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六品 观察作法

 

宣说方便幻化经,明曰主尊大菩萨,

示现调伏外道相。真实语者佛陀前,

猛光国王询问言:一切国王诸君主,

应当如何护众生?此经所说诸意义,

于此论中明宣说,诸君主当敬谛听!

所谓众生即五蕴,四生所摄诸有情,

五大所摄器世界。护众方法有二种:

各自业力而护持,君主保护诸众生。

初如北俱卢洲者,以及初劫之人众,

具足受用无贫穷,相互无争无损害;

贤劫之时人类众,孝敬父母行善法,

虽未安立诸国王,然靠各自业享乐。

除此二种护持外,称为君主护众生。

此又分为转轮王,大国王及一国主,

小国君王四种也。其中主尊金轮王,

人寿八万时出现,赐予诸众胜灌顶,

胜伏边境四大洲,自处十善法道中,

是故奉行诸正法,令他行善即法王。

彼具七种轮王宝:能胜诸方之轮宝,

胜骑稀有白象宝,殊胜嬉乐玉女宝,

照明资具胜珠宝,具足受用施主宝,

智勇双全大臣宝,顺利行程绀马宝。

诸转轮王所统辖,一切地方如何护?

既无外来侵略者,亦无与之抗衡者,

既无严重损害者,亦无兵害惩罚迫,

无三非理以正法,不堕偏袒平等护。

所有居于四大洲,大国小国之君主,

于转轮王前呈禀:请您纳受我财富,

遍满民众我国境,敬请轮王护吾等,

我等希望跟随您。随即恭敬作顶礼。

转轮王亦告诸王:各自统辖国土者,

依法治国止非法,切莫喜爱非法行,

平等护持诸眷属,汝等皆为吾随从。

除此之外诸国王,有因继承自种姓,

或以福力得王位,成为统治彼境主。

诸位国王依何法,护持国境诸众生?

除去转轮王之外,君王当依诸论典,

如理护持诸众生。如此而行何以故?

诸转轮王出世时,无有三种非理故。

何谓三种非理耶?极其喜欢十恶业,

此乃非法之贪心;于自财富不知足,

此乃非理大贪欲;依止颠倒邪论典,

即是所谓行邪法。如是彼时未曾有,

行三非理之众生。因为一切转轮王,

本身地位威望高,是故众生亦未有,

违其心意法令者。轮王所行无勤中,

相合众人心愿故,无需观待诸论典。

次后一切诸众生,具有非法贪等时,

具足智悲之佛陀,为利一切诸君主,

令知合理与非理,并且铭记心中故,

撰造君规教言论。何谓护持诸众生,

君规教言之论典?对治非理之贪心,

以及嗔心与痴心,即是无有贪嗔痴,

宣说自性三对治,彼等分类及功德。

三种对治之等起:乃是慈悲不放逸。

所谓不放逸为何?一切君主如是想:

受用无常如云飘,我亦终将会死亡,

恒时处于正念中,了知贪欲之过患,

并以希求出离心,享用一切诸受用,

严谨依法而治国。所谓大慈大悲心:

莫享非己之受用,非时不享自财富,

即使时间极适合,损害贫者不享用。

饥馑灾时救他人,制止盗匪抢劫之,

互相害时行饶益,赈济贫困无怙者,

于诸蛮横凶恶者,施以正当之制裁,

应当依此护众生。如何依靠诸惩罚,

制裁蛮横凶恶者?正当应时及具义,

适量慈悲共五种,君主以此行制裁。

第一正当之制裁:理应处罚狡诈者,

倘若惩治无辜者,将成极为颠倒处;

第二应时之制裁:如若君主具威力,

应据罪情来处治,否则将成为非时。

第三具义之制裁:当按初订条例行,

随心所欲违法规,将成不具意义也。

第四仅仅以批评,不能起到作用者,

虽然理应予制裁,亦莫断肢杀除根。

慈悲绑缚入牢狱,殴打恐吓作惩罚,

没收财产驱出境,应当合理来制裁。

倘若越此施暴力,则将成为粗暴行。

君主乃护众生故,如若屠杀野蛮人,

彼等多数以嗔心,死后堕入恶趣中,

久远生生世世中,亦将结上仇恨缘。

倘若断肢根残废,尔后不能得恢复,

此外绑缚殴打等,能恢复故可施行。

假设于诸野蛮者,未以慈悲心护持,

则护众生之事业,君主未曾圆满也。

第五何谓以慈悲,粗暴惩治野蛮众?

譬如父于蛮横儿,为制止其造罪业,

并非残酷杀害之,而是殴打呵责等。

无害心之调伏法,必定无有罪过也。

理应依法予制裁,蛮横之人有五种:

于彼君主作损害,彼此之间互残害,

不听君主之教言,依靠邪命过生活,

步入邪道之诸人,搅得世间不安宁。

首先谋害君主命,侮辱王妃毁财等,

予以讥讽不保密,造作此等损害者。

应据罪情予惩罚,呵责批评没收财,

绑缚驱逐出境等,如是今后无损害。

相互之间损害者,应施责骂恐吓害,

殴打关入监狱等,依此惩罚可阻止。

虽在自己所属境,不听君主吩咐者,

依靠威力制服之,莫将彼等逐出境。

因自未被驱出境,于君主生报恩心,

以恐吓令众人服,君主名扬获福德。

猎人屠夫娼妓等,不持戒律恒作恶,

于以邪命过活者,威严厉声告诫说:

今后切莫如此行,否则必受此制裁,

应当如此遮罪行。诸如持执非理见,

失毁戒律邪命活,一切步入邪道者,

想方设法令改过。于诸破戒邪命活,

丧失威仪邪见者,僧众协商欲摈除,

即使各自已承诺,若时无法摈除彼,

君主善加观察后,应当支持僧众方。

倘若双方之僧众,争论出现毁戒等,

君主如若知佛法,则应自行而解决。

抑或召集本境内,沙门以及婆罗门,

精通佛法高尚士,平息彼等之争论。

尔时君主应支持,合情合理之一方;

当以恐吓逐出等,阻止对方入歧途。

行法君主国境中,父母老时不孝敬,

不施亲友奴仆等,合理饮食与财物,

指使做事极辛苦,此等野蛮者属于,

五种不驯善何种?于彼饶益自己者,

不予合理之布施,所有财产自享用,

乃为大邪命之故,属于邪命不驯善。

出言不逊恶语伤,乞食沙门婆罗门,

邀请做客后断食,违法供斋殴打等,

不敬理应承侍处,此等即是大邪道,

是故诸如此类者,属于步入邪道也。

当知以此为范例,非理邪命邪道者,

彼等皆可包括于,后二不驯善之中。

任何国境区域内,步入歧途者若多,

天众应时不降雨,成为饥馑荒凉地。

非天散发瘟疫等,遭受种种之危害,

寿减财损健康衰,是故止彼国境善。

假设一切诸君主,成为野蛮凶残者,

谁人于彼作惩罚?君主本人惩罚己。

如何惩治自己耶?自若放逸无悲心,

则以智慧观察后,思维恶名恶趣畏。

行法君主一切时,应向自己国境中,

被人誉为高尚士,精明沙门婆罗门,

具有知识之学者,请教何善何不善,

如何而行成善妙?如何而行成罪恶?

赐予说法之时机。彼等亦应于君主,

宣讲古代贤善理,若待允许以和言,

指出彼王诸过失。如此依外善知识,

内在己之智慧力,杜绝自己蛮横行。

奉行佛法之君主,保护器世有情法:

当以不焚不毁等,如理如法而护持。

即使君主发怒时,毁诸嗔恨之外境,

焚烧大小之城邑,毁池坏境伐果树,

破坏庄稼毁佛塔,摧毁一切游览地,

修行圣处风景区,优美环境亦非理。

彼诸实物嗔恨境,他众赖以生存处,

彼等并未造罪恶,此外家宅等之处,

住有天神旁生众,毁灭诸多无辜者,

令其不喜或遭殃。若未毁坏诸外境,

护持外境器世界,所摄一切诸众生,

如是保护众有情,尽善尽美行利益。

应当如何来保护,住于国境之天众?

若未损毁诸方处,并且布施食子等,

则已保护诸众生,杜绝一切蛮横者,

无有一切诸罪过,后世增长诸福德。

为成众生各自利,君主如理护有情,

彼国境中诸财物,非属国王一人有。

有财却不向君主,交付合理之税收,

纵然非是不与取,亦成吝啬之罪业。

有财不付合理税,即使君主强暴取,

亦如受薪之比喻,不会成为不与取。

强行收取贫者税,分为有罪与无罪,

为止赌徒娼妓等,挥霍非法之受用,

如是收取成二利,说此即为无罪过。

何人财遭火焚等,损耗之时尚收税,

于彼走投无路众,不加保护成罪业。

具有悲心不放逸,君主具足何条件,

方可被人共称为,一切圆满之法王?

一切福泽皆圆满,眷属调顺智慧胜,

精进恭敬通事理,柔和明晓世间行。

能够忍受诸不幸,受持佛法不颠倒,

具此十种条件者,称为圆满之法王。

以其本身福德力,国境臣等一切人,

健康无害具乐财,称为福泽圆满也。

具有贤善之眷属,君主无勤享安乐,

不失国王之地位,赞其眷属调顺也。

不依他人之君主,了知以法护众理,

及诸善巧方便行,即是智慧圆满也。

于自所作任何事,如理精进之君主,

敌不能害欢喜住,财增宝藏皆圆满。

恭敬佛法之君主,从不失毁诸福德,

杜绝一切蛮横故,即是如法而行持。

精通事理之君主,做事持久不失败,

时时观察所做事,一切心愿速实现。

相续柔和之君主,无论住于任何处,

彼境众人可依赖,一切众生皆云集。

所谓明晓世间行,了知合理与非理,

任何时候亦不会,断绝僧众之受用。

堪忍不幸之君主,毫不畏惧诸痛苦,

国中一切重要事,皆能圆满而成办。

自己能够安住于,趋入胜果之道中,

恒时不离善知识,即不颠倒持正法。

假设圆满行佛法,彼君主之国境内,

发生战争冲突时,应当如何郑重行?

最初中间最终时,当以三种巧方便,

不离佛法之规则,保护自己之国境。

何为三种巧方便?最初自己或臣等,

当依友爱作调解,或行饶益指责等,

种种善巧方便法,阻止无必要战争。

依此若无法化解,中间之时诸法王,

当作三种思维后,回击不可避免战。

第一自言法王我:诸众今受此灾难,

我应制止诸敌害,如是发心护众生。

第二考虑可制胜,侵略之敌诸战策。

第三慎重而思维,保护诸众之生命,

向自四军队下令:排兵布阵来应战。

最后自己军队中,一切下等勇士众,

应排在前当先锋,中等勇士列其后,

当将一切骑兵众,于此二者后派出。

一切上等英雄众,君主同行之军兵,

住于彼后则安全,一切步兵亦掩护,

诸军顺遂得胜利。如此善巧布阵列,

诸军敬畏彼君主,并以感恩图报心,

不能当面令不喜。后方军具威风故,

依彼进攻对方敌,尽力反击莫后退,

战略得当方便巧,天众相助得胜利。

如是依靠巧方便,排兵布阵之君主,

虽使对方兵死伤,然其罪过极轻微,

亦不一定受果报。若谓如此为何故?

因彼依靠大悲心,光兵而与敌方战。

君主为护诸众生,子妻家族之利益,

舍弃自己及受用,以此所作为基础,

所具福德更增长。奉行佛法国境中,

不由自主起战争,国王应当如是行。

一切君主恒时中,应当如何作观想?

此即依靠八种想:先于所属诸众生,

生起自己亲子想,犹如父亲教化子,

即使杜绝蛮横者,不舍悲心第一想。

于诸蛮横不驯者,生起染病患者想,

不作损害不嗔怒,断除其过第二想。

于诸痛苦之众生,生起慈悲之想后,

断除损害尽己力,行饶益事第三想。

于诸具足乐财众,应当生起欢喜想,

毫无贪心嫉妒心,欣然随喜第四想。

敌众虽然加害我,彼无自由嗔恨等,

以过患因造罪业,断惑爱敌第五想。

爱护知心密友想,以前如何友爱者,

后亦慈爱情稳固,慈爱诸众第六想。

于彼一切诸受用,当起犹如妙药想,

不以贪欲邪享用,不贪而享第七想。

于己生起无我想,寻求法义依法师,

精勤听闻佛法后,如法行持第八想。

具足此等八种想,奉行佛法之君主,

依靠他人之供养,亦使宝库渐增长。

其他非法诸君主,依靠谄诳狡诈法,

亦比不上其一分。如是具足八想者,

天众及时降雨水,庄稼丰收无饥荒,

不会失毁诸受用,无有凶猛野兽等,

威胁不幸之逼迫。加害君主诸怨敌,

自然而然无勤中,亦为自罪所毁灭,

尔后无有怨敌也。如是依法护众生,

君主于此世间界,无论何人皆成善,

无有任何罪恶业,后世转生善趣中,

生于天界成天子,生生世世皆安乐,

诸君主当如是行。

 

君规教言论第六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