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课

 

思考题

1.欲界的无表色是由与自己同时的大种产生还是由不同时的大种产生的?请以比喻说明。

2.无表色以自地大种产生还是以他地大种生?

3.无表色本体的三个特点是什么?

4.散心地的无表业和三摩地的无表业有什么不同的因?

 

《俱舍论》第四品当中,真实宣说业的本体,有略说和广说,广说当中讲业的自性,现在正在讲有表色和无表色。《俱舍论》当中有很多名词,很难通达,也比较枯燥,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我想这是释迦牟尼佛第一转法轮的究竟密意。刚才我看了半天,尤其现在在校对第六、七品,遇到比较难懂的地方,自己都有点头痛,但是我想:这辈子学得不是很好,我一定要发愿,下一辈子年轻一点的时候,一定要精通,最好是跟这些名词结下一个善缘,下一世再听到《俱舍论》的有些名词,马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真的可能《俱舍论》比较难懂,希望大家不要发愁,也不要觉得这是无所谓的,觉得“《俱舍论》有什么学头,对我来讲没什么用”,这是对佛法的一种毁谤,大家一定要注意。在座的有些人对《俱舍论》学得很不错,对这方面很有兴趣,很有信心,这可能也与前世的因缘有很大关系。

现在正在讲无表业,世亲论师在这里已经宣说了无表业的各种分类。前面讲了,无表业并不是有部宗的臆造,佛经当中是有依据的,并且针对每一个依据作了解释,只不过有些依据,用经部宗的观点来解释的时候有点不同。下面讲无表业通过什么来产生,也就是讲它的因。

 

己二、因大种之差别:

欲界所摄无表色,刹那大种中产生,

后由过去大种生。有漏身及语之业,

自地大种作为因,无漏随生处大种。

欲界所摄的无表色,如恶戒或者善方面的别解脱戒,还有十几个月不杀生等中戒,凡是欲界的无表色戒律,它的因是什么呢?肯定是大种,因为它是大种所造,既然是大种,因大种到底是怎样的呢?颂词中说“刹那大种中产生”,一方面,与无表色同时的刹那的大种作为它的因,之后由过去的大种产生。也就是说,第一刹那与它同时的大种作为它的因,第二刹那以后,过去的大种作为它的因,有两种因。比如我相续中有一个别解脱戒,一开始,我身体群体的大种作为因,我已经获得别解脱戒,从此以后,过去的大种作为因,与它同时的大种只不过起一个缘的作用,真正的因是指过去的大种。这是有部宗的一个观点。

这样的无表色属于哪一地所摄呢?有漏的有表业是身语有表业两种,一般来讲,身和语的有表业全部以自地因所摄,因为离开自地以外,以爱相隔,不能作为它的因。有漏无表业从身份角度来讲,由自己转生的所依身份之大种产生,而从自己的本体来讲,是无漏法的缘故,不属于界。

既然前文中说“一切大种作为因”,那么无表色是由与自己同时的大种产生还是由不同时的大种产生呢?属于欲界的戒、恶戒、中戒所摄的所有无表色,第一刹那由与自己同时的四大种产生,这是指能产生本体的大种,就像轮子在地上转动要用手来推一样。这个比喻很恰当,比如我相续中无论受了恶戒、善方面的戒律还是中戒,它的因肯定是自相续的大种。那是同时还是非同时呢?第一刹那应该是与它同时的大种作为因,比如轮子在地上转,最初如果没有用手推的话,轮子不可能转动,所以首先用我的手来转,之后在地上直接就转过去了,不再需要手的推力。同样,获得别解脱戒以后,从此以后过去的大种作为因,不需要现在的大种来推动。

本来有部宗认为有表色和无表色是不相同的,有表色和无表色全部由身体的大种来产生,这一点可以承认。但是,产生有表色的大种和产生无表色的大种,他们认为并不相同,为什么呢?因为无表色是依靠非常细微的大种来产生的,有表色是依靠比较粗大的大种来产生的,因此,他们认为有表色和无表色产生的因不相同。比如我相续中受别解脱戒,合掌算是戒律的有表色,相续中别解脱戒的本体,按照有部宗的观点来讲是无表色,但是相续中的别解脱戒,是我身体的细微大种产生的,而合掌等有表色是一种透明的色法,由身体的粗大大种产生。

世亲论师的《自释》,还有其他注疏中专门讲了,无表色的因和有表色的因不相同,不是同一类大种产生的,这是他们的观点。当然,《俱舍论》的观点大多是按照有部宗观点解释,如果用大乘观点来讲,所谓的有表色并不存在一个真实实体,既然没有实体,也就不会有细微大种或者粗大大种产生的分析。但是对于有部宗的观点一定要精通,所以,这个问题大家应该记住。

第一刹那产生以后,此后由过去的大种所生,因为身体群体中具有的现在所有大种,只能作为已生之法存在的依处,真正的因是过去的,如同轮子转动之地一样。现在的身体大种就像转动的地方一样,地面上的轮子转动,首先依靠手的推力,从此以后不需要手的推力,自己就可以转过去了。所以,相续中无表色的因,首先是与它同时的四大,之后就是过去的因起作用。

那么,我们相续中的有表业也好,无表业也好,到底是由与自己一地大种产生的还是他地大种产生的呢?有漏的身语有表业与无表业由自地大种产生,不是由他地大种作为因而产生的,原因是被异地的爱所隔断。大家都知道,我身体的有表业或者相续中别解脱戒的无表业,只有欲界自地的大种可以作为因,无色界本来无有大种,而色界一禅、二禅等地的大种,不能作为我身体有表业的因。所以,无论身语的有表业还是无表业,它的因全部以自地所摄。这一点,只要稍微分析一下就可以推出来。

那么,为什么不是异地的因呢?中间有众生相续中的贪爱所隔开,比如第一禅的四大,不可能作为因来产生欲界有表业和无表业的戒律。但是,无漏的无表业由自己转生的所依身份之大种所产生,也就是说,无漏的无表业自己是什么身份,无漏无表业的因就是这一大种,比如我现在获得了第四禅的禅定戒律,我的身体是欲界身体,则此无漏禅定戒律无表业的因是什么呢?欲界四大,因为我自己是欲界身份。如果我是色界第一禅的身份,获得了第四禅的境界,它的因应该是第一禅的四大。

由于有部宗认为无漏法还是大种所造,所以必须依靠大种而产生,又因为是无漏法,不包括在三界的范畴内,所以必然不存在所谓由此地大种所生的说法。从无漏法自己的角度来讲,不属于任何界,因此不必判断它属于哪一地的大种产生,因为无漏法本身来讲是没有的,但身份来讲应该是有的。比如我获得第四禅的无漏戒律,从我个人的身份来讲,属于欲界众生,无漏戒律的因是欲界四大种,但从无漏法本身来讲,不属于任何界的范畴,因为不会从无漏大种中产生之故。

这里的内容稍微难懂一点,但与后面的有些道理相比较,还是比较易懂,只不过很多人只听了一次,稍微有一点点难懂,如果听了两三次,再辅导几次,应该会好一点。其实演培法师的《俱舍论讲记》比较广,讲得还是很不错的。

 

己三、法之差别:

无表色为无执受,等流所生有记别。

等流执受大种生,由三摩地所产生,

大种则是无执受,长养同体中产生。

无表色的本体上有三个特征,第一个,无表色属于第一品所讲的有执受和无执受中的无执受;第二个是等流生,不是异熟生和长养生;第三个是有记别的,也就是众生相续所摄的。

欲界无表色的因大种,颂词中说它是等流产生的,有执受产生的,大种产生的,这句话讲了欲界无表色因大种的三个特点。禅定戒和无漏戒的无表色通过三摩定而产生,也就是通过等持、禅定而产生,它的大种是无执受、长养生、同体而产生。

若问:无表色是有执受还是无执受,是三生中的哪一种?无表色是无执受,为什么呢?由于是无见无对法,大家都知道,无表色无有任何阻碍,是四大产生的一种法,非为苦乐之所依。从无表色自己的角度来讲,可以说它的本体是无执受,比如说无表色很痛苦,今天不开心……类似的说法肯定是没有的。满增论师也说:无表色无有所触。有部宗是这样认为的,无表色的戒律,在人的身体中以隐蔽的方式存在。这是圣教里面的说法,但是,真正让他们讲,无表色戒律的色法到底在身体外面还是在里面?在里面的话,在心脏里还是在肺里,还是在鼻子里?如此一一观察,恐怕很难得到结论。因此,对于有部宗的观点,有时候只要知道就可以了,真正去观察分析的话,在名言中可能也没有真正的答复,因为这是宗派的观点。只不过对小乘的有些说法一定要明白,有时候在辩论场所里面,很多人不敢说自己是有部宗的观点,实际上,自己有自己的观点,《俱舍论》有它的观点,这样应该是可以的。

这里说无表色的本体是无执受,为什么呢?因为它一方面是无见无对法,不是苦乐的所依,这是第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无表色的本体应该是等流产生,为什么呢?除初圣者以外均由同类因所生之故。这也是有部宗的一种观点,无表色前面有一种同类的因产生;不是异熟生,因为它必定是善不善法之一,除此以外,不会有无记法,这在前面讲过;也不是长养生,如果是长养生,比如按摩或者睡觉时,相续中的戒律就开始增长了,但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长养生的本体是微尘积聚的,而无表色不是微尘积聚的色法。无表色是有记别法。

大家对这些名词应该清楚吧。那天考试的时候,好多道友比较敏锐,对于里面的很多问题记得比较清楚,这样的话,学习《俱舍论》不是很困难,因为《俱舍论》不像中观和大圆满一样。大圆满和中观,首先讲起来的时候,真的好像已经明白了一样,没什么不懂,然后越讲越深,最后一点也不懂了。《俱舍论》和因明,刚开始听的时候特别害怕,一点都不懂,好像头都已经晕了,但是越学越简单,因为这是抉择名言的法门。从世俗的眼光来看,越学《俱舍论》越好懂,关键是能记住这些名词就可以了。

无表色是有记别法,为什么呢?原因是为众生相续所摄。小乘也不能承认石头具有无表色,因为石头不可能受比丘戒,如果不是众生相续所摄,这块大石头今天受了比丘戒,或者受了恶戒,会有这种说法,但这是根本不可能有的。因此他们认为,无表色应该是众生相续所摄。

这是第一个问题,无表色本体的三大特点,一是无执受,二是等流产生,三是有记别。

第二个问题,颂词中说“等流执受大种生”,无表色的因是大种,这个大种是有执受还是无执受呢?欲界无表色的因大种是等流与有执受大种所生。此处从因的角度来讲,前面是从本体的角度来讲,欲界的无表色,比如众生相续中戒律的因大种,是等流产生,也即由前面的大种因中产生;是有执受大种所产生,原因是它由同类与现在身体群体中的大种产生。这是有部的说法,如果真正去详细分析,比如欲界比丘戒或者沙弥戒,他们认为是无表色,一方面是同类大种产生,一方面是有执受大种产生,本来身体中的四大群体是无数的,那是身体上半部的大种群体产生,还是身体下半部的大种群体产生?或者是其中的哪一个群体产生的,还是所有大种群体产生的?这样分析下来,恐怕有部宗自己也没有分析过,因为他们的宗派讲到这个层面就可以了,但其实他们的有些说法,还是应该分析的。

大家都知道,一般大乘所谓的戒律是指断除恶心,讲《三戒论》的时候,有些人说是得绳,有些人说是断心,有些人说是无表色。但这些都不是很合理,应该是大乘所讲的那样,断除恶心作为戒的本体,这是非常应理的,否则,真正无表色在身体上上下下地寻找,恐怕有点点困难。但有部宗的观点就是这样,他们认为戒律无表色的因大种是等流性、有执受的,原因是同类和现在群体中的大种作为它的因,这也是就欲界的七种身语所断而言的。

身体的不善业和语言的不善业,总共有七种。比如有漏的无表业,不杀生有一个四大的群体产生;不邪淫也有不同的群体所产生;不妄语也有不同的四大群体所产生。如果是禅定戒和无漏戒,由一个大种群体所产生,不分七种不同身语所断的差别,《俱舍论》的其他注疏中也这样讲的。

等持中所生无表色的因大种是无执受,这里所说的无表色,是指禅定律仪和无漏戒。前面讲了,他们认为获得圣者无漏道的时候,不做任何恶业,就像挡水的水坝一样,有一种得绳存在,这叫做无漏戒。获得第一禅、二禅的境界的时候,自然而然获得一种戒律,不做任何恶事,有一种像水坝一般的得绳,这叫做禅定戒。这样的禅定戒和无漏戒,通过三摩地产生。等持中所生的无表色的因大种是无执受,为什么说是无执受呢?比如获得灭尽定的时候,已经获得了禅定的无漏无表色,当时所有的心和心所全部灭尽,根本不会有任何受觉,说是无执受产生的原因就是如此。

无漏戒和禅定戒的因大种可以从长养与四大种相同因中产生,因为好好睡觉、好好按摩,等持会修得很好,如果等持修得好,无漏戒和禅定戒的因大种自然而然增长。欲界无表色的因大种不是长养而产生的,因为它不是微尘积聚的,但无漏戒和禅定戒,身体好的话,禅定也会比较好,不过这可能也是间接的因,不是直接的因。原因依次是仅以入定而生;依靠等持而增长;生戒的心无有异体,大种也就无有不同。一般来讲,无漏戒律和禅定戒律,全部由一个大种群体中产生,比如我今天获得第一禅的境界,这时我相续中的禅定戒律,实际是我身体的一个四大群体产生的,但如果我今天获得杀盗淫妄等身语七所断的戒律,则我相续中有七种不同大种群体,散心地的戒律和三摩地的戒律有这样的差别。因此,他们认为散心地的无表色和三摩地的无表色的因完全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