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课

 

思考题

1.形形色色世间界由哪两种业所生?

2.思业和思所作业分别是什么?如何分类?

3.什么是身有表业?简单说明有部和经部各持何种观点。

4.根据颂词的内容,详细说明有部宗所承许的身有表业会出现哪些过失。

5.犊子部既然不承认四法印,为何属于佛教徒?

 

《俱舍论》 总共有八品,今天讲其中的第四品——分别业品。

分别业相当重要。今年虽然没有安排《俱舍论》的全文背诵,但我希望《分别业品》还是要背一下。这一品相当重要,现在很多人对业因果的分类、差别和成熟方式不太懂,即使有些人接触过,但是分析得不够、研究得不够。因此我想:后面的其他几品全部背诵的话,恐怕有点困难,也不会经常用到,但《分别业品》是共同乘判断业果的一种方法,极为重要,这一品一定要背诵。

五论班在一年当中,《俱舍论》的《分别业品》,《入菩萨行论》从六品到八品之间,还有《中观四百论》,背诵这三部论已经非常不错了。有些人背诵是挺不错的,但有些人背了很长时间,可能《入菩萨行论》前两三品已经背完了,真正上场的时候却没能参加,希望你们不要失望,也非常感谢,只是五品全部背完的话,时间上有点困难。今年主要是背一下《俱舍论》的《分别业品》,我觉得极为重要,大家应该好好分析一下。

 

第四品  分 别 业

第四分别业品分二:一、连接文;二、真实宣说业。

甲一、连接文:

形形色色世间界,皆由众生业所生。

唐玄奘译本中只有一句:“世别由业生。”世间的各种差别由业产生。这里为了词句工整,讲到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世间,全部由众生的业力而产生。大家应该清楚,凡是佛教都承认器世间和有情世间全部由业产生。《入中论》中讲到,器世界和有情世界全部由心上的各种习气和业来产生。这一点一定要承认。

若问:上述器世间由谁所造呢?并非由谁所造。《入菩萨行论》中也说:甚至地狱以上,所有器世界全部由众生各自的业所造。当然,在分析这方面道理的时候,顺世外道认为无因而产生,有些外道认为是大自在天所造,有些人说是大梵天所造,还有外道说:世间上有一个造物者——神我,是他造的。 诸如此类的各种说法,都是不究竟、不合理的,《中观四百论》、《入中论》、《如意宝藏论》以及其他论典中都已经宣说过,这里不用广说。

各种各样的苦乐与贤劣器世间等,均是由一切众生善业和不善业产生的,这是承上启下的连接文。

 

甲二(真实宣说业)分二:一、业之本体;二、经中所说名称。

我们经常说:要好好观无常法、观业因果。到底业因果是怎样的呢?现在的人对业因果的概念非常欠缺。

 

乙一(业之本体)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丙一、略说:

彼分思业思作业,思业即是意之业,

思作业为身语业,彼等有表无表业。

《俱舍论》颂词当中,从业的本体方面,略说可以分两方面。本来从业的功能来讲,正如《华严经》所说:“业如画家造种种。”但从本体来讲,有思业和思作业两种,所谓的思业就是身语意当中意之业,思作业就是身语所造之业,其中思作业又有有表业和无表业的分类。

既然说“形形色色世间界,皆由众生业所生”,那么业有几类呢?业有两类,即思业与思所作业。它们的本体是什么呢?《俱舍论》当中,归根结底全部是靠心来造业,但从分类来讲 ,一切的善业、恶业,可以包括在身语意当中。其中思业,指与意识相应并能起动对境身语现行的心所,因此属于意业。比如内心生起信心,信心与自己的意识相应,我对上师三宝作供养、布施等善业,这些实际上是自己的心相续在起根本作用。思所作业是指身业与语业,因为是由思维引发的缘故。

在讲业的分类时会讲到,比如身体杀虫,但心里未起杀心,实际上并不具足真正业的本体,为什么呢?比如身体杀生,如果是故意杀则有罪业,如果是无意中杀,则不属于思作业;语言也是如此,在说话的过程中,内心并没有发恶心,但无意中说了毁谤上师或者对三宝不恭敬的语言,这不属于思作业。所以,无论做善事还是恶事,全部是心在操作,如果以善心或者恶心所引发,身业和语业均会产生功德或罪业。一般来讲,“心善地道善,心恶地道恶”,都可以从这方面理解。

我在这里也说一下,希望你们不要小看《大圆满前行》这部法,我本人来讲,特别害怕讲 《大圆满前行》,因为里面的很多道理都不懂,但是你们很多人,好像觉得《前行》很容易。今天我故意考了几个堪布、堪姆,还是有点……当然要解释得特别圆满,可能谁都有点困难,但是基本的有些道理,讲起来也有一些困难。希望你们对任何一部法都不要轻视,表面上谁都读得来,实际上真正从内心领悟的话,非常困难。你们很多人认为懂《前行》,其实真的懂《前行》的话,可以成佛了。从字面上解释,我认为谁都不可能百分之百解释出来,恐怕百分之九十也有点困难,这些堪布、堪姆,能解释百分之八十的话,我都心满意足了。很多人觉得《前行》没有什么不懂的,实际上,不说正文的内容,单单前面的几个顶礼句,让你真正解释一下,恐怕都有点困难。

所以,闻思经论的时候,有些人不要自认为什么都懂,颂词也好,讲义也好,真正领会其中的内涵非常困难。我今天改了一点《俱舍论》的考卷,有些人理解得确实非常不错,因为《俱舍论》本来不是很好懂,但有些人确实很认真,把讲义基本上原原本本背下来了,非常了不起,但是有没有理解就不知道了。不管任何论典,深入体会是很重要的,否则,经常认为很简单的法,其实并不是很好懂的。

思业和思所作业相当重要。思作业是指身体和语言的业,因为是由思维引发的缘故。《俱舍论释》当中是这样讲的,“思维引发”,这是比较重要的。若对此等加以分析,则各分有表业与无表业两种,下面还有广说。

 

丙二(广说)分三:一、业之自性;二、三业总法之差别;三、无表业之分类。

丁一(业之自性)分二:一、有表业;二、无表业。

戊一(有表业)分二:一、身之有表业;二、语之有表业。

己一、身之有表业:

身有表业许形状,并非是指行他境,

有为刹那坏灭故。若无灭因不应灭,

生因亦成坏灭者,成二所取尘无有。

对于前面讲的色法中的有表色和无表色,大家应该清楚,是从心里的动机能否在身语上表现出来分的。业也有有表业和无表业,各自又分为善业和恶业。

首先有表业当中,从身方面来讲,有部宗认为它是有形状的。这里是破犊子部论师的观点,犊子部的人认为:一切万法,有些是无常的,有些不是无常的。比如身体从这里前往那里,或者原来坐着,在站起来的过程中,身体会出现一种不同的形状。他们认为这是一种常有的法。有部宗对此驳斥:行他境并非是常有的。为什么不是常有呢?有为刹那坏灭故。既然是有为法,必定是刹那刹那坏灭的,因此,你们所谓的常有有表业不合理。犊子部认为:观待未来的因才会毁灭。这样一来,应成无有灭因则何法都不应毁灭,并且生因也会成为毁灭者。以上是有部宗对犊子部常有的观点进行驳斥。接下来,针对有部宗承许有表业为实有形状的观点,经部宗发出两个太过:一是会成为二所取,二是尘无有。下面结合讲义来讲会比较好懂。

既然说“彼等有表无表业”,到底什么是身之有表业呢?

有部宗承许说:身之有表业的法相,由自己的心所引发的一种形状,通过此形状,他众也可以了知自己的发心。事相:在行走、顶礼、杀生等时候,异熟身与长养生以外不同身体的成实形状。比如顶礼,这是一种有表业的善法,因为从原来坐着到起来顶礼,是身体的一种特殊形状;拿着刀子杀牦牛,这也是一种有表业。

那这个动作是有表业,还是动作以外有一个法是有表业呢?有部宗认为:拿着刀子的行为并不是有表业,这是有表色。所谓的有表业,如同森林起火,遍于森林的每一个角落。在顶礼这种有表色当中,有一个透明的法遍于整个身体,眼睛不一定见到,但通过外在的形状表现可以基本上知道这个人在顶礼;杀生也是同样。因此,有部宗认为:有表业是一种对身体无利无害,无有任何重量的法,不然有表业在我身上特别重,可能会有这种感觉。

有表业的颜色,可以包括在显色里面,那身体的颜色与有表业的颜色是一体还是异体呢?有部论师说没必要详细观察,就像森林里的火和森林是一体还是异体一样。《自释》里面也讲到了这个意思,他们认为,以自己的思维引发出来的一种业,实际是有表示的,不是无表的,通过他的行为,其他人也可以看得出来,比如顶礼等行持善法,他身体的形状与之前截然不同,这种时候有一种业,叫做有表业。但顶礼、合掌等不是有表业,只是身体的行为,通过合掌会有一种有表业形成。因此,行走、杀生等时,除异熟和长养生以外有一种不同身体的成实形状,他们认为是比较光亮的,当你在做善事或恶事的时候就开始存在。

对于有表业,大家还是要好好分析一下,如果不去分析,仅仅听一堂课可能很难理解,尤其晚上打瞌睡的人,好像在梦中说有表业、无表业……有些道友有时候还是很可爱的。

对此,犊子部的论师说:身体刹那不灭而前往其他对境即是有表业。

大家都知道,犊子部虽然属于声闻十八部,但不承认诸行无常、诸法无我等四法印,只是皈依释迦牟尼佛。他们认为有不可思议的补特伽罗存在;诸行无常不合理,因为粗大的法虽然无常,有些细微的法却不是无常,应该常有。所以,有些人认为犊子部不是佛教徒,与外道无有差别。以前麦彭仁波切在《中观庄严论释》中也有说明,《现观庄严论》的有些注释当中也有,犊子部应该是佛教声闻十八部中的一部。虽然他不承认四法印,但承认四法印的不一定全部是佛教徒,不承认四法印的佛教徒还是存在的。麦彭仁波切在有些讲义中说得比较清楚,犊子部有他的一种特殊观点。

犊子部的论师说:身体并不是一刹那一刹那灭的,因为身体形成以后要住留很长时间,比如人活了二十岁或者四十岁,身体就会一直住留二十年或者四十年,最后身体被火烧毁时才灭了,这之前只是刹那刹那地改变,不是灭。这种说法与现在有些唯物主义的说法基本上一样。他们说身体不是刹那而灭,前往其他对境时存在身体的有表业,比如刚才坐在这里,起来马上顶礼的话,这就是造善业的有表业;之前坐在这里,现在拿着刀子马上去杀牦牛,这是造恶业的有表业。

有部宗反驳说:有表业并不是身体刹那也不灭地前往他境,你们说法是不对的,为什么呢?因为一切有为法均是刹那性,自己形成即灭亡之故。既然是刹那性,当它成立的时候,原来的本体一定是毁灭的。这一点犊子部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原来成立的刹那永远不变,麦彭仁波切在《中观庄严论释》里面有一种推理:一岁的身体和九十九岁的身体是不是一个?如果是一个,九十九岁的时候还要活九十九年,有这种过失。所以说,刹那之法应该当下就毁灭。

如果对方说:这一点不成立,因为灭法观待未来的因。这是在解释前面的“并非是指行他境,有为刹那坏灭故”这句话,大家在解释颂词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有部宗正在破犊子部的观点:你们所说的行到他境而有表业存在是不合理的。为什么不合理呢?因为身体是刹那性的,既然是刹那性,肯定是当下毁灭,因此你们说身体是常有的道理不成立,这种说法不合理。所以,依靠确凿的依据已经破了犊子部的观点。

对方说:一切法刹那性毁灭不成立,因为灭法需要观待未来之因。比如瓶子要毁灭的话,并非刹那刹那毁灭,而是出现铁锤的灭因来摧毁的时候才会毁灭。

这种说法也不合理。驳斥:如果不存在其他的灭因,那任何实法都不可能坏灭了,原因是什么呢?你们说实法坏灭观待未来之因,但不一定所有的法都遇到未来的灭因,比如一个物品存放于某处,逐渐逐渐自然毁灭,按照你们的说法,不能承认这种现象存在,同样,如你们所说,火焰应该成为瓷瓶的毁灭者。实际并非如此,火焰非但没有毁坏瓷瓶的红色,反而使它的红色更加鲜艳。但你们不能如此承认,一因产生二果矛盾之故,火焰一方面是毁灭瓷瓶的因,另一方面让瓷瓶显得更加鲜艳。

经部宗又对有部宗说:如此一来,身体的长形也就成了两个不同根识的所取对境。因为你们承许身体不同的形状是真正的有表业,而这种形状,不仅可以依靠眼根见到,也可以通过身体的接触而了知。这一点你们也不能承认,原因是一个对境产生两个有境相违。为什么呢?色法必须产生眼识,不可能产生身体的所触,这在前面第一品当中已经讲过。由于处不同,如果是颜色就应该产生眼识,不可能产生身识;如果是形色,除产生眼识外,用手触摸的时候就应该有一个长方形的法存在。显色和形色二者在一法上存在,由此产生两个根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有表业不可能变成产生两种根识的因,这是相违的。

那么,经部宗自己的观点是怎样的呢?有表业并非实有存在,你们有部宗所说的有表业以实有的形色存在不合理。自宗承许有一种依靠身体或语言产生的业,但是不能用眼根见到。因为实有之法必须是微尘积聚而具形状的法,而所谓的有表业,不可能成为具有形色的色法,因为它是无分之法。

有表业不是色法,应于心上安立,经部宗以上都是这样承认的。

因此,不管犊子部还是其他有部宗的观点,都不太合理。经部宗的观点,唯识、中观以上都可以承认,这种安立方法,所有的佛教徒应该承认。对于有部宗所承许的实有有表业,即使不加分析也是不合理。希望大家在学习业因果的时候,一定要特别注意,现在很多人对业因果的关系,一直存在怀疑,很迷茫,到底业是怎么形成的?这个问题对每一个修行人来讲,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大家这次在学习的时候一定要认真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