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课

 

思考题

1.《俱舍论》认为太阳、月亮之量为多少?由何构成?

2.闻距与由旬由现在单位如何计算?是多少?

3.按《俱舍论》观点怎样分三季?按藏历、农历、公历如何分?《俱舍论》的新年是什么时候开始?戒律有何不同说法?

4.《俱舍论》中冬至和夏至是什么时候开始?如何推算?

 

有关须弥山的观点,希望大家经常探讨、思维、研究,这个问题至关重要。当然对个别人来讲,《俱舍论》、《时轮金刚》等佛教的观点,可能一点也不懂,但是对佛教观点稍微了知一点的,对天文地理的知识了解比较多一点的,在这种人看来,佛教说的肯定是假的,因为须弥山哪里都找不到,不管是星球上、月球上、地球上,还有现在所谓的大西洋、太平洋等四大海洋当中,也找不到《俱舍论》所说的七大海洋……以前我翻阅有些资料的过程中,发现有些人站在佛教的角度,运用各种理由说七大海洋如何如何,特别想把佛教的七大海洋和世间所说的四大海洋融汇一体,但这是根本没办法的,因为它们的形状、运行等各方面都不相同。

希望大家对世尊所说的缘起空性,首先应该生起定解,对《定解宝灯论》有一定的理解,用六道众生见一碗水的比喻来讲非常好。不用说佛教观点,世间的有些观点,可能没有学过天文地理的话,对地球认识也会比较粗浅。昨天一个同学给我打电话,聊了很长时间的学生时代。他当时提起我们念师范学校时,教天文学的一位谢老师。有一次谢老师讲解地球在空中运行的过程,这位同学提出一个问题:地球既然在动,为什么感觉不到我天天在运动?谢老师马上不高兴了,说“你们这些人没名堂地提些什么问题”,一整天都没说话。这些事情我都已经忘了……。有时候,确实觉得天文地理的学说是一种奥秘,不要说佛教,即使从世间天文学角度来讲也是很神秘的,有些天文学家一生都在研究这个课题,但是真正想解开这个迷还是很困难。

所以,在回答佛教当中的任何问题时,并不是一言两语就能随随便便回答的,对于有些问题可以不回答,如果真正具足佛教的基础,为人也比较公正的话,通过很多语言说明也可以,而且这时需要广说,否则肯定说不清楚。比如须弥山和地球之间的关系,应该用佛教的不同观点给他解释,再加上佛教大乘空性和密宗时轮金刚等,通过很多论典的观点进行印证,这时候,如果他比较客观公正的话,应该能接受。现在科学可以说是一个突飞猛进的时代,在这个过程中,仅仅作为山里闭关的修行人来讲,这件事情不是很重要;如果经常接触现代的文学家、科学家等知识分子,对科学和佛教的理论一点都不了解,可能没有一定的说服力,很可能说不清楚。

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大家一定要分析,否则,佛教徒只是念一个“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可能解决不了问题,只有真正通达佛教的道理,才有能力和依据去说服其他人。只不过现在大部分人对佛法的了解太粗浅,这是我们的缺点,而佛法本身确实有非常可靠的依据和特长。以天文学的角度研究佛法,它有它的特长;用哲学来研究佛学,也有它的特长;从文学或者艺术角度来研究,也有它的特长。佛教可以说包罗万象,任何一个学生去研究,都能够领悟到她的真正精髓。因此,对佛法不但要生起信心,而且在自相续中要有一种不可摧毁的见解,这是至关重要的。

关于世界观的问题还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通达这一点,恐怕现在社会当中,有些人会对佛法产生怀疑、进行毁谤。因此,我们应该站出来给他们回答:佛教的所有道理,就像麦彭仁波切所说的,就像一斤大米里面包含了三两一样,现在科学的任何学说已经全部包含在佛教当中。佛教对于显现的和不能显现的法,全部说明得清清楚楚,科学只能通过仪器、感官等方式进行推测,之后才能得出结论,此二者截然不同。

 

戊二(善趣天界)分二:一、与地相连;二、与地不连。

己一(与地相连)分二:一、四大天王天;二、三十三天。

庚一(四大天王天)分二:一、依无量宫;二、依山。

辛一、依无量宫:

日月位于山王半,五十五十一由旬,

午夜日落与正午,以及日出为同时。

太阳、月亮位于须弥山的一半即四万由旬处,直径分别是五十一由旬和五十由旬。南赡部洲白天正午时,北俱卢洲应该是午夜,东胜身洲和西牛货洲则分别是日落和日出。

如果未通达众生业力不同的道理,可能会认为:像现在这里中午十二点钟,美国纽约应该是晚上十二点钟,如此一来,美国是不是已经成了北俱卢洲?这一点没必要去遮破。这里是按照《俱舍论》的学说,以须弥山为主来宣说的,在有些众生面前来讲如是显示,可以承认。而现在天文学如何承认,佛教徒也可以如是承认,佛经中不一定要宣说,因为众生的业感现象是各种各样的,不一定全部宣说,但是可以直接或间接从佛经中找出来。

有些人认为:以前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整个世界和须弥山的形状等就是这样的,因为众生的业力不同,后来地球才变成现在的圆形。这种说法肯定不合理。为什么呢?释迦牟尼佛出世转法轮,从时间来推算的话,应该是周朝时期,这是大众比较公认的,距离现在有两千五百年左右。从这段历史来看,整个世界虽然存在盛衰不定的变化,但对地球来说,并未出现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站在有部宗或唯物论的观点来讲,这种说法肯定说不过去。《宝积经》说:印度鹰鹫山由各种各样的珍宝组成。后来有些智者说:因为众生的福报太浅薄,才慢慢变成了土石。这种说法也说不过去,为什么呢?到底在哪个朝代中,由原来的珍宝山变成现在普通的山呢?这一点,在名言中通过名言史学说衡量的时候,根本找不到。但是有些地方,按照人们当时当地的传统、习惯,以及论典的诗学夸张手法,这种现象应该是有的。

正如嘎玛巴回答问题所说的一样,有些以论典观点为主,有些以民间传统为主,因此在理解论典的时候,应该用不同的理解方法。不要两部论典所讲不相合或者说法不同的时候,马上一取一舍,这种态度不符合科学也不符合逻辑,应该详细分析是很重要的。没有分析的话,现在很多人相续中不具备佛教和科学的知识,其他人提出问题的时候,随随便便用三言两语就开始下结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以前法王如意宝也讲过,如果没有以众生业力为前提进行观察,很多说法肯定会显得矛盾重重。就像有些人认为中国和美国相当于《俱舍论》所说的南赡部洲和北俱卢洲,这种说法没有必要去破斥,也没必要非要把佛教的须弥山和科学的地球合在一起。比如饿鬼亲自见到脓、人亲自见到水,在人面前说“这个肯定是脓”,怎么样说都是不可能的,因为人见到的就是水,他会说“我刚刚喝了一碗水,根本不是脓,是脓的话我肯定会吐的”;如果在饿鬼面前说“这是甘露”或者说“这是水”的话,也说不过去,因为它已经现量见到了脓。所以,在众生面前所显现的,包括佛教徒面前,地球是圆的可以依靠现量、比量等很多方面成立。

根登群佩说的的确很有道理,如果想证明地球不是圆的,其他人都会笑你的,不会给你回答,因为他已经现量见到了,其他人可能会认为你是不是精神有点问题……。所以,在观待世间的问题上,尤其有些年轻人,以后对佛法肯定会作出贡献,这个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现在世间人们的思想非常复杂,没有一点智慧和说服力,他们根本不会接受;如果有一点说服力,世间人的念头也很容易摧毁。所以,有智慧的时候,不要自己修阿罗汉的果位。一直住在寂静的地方也是很好,但有时候还是走出去,或者获得一定境界的时候,应该出去弘法利生,这个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很多知识分子、分别念比较重的大学生,这时候应该用佛教的逻辑观打破他们的分别念,这样还是可以给他们种下善根,这一点非常重要。

有一定境界的时候,弘法利生很重要。昨天慈诚罗珠堪布回来了,我说“你这次出去了一两个月,结果怎么样”,他说:“挺好的,我给他们讲课一个多月,也许他们不一定生起很大信心,但外面有些人从来没有听过佛法,从让他们发愿断杀生等很多方面,我自己充满信心,以后还要跑。”确实如此,真正得到一定境界的人,还是要有这种弘法利生的誓言非常重要。如果自相续没有成熟的人,到外面去弘法利生,结果你自己很可能堕落了,就像《札嘎山法》里面讲的一样,本来想要弘法利生,结果你已经落到了世间八法里面,自己也逃不出来。但是,在外缘不会摧毁自相续境界的时候,需要出去弘法利生,这时会遇到各种各样层次的人,在他们面前运用不同的方法来宣说释迦牟尼佛大慈大悲超胜的智慧,这是非常重要的。

有时候我想:在上师如意宝的加持下,在座很多人对佛法已经有很深入的理解,在当今世界当中,恐怕在其他地方很难寻觅。这不是自赞毁他,因为很多人多年以来对大乘、小乘、密乘的所有佛法,学习得比较透彻圆满,这并不是口头上说说,而是在相续中真正对佛教的见解和修行已经很坚固,对于每个人的一生来讲,这是非常重要的。很多人以后不一定有依止善知识的机会,或者万一学院不存在的时候,这些人心相续中的智慧还会跟随他一生,乃至生生世世,这个意义非常重大。因为钱财等身外之物,很快时间中就会消失,但是与自身伴随着的智慧,乃至生生世世都很有意义。所以,希望在佛教见解等方方面面扎下比较稳固的根,这一点非常重要。

本论当中有关日月星辰的说法,与现在科学的说法不太相同,不同的话也不用担心、害怕。有些对佛教不太了解的人,看到科学当中明确讲解了太阳、月亮相距多少公里等,觉得很疑惑。实际根本不用疑惑,就像前面所讲的比喻一样,这是非常可靠的,尤其有关宇宙观的学说,希望方便的时候发心人员整理出来,可能对大家会有一点点帮助。

日月二者位于何处呢?按照《俱舍论》的观点,日月从水界向上,在须弥山的一半即四万由旬处,围绕须弥山旋转。日月的量是多少呢?月亮的直径是五十由旬,太阳的直径为五十一由旬,它们的周长均是直径的三倍,厚度为五点五由旬加上十八分之一由旬。那么,它们是由什么物质构成的呢?月亮由水晶构成,具有清凉的作用,太阳由火晶构成,作用是发热,并对眼睛有害,其他方面二者均相同。观托嘎也是这样的,如果观太阳时间太久,会对眼睛有所损害,这时晚上一定要观月亮,月亮的清凉性对眼睛有利。在它们的上方是金子的围墙,下方有五彩斑斓的颜色、妙宅、花园、如意树以及各种鲜花。

现在科学讲到九大行星,美国宇宙飞船飞到月球上,准备看看在上面是否适合人类生存,很多人觉得这是非常稀有的一件事。实际上,如果真正接触到佛教缘起空性的教义,这些事情不是很稀有,但这一点,世人根本不承认。

有关星辰的量,《施设论》中云:“大星辰十八闻距,小星辰三闻距,多数为十闻距与十二闻距。”这与现代科学星球的说法有很多不同。所谓的闻距,大家都知道,它是衡量距离的一种单位。《智者入门》中有这样的口诀,五尺是一弓,五百弓是一闻距,八闻距是一由旬。用现在的尺寸来衡量,一由旬是二十六市里。《时轮金刚》当中讲到,二十四指算一肘,四肘算一弓,两千弓算一闻距,四闻距是一由旬。闻距是汉语,印度语叫做俱卢舍;由旬叫做逾缮那。《时轮金刚》对闻距和由旬的算法稍有不同,但麦彭仁波切《智者入门》和《俱舍论》的算法应该相同。

那么,太阳以怎样的方式照耀四洲呢?以北方午夜、东方日落、南方正午,西方日出同时的方式照耀。按照《俱舍论》的观点,太阳围须弥山旋转,南赡部洲正午的时候,北俱卢洲应该是晚上十二点,东胜身洲当时是日落,西牛货洲是日出,这四个时间同时。以此可推,西方午夜、北方日落、东方正午、南方日出同时;南赡部洲午夜、西牛货洲日落、北俱卢洲正午、东胜身洲日出是同时。这是就昼夜相等而言的,昼夜不等则不一定。通过天文历算来推算时,白天和晚上,同为十二小时是这样的。比如春天晚上较短、秋天晚上较长,这时肯定不是同时的。

下面讲到冬至和夏至,《俱舍论》里面叫做日回,也就是太阳回来了。一般来说,冬天的时候太阳向南方运行,夏天的太阳向北方运行,所以,太阳到了最南方要回来的时候叫做冬至。《俱舍论》牵涉到很多方面的内容,这里讲到的是天文学方面,也即一年十二个月,四季如何运算,本论有与农历、藏历完全不同的独特观点。

 

夏季第二月之末,自九日起夜晚长,

所有冬季四月中,变短白昼则相反。

昼夜长为一须臾,日行南北方之时,

因与日轮极趋近,自之影子彼现亏。

按照《俱舍论》的观点,只有夏季、冬季和春季,没有秋季,也就是三季。为什么没有秋季呢?印度地方认为,花开时处于夏天,花落时是冬天,可能印度的天气就是这样。藏地有时候九月份开始下雪,所以没有秋季也应该可以,夏天、春天比较明显,冬天比较长,差不多有七八个月,夏季一两个月,春季有三四个月,这里的四季不是很分明,但是汉地一般四季比较分明。

本论认为一年有三季,这里说夏季第二个月的月末,就是所谓的夏至。按照现在的算法,农历和藏历基本上一样,也是一年四季,元月一号是春天开始,春天三个月,夏天三个月,秋天三个月,冬天三个月,这样一来,夏天二月份,应该是指五月。但这里是《俱舍论》的观点,夏季二月份是指六月,也就是从六月八日是夏至,从六月九日开始,晚上的时间变长;所有冬季的四个月中,第四月也即十二月八日是冬至,从这时开始白昼变长,夜晚变短。除冬至和夏至以外,晚上或者白天都是以一须臾一须臾的时间逐渐变短或变长,比如过冬至以后,每天晚上以一须臾一须臾的时间开始变短,白天以一须臾一须臾开始增加。

所谓的须臾、顷刻、时间、秒等,都是《俱舍论》专有的时间单位,后面会介绍一下,与以前学的历算无有差别。作为佛教徒还是要明白这些名词,否则在佛经中出现的时候,大家可能会很迷惑。

那么,夏季、冬季日回在何时呢?世间人们经常说的冬至和夏至,与《俱舍论》的算法不相同,藏历和农历的算法比较相同。比如农历当中一年分二十四节气,如: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大小寒。每月两节日期定,最多相差一两天,上半年来六廿一,下半年是八廿三。春天六节气: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夏天、秋天、冬天也各有六节气。戒律当中一般承许一年有六季,其中新年的开始与《俱舍论》的算法相同,也即冬天的第一个月过年。有一次法王如意宝说:持明法会应该提前,因为《俱舍论》的过年早已经过完了,现在的过年不像《俱舍论》也不像农历。今年因为法王妹妹去世,不一定过年,但是会休息几天,因此准备了一点吃的……现在开持明法会都是藏历元月一日,农历和藏历比较相同,《俱舍论》不是这种算法。

对于时节的观点有许多,像时轮金刚、戒律、《俱舍论》,以及藏地麦彭仁波切、格鲁派克主杰等各大智者各种各样的说法,完全不相同。麦彭仁波切非常精通天文,我们去看他的著作,的确特别羡慕麦彭仁波切的智慧,他的作品中专门讲天文学的理论非常多,仅仅《时轮金刚大疏》大概就有七百多页。以前法王如意宝灌时轮金刚的时候,嘎巴堪布念过这部大疏的传承,真是特别多。有一年大家请求上师如意宝传《时轮金刚大疏》,一开始上师已经答应了,后来种种因缘还是没有传,因此我一直对时轮金刚有关宇宙的学说不太懂,偶尔翻一翻,对其中的很多名词很陌生,还是有点难懂,所以这一世不一定通达时轮金刚,现在只能祈祷以后有机会学习。按照麦彭仁波切的观点,《俱舍论》是按照印度传统来推算的,与现在藏历和农历有很大的出入。

虽然有很多不同的说法,但在本论此处,藏历九月、十月、十一月、十二月,共有四个月是冬季。学院每年九月开极乐法会,一直到十二月之间算冬季,这种算法还是很不错的,这四个月应该是冬天;藏历一月、二月、三月、四月是春季,五月、六月、七月、八月是夏季。其他大城市夏天的时间特别长,花开得早、谢得晚,不过我们这里还算好一点,石渠和靠近冈底斯山那边,夏天的时间更短。之前这里耍坝子的时候,我们去石渠,那边已经开始下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