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课

 

思考题

1.八热地狱、八寒地狱有哪些?

2.按照《俱舍论》的观点,地狱、饿鬼主要位于何处?大乘有何观点?

3.《俱舍论》之器世界观与现代科学之宇宙观,有何不同说法?有何教证、理证、比喻,可以说明这些观点实际互不相违?

 

丙三(别说众生之处)分二:一、真实宣说众生之处;二、彼等之广述。

丁一(真实宣说众生之处)分二:一、恶趣;二、善趣天界。

戊一(恶趣)分二:一、热地狱;二、寒地狱。

己一、热地狱:

首先讲热地狱。这些道理在《大圆满前行引导文》、《菩提道次第广论》等论典中讲得比较细致,这里不一定广说。

 

此下二万由旬处,即是无间地狱处。

彼之上方七地狱,八狱之外十六狱。

四边煻煨尸粪泥,利刃原等无滩河。

按照《俱舍论》的观点,现在南赡部洲的地面距离金刚大地有八万由旬,在二万由旬的地方有无间地狱,无间地狱的上方有七地狱。还有一种说法,小乘有些论典里面,下方二万由旬处是无间地狱,它的周围是七热地狱。除八热地狱以外,还有十六个近边地狱,每个地狱的四边都有煻煨坑、尸粪泥、利刃原等,还有无滩河所围绕。

在此南赡部洲下方二万由旬的地方有无间地狱的房顶。小乘认为,地狱就像有些地方的监狱一样,有专门的房顶,在地下专门有一个众生感受业力惩罚的地方,它的高度与广度各有二万由旬。那里的众生无间感受无量痛苦,故而得名无间地狱。这种痛苦没有任何间断,有些严重的病,今天痛明天也痛,虽然人间没有无间地狱,有时候是不是也在感受无间地狱的痛苦?

在无间地狱的上方有七个地狱,即复合地狱、黑绳地狱、众合地狱、嚎叫地狱、大嚎叫地狱、烧热地狱、极热地狱。他们寿命的量、痛苦的程度等等,在《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以及《大圆满前行》中都讲过,这里不广说。在八热地狱的周围有十六个从属地狱,也叫做近边地狱。八个地狱的四面各有火烬没膝的煻煨坑、利嘴昆虫刺身的尸粪泥、林中布满刀刃的利刃原,以及“等”字所包括的剑叶林。剑叶林有具铁齿的杂色狗啃食。铁刺树林也即铁柱山上乌鸦用铁喙啄眼球,所有的荆棘刺身,还有难以逾越的热灰无滩河,这三者是一类,算为一个,狗、乌鸦是剑叶林与铁柱山特有的,这一般是惩罚破戒众生的地方。这些地狱的前面有阎罗狱卒,手持各种兵器阻止进入其他地狱。因为这些众生的业力必须在这里成熟,从无间地狱感受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以后,来到近边地狱等处,在这里继续感受痛苦,阎罗卒拿着各种兵器制止和惩罚他,这就是热地狱。

这些道理以前已经学过很多次,不用解释。如果还是不懂的话,可以参考《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和《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只不过有些地狱在算法方面有点不同。

 

己二、寒地狱:

其他具疱地狱等,即是八种寒地狱。

除热地狱外,另有具疱地狱等八寒地狱,即具疱地狱、疱裂地狱、紧牙地狱、阿啾啾地狱、呼呼地狱、裂如青莲花地狱、裂如红莲花地狱、裂如大莲花地狱。

那么,南赡部洲的下方如何容纳无间等地狱呢?

能容纳,因为所有的洲均如同谷堆一样,南赡部洲的上方虽然很小,但下端比较广大,所有地狱众生可以在那里居住。

旁生的根本住所是外大海,在天界与人间居住的是散居旁生。

饿鬼的根本住处,位于南赡部洲王舍城下方的五百由旬处,所谓的阎罗法王也即中阴法王住在那里。按照《俱舍论》的说法,中阴法王以不善引业所牵来到这里,就像监狱里有组长等领导一样,他自己犯了罪,堕到监狱当中,但以善满业而为地狱众生显示业果。大乘说法完全不同,中阴法王形象上是饿鬼众生,实际是诸佛菩萨化现,来到中阴界审判众生。饿鬼有三十六种,或者归纳为外障、内障、食障三种。天界人间存在的饿鬼是散居的。

大家务必要知道,现在南赡部洲的下方二万由旬处是地狱,饿鬼也是位于南赡部洲印度王舍城下方五百由旬的地方,这只是《俱舍论》的说法,在大乘观点中,这种说法不成立。现在日本和汉地有关《俱舍论》的很多注疏中,原原本本地按照俱舍自宗来解释,并未引用大乘的说法,这样一来,很多地方可能难以解释。为什么这样讲呢?南赡部洲在上方,下方如同地下室一样有地狱在那里,全部是熊熊燃烧的烈火,一方面众生的业力不可思议,转生到这样的地下室也是可以的,但另一方面,在人类的想象中很难接受这种场景。按照有部宗的观点:中阴法王、阎罗王属于自相种性,是真正存在的一个众生,它所处的位置位于南赡部洲的下方。而唯识和中观宗的观点,不承认地狱的位置有固定性,这一点非常关键。因为一个众生死亡时,依靠他的业力,当下就能现前感受地狱的痛苦。《入菩萨行论》中说:地狱里的众生和兵器都是谁造的?如果真正存在这样一个工厂,地狱众生首先是谁创造的?应该一切都是心造的。所以,在这方面去观察,有部的很多观点根本靠不住。那么,大乘经典对此持何种观点呢?每个众生无论在哪里死亡,他的恶趣当下可以现前,善趣通过他的善业也可以现前。这一点,依靠大乘经典的教证和理证完全可以说明,这种观点非常合理。否则,地狱如果真实存在,现在的很多考古学家来研究时,应该可以找到,但这一点恐怕无法得以证实。如果找不到地狱,很多人可能会对地狱等六道轮回的理论生起邪见。

我在这里还是要讲一下,现代科学和《俱舍论》对宇宙的不同观点,此二者到底是否相违?这个问题比较关键。在座很多人从小受过的教育,始终认为“地球是圆的”,而《俱舍论》中出现了另外一种学说,这二者之间,可以融为一体还是互为矛盾呢?到底应该以怎样的眼光和观点来对待?

在这里给大家稍微讲一下,否则,很可能有些人会生一些邪见。原来有一个人,听说是竹庆寺院的一位堪布,懂一点天文地理,但是可能了解得并不深入。后来学习《俱舍论》的世界观以后,对佛陀的教言生起了一些排斥心,学院的有些堪布专门针对他的文章进行过破斥。我想这就是学习没有究竟的原因。现在对于须弥山的看法和观点,有些人可能无法接受,希望大家首先必须明白这其中所讲的道理,在自相续中生起一种定解,对这个世界观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

每一位金刚道友,这次在心里生起定解非常重要。去年一段时间当中,我们专门学习了前世后世的道理,因为很多人对于到底有没有前世后世,疑惑重重,后来我也下了一定功夫讲解。现在对大多数人来讲,已经对前世后世的存在生起了定解,因为实在找不出前世后世不存在的道理和理由。对于当今社会来讲,佛教与科学之间最大的关注点就是前世后世的问题,因此,我们一定要研究和学习,这是一个问题。

另外,对于现代科学和佛教不同的世界观,各位道友必须精通。当然想要完全精通不太容易,因为我们的智慧很有局限性,不要说整个世界的宇宙观,连喇荣有多少房子,每一个房子的门在哪里,院子大小、形状等都搞不清楚,更不要说庞大的三千大千世界的概念,想要全部通达有点困难,但是对最基本的道理应该明白。

本论前文已经讲了,所谓的世界,首先是风轮,风轮上面有水轮,水轮上面有金刚大地,须弥山为主的四大部洲,就像莲花生长在海中一样,全部在金刚大地上存在,这是佛教《俱舍论》的观点。现在科学的观点,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地球、月球等各种星球在空中,以旋转的方式存在。很多人都会想,这两种说法为什么完全不相同?到底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很多人可能会有这种说法:如果佛的说法是正确的,须弥山肯定存在,地球上为什么找不到须弥山?有些人说:美国就是西牛货洲。这一点不能成立。有些人认为:须弥山不存在,因为我们的眼睛看不见。在这个问题上,很多佛教徒、大法师在讲经说法的过程中,说得非常多,但是有没有抓住真正的要点呢?大家心里应该很清楚。

实际上,前辈高僧大德们也讲过,佛教徒的观点是怎样的呢?都可以承认,一方面须弥山可以存在,另一方面地球也可以存在。

如果说地球不存在,现在的科学家和天文学家肯定不同意,因为他们并非毫无依据安立这种观点,而是通过各种先进的科学仪器等途径去观察,有些研究地理的人专门到月球等星球上考察,在地球上也使用各种各样的仪器,比如照相机、摄像机、望远镜等,经过很长时间地研究、考证,最后得出这种结论。从以前的哥白尼开始到现在,一直不断地有很多科学家在分析研究,虽然对地球的形状、颜色、大小等也有不同说法,但对大多数人来讲,“地球是圆的”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对此,佛教徒完全没必要去反驳,也不一定非要让他们承认“地球不是圆的,须弥山一定是存在的”。这一点完全没有必要,可以承认地球是圆的,因为现在大多数人能见到,用科学证明的结果,地球就是圆的。前段时间在杭州的时候,中国第一个载人飞船转绕地球一圈后安全降落,这也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事情,想要否认是不可能的,因为科学已经观测得清清楚楚,我们没必要去否认。

对于佛教有关须弥山的观点,也没必要去否认。有些佛教徒认为,既然承认科学所说“地球是圆的”,已经与佛教相违背了,肯定不合理。不用担心,一切万法都是不成立的缘故,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显现。比如成千上万个饿鬼看一碗水是脓,根本看不到水的一分,因此对饿鬼来说脓是成立的,但是对人来讲,这上面一滴脓也不存在,成千上万个人去看这一碗水,它显现的就是水。对饿鬼来讲没必要否认说“这不是脓”,如果你说不是脓,它们认为自己明明看见的是脓,怎么不是?对人来讲,这不是脓,就是水。如果对人说“这不是水,是甘露,是玛玛格佛母”,人类肯定也是不承认的,因为他们并未见到。

所以,同一碗水既可以显现脓,也可以显现水,同样可以显现甘露、玛玛格佛母或者虚空等,在各类不同众生面前,可以出现各种各样的现象。

因此,所谓的须弥山,就像小乘所承认的那样,如果真正实体存在,是圆圆的就不可能是扁扁的,是扁扁的就不能是圆圆的,如此一来,肯定是相违的,但是,一切万法皆是缘起显现,是缘起的缘故必定是空性的,以空性的缘故何者皆能显现。了知万法空性这一点是最为关键的问题。有关空性的道理,《父子相会经》中也已经讲了,这个问题非常重要。

有些人可能这样认为:既然六道众生种姓不同,人类是众生,饿鬼也是众生,为什么释迦牟尼佛偏偏为人宣说这种宇宙观?这是释迦牟尼佛的一种特点。释迦牟尼佛在《对法经》中,主要随顺印度众生的根基,因为当时印度民间也有这种说法,认为须弥山存在,印度就是所谓的南赡部洲。《入中论注释》中讲到,释迦牟尼佛说,世间人如何宣说,我亦如是宣说,世间人如何承认,我亦如是承认。因此,一方面须弥山的存在是佛陀随顺世间而宣说的,另一方面,须弥山的存在,在修行者的境界中完全可以显现,因为佛教徒按照佛陀的教言去修持,在他的境界中完全可以显现须弥山、四大部洲等。

当时在印度,有些比丘通过神通现量见到了北俱卢洲,如《毗奈耶经》中说:印度遭受灾荒时,因为北俱卢洲有非常丰富的饮食,很多比丘依靠神通飞往那里化缘。国王恩扎布德见到之后,问他的大臣:空中为什么有很多红色的老鹰在飞?大臣回答:这不是红色的老鹰,是释迦牟尼佛座下的比丘前往北俱卢洲化缘。国王听后觉得极其稀有,也生起了随学释迦牟尼佛的想法。但是,大臣告诉国王:释迦牟尼佛住在十分遥远的地方,你现在无法见到。国王想:释迦牟尼佛如果真正具足神通神变,应该会来到我的面前。于是不间断地陈设供品、虔诚祈祷,后来释迦牟尼佛的确来到了他的面前。国王见到佛陀后,向佛希求解脱之法,佛陀说:欲求解脱需要舍弃王宫等。国王不愿意舍弃,因此释迦牟尼佛为他传授了密宗不舍贪欲而成就的特殊方便法,灌顶后当下成佛。

在无垢光尊者的传记中记载:妙音天女用手托着无垢光尊者转绕四大部洲一圈。听说觉囊派一位修时轮金刚的上师,在他的境界中完全可以见到须弥山,与《俱舍论》讲的境界一模一样。所以,没必要否认须弥山,不要说“须弥山不存在,地球一定是圆的”,因为众生的根基不同,佛陀针对不同根基宣说了很多法门。作为佛教徒,可以承认地球,也可以承认须弥山。

那么,佛陀为什么不宣说众人所见到的地球,而是宣讲只有少数人见到的须弥山呢?这是佛陀的一种特点。对于大家都能见到的法,佛陀再去宣说也无有稀奇之处,但是大多数人见不到,只有个别众生能看见的境界,佛陀宣说出来,这就是佛陀的特点。比如魔鬼、清净天尊像等,在有些修行人的境界中真正能够显现。前段时间,有个非常老实的修行人说:有个像狐狸一样的众生一直跟我说话。这些如果对科学家或其他世间人说,他们根本不会承认,可能认为这个人在胡说。实际上,佛陀早在佛经中宣讲过人和非人,非人会以各种形象在人前显现,除了柱子、瓶子等以外,其他什么法都没有的话,佛陀也不会宣说,但是,除此之外个别人可以见到的特殊显现,佛陀宣说这些法是存在的,这是极为稀有的。

以前五台山有一个公案:当时有一位僧人来到南台一处地方时,突然狂风大作,僧人在风中突然见到一座宫殿,里面有很多僧人在念经。他在那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出来之后又开始吹风,这时宫殿和僧人都消失了。后来,就在这里建造了一座寺院,也就是现在五台山南台的金阁寺。

以前有一个裁缝,非人把他拉到他方世界,让他做了很多很多的衣服。裁缝觉得:我现在在非人的地方,应该带一点东西回去。于是他把做衣服的布偷偷放在自己的包里面。回来了以后,好像如梦初醒一般,想起自己带回来的布,拿出来一看已经变成了纸条。但是在他的境界中,真正现前了非人的境界。

因此,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固定不变的,佛陀在很多经典中有不同说法的原因也是如此。对于宇宙观的不同观点,大家没必要担心佛教与科学相违,因为我们完全有这个能力和说服力,佛陀也已经讲得非常清楚,这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俱舍论》的说法,只是佛教中一种观点,不能代表佛教的所有观点。

《现观庄严论注释》的作者,非常了不起的印度论师,狮子贤论师在《般若经注释》中说:《俱舍论》对须弥山和四大部洲的说法,只是小乘对法的一种观点,小乘对须弥山还有不同观点,大乘《对法藏》对于世界观还有无量无边的观点,不能说小乘《对法藏》和大乘《对法藏》的观点相违。为什么呢?狮子贤论师说:胜义中一切法都是不生不灭的,名言中可以显现各种形象的世界。大家翻阅一下《华严经》可以发现,其中对世界的认识方法与现在的说法完全不同。根登群佩说:小乘《俱舍论》的说法有点不了义,大乘经典讲到的世界观比较了义。说不了义也是可以的,因为佛陀当时针对执著世间为实有的众生,宣说存在须弥山以及四大部洲,但在其他大乘经典中有了义的说法。

在《时轮金刚释·无垢光疏》中,首先讲了《俱舍论》的说法,同时也说《俱舍论》的观点不会有害于密宗时轮金刚的宇宙观,为什么呢?比如一个六尺大的山洞,通过诸佛菩萨的加持,可以容纳转轮王及其五大眷属,而转轮王没有缩小,山洞也没有扩大,这就是他的福德感召。同样,有些具罪者将微小的法看成很大,饿鬼即使来到非常富裕的人家,也看不见任何财物。这些都由众生的善业和恶业形成。因此,不要认为小乘《俱舍论》对密宗的说法是有害的。密宗的宇宙观,尤其《时轮金刚》所描述的须弥山与小乘所讲的完全不同,还讲到七座金山在里面,须弥山在周围,相当于现在的地球,只是与地球的距离、形状等不相同。《时轮金刚》中说:虽然这个世界的形状不同,大小也不同,但在胜义中根本无有这些世间的量,只是佛陀根据不同众生的恶业和善业现前而宣说的。

这一点非常重要。麦彭仁波切在《时轮金刚大疏》中也说:所谓的宇宙观不同,全部是根据众生的心、业不同而宣讲的。《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中,当时舍利子问释迦牟尼佛:您原来说在大释迦牟尼佛面前发心,今天又说在另外一位佛陀面前发心,到底是在哪一位佛面前发心呢?释迦牟尼佛说:种种不同的发心,是针对众生根基的不同而宣说的。所谓的世界观也是如此,根据众生的根基不同,宣说了种种不同的观点。

这个问题,在未了解大乘的缘起空性之前,的确有一点点难以理解,但是这个问题的确非常关键。我们想要破斥“地球是圆的”很困难,你说“地球不是圆的,须弥山一定存在”,但是到哪里去寻找八万由旬高的须弥山?到美国去找还是亚洲或者欧洲去找?很困难。以前中国佛教协会成立的时候,有一位非常了不起的格西,叫做多瓦·喜饶嘉措,是中国非常有名的佛学家和哲学家。他说:我今天一定要跟这些说地球是圆的人辩论,要让他们哑口无言。根登群佩大师当时说:辩论倒是可以,但你说地球不存在的话,他们可能会笑话你,就好像在饿鬼面前说脓不存在一样,饿鬼都会笑话你的。因为地球是现量可以见到的,如果说不存在的话根本说不通。

很多法师和专门对佛教研究的人认为:科学有关地球的说法与佛教的说法完全不同,怎么办呢?是不是释迦牟尼佛说了妄语,佛教徒会不会很理亏?不会,只要通达缘起空性,很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因为,《俱舍论》的观点只是佛教的一部分宇宙观,个别众生面前确实能显现这样的世界,佛陀针对这一部分众生作了宣讲,并不是真正实有存在。如果世界实有存在,只能讲一种观点,比如说地球是圆的,那么,科学和佛教都必须如此承认,但是地球的本体是空性的缘故,可以在众生面前有不同的显现,也可以有各种不同的观点。

所以,用六道众生见同一碗水来比喻是最好的。喇荣也是这样,对佛教有信心的人来到这里:真的是极乐世界、人间刹土!这里的山山水水都是很清净的,甚至老山羊都是菩萨。有些对佛教很排斥的人来到这里:你们这个学院脏、乱、差、鱼龙混杂、乱七八糟等等。每个人所见到的都不相同,但喇荣在实相当中有没有一个好坏之别呢?胜义当中,一切都是空性的,只是不同业力的众生所见各不相同,有些善业现前时,觉得这是很好的;恶业现前的时候,觉得这是很不好的。以前具髻梵天和舍利子也是辩论,具髻梵天说释迦牟尼佛的刹土是清净的,舍利子说释迦牟尼佛的刹土是不清净的。他们两个一直争执不息。后来释迦牟尼佛说:我的刹土就像具髻梵天所讲的一样,全部是清净的,只是舍利子没有看见而已。同样,这个世界有成千上万的众生能见到地球,这是真实的,没必要去破。

按照大乘经典所讲的那样,佛教有关宇宙观的说法也有很多,希望你们利用一段时间,一定要通达这个问题。因为有时候依靠各种不同的说法,可能对佛陀的教言很难生起信心,自己内心很容易生起一种怀疑,始终担心:是不是释迦牟尼佛说错了?这样的话,作为佛教徒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这些人根本不用担心,释迦牟尼佛通达一切万法,他在两千多年前已经将整个宇宙世界以及众生的所作所为讲得清清楚楚,即使从天文学的角度来讲,也不会有任何过失。为什么呢?按照《时轮金刚》的推算,藏历有时候有两个十号,有时候没有十号……这样推算出来的时候,每个月十五号肯定是月圆;按照西方的推算,不一定十五号全部都是月圆,很有可能十六号或者十七号,会导致这种过失。很多人既不懂天文学也不懂缘起空性,所以觉得很矛盾,实际你全部通达的话,不会有这些矛盾和过失。

就像麦彭仁波切和《时轮金刚释·无垢光疏》里面所讲的,不要认为释迦牟尼佛在说妄语,佛经中的很多观点表面上看来相违,实际并不相违,在不同的众生面前可以有不同的显现。就像喇荣一样,有人说这是好地方,有人说这里脏乱差,那喇荣到底是什么样的呢?胜义中什么都没有,在名言世间量中,以大多数人所承认的作为一种量。这些世俗量并不是固定的,因为分别念安立的没有一个真实的量。所以,只要稍微通达一点缘起空性的道理,一定会对佛陀的教言深信不疑。

原来我有一个同学叫做拉布,他现在是若霍寺的一位大堪布,我们一起读中学和中专,后来他在塔公上佛学院。当时他们学习《俱舍论》,因为从小受到唯物论的影响,很长时间当中对《俱舍论》生不起信心,这两种观点到底如何相融,如何不相违?他当时来学院求《大圆满前行》,我们两个晚上就一直辩论,有时候我站在唯物论的观点,他用佛教的方法来破我;有时候我站在佛教的观点……就这样一直辩论了很长时间,又翻了很多注疏和讲义,后来的确在这方面生起了一种定解。

现在有很多佛教徒不敢开口,好像一开口,会不会释迦牟尼佛在这个问题上说错了?根本不会的。正是因为众生见不到这些法,大慈大悲的佛陀才作了宣说,这就是他的一种特点。大家都能看见的这一点,不要说佛陀,具足一切烦恼束缚的凡夫,通过推理也能说得出来,对于这个世界,佛教徒可以承认,佛教当中根本没有说地球不存在。现在科学界内部,其实也有很多不同的说法,但不一定一个观点是真的,另一个观点就一定是假的。最关键的一点,一定要了知众生的业力不同,可以显现各种各样的现象,我们没必要去破现在的科学,因为现在的众生确实能见到。正如根登群佩所说:你要破他们“地球是圆的”的观点,他们会笑你,不会给你回答的。确实如此,在科学家和理论学家面前,如果说地球不存在,他们可能不会回答。

多识仁波切在一个问答里面说:这是小乘的一种观点,大乘有不同的说法。这样说也可以。但现在个别法师在《俱舍论》的讲义中,完全按照小乘观点来解释,这样的话,现在南赡部洲下方有地狱,地狱的方向在哪里?通过地质学家去考察也不一定找得到。不过没有看见就不承认也不合理。现在的科学越来越发展,比如前一代科学家根本没发现的外星人,现在在其他星球上已经发现了。所以,对于看不见的东西,科学家也不敢否认是不存在的。

在这个问题上,希望大家要花一定的时间去分析。以后有必要的话,专门通过书面介绍一下,不然很多佛教徒有点害怕,不敢站出来说话,一说地球是圆的,就害怕违背《俱舍论》。其实没什么不敢说的,两方面都可以承认,比如这个人在我面前是好人,但是对其他人来讲很不好,所以可以说他是好人也可以说他是坏人。在这个世界上,很多问题是相对的。如果你们真的有理由,通过科学方法可以说明《俱舍论》的说法不合理的话,我们可以约个时间随便聊一下;如果你没有任何教证、理证的话,没有必要去浪费时间。

大多数人对缘起空性没有理解,尤其像有部宗那样一直认为世界实有存在,所谓的空性法门在他们面前很难安立,但其他人应该能够接受这个理论。希望大家对佛教的宇宙观和现代科学的宇宙观一定要了解,哪些方面可以承认,哪些方面不承认。这个问题,在当前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