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课

 

思考题

1.《俱舍论》的冬至和夏至是怎么算的?藏地、汉地等地方的算法有何不同?

2.月亮为什么会出现盈亏的现象?

3.月亮的盈亏在《大乘阿毗达磨》和《涅槃经》、《时轮金刚》中有什么不同说法?请以比喻说明。

 

什么叫日回?太阳无论运行到南方或者北方,最后返回来的时间,就称之为日回。按照现在人们的算法,农历有农历新年的开始,因为今年有闰月,再过一个月,开持明法会的时候也是农历新年,也即所谓的神变月,这是佛经中有记载的。《俱舍论》和戒律的算法有点不相同,《俱舍论》中一年分三季。虽然在这个问题上有很多辩论,比如藏传佛教麦彭仁波切专门讲过新派的观点,也建立了自宗观点,以前明朗大师专门著有天文历算的论著,对这个问题分析得非常广。

藏传佛教中讲到十明,其中有个历算学。以前我学过一点点,但是学得不是很踏实,当时也是冬天,就像现在一样,特别冷。我们几个人每天没天黑的时候到一位堪布那里去学,也不在房子里面,有时候风吹得很厉害,反正学了一点,只是学得不是很好。现在拉萨和四川很多佛学院,可以通过历算写日历,如四川日历、拉萨日历,现在我们经常挂的是拉萨日历,这个比较可靠,他们在历算方面的经验比较丰富、准确,因为他们是根据《时轮金刚》专门推算的。以前学院也准备出日历,这里有些堪布在学问方面基本上没问题,只不过算法上跟拉萨算法差一天,或者日食、月食会差几个小时。

《经庄严论》中说:菩萨要获得圣果,必须通达十明或五明。麦彭仁波切专门有一个有关诗学的注释,开头就引用了《经庄严论》及佛经的教证,说必须精通五明。现在很多人修无常修得有点过分了:人生太短暂了!《俱舍论》不用学,因明、中观也不用学,好好念佛……结果三年已经过了,什么都没学好,你自己也没死,到时候很可能邪见蔓延了。所以希望在闻思修行方面不要太过分地观无常,反而在世间法方面一点也不观无常。有些人的确如此,一看到世间法根本不会说无常,一提到《俱舍论》等学问:比较难懂,干脆观无常吧!这时候用无常的宝剑砍《俱舍论》的这块肉,可能不是很好!

希望大家学习一下天文历算方面,学习的时候刻苦一点。现在有些人一提到考试就很伤心,不要伤心,这不是该伤心的时候,该伤心的是从无始以来无穷无尽的烦恼。有些人考试也不行,不考试也不行,考试的话怕得不到分数,得不到分数有什么?世间八法的念头太重了,我觉得得不到分数不要紧,没有及格也不要紧,从世间角度来讲或者佛法角度来讲,现在我作为堪布给你们讲课,但真正其他人出题,我来考试的话,可能也没把握及格。这也没什么,真正有本事的话,分数不一定障碍你的工作、前途和事业,在考试过程中应该有一个好乐心,不要一提起考试就唉声叹气:堪布讨厌得很,又提起考试,没有考试的堪布真是很慈悲的,我还是依止一位从来不考试、非常慈悲的人,这才是真正的善知识……。所谓的考试不一定准确体现出你的修行,但考试真的有一种压力,希望大家这次一定要考试。考试过程中不要退,这样没有必要,现在作好准备,在将近一个月中好好看书,打好一定的基础,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本论当中,前面已经讲了新年开始的问题。《俱舍论》和戒律的说法是不同的,《俱舍论自释》和《俱舍论大疏》的说法也不同,《俱舍论大疏》与这里的说法也稍有不同。总的来说,大家要抓住一个要点,也就是说,藏历和农历基本上一致,现在藏历的九月份,可以说是《俱舍论》的新年开始;另外,一般初一到三十号是一个月,但《俱舍论》和戒律,每个月十六号为月初,到下个月的十五号为一个月圆满。为什么这样算呢?他们认为:十五号月亮圆满,说明一个月已经圆满了,从十六开始月亮又开始亏损,因此这时算为初一。这个推算方法如果没有通达,一会儿说九月十六号,一会儿说十月九号,可能会有点模糊。

因此,九月十六号,可以说是新年第一天。前面颂词说“夏季第二月之末”,也就是夏天第二个月末的时候是夏至日回,冬天的日回则是冬季第四个月。所以,按照《俱舍论》的算法,藏历九月十六号既是冬天开始,也是新年的开始,即九月十六日到十月十五日,是冬天第一个月;十月十六日到十一月十五日,冬天第二个月;十一月十六日到十二月十五日,冬天第三个月;十二月十六日到一月十五日,冬天第四个月。冬天的第四个月,相当于现在开持明法会的一月份,这个时候已经开春。按照《俱舍论》的算法是这样的,但这是根据印度的推算方法来算的。因为世亲论师当时出生在印度,《俱舍论》根据印度的地理位置来算,并不是按照藏地来算的。

实际上,一年三百六十天,根据太阳运行轨迹的不同,整个地球或者须弥山,可以分为三百六十个地界,每天在不同的地方都有日回,比如今天在藏地某处日回,明天在藏地另一处是日回,再过几个月,在尼泊尔或者其他地方有日回。一般按照地理的算法,根据地球上的经纬线来算。所以,三百六十天当中有很多差别,大家首先要记住《俱舍论》的新年是九月份开始,戒律有点不同,《戒律根本律大疏》中讲得比较清楚。

戒律和《俱舍论》当中有关日回的问题比较难懂。总的来讲,戒律新年,是藏历十月十六号,《俱舍论》的新年是藏历九月十六号。按照《俱舍论》的观点,大概十六号的时候应该过年,此时学院还没有开极乐法会,戒律则是藏历十月十六号过年,还有莲花生大士的伏藏品中也有不同说法,与此处没有很大关系,不作广说。大家要知道,《俱舍论》是根据印度地理位置来分析的,不一定与藏地的地理位置相合。

现在的冬至,根据藏地时轮金刚来算也可以,不需要任何仪器,直接通过图画可以推算,依拉萨地方来算,十二月二十二号应该是冬至,这里可能有一点差别。上师如意宝对天文地理非常精通,以前他老人家专门写过有关历算的一本论著,这在藏地雪域非常难得,上师说“这是依靠传承上师的加持而得到的”,但是现在这本书已经失散了。上师如意宝在天文地理方面非常擅长,他老人家经常通过木块、太阳的影子来推算,每天在固定位置上插一根木杆,根据它的影子可以知道太阳何时返回。以前上师如意宝住在亚青的时候,通过观察发现,那里的日回与拉萨日历相差十三天,比如拉萨是十二月二十二日日回,但是上师根据亚青的地理位置观察,太阳在十三天当中不会往北边走,还会一直向南,十三天之后才会返回来。

对于这个问题,稍微聪明一点的人可能会明白,所谓的天文地理是佛教的一种特长,只不过我们研究得比较少,如果一心一意地学习,尤其《时轮金刚》和麦彭仁波切的著作,肯定会通达。我以前特别想翻译历算方面的经论,但是现在很多人对这方面不一定有兴趣,所以想在短暂人生中翻译一点窍诀书,而且翻译的话,我对这方面不是特别懂,学得比较少、时间比较短。任何一门学问,应该需要比较长一点的时间学习才会有一定成果。

对于新年开始的时间,有《俱舍论》、戒律、《时轮金刚》等不同说法,虽然这是佛陀依据众生的业力不同,所宣说的不同观点,但究竟来讲,这些说法与现代科学无有矛盾。在藏地,从始至今不依靠任何科学仪器,所出版的日历非常准确,对于日食、月食以及有没有干旱等全部都能推算出来。 一般来说,《时轮金刚》的推算方法是依靠一块木板,在木板上撒一些灰,一边擦一边算。很多西方科学家认为,藏传佛教不依靠任何科学仪器推算出日食、月食等,甚至比西元或其他历算方法还准确。因此,大家对这方面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研究和观察。在短暂的人生当中,不知道自己即生能否对历算做一些贡献,虽然没有把握,不过了知这些学问非常有必要。

新年开始的时间有许多说法,如莲花生大士伏藏、时轮金刚、《俱舍论》等。现在民间过新年的时间也不相同,比如今年过年,有些地方再过两个月以后,学院开持明法会的时候过年;炉霍那一带再过十五天过年……在藏地附近,我们经常问:“今年你们哪一个月过年?”现在比较普遍的,像汉地以农历为主,其他很多国家是公历一月一日过年。前段时间元旦的时候,有些人说:“这不是我们的新年,是西方人的新年。”所以,新年开端的时间有各种各样的说法。

在这里14,将藏历九月确定为八月,也即八月下旬是新年的开端。《俱舍论大疏》确定为藏历的八月十六日,这个说法与《自释》的说法好像也不相同,对于《俱舍论大疏》的说法,麦彭仁波切和明朗罗扎瓦根本不承认。因为夏季的最后一个月——室宿月15,在八月十五日以前已经圆满,这是他们的算法。大家都知道,一般从初一到三十是一个月,安居时也是如此,为什么从十六日开始安居呢?按照戒律的说法,十六日是一个月正式开始,到下月十五日圆满一个月。藏地一般是安居一个半月,结束时是三十号,而汉地或印度等地基本上是安居三个月,最后安居结束也是十六号。所以,戒律与《俱舍论》、时轮金刚以及民间的算法完全不相同。

八月十六日到九月十五即是九月。这个说法与麦彭仁波切有点不同,真正《俱舍论》的自宗是九月十六日新年开始。这里说八月十六到九月十五是九月份,因此,八月下旬与九月上旬合起来即冬季第一月开始,这是《俱舍论大疏》的说法,麦彭仁波切不太承认这种观点,按照《俱舍论》的观点应该九月十六号开始,九月下旬到十月上旬是冬季的第一个月。

五月下旬与六月上旬合起来即夏季第二月,它的下旬先过而上旬留在后面,因而称为末。颂词中说“夏季第二月之末”即夏至,在这个月也即六月的八日白天极长,达到十八顷刻,而晚上特别短,只有十二顷刻。

按照顷刻来算,白天最长达到十八顷刻,晚上最短时只有十二顷刻。尤其再过一段时间,持明法会以后,接近夏天的时候,晚上特别短,睡得比较少。因为晚上越长睡得越多,有这种关系,以前在藏地只要天黑了,就把牦牛放在院子里面,回来睡觉……反正天黑的时候睡,天亮的时候就起来。

接下来讲夏季日回,从九日起夜晚以二漏分16三秒而变长,白天以二漏分三秒而变短,十一月下旬与十二月上旬合起来称为冬季的第四月,在它的最后十二月八日,夜晚长达十八顷刻,白日极短只有十二顷刻。冬季日回,从九日起夜晚以二漏分三秒变短,白天则与之相反,以二漏分三秒变长。

那么,夏季日回在六月、冬季日回在十二月不是与此相违了吗?不相违,此论是相对印度而言的。

另外,按照有些智者的观点,将藏历九月当作十月,从它的十六日起至二月十六日之间是冬季,至六月十六日之间为春季,从六月十六日至十月十六日之间为夏季。这里的算法也与前面的算法不相同。

有些人说:所谓的“夏季第二月”,直接宣说了夏季昼夜相等的八月,间接说明了此后过六个月交界时,从最后月的上旬九日起夜晚将变得越来越短,白天则与之相反,变得越来越长。因此,这种确定新年开始与时季的方式与戒律也非常吻合。

对于这种说法,麦彭仁波切也不承认。为什么呢?麦彭仁波切说,没必要将戒律和俱舍的说法结合起来,二者宗派不同的缘故,并且与教证、理证相违。这里很明显在讲日回,也即夏至和冬至,并不是讲白昼与夜晚相等的时间,所以,不要将戒律和《俱舍论》的观点混为一谈。

那么,长短的量是多少呢?白天与夜晚长短是指一日中以须臾变长变短。须臾长短是一日的九百分之一,也叫做一须臾。按照时轮金刚的观点,一个正常人气息的入、住、出三者作为一,这样的二十四个时间为四分,四分之一为一须臾。白天与夜晚分别以一须臾的时间变长或变短,比如冬至过后,天亮得越来越早,晚上一须臾一须臾地开始变短……到时候三点钟起床享受佛法的甘露美味,这样最好不过了,也并不是我恨你们,不让睡觉,只是时间如是的无情,它没有一点慈悲心,你睡得再香也没有办法,应该将闹钟每天提前一须臾。

若想,如此作为长短的理由何在呢?太阳在南方于六个月期间运行时,越过五点半由旬加上十八分之一由旬的南赡部洲,即从海上运行快速,东西距离短,因而白天短,夜晚长。又由于太阳洒落海上,不照射洲,故而气候寒冷,运行南方完毕以后向北方移动时,则称为冬日回。现在的历算也是这样,冬天太阳到印度洋,靠近海边的时候,非常热。尤其像印度南方那一带,冬天特别热,原来上师如意宝去印度南方的时候,他们说最好夏天去,冬天热得要命。因此,太阳往北行的时候,不照射在洲上,气候非常寒冷。

六个月在北方运行时,越过大海,从南赡部洲上方行速缓慢,又由于东西距离长,因而白天长夜晚短。这个从窗户的影子可以推得出来,我比较喜欢晚上越来越长,因为晚上比较寂静,没有人打扰,应该看书。又因为阳光照到南赡部洲上,所以气候炎热,运行北方结束后向南方移动时称为夏季日回。

月亮为何有盈亏呢?十五那天的月亮特别圆满,三十却什么都看不见,这是为什么呢?有些大人吓唬小孩子时说:你一定要听话,不然你看月亮都被魔吃了。是不是这样呢?

科学和时轮金刚、《俱舍论》的说法有所不同,本论认为:当月亮与太阳最为趋近时,由于太阳光射到月亮上,自己的影子落到它的方向,从而将月亮全部遮住。比如灯离瓶子很近的时候,影子会全部被遮住。

以前黄念祖老居士说:现在的银河系里面有须弥山。这种说法可能不太合理,真正去观察银河系,到底须弥山在哪里?四大部洲怎么寻找?可能有点困难。虽然他老人家是物理学家,对天文地理很有研究,但这种说法恐怕与现量相违。佛教的修证境界中的显现,不一定在外境上全部示现出来,比如佛教有关精脉、血脉的说法,依靠现在医学的任何仪器根本看不出来。时轮金刚当中,有外时轮金刚、内时轮金刚、密时轮金刚,一旦讲到密时轮金刚,外面器世界的一切显现全部是众生的分别念,可以通过自身来观察,这种修法非常深。虽然老居士对佛教作出很大贡献,也可以算是一位科学家,不过有些时候,科学家也好,佛教徒也好,如果未通达佛教的本义,尤其对缘起空性的道理未能真正通达的话,很多事情可能会很矛盾。

因此,我认为《定解宝灯论》和中观、大圆满的学说非常重要,仅仅依靠有部宗的观点,很多问题根本无法解释,不要说社会问题,即使佛教的问题,有些也不好解释。

这里说太阳、月亮距离比较近,互相会被遮挡住,而月亮与太阳的距离越来越远,月亮也就会变得越来越明显,比如十五号的时候,太阳和月亮是最远的。

对于月亮的亏损,《大乘阿毗达磨》的说法有点不同,他认为太阳的影子反射到月亮水晶上,影子上的反射越来越近时月亮就会被遮住,因此只是由于影子的反射而被遮住了。《涅槃经》认为:并非月亮和太阳互相遮挡,月亮不现的时候是被须弥山挡住了。虽然有种种不同说法,其实是释迦牟尼佛针对众生根基不同而讲。真正意义来讲,按照时轮金刚的观点,根据图画完全可以推算出日食、月食,以及光、速度等。没必要非得说哪一个正确、哪一个不正确,全部都是正确的,只是观察角度不同而已,不过时轮金刚的观点与现在众生比较相应,众生也能够现量见到。这个问题比较重要。

因此月亮显现亏损,月亮与太阳的距离越来越远,月亮也就会变得越来越明显,达到最远时,月亮就会圆满显露出来。月亮的基底是澄清明亮的水晶,围墙由金子组成,当阳光照在围墙上时,围墙的影子便投到基水晶,于是见到月亮有盈亏,这一点通过在口朝上的曼茶盘边缘放一个酥油灯就可以明白。曼茶盘的旁边放一盏灯,灯与曼茶盘越来越近时,曼茶盘上的饰物反倒看不清楚,如果放得越远,曼茶盘的全景就可以清晰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