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空间》的佛学实相——清华大学演讲

『 2014年6月25日 』

 

 

 

主持人:

今天我们有两位嘉宾。第一位是索达吉堪布,他来自四川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自1987年以来一直负责佛学院汉族四众弟子的佛法教育,以学修并重的管理方式,培养造就了一大批优秀僧才。为了弘扬佛法,堪布二十多年日不缺讲、夜不乏译,尤其是在翻译藏文佛教经论方面贡献卓著。近年来,堪布也在很多大学与众多的知识分子探讨世界真谛,同时在佛教与科技界、文化界的交流方面贡献也很大。

第二位嘉宾是刘兵教授,他来自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是中国科协-清华大学科技传播与普及研究中心主任,清华的同学们可能对他很熟悉。他同时在很多大学,如上海交大等,担任客座教授。刘兵教授是国内科学史、科学哲学传播领域中最具影响力的学者之一。在学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调侃,“哪里有科学,哪里就有刘兵”,这足以说明他在科学文化界的影响。

索达吉堪布与刘兵教授在中午有过一次非常坦率、亲切的交流,他们彼此都非常欣赏。堪布向教授介绍了藏传佛教中的辩经是怎样的一种攻防,所以我们可以期待他们之间能有一场非常有意思,同时可以激发我们思考的激烈攻防对话。

 

今天跟大家交流的内容是“《盗梦空间》的佛学实相”。《盗梦空间》这部电影在前几年非常火,而我作为一个出家人,详细讲解一部电影可能不太现实,但大家都说《黑客帝国》和《盗梦空间》这两部电影中的一些内容与佛教中“人生如梦如幻”的道理非常相似,所以我也看了一下,并打算用佛教的一些观点与《盗梦空间》中梦境的观点做一些比较。

 

人生如梦如幻

佛教中讲,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跟梦没有什么差别,比如《金刚经》中讲“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华严经》中也说“一切诸法悉皆如梦”,这与电影所表达的现实与梦境的关系非常类似,而且有人在看了电影之后,也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身处现实世界。

在座各位可能坚信梦境与现实之间有非常大的差别,但如果我们以理性和智慧来观察,恐怕并没有办法判断我们今天究竟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交流。大家可能觉得这不可思议:现实就是现实,梦境就是梦境,梦境是虚幻的,不可能和现实一样真实。但实际上,佛教不仅有教理,还有逻辑上的剖析去探讨现实与梦境的关系。

比如,虽然你现在觉得现实与梦境有一定差别,但你有没有理由证明你现在不是在梦中呢?能不能至少举出一个充足的理由?也许你会说:“我们现在身体所接触到的物质、耳朵所听到的声音、眼睛所看到的事物,每一样都是实实在在的,这怎么会是梦呢?”但事实上,当我们观察梦境的时候就会发现,梦境中的整个场景,包括自己也都是存在的。

可能有人还会说:“我们在现实与梦境中对时间的感知有一定的差别。”但事实上,昨天、甚至更久以前的一切经历,跟昨晚的梦境没什么差别,因为昨晚的梦在此刻也只是一个回忆的对境而已;同样的道理,未来将要发生的事,也和明晚的梦没有什么差别,因为它还没有发生,所以你没有任何理由认为未来是实有的。那我们当下的现实生活又是怎样的呢?当下的生活和梦境也没有什么差别,因为我们在梦境中也会经历所谓的“当下”。

有人还会说:“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所处的时间非常长,而在梦境中所处的时间非常短。”这也不一定,因为在每天的二十四个小时里,我们至少有七八个小时都是在梦中;同时,白天的时间也是虚幻不实的,当我们用智慧观察时就会发现,我们找不到它的本体。因此,不管从与事物的接触还是从对时间的感知来看,现实与梦境的确很难区分,这就是佛教中“人生如梦如幻”的道理。

《盗梦空间》中有个主要的情节:主角进入到其他人的梦(潜意识)中,植入一个想法,从而改变做梦者的思想和行为。电影中所描述的梦是一层一层的,一个梦中还有另一个梦,不断地层叠,而直到最后,主角也可能只是一直生活在梦里。一层又一层的梦境,让主角有条件实施所谓的“盗梦”,也就是控制别人的思想。那电影中的“盗梦”又是如何实施的呢?就是通过层层的梦境,进入到一个人意识的最深层,并改变它。

佛教的一些历史公案中也有类似的故事。比如汉地的《大藏经》中记载,佛陀有一位大弟子叫嘎达亚那,他也有过“盗梦”的案例。嘎达亚那有一位弟子叫眉希罗,曾是一位大国王,但他对世间产生了厌离心,于是出家跟随嘎达亚那尊者精进修行。有一次,他在森林中遇到了阿槃地国王的王妃和宫女们,便为她们宣讲佛法。阿槃地国王发现自己的王妃和宫女们在眉希罗面前听法、接受教育,便认为是眉希罗在诱惑他的王妃,十分愤怒,于是命人殴打眉希罗。眉希罗觉得自己毕竟也曾是一位国王,如今却无缘无故被人殴打,心里很气愤,便在心中发了恶愿,准备还俗向国王报仇。嘎达亚那尊者劝他不要还俗,作为一个出家人不应该因为别人殴打自己就要去报复,但眉希罗完全听不进去。最后,嘎达亚那尊者留眉希罗住最后一晚,允许他第二天还俗。当天晚上,嘎达亚那尊者以一种“盗梦”的方式进入了眉希罗的潜意识当中,令他做了一个梦。眉希罗梦到自己已经还俗,但他的军队却被阿槃地国王的军队打败,正当阿槃地国王要杀他的时候,他见到了本师释迦牟尼佛。佛陀对他说:“你的师父不让你还俗,你却非要还俗,现在谁也帮不了你。”听到这里,眉希罗非常痛苦,开始呼喊师父的名字,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从梦中醒过来了。这个公案说明,有些尊者和佛菩萨可以通过所谓的“加持力”,进入别人的梦境,然后改变做梦者的心态和生活,这非常有意思。

 

 

 

让人无处躲藏的“思想植入”

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执著,而我们所执著的对象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呢?针对这个问题而言,从佛教的角度探讨一些影视作品以及开展佛教与学术界的交流就显得非常有必要,因为世间当中的一些思想和观念,或者某些大家认为有意义的东西,在另一个角度看来只是一种错觉。比如说,现在大多数人的生活都受到影视剧的影响,甚至有人说电影已经成了人们的一种“宗教信仰”,因为电影中的思想,已经深深植入到了人们的心里,而人们也纷纷效仿电影中的种种行为,却忘记了那只是电影而已。

科学的发展让信息传递得更广,很多人都能轻而易举地获取到自己所需要的信息。但同时,科学的发展也带来了负面作用,让一些人沉溺在虚幻的世界当中。我曾经在另一所高校分析过《黑客帝国》,我觉得《黑客帝国》跟《盗梦空间》有一些不同。在《黑客帝国》里,人们生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而真实的世界则是高度机械化和数字化的。这部电影的科学背景是量子力学,通过抉择,可以发现世界并非实有,而是建立在虚拟的网络之中。而《盗梦空间》的科学背景是心理学,讨论了人们内心的作用。按照佛教的观点来讲,内心的作用非常重要,因为生活中的很多问题都源自于我们的心。唐朝的六祖惠能大师曾见到两位僧人在辩论,其中一个说幡动,另一个说风动,而惠能大师说既不是幡动也不是风动,而是心动。虽然这个公案看似简单,但实际上,生活中的一切思想和观念都是“心”的作用。

人的心有两种,一种是“公共的心”,一种是“自己的心”。什么是“公共的心”呢?佛教中有个词叫“共业”,它可以是大家共同形成的一种思想或观念。比如,现在有很多年轻人喜欢使用网络、电视上的流行词语。又比如,本来一件不怎么重要的事情,但大家都把它当作很重要的事情来对待,这就是共业所形成的。所以,当我们面对现在的一些思想和观念,分析它们最深层的含义时,也要一并观察我们所生存的时代究竟是什么样的。在当今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绝大多数人都处于各种信息当中,每天都要看手机,好像没了手机,连一个小时都待不住,甚至晚上睡觉前还必须要看一下手机,而早上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的时候,就已经把手机打开了。在这个时代里,我们甚至不需要“盗梦”,手机就已经控制了我们的心。

手机中真的有那么多宝贵的内容,让我们连一个小时都没办法离开吗?我听说在马来西亚有一个禅修中心,那里要求人们在禅修的一个礼拜中关闭手机,但很多人都觉得这是非常大的挑战。我还听说,有一家餐厅规定,只要吃饭时不碰手机,就可以享受五折优惠。身处于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的生活、通讯都很方便,何时何地都可以与他人取得联系,但同时我们的内心却比较浮躁,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它究竟处于什么状态。

 

生活是如梦如幻的

《盗梦空间》英文名的字面翻译是“思想植入”,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思想植入”的方法有很多,只不过我们很难察觉到。比如说,影视作品中所传达的思想已经成为了很多年轻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些思想被直接“植入”到我们的生活当中,从而改变我们。所以,我们不仅需要观察梦境,还需要观察现实生活。当用佛教的方法来观察的时候,我们不但可以发现梦境与现实十分接近,甚至最后可以将梦境与现实都抉择为空性。

佛教中有一部重要的中观论著叫《入中论》,其中讲到:“乃至未觉三皆有,如已觉后三非有,痴睡尽后亦如是。”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当我们尚未从梦中醒来时,梦中人的心、梦中的对境、梦中人的眼根等都是存在的,而醒来之后,这三者就都不存在了。同样的道理,当我们还是凡夫的时候,我们的心、所有的对境以及我们的眼根等也都是存在的,但当我们真正了达一切万法真相的时候,这三者就不存在了。

再打个比方,从佛教的观点来讲,一瓶水在人类和动物看来,它是一种可以解渴的饮料,但地狱众生看到的却是燃烧的铁水,饿鬼众生看到的是恶臭的脓血,天人看到的是甘露,佛看到的是一种现空无二的法界。我们也可以用其他的比喻来说明这个问题,比如这里有一杯饮料,对有些人来讲,它是很好的饮料,但对另一些人来说它可能有毒。又比如,当我们评价一个人的时候,可能有些人认为他是好人,有些人却认为他是坏人,还可能有人认为他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这说明外境并没有固定的实有存在,如果有实有存在的话,那所有人的判断都应该是一致的,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汉地的永嘉大师说过:“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这句话的意思是,在梦中,六道轮回都是清清楚楚地存在,而当我们真正觉悟后,却发现原来这些都不存在。当然,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不一定清楚这些道理,但如果用智慧来观察就会发现,原来佛教并不是讲一些毫无根据的故事。佛教的观察方法告诉我们,现实当中的任何一个东西都是“如梦如幻”的,梦境与现实在某种程度上没有差别,而正因为这样,所以可以有“思想植入”,这些“被植入的思想”会改变我们的人生。

 

佛教的“思想植入”

其实佛教中的“思想植入”指的是对心的一种调整。《盗梦空间》的不足点之一是主角必须依靠外在的科学仪器(助缘)才能进入到下一层梦境。而在佛教中,不论是所谓的“盗梦”还是修行,每一个人都可以只依靠自己便能进入到思想的最深层。

我们现在的分别念都非常粗大,如果能减少分别念,达到无分别念的状态,就像眼耳鼻舌身这些根识一样,然后再进一步将无分别念也去除掉,就会进入到我们最细微的第八识——阿赖耶识当中。阿赖耶就像大海底层一样,储存着很多前世、今世所留下的习气种子,这些种子会在将来成熟。而当我们睡觉时,虽然没有了白天粗大的分别念,但阿赖耶上的种子却开始活动,于是产生一些意识的迷乱现象,这就是梦。所以,佛教认为:梦,是前世漫长的生活所遗留下的一部分种子以及现世中我们日常所串习的心态造成的。有些人今生虽然没有做什么恶事,但却经常做噩梦,这其实就与他前世留在阿赖耶上面的种子有一定的关系。

 

 

 

神奇的梦瑜伽

社会上有一些关于梦的培训班,可以帮助人们把噩梦转变成美梦,而且还可以慢慢改变原来不好的习气。我听说,有一个人曾经常在梦中感到恐惧,但当她对梦有所认识之后,那种恐惧感就慢慢消失了,这样的案例很多。

当然,这些案例更多的是借助科学手段实现的,而佛教中的窍诀却不需要任何外界帮助。早在8世纪,藏传佛教的莲花生大士便给出了很多梦瑜伽的窍诀,感兴趣的人应该去了解一下。梦瑜伽并不是传说,实际上通过这种方式的修行,人们的的确确可以改变自己的人生。

我在这里介绍一些基本的修法:刚开始的时候,你在日常生活中要经常告诉自己现在是在做梦,同时也要将日常生活与梦境对比,慢慢你会发现二者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差别。白天坚持练习的话,你就可以在梦中也逐渐认识到自己在做梦,这叫做认识梦。当你知道自己在做梦的时候,你就可以想,其实梦中没有真实的躯体,梦境可以随着心意变化,然后你可以尝试在梦中实现各种变化,比如变成飞禽、诸佛菩萨等等。当你熟练到一定程度后,就可以在梦中做很多事情,比如一变多、多变一,甚至可以瞬间走遍东南西北。

历史上,有些人可以在梦境中成办很多事情,比如藏地历史上有名的学者、第四世噶玛巴若佩多杰,他的书房里有很多书,但由于白天没时间看,他便在夜里依靠梦瑜伽翻阅,前一晚打算读的书,可以在第二天清晨全部通达。我也很想有这样的能力,自己白天特别忙,晚上经常一觉到天亮,但第二天醒来之后,却一本书也没有在梦中看到。但这种梦瑜伽的的确确存在,而且十分的殊胜稀有。我们佛学院有位非常有智慧的学者叫丹增嘉措,他写过一本书叫《探索梦的奥秘》,你们方便的时候也可以看一看。他在书中引用了一些科学的观点,同时结合了佛教中不共的思想对梦进行解释。

 

梦参老和尚的奇遇

梦参老和尚在汉地很出名,他早年做军人的时候曾有一段与梦有关的经历。

当年他要从北京去南京读黄埔军校,但在出发前的那个晚上,他梦见自己掉进海里,然后被一位老太太救到了岸边。老太太指给他一个方向,说那条路上的宫殿将会是他的终生归宿。他醒来后和住处的一位老者谈了这个梦境,老者说他提到的这座宫殿和北京附近的兜率寺很像,并建议他去看一看。于是他便骑着马,带着士兵去了兜率寺,而那里也的的确确和他梦中的景象一模一样。经过再三的请求,他最后在兜率寺出家,法名“觉醒”,但后来他自己又取了“梦参”这个名字。在此之后,他还有好几段与梦境有关的经历。

出家前,梦参老和尚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佛、法、僧,甚至连三宝的名字都没听过,但却因为一个梦境改变了一生。他也曾到藏地学习藏传佛教。我去年看到凤凰卫视对他的一个采访,他当时应该已经99岁了,但思路依然非常清晰。我觉得有些人因为心净,所以他们的世界也很清净,他们的智力、身体等方面也都不容易衰退。现在很多人怕脸上的皱纹,怕头上的白发,但如果能够调整好自己的心,那会对自己的身体很有帮助,比任何保健药都有效。如果心清净,世界也是很清净的,但如果心丑恶,那世界中也不会有快乐和美好。因此,我们可以观察一下,自己的心处于什么状态中。

 

心是一切显现的根源

当我们用智慧观察时会发现,心在万法当中非常重要。整个世界,包括所有众生都是依靠心的力量而形成的。月称论师在《入中论》中说,“有情世间器世间,种种差别由心立,经说众生从业生,心已断者业非有”,意思是我们这个世界以及众生等等,虽然显现上是各种各样的,但实际上都是由心产生的。佛陀曾经说,心不存在,业也不会存在。因此,当我们把“心”断掉,业也就随之断掉了。

比如,世间当中的很多价值观,是因为我们的共业而产生的。又比如,社会上很多人都会感受到焦虑、悲伤、痛苦,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我们共同的因缘造成的,这些共同因缘的根本都与我们的心有一定的关系。因此,你的痛苦、快乐、幸福,都跟心有一定的关系。当你认识到这一点,眼前的很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同时也会对佛教中“诸法如梦幻”的道理有进一步的了解,发现生活原来并不是实有的。

最后,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我们今天的交流,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呢?如果你认为是在现实中,可不可以给出一个充足的理由?

其实,我们越剖析就越会觉得现实不成立。如果以佛教的中观思想来观察,我们找不到任何一个实有的东西。这一点,从量子物理的角度也可以得出类似的结论。因此,我们应该有必要进行“思想植入”:人生如梦如幻。这样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这个世界。

现在很多人内心很乱,这是源于对这个世界没有正确的认识。获得人身是很不容易的,我们若能借此对整个宏观世界、微观世界有个合理认知,对自他都会很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