔洲取了“汉学院”的名称——他的那幅题字我们之前也挂在会议室里,所以金刚降魔洲现在就以“汉学院”来命名。

我们这里每年都会有一些取得毕业证的人,而毕业证上面也会盖汉学院的章。这个章上,有一些以前上师如意宝非常细致的作为缘起的设计,传达了和平、全球弘扬教法、利益众生等很多理念。我经过长期思维,依此设计了具有现代感的汉学院标志。在标志的下方,你们可以看到,汉学院的创办时间是1987年——任何一个大学的标志上都有它的起始时间。

虽然汉学院的讲考圆满证上也盖这个章,但这只是像“三好学生”一样的奖励,而获得堪布堪姆证、学士证、毕业证的要求则非常严格。在学制时间等方面,我们汉学院与中国佛学院、江西佛学院、闽南佛学院、五台山佛学院等汉地佛学院有所不同,要求学员真正参加学习至少六年以上,才可以取得相关证书。而且在学习时间和学业成绩的考核上,法师的把关也很严格。

现在的喇荣佛学院,说大一点,可以称为“第二大那烂陀寺”;说小一点,就是一个山沟,聚集着一群天天喊着“阿啾啾”89的道友(众笑)。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些获得学院颁发证书的道友们有这样一种缘起,希望以后好好地弘法利生。其实弘法利生需要有一种缘起。虽然学院的证书不是以其他的名义来颁发的,但是佛教有佛教的缘起,学院也有学院的缘起。最近大家比较重视这一点,这也是很好的。

还有,这对学会也有一些缘起。今天有很多学会的人听课,一旦我离开人间,在学院和学会中圆满课程、获得证书的法师等人,也有在学会当中弘扬佛法的缘起。我考虑了很多事情,如今我们学会在国内外有很多信徒,因此,对未来做长远的规划并创造缘起,对每个人来讲都应该是有必要的。

“为诸亲友所舍弃,见后生处生畏惧,”刚才讲到,天人不喜欢坐垫是一种死相。他们接近死亡的时候,对下一世的情况都比较了解。这时,那些天人伴侣会舍弃他,在远远的地方给他散花,说:“你现在应该离开这里了,到南赡部洲去多造一些善业,之后再来这里,我们还可以陪着你。”然后就远远地抛弃他,此时他特别痛苦。

“天界七日难忍受。”虽然他们的痛苦只有七天,却相当于人间七百年,这在其他论典里有阐述90,所以非常痛苦。

  • 念三皈依免堕恶趣

不管是天人的堕落还是人间的堕落,通过祈祷三宝都可以解除。佛经当中有一个公案,释迦牟尼佛到天界报母恩的时候,有一个天人出现了死相。他通过天眼观察,知道自己很快将转生到人间的一个猪圈里面,变成一只特别脏的猪仔,他很害怕,也很痛苦。

他看到佛陀后,就到佛面前求救。佛陀跟他说:“你好好念诵顶礼三宝的偈颂‘南无布达雅、南无达玛雅、南无桑嘎雅’,就可以免堕。”于是,他在七天当中一直念三皈依。结果他死后转生为婆罗门子,五岁时就见到了舍利子和目犍连等圣尊,并请佛和眷属们应供。

在座的人可能会担心:“将来我会不会转生到地狱、饿鬼当中去?”其实,天人通过念三皈依也可以免堕恶趣,那么我们即生当中有机会念三皈依也是非常好的。

《大解脱经》里面讲,在接近死亡的众生耳边念三皈依,他就不会堕落。因此,以后到杀场等处看到即将被杀的众生,或者看到一些临死之人的时候,哪怕他没有信仰,你也可以多给他们念三皈依“南无布达雅,南无达玛雅,南无桑嘎雅”,或者藏文当中的四皈依“喇嘛拉嘉森且奥,桑杰拉嘉森且奥,却拉嘉森且奥,根登拉嘉森且奥”。因为这样做的话,不仅是天界,包括人间的死堕之苦也可以免受。

 

丁二、投生之苦:

梵天等处之色界,四禅诸天之众生,

往昔业尽堕下有,感受变苦而苦恼,

无色寂止业已尽,见后投生具行苦,

虽得善趣不可靠,善缘者当修解脱。

前面讲的是欲界天人的死堕之苦,这里讲色界、无色界天人的投生之苦。

“梵天等处之色界,四禅诸天之众生,往昔业尽堕下有,感受变苦而苦恼,”色界四禅天从梵众天到最高的广果天之间,有十七种天界91。这里的众生因往昔的业力,暂时可以在色界天中享受快乐,最后死堕时也要感受无量无边的痛苦。因为色界没有现行的痛苦,但最后会骤然出现痛苦,这是非常严重的变苦。

“无色寂止业已尽,见后投生具行苦,”无色界有识无边处、空无边处等四种,那里的众生长时间安住在寂止中。这种业力穷尽时,他会发现将来的转生之处,并生起一些心念,而且如《俱舍论》中所讲的那样,他们最后业力现前时便马上堕落。总之无色界众生入于禅定时具有行苦。

“虽得善趣不可靠,善缘者当修解脱。”所以,不管转生天界还是人间,虽然获得了善趣的快乐,但也是不可靠的。因此,即生遇到了大乘佛法,见到了具相善知识,具足了暇满人身的有缘者,一定要希求解脱道。而不能认为简简单单做一点慈善,念一点佛号就可以了,什么也不观想,也没有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就更不用说了。

我在课堂上说过很多次,大家可能也发现了,现在很多佛教徒只讲人天福报,根本不知道“三界如火宅”的道理,连想要解脱的意念都没有。但是我们一定要有真正希求涅槃的心,这非常重要。

佛经中说,当时难陀贪执妻子,佛陀就带他到天界去。他看到天宫中有五百天女,但没有天子。佛陀告诉他,如果守持清净戒律,就能转生天界。他听了非常欢喜,从此愿意守持戒律。

后来佛陀又带他到地狱去,那里有一口空锅,难陀问旁边的狱卒:“这口锅为什么是空的?”狱卒说:“难陀在天界享受千年快乐以后会堕落在这里。”他听了非常害怕,感叹说:“人生不足贵,天寿尽亦丧,地狱痛酸苦,唯有涅槃乐。”意思是说,人生没有什么可珍贵的,天人的寿命耗尽了也是令人悲伤的,二者都不离痛苦,而地狱的痛苦也很令人酸楚,唯有从三界轮回中解脱,获得无余涅槃才是真正的幸福。

暂时来讲,大家都会希求人间的幸福。但当你真正去依靠它、了解它时,就会发现人间任何美好的背后都有一个“窟窿”,一点也不可靠。名声也好,财富也好,感受也好,人们在没有的时候都很羡慕。比如没钱的人觉得有钱肯定很幸福,欠缺其他世间福报的人,觉得拥有那些肯定是很好的。但真正得到时就会发现,不要说人间的快乐,即使天界的快乐也不可靠。因此,我们最后应该要真正获得解脱,这非常重要。

 

丁三、有漏乐苦:

贪轮回乐诸众生,如爱火坑受苦已。

总而言之,贪执人天、阿修罗等轮回中的快乐——当然地狱和饿鬼界都没有快乐自然不会有人贪执——实际和爱火坑没有什么差别,最终只有受苦而已。而有些人觉得这个火坑很美好,我还是要跳下去,结果却被焚烧全身。同样,世间任何的有漏法也都没有快乐可言。《贤圣集伽陀一百颂》中说:“勿耽人天乐,须臾不久长。”不要耽著人天的快乐,这种快乐一点都不长久。

  • 有福报也不应傲慢

有些没有真正受过佛教教育的世间人很可怜,他们一谈起自己的微小福报就自认为非常了不起,特别傲慢。十年前,我见过一个南方大老板,他被身边的人称为“某某主席”,他自己也特别傲慢——我这辈子从没见过这么傲慢的人。他要站起来的时候,需要两三个人扶着;他穿鞋的时候,又要两三个人给他穿。我刚开始以为他的腰有问题,结果也不是。(众笑)

所以稍微有一些智慧的人,也不要因为有一点有漏的福报就装模作样,我想我们很多法师都不会这样的。像慈诚罗珠堪布就很随顺别人,我确实很赞叹。那天,在和学院的恰多堪布往返成都的过程中,他就像一个小和尚一样,不需要任何人提供拎包等帮助,什么都是很勤快地自己去做。我真的很随喜这种行为,没有什么架子。

而有些人,内心没有什么功德,却爱摆架子,穿鞋也好,走路也好,看起来都特别傲慢。有些人有一些钱,有一点地位,或者相貌比较庄严——世间有这么几个傲慢的因吧,一看就是不把旁边的人放在眼里,其实这样的人不是很好。如果内在真有超越的智慧的话,是不会这样的。

那些傲慢的人拥有世间的一些有漏福报就自认为很了不起,其实也没有什么。因为最后你死的时候,也不过是一堆人肉一堆骨头,所以没有什么可贪执的。因此,大家以后还是要学得比较谦虚一些,即使别人对你恭敬有加,你自己还是要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听说有些居士也是,稍微有一点福报就特别傲慢。经常有些人跟我讲,“某某特别有福报,因为他有一点钱”,“因为某人是一个副局长,所以他很傲慢”。副局长有什么了不起……不说了,今天本来没有很多时间,因为前两天感冒,上堂课就没有说很多,今天全部积在一起了。

 

丁四(当修解脱法之摄义)分四:一、若不修法不得解脱之理;二、从前未被调化故若不精勤不得解脱之理;三、大悲不度无缘恶业者之教言;四、虽说痛苦亦不生厌之理。

戊一、若不修法不得解脱之理:

如是解脱依自己,释尊已示解脱法,

他众骤时不能度,如眠醉梦无他遣。

要想从轮回和恶趣当中解脱出来,应该依靠自己的精进,其他人包括佛陀都没有办法。《毗奈耶经》中说:“吾为汝说解脱法,解脱依赖于自己。”关于后一句,有些经典里面讲“解脱依己当精进”,不同版本有所不同。佛陀说,我已经给你们讲了解脱的法,现在能不能解脱就看你自己了。

有些人讲:“上师啊,我把所有的希望都交给您了,您一定要帮我解脱,给我超度,抓着我头发把我抛到极乐世界去。”其实没有那么简单,如果真能这样的话,你看:

若能佛菩萨悲光,早令轮回成空无,

是故今披精进铠,时至踏上解脱道。

想要依靠别人某种突然的因缘把你度化,把你拽出轮回,让你解脱,这是不可能的。就像人在睡梦中或者迷醉时产生的境界,依靠别人的力量能不能遣除呢?不行的。

我看过一个人准备显现神通,就在耳朵里插一点纸,然后点燃了,结果把耳朵烧起来了,他痛得哇哇大叫。本来他想在别人面前显示神通,但没有成功。

有些人想遣除别人的梦是不可能的。比如我在做梦的时候,别人怎么样来消除我的梦也无济于事。同样,众生自己业力所现的这些痛苦的“梦”,别人不可能将其遣除。

“若能佛菩萨悲光,早令轮回成空无,”如果真的可以的话,那以释迦牟尼佛为主的往昔所有佛陀,早已度尽了轮回中的所有众生,轮回也已经成为空无了。但前面无数佛都已出世了,却都无法做到。

“是故今披精进铠,时至踏上解脱道。”所以,有了佛陀的开示和善知识的指导,每个人一定要披上精进的铠甲,踏入解脱道,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自己不精进,想要获得解脱的确非常困难。因此,我们现在应该珍惜人身、珍惜法缘,否则,这种因缘可能就擦肩而过了。

  • 把握学法因缘

当年,佛陀准备到鹿野苑给五比丘传法,遇到一个叫忧呼的婆罗门。他已辞亲离家,准备去求师学道。当他看到佛陀极为相好庄严时,便问世尊:“您到哪里去?”佛陀说:“我先到王舍城,再到鹿野苑去传法。”他想:“传法很好,我正想求道,我也要去听法。”可是转念一想,又说:“不行,我今天比较忙,有件事要先成办,以后有缘再去吧。”于是他就离开了,结果当晚就因为某种原因而死了。

有些人有时候会与很多因缘擦肩而过,皈依也好、解脱也好,都是这样。既然我们现在遇到了一些真正的法,那就千万不要舍弃。否则,虽然你只是想暂时放下来,但以后可能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我觉得,我们今生能遇到这些法门,确实是前世累积的福报。现在,当自己的能力和诸佛菩萨的加持因缘具足时,我们依靠这些,应该都有解脱的机会。

所以,大家不要太懒惰了,我不敢提过多要求,但至少也要把《心性休息》学完。现在城市里面的人想得特别快、特别多,让你们长期闻思修行有一定困难。我们学院当中有些老法师,二三十年来一直喜欢闻思,我不敢要求你们像他们一样一直这么闻思下去,但至少也要完成几部法,这一点很重要。

昨天讲考《中观庄严论》和今天讲考《现观庄严论》的时候,很多法师都分析得很好。像这样完成个别论典的话,每个佛教徒都应该是可以的。

很多人觉得自己很忙,其实是瞎忙,并不是真的很忙,很多时候你都是可以空出时间来的。解脱才是最重要的!你如果现在没有踏入解脱道,那在无边的轮回中,什么时候才能完结痛苦?非常可怕的!所以,希望大家时常反观自己。

我今天讲这些不是为我自己,为我自己没什么好讲的,我能不能修是我自己的事情。但我很希望你们不要退失。现在很多人特别迷茫,很容易上当受骗,稍微有点福分遇到了佛法,结果又退了,又随恶知识去了。

 

下面讲,以前没有被佛调化,如果现在不精进则很难解脱。

 

戊二、从前未被调化故若不精勤不得解脱之理:

昔日无数佛陀尊,如我未能被化众,

漂于苦性有旷野,若如既往不勤修,

反复感受六趣苦,诸位于此当深思。

在往昔无量的时日里,曾有无数如来出世转法轮引导众生。可是,我们因为自己的业力和无明,未能被诸佛度化,一直漂泊在痛苦本性的轮回旷野当中。如果我们还一如既往地不精勤修持,那就还会感受无量无边的痛苦。大家对此应当深思。

寂天菩萨《入行论》中讲:“饶益众有情,无量佛已逝,然我因昔过,未得佛化育。”无量佛陀已经出世转法轮度化众生,可是我因为昔日的罪过和业力,而没有被他们度化。

《现观庄严论》中讲:“如天虽降雨,种坏不发芽,诸佛虽出世,无缘不获善。”虽然天王已降下天雨,但毁坏的种子也无法发芽;同样,虽然佛陀、善知识们已出世,佛法也具足,但是无缘者还是无法获得善妙。

藏地本来是佛法非常兴盛的,但现在很多年轻人好像根本无法获得利益。今天我看到一张照片,是一个穿藏装的女人在抽烟。其实,其他民族中女众抽烟的很多,但藏族女众抽烟的以前没见过——穿着藏装挺好的,可是却在抽烟。现在也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吧。

所以,即使佛已出世,没有因缘的人也很难被度化,即使殊胜的佛就在面前,没有信心的人也无法得到利益。

《大智度论》中说,当时舍卫城有九亿户人家。“亿”在古代是十万的意思,所以当时舍卫城大概有九十万家——这样跟人类总数可以对应——其中见过佛陀的有三亿家,即三十万家左右,听过佛陀名号的也有三十万家左右,从未听过佛的也有三十万家92。所以九十万家当中,只有三分之一见过佛陀,而且其他教证中说,见过佛陀的人中真正对佛有信心的也不多。

因此我觉得,由于因缘具足而对佛陀产生信心是非常不容易的,是不幸中的万幸!

 

戊三、大悲不度无缘恶业者之教言:

轮回苦如空无边,如难忍火种种境,

忍受非处呵责处,放逸无愧不知惭,

如此无缘恶劣众,岂有大悲度化时?

经说佛方便事业,所化清净因缘生。

是故当知己罪过,诚心忆念轮回苦,

我与诸众为解脱,踏入寂灭正道中。

“轮回苦如空无边,如难忍火种种境,”轮回的痛苦就像虚空一样无边无际,不管到哪里去都有不同的痛苦,而且这种痛苦就像我们接触火的感受一样,非常难忍。每个众生都有各自不同的痛苦,有些人说牙齿痛,有些人说心情不好,有些人说感冒了,有些人说肚子饿了,有些人无缘无故对别人发脾气……这些各种各样的痛苦就像夏天的草地一样杂乱。

在轮回当中,有些痛苦好像无缘无故就发生了,有时候我自己是这样的,别人也是这样的。比如有的人本来做事做得好好的,某些人就故意挑毛病,就像在鸡蛋里挑骨头一样,一会儿这里找一找,一会儿那里找一找,然后无缘无故地跟他吵架。所以,轮回中有各种各样的痛苦。

“忍受非处呵责处,”但是,这些可怜的众生很能“忍受非处”,也就是说,不该忍的地方很能忍,比如做很多无义的苦行,而该忍的地方都不忍。所以,这是一种呵责处。

我们现在天天想着世间的事,如果天天想着成佛,那早就成佛了。我读书时,有一位老师经常引用仓央嘉措的情歌,我们称他为“仓央嘉措老师”;还有一位老师经常用萨迦班智达的格言来批评我们,所以我们称他为“萨迦班智达老师”。“仓央嘉措老师”经常引用的诗句是说,如果将这样的心用在佛法上,那我在这一生早就成佛了93

确实如“仓央嘉措老师”所说,我们对世间的贪恋和执著如果真的用在佛法上,可能早就成就了。但世间人对非处的忍耐和执著特别多,实际上这就是诸佛、圣者菩萨的呵责处。

“放逸无愧不知惭,如此无缘恶劣众,岂有大悲度化时?经说佛方便事业,所化清净因缘生。”这些经常处于放逸、无惭、无愧之中,没有缘分的恶劣众生,岂有被大慈大悲的佛陀度化之时?佛经中说,佛陀的种种事业,也要依靠所化众生清净的因缘。

佛陀真正度化的众生,比如当时鹿野苑的五比丘、八万天子,都是前世的有缘者。我们讲闻佛法的时候,包括法师辅导、堪布堪姆讲课、居士听课,确实需要因缘。如果所化器没有清净,的确无法度化。

《心地观经》中说:“无缘不睹佛慈光,犹如盲者无所见。”没有缘分的人根本见不到佛陀慈悲的光,就像盲人看不到色法一样。因此,佛陀都没办法度化无缘人,更何况其他人?

像上师如意宝,在我的心目中真正是佛陀的一位应化身。但是在他面前,也有人诽谤、不高兴、经常制造严重违缘。当时,有一个所谓的“佛教徒”,经常在不同场合给上师如意宝的事业制造违缘。可见,我们在世间度化众生,还是需要有一种因缘。

“是故当知己罪过,诚心忆念轮回苦,我与诸众为解脱,踏入寂灭正道中。”所以,我们应该知道自己以前的罪过,要诚心忆念轮回痛苦。我和一切众生为了获得解脱,从现在开始要踏入解脱道。

希望大家好好发愿。我觉得《心性休息》是金刚语,是全知无垢光尊者真正的智慧流露,其加持力不可思议,而不仅仅是理论上的道理。理论讲得好的人非常多,但是我觉得,我们的传承可以给每个人加持,这是很重要的。通过它的加持,我们的相续中一定能生起出离心。如果不能,那这个人……可能下面无垢光尊者也会说,我就不用说了。

 

戊四、虽说痛苦亦不生厌之理:

微苦尚且不堪忍,难忍有苦何堪言?

虽已如是作开示,然却毫不生厌离,

我心真如巨铁球,或如石头无有心。

虽然前面讲了很多轮回之苦,但有些人好像一点厌离心都没有生起,连恐惧心也没有。讲到地狱,他一点害怕都没有;讲到饿鬼、旁生,好像跟他也没什么关系;讲到人类的痛苦,他还非常开心的样子。

“微苦尚且不堪忍,难忍有苦何堪言?”如果我们连微小的痛苦都不能忍,那六道中的痛苦又怎能忍受?你们想一想:冬天稍微冷一点就忍不了,一顿午饭没吃就饿得不行,被蚊子咬一下就受不了……连这些微苦都不能忍的话,那巨大的地狱、饿鬼、旁生之苦怎么能忍受?

“虽已如是作开示,然却毫不生厌离,”关于这方面的道理,虽然无垢光尊者前面以很大篇幅讲得那么细致,可是我们好像一点都没有生起厌离心,就好像不是给自己说的,而是给空谷讲的一样。

“我心真如巨铁球,或如石头无有心。”这样看来,我们的心是铁球还是石头啊?世间当中经常说某个人是铁石心肠,没有一点感情,也不为感情所动,心好像变成了铁球、石头一样。还有人经常说,这个人的心被狼吃了、被狗吃了,没心没肺……有各种说法吧。

我刚开始也是,有时候特别有出离心,一听到轮回痛苦就非常害怕;但有时候,觉得善知识怎么讲也不是对自己说的,反而想“我不会吧,我不会吧”。如果大家也这样的话,那无垢光尊者说的这些话完全是针对我们自己的。

无垢光尊者在《心性休息》第十品中,也用批评的口吻说“你对二取这样执著,跟一头猪没有什么区别”。听说华智仁波切是用这句话来开悟的,所以他在以后造论典的时候,经常以“老猪”自称。

所以,有些上师批评你,给你取外号的时候,你当下就应该意识到:这可能是对我的一种直指。比如上师一说“笨蛋”,你就想:“噢,我真的笨吗?安住在本来清净当中,可能真是一个‘笨’的灌顶。这种愣然安住就是一种‘笨’。”那个时候当下就开悟了。

无垢光尊者在《窍诀宝藏论》中也将修行不好的非法器比喻为大象、毒蛇、猴子等:心忐忑不安,飞来飞去,像猴子一样;特别愚笨,像大象一样;性情粗暴,像毒蛇一样;跟谁都不和,特别傲慢,像孔雀一样;什么当中都要插入进去,像荆棘树一样。

所以有时候,我们的这颗心确实像铁球或石头一样,好像一点出离心都生不起来,特别惭愧。这是无垢光尊者对无出离心者的一种表示方法。

希望每个人得到这种教言之后,相续中真正生起出离心。大家在闻思修的时候——刚开始发心,中间安住在无缘当中,最后为天下无边的众生作回向——以三殊胜来摄持,那就真正成了善法。

 

甲三、思维轮回痛苦之理:

轮回难忍具苦蕴,根本随眠诸烦恼,

多种痛苦之来源,若是有心知理者,

谁人于此增贪欲?故当迅速超三有。

轮回痛苦非常难忍,具有苦之本体的苦蕴,还有根本烦恼和随眠烦恼,而各种烦恼的来源实际上就是轮回。真正有心、有智慧的人,谁会对轮回增长贪欲?谁会贪执自己拥有的一栋房子、一辆车、一件好衣服,乃至身体呢?不会的。所以,真正有智慧的人要尽快地希求解脱道。而我们只有生生世世超越轮回才能获得真正的解脱。

 

甲四、回向本品善根:

最后是这一品的回向。等会儿念《普贤行愿品》时,我们把闻思《心性休息》以来所积累的善根,都回向给所有众生,包括在三恶趣和人间感受痛苦的众生。

人间也有很多痛苦。比如,最近从印度尼西亚飞往新加坡的一架飞机失联,一百六十多人突然失踪,到目前还不知去向。我经常坐飞机,但现在坐飞机也很危险,可能一下子就什么都没有了——人也没有、尸体也没有,不知道是飞到了天界的三十三天去了,还是飞到地狱里去了,真的很可怜。所以,人间也有各种各样的痛苦,大家也应该给他们回向。

大家一定要学会将世间当中的各种善根回向。无垢光尊者在每一品的最后都有回向。我们也希望通过这种善缘和闻思功德的回向,众生能够早日获得解脱。

众生无论转生到轮回的何处,确实都没有什么快乐。我们每个人能不能生起这样的出离心呢?如果能,说明这次闻思是有意义的。在人间,不管是转到东方还是西方,都是痛苦的。我看到很多中国人去了新加坡、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但他们还是在感受痛苦;很多西方人跑到东方的俄罗斯、中国等,但他们也还是痛苦的。

如果内心的烦恼没有解除,到哪都会很痛苦;如果认识了心的本性或者获得了解脱,无论在哪都没有什么差别,甚至在监狱当中也会很快乐。因此,最重要的是证悟,最重要的是要超离轮回,要生起出离心,生起菩提心。

我们口头上这样讲,内心也要这样向往,实际行动中也要为这些而努力。我本人也并不是口是心非,多年以来,哪怕是点滴的行为也是一直在这方面努力着。虽然修行不好,很惭愧,但从早到晚的大多数时间,都很希望从轮回中获得真正的解脱。这就是传承上师们给我们留下来的珍贵教言,非常值得珍惜!

每个人的一生都非常短暂,我看到这些无常的时候经常会想:“哎呦,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不会因为坐车、乘飞机或者突然生病而死?”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因衰老而死,但是我想告诉大家,如果我死了,那一天应该要放生。

我以前说过,我死的当天应该成为将来的放生日。这样说并不是表明我要死了,但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很脆弱的,在座的人也都是这样,死后都要随着业力在轮回中不断流转,非常痛苦。如果认识了心性,真正有了一些解脱的希望的话,那将来就可以度化无量无边的众生。

所以,特别希望大家通过这种方式来回向。

 

以此乐源法喜宴,愿三有城诸众生,

享受喜乐除众苦,疲劳心性今休息。

依靠上述快乐来源的法喜宴席,愿三界城市中的所有众生,享受暂时和究竟解脱的快乐,遣除一切痛苦,让疲劳的心真正获得休息。

我们很多人每天都休息不了,让烦恼把心性搞得特别累。很多人都说:“好累啊!好累啊!”但如果我们用般若空性来讲的话,虽然名字上“累”,实际上也不累。其实,我们有时候需要一种快乐,心性也应该休息。

等会儿念《普贤行愿品》回向之前,这边有一些道友要背诵,我准备了一个奖品,先讲一下它的来历。二十年前我去印度,途径尼泊尔的时候,很想请一尊无垢光尊者像。可在那里待了半个月,经常能见到宗喀巴大师像,却一直没有找到无垢光尊者的像。从印度回来的时候,又在尼泊尔待了十天,一直找还是没有找到。就在离开尼泊尔的前一天下午,我又出去找了,结果终于请到了一尊无垢光尊者的像。后来,以那尊像为样板,在学院里也做了一些。今天背诵的这些道友,等会儿念《普贤行愿品》的时候,可以得到这尊佛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