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七品 观察非理

 

奴仆之人自傲慢,苦行之士讲究衣,

国王不依教法行,此三即是不合理。

承办力所不及事,结仇众人争强士,

信赖女人交恶友,五者为速毁自因。

无财而欲着妙衣,于人乞讨又自慢,

不懂经论想辩论,此三众人所笑处。

虽有美丽富饶境,恶人尚贪偏僻乡,

如郁金花当成肉,除彼豺狼谁作想?

大者所受之迫害,出于自眷较敌多,

如同狮子自身虱,此外含生谁敢咬?

倘若主人害自己,则此余人谁拯救?

设使显现遮色法,则见彼色有何法?

若害如法静行者,此人极为卑鄙也,

若杀托庇自己人,谁人会说彼英雄?

尽管自己无稍利,恶人亦要害他众,

犹如毒蛇虽食气,遇见他众尚咬死。

愚者贪欲以为乐,实则行贪即苦因,

如同饮酒以为乐,实则疯狂当安乐。

若有学问世人敬,学问亦从精进来,

若不勤学诸知识,怨恨他人有何益?

诸人羡慕得长寿,又复恐惧成衰老,

畏惧衰老望长寿,此乃愚者之邪念。

何人学者身旁时,若不向他学知识,

则定此人遭受魔,或是业力所逼也。

若人具备受用时,既不享受也不施,

则定此人受疾病,或是现前饿鬼也。

了知教法未修行,则彼教法有何用?

庄稼长得虽壮盛,猛兽对此何生喜?

业力所逼之众生,有财亦不会享用,

如同乌鸦饥埋食,岂能复得自享用?

既不享受又不施,彼财若当成富裕,

则可将山视黄金,此为富裕唾手有。

能讲种种法非法,如此学者虽极多,

然能知法修行者,于此世人真稀少。

贵种体端韶年者,若无学问不为美,

如同孔雀羽虽美,岂为伟人之装饰?

伪装鼻子购得子,借人之饰盗得财,

无有师承之智等,虽得世众亦不齿。

何人不知报恩惠,此人先已害自己,

如同学炼害人术,损人之前先害己。

尽管明知得受用,非理之处谁肯取?

野羊相斗顶淌血,狐狸求之头撞破。

不应依照某关系,即将随意舍他人,

即使帝释天王者,彼眷亦皆会逃避。

情深老友不应舍,亦勿信任诸新友,

鸱鸮王依乌鸦臣,最终摧毁自己也。

竭力亲近恶劣者,亦不能成自己人,

如同将水再煎熬,亦不会在火中燃。

若知事因而生嗔,则稍有理亦知除,

若无事因而生嗔,谁知除嗔之良法?

若无观察怨敌力,虽是弱小不应辱,

如同欺负达支巴,大鹏胜伏大海也。

尽福之时生恶念,尽族之时生劣种,

尽财之时生悭吝,尽寿之时生死兆。

自己不为违法事,帝释诋毁亦无道,

泉眼自己不干涸,泥土怎能堵塞彼?

同时启做百样事,一件事亦未究竟,

狡黠之人如老狗,常于村间乱窜游。

若受业力感召时,智者亦会行邪道,

外道胜师大自在,行持疯狂之禁戒。

倘若何人违法规,暂时得胜终失败,

如同曲甲违法规,虽得悉地终遭杀。

过越聪明多事者,最后即将毁自己,

国王广思多念者,终将摧毁自国政。

积集财物过多者,彼财即为索命鬼,

富翁往往遭祸害,乞丐岂非常安闲。

威力过于高强者,此乃送命之前行,

沙场之上死亡者,多半皆为强力士。

财富智慧势力等,有福之人即助缘,

倘若无有福泽者,彼等亦成毁己因。

智者无论为何事,观察自福而行之,

诤时圆满福泽者,百人之中亦难得。

若于劣塘灌满水,定有一处会崩溃,

何人具有财富时,其之种族极难旺。

有子之时无财富,有财之时受敌害,

若此一切圆满时,往往众人速死亡。

是故智者积福德,造福即是安乐因,

何人一切诸圆满,此乃积福之本相。

若思谎言诱他人,实为此人骗自己,

若说一次妄语后,彼言实语亦生疑。

不细观察贤劣时,一嗔不应害他众,

如同鸽子杀自妻,后生失伴之忧愁。

未来众事不应管,到来之时竭力做,

遇见河水方脱鞋,不见河水何必矣?

将来不能成之事,即使再妙亦勿为,

腹中不能消化食,即使再香谁肯食?

若无精进贪乐者,今生来世无成就,

若无精勤耕耘者,肥田中亦不得收。

非处过越柔弱者,则彼众人会使唤,

如同棉花常作垫,谁人树枝当为垫?

劣事或永不成事,让做即做为愚者,

犹如谁信买毒药,谁人能说一切施。

积财而不享用者,此乃积攒自焚薪,

蜜蜂酿蜜自不食,他人取之自丧命。

 

格言宝藏论第七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