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六品 观察性情

 

设若何人当长官,难以了知自过失,

如眼能见诸余法,观察自体需镜子。

仅有一方智慧者,亦难精通一切事,

极为敏锐之眼睛,亦是不能见声音。

有时实话成过失,歪曲之语成功德,

笔直道中亦遭难,右旋海螺成吉祥。

若无福分光有学,学问即将毁自己,

犹如蚌壳有珍珠,因此彼者送性命。

过分亲近有学者,多半亦会生厌烦,

如同甘蔗极甜美,若常食用则厌弃。

性情尽管善良者,若常折磨亦生嗔,

犹如檀香本清凉,若常摩擦亦燃烧。

天下国王虽众多,依法护国极少数,

天上神仙虽众多,无如光明日月轮。

何人能作害人事,彼者亦有利人力,

如能折砍人头王,彼王亦能施国政。

具慧正直之大臣,能成君民诸事业,

如同巧者射直箭,瞄准何处皆中鹄。

若王何人不理睬,全知亦无人尊敬,

如同离开命根时,尸体再妙有谁取?

倘若众人一齐心,弱者亦能成大事,

如蚂蚁曾聚成群,最后弑杀幼狮也。

胆怯不肯勤奋者,虽有强力亦衰败,

犹如大象力虽大,牧童役彼使作仆。

充满自信精进者,强者亦能被胜伏,

海螺躯体虽渺小,而能啖食摩羯鱼。

大者无须自傲慢,劣者傲慢有何用?

真宝不用语夸赞,假宝再夸亦谁买?

圣者财富能长久,劣者发财速衰失,

太阳时常放光芒,月过望日便薄蚀。

国王过越赞地位,则彼最后将毁灭,

如同鸡蛋扔高空,最后必定摔粉碎。

世上多半士夫众,常受同类所损害,

如同阳光普照时,星宿皆成无踪影。

若利敌人亦接近,若害亲人亦远离,

海宝虽远亦购买,腹疼虽近亦治疗。

内有稍微财富时,便外露出傲慢相,

如同饱含雨水时,浓云飘动雷声响。

具足诸德者极少,无有微德者亦少,

德过混为一起时,智者依止多德者。

最初尚未了解时,无法肯定敌或友,

食不消化变为毒,认清毒亦变良药。

何处有缘彼兴盛,若无业缘彼衰退,

野鸭屋中不肯住,从湖驱彼亦返回。

智者花钱求学问,愚者虽学亦舍弃,

众人生病即服药,有人亦会自杀也。

诸有自由即安乐,诸无自由即痛苦,

共同即是争论根,誓愿即是束缚因。

即使内具诸学问,装束褴褛受人欺,

如同蝙蝠有本事,无羽之故被鸟弃。

非应之处若正直,往往毁他亦毁己,

如同直箭毁他人,或者毁坏自己也。

雨水江河入大海,智者方有智慧心,

国王能集财眷民,温湿之处长丛林。

夏天泉水燃草火,云间太阳十五月,

愚者学问恶劣友,需时不定能用上。

愚者少说极为佳,国王深居极为妙,

魔术偶尔观为奇,珍宝罕见亦为贵。

倘若过分慈爱者,亦会变成仇恨因,

世人众多之纠纷,亦从相属而产生。

即使激烈之争论,亦会变成友爱因,

常见争论之结局,多以和解而告终。

悭吝富人之财物,嫉妒心重之友伴,

卑劣恶人之理智,彼等不会令人喜。

贪者得财即欢喜,慢者夸奖即欢喜,

愚者同行即欢喜,正士讲实即欢喜。

卑劣恶人之学问,胆怯士夫之理智,

横暴长官之恩惠,彼等难以利他人。

有财人语皆入耳,无财讲实亦不闻,

如同产自玛拉雅,即使朽木亦贵重。

多语即是过患因,少语即是除过根,

解语鹦鹉进笼中,喑哑飞禽均自由。

何人若于怨敌前,经常无欺而饶益,

则敌亦会如是敬,此乃诸法之规律。

弱者发怒有何用?强者为何起嗔恚?

是故为办事务时,若生嗔恨即自焚。

有施敌人亦自聚,无施亲人亦远离,

犹如母牛尽乳时,虽持牛犊亦离开。

即使精通某些事,不定了知余一切,

如鹅虽能辨水乳,仍自身影为食物。

主人经常爱护人,则彼易得自眷仆,

如于莲花盛开湖,水鸭亦会自然聚。

富人广施自享受,学者温雅又善良,

大者爱护卑劣众,此三利他亦益己。

若依福德成诸事,如同阳光不依余,

若依精勤成事业,如同灯光仍依余。

倘若依止高尚士,劣者亦会得高位,

如同藤蔓依大树,一直盘绕于树顶。

有学之士虽有过,爱学之人尚依止,

如同雨水虽害屋,世间之人令生喜。

若无学问凭装束,智者不能生欢喜,

如同骏马不奔驰,虽美亦为无价值。

愚者当中富翁多,猛兽群中有英雄,

世上学者正士中,能出格言极罕见。

何人具有何本领,彼人亦闻彼声誉,

学者能闻智者名,英雄能闻英勇名。

诸大能人行供时,劣者对此会轻蔑,

如同自在天顶饰,却被非天所食也。

书卷当中之学问,尚未修成之密咒,

健忘者之学处等,需用之时常诱人。

纵有智慧具财富,懒汉难以得高位,

如耳虽是先长出,岂能高超角顶矣?

猪狗香味有何用?盲人灯火有何用?

停食者食有何用?愚者正法有何用?

深慧学者纯黄金,沙场英雄胜骏马,

善巧医师妙饰品,赴于何处受欢迎。

若有智慧精进者,则彼怎不成诸事?

如班图子曾消灭,十二兵队俱卢族。

所有儿孙之行为,皆为跟随前祖辈,

如小杜鹃随鹞子,此乃即是少见也。

山岳河水大象马,树木光耀珍宝石,

男汉以及妇女等,虽是同类异胜劣。

有福之人说一句,弱者对此亦难当,

如同果札王一言,加措国王被束缚。

虽勤承办一切事,真得成功靠福分,

犹如商人入海中,未得之宝在王库。

愚者爱憎易推知,智者爱憎却相反,

老狗微笑知彼欣,阎王微笑即杀众。

最胜财物即施舍,最胜安乐心舒畅,

最胜装饰闻正法,最胜之友诚实者。

谁人不为财所苦?谁人永时住安闲?

一切安乐及痛苦,如同冬夏而循环。

弱者仅提强者名,他人亦会守护彼,

如人唯说指鬘名,众多邪魔保护之。

众生谁与谁相属,皆由前世业所感,

犹如鹰鹫背旱獭,水獭供养鸱鸮矣。

若欲积累受用者,增时发施最殊胜,

若欲河水引进塘,放水养池是良方。

 

格言宝藏论第六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