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九品 稳重精进

 

犹如浩瀚之海洋,无有增长与减少。

如是贤明诸君主,何时亦不违二规。

父辈祖辈之传统,属于新旧何宗派,

主要受持彼一门,若变他宗增不幸。

拥有地位之臣等,自始至终若能够,

奉行家族善习俗,不违先例极善妙。

布施及与国政规,应依历代之风范,

前所未有非理事,若增上即毁灭相。

何者违越自规范,于谁亦非为善妙,

尤其国王诸君主,不越法规胜功德。

浊世恶劣之众人,动辄欢喜动辄忧,

时傲时卑柔暴等,行为日日多变化。

最初之时易相处,久而久之不可靠,

令人生起厌烦者,称为不稳重恶友。

首先难以融洽处,诚心交往将成为,

莫逆之交情稳固,称为稳重之善友。

稍逢顺缘生喜慢,稍遇逆境心躁怯,

如秤杆般恶劣者,即是卑鄙之徒也。

于诸合理与非理,一切事及话语等,

事先表态如猕猴,即是无有主见者。

多数柔粗赞毁语,好似谷声瞬间逝,

然如噪音所惊犬,浅慧枉然为其扰。

快乐痛苦不定故,轮回显现如梦境,

虽富亦莫生傲慢,纵衰亦莫起畏心。

一切忘恩负义者,即为人中最劣辈,

知恩图报之诸人,护法神亦恒守护。

于诸微小饶益者,虽可任其表心意,

然如蹄迹中之水,君主切莫轻易喜。

犹如海上之船筏,卑劣之徒易转变,

稳如山王之君主,于此世间最殊胜。

恰似年迈之老者,观看孩童之游戏,

于诸愚者之行为,君主莫生喜怒心。

一切实语高尚士,承诺之事纵微小,

亦不反悔况大事,及已盟誓之诸事。

语言行为无可靠,谁亦不会恭敬彼,

出言具义者之语,众人皆不会违越。

倘若誓言稳如山,成办自己诸所需,

成为众生依赖处,发威天人亦生畏。

情绪不稳之君主,法政皆不会究竟,

所作繁多成功少,许诺广大结果小。

心稳固者做何事,持之以恒勤努力,

如积水滴成大海,最终成就广大果。

于诸心绪不稳者,如若付与少功德,

犹如石上冰片味,不会久存即消失。

想法种种之人士,不能何语皆跟随,

自己善加观察后,应理之义莫违背。

无有心力如水泡,二规何者亦不成,

当如金刚不可破,顺利成诸合理事。

如大地中不动摇,金刚铁围须弥山,

君主稳重不越规,地上诸士中最胜。

不为恶友波涛动,不随分别骤风飘,

较此稳固之山王,无心之峰更殊胜。

何者具有稳固心,毅力坚定勤不散,

于己所作任何事,亦永勿生怯弱心。

倘若不舍所做事,大事亦可逐渐成,

磐石虽难以动摇,渐次能移至山顶。

愚者所许诺之事,最初紧张最终松,

智者心中筹划事,最初松弛最终紧。

圣者首先难承诺,一旦承诺则彼事,

犹如石上刻图案,死亦不会有改变。

倘若具有大精进,山之顶巅亦不高,

大海深处亦变浅,具足如此精进者,

天人尚生畏惧心,何况说是人间士?

犹如商主名大施,精勤舀尽大海水。

一切具有精进者,应当依止善知识,

勤学诸多经论典,以闻获得智慧眼。

于诸合理应理事,关系重大之道理,

依狮子式无恐惧,当行应作之事业。

依止劣者毁众人,依止中者平庸住,

依止胜众成正士,故当依止胜主尊。

功德皆具极罕见,功德皆无亦鲜少,

依止功德为主者,当舍过患取功德。

如瓶仅装一半水,置于头顶不稳定,

孤陋寡闻傲慢高,多数极其难承侍。

卑者乃至贫困间,心地善良本性贤,

一旦获得名利时,立即现出高傲相。

虽然年幼却敬老,虽为智者无我慢,

虽具威望却柔和,地位愈高愈无慢。

若依具有威力者,谁人不会得高位,

犹如连接花鬘线,能够系于人头顶。

倘若依止诸正士,自相续将具功德,

如与果德巴同在,石头亦可成黄金。

花鬘于驴有何用?美食于猪有何用?

光于盲或歌于聋,法于愚者有何用?

佛说如若不恭敬,仅赐一句法上师,

百世连续转为狗,复转生于劣种中。

年轻之时学知识,冬季之时饲养牛,

春天之时耕田地,此三成熟果之因。

蚁穴蜂蜜上弦月,学习知识之智慧,

国王以及乞丐财,依次逐渐得增长。

应当勤奋求功德,显露傲相有何用?

无有功德傲慢者,只会贬低自己也。

无义安逸散乱者,岂能生起大功德,

是故求学功德时,当不顾及一切苦。

殊胜经论与明处,未曾听闻不了知,

依于闻诸取舍理,睁开智慧之明眸。

未依智者阿阇黎,则彼所学诸知识,

犹如猖妇之儿子,不具清净之来源。

依止高贵种族者,智者以及殊胜士,

抑或以其为根据,亦可赢得他人敬。

设使学问至究竟,虽知一论亦如日,

若具怀疑学多论,亦如星宿终散失,

一心专注所闻义,通过理证作分析,

若未获得思定解,多数闻诵如鹦鹉。

无察合理非理慧,不求听闻福德义,

仅以交媾饱度日,彼与畜生有何别?

即使老态龙钟矣,亦勤求学闻思慧,

依此熏染彼相续,来世将成为智者。

置于书中之学问,未经修持之密咒,

未曾保管诸资具,需要之时难应急。

君主恒时当策励,自己现后世善资,

以及庶民诸利益,莫以懈怠而推迟。

倘若无有精进心,纵为小事亦难成,

若具精进诸功德,如同握于手掌中。

自己即为自怙主,其他谁能成依怙,

是故了知利己者,当备精勤取功德。

若欲隔离怨敌者,自己当具诸功德,

依靠嗔心与粗语,不能调他反害己。

胜士衰败困苦时,毅力更强智愈高,

黑暗笼罩越沉重,灯盏愈加放光芒。

何者嗔怒无畏惧,纵然欢喜亦无利,

无有制伏摄受力,此人喜怒有何用?

于饶益者不报恩,于损害者不报仇,

犹如路旁之假人,无能力者众人辱。

于具胜慧诸菩萨,虽做小事报大恩,

纵常加害无忿恼,宛如大地安然住,

然未获得彼智前,了知他人之利害,

具有制伏摄受力,此人赢得众人敬。

发怒能够断人头,欢喜亦能施国政,

若不具足此大力,共称君主无意义。

不能承担之事情,他人唆使亦莫为,

他人虽说善善哉,谁会跳入烈火中?

若知善巧方便法,纵难亦能成办事,

他人阻止亦莫退,如同智者取珍宝。

如从毒蛇顶取宝,即使区区之小事,

亦当谨慎而办理,何时切莫草率行。

如麻风患者触火,即将导致诸灾难,

一切危险之事情,具慧智者不应作。

犹如进餐适宜者,依靠食物无疾病,

认真细致观察后,所作所为过患少。

贪执微小利益者,不会获得大安乐,

故当尽力发大心,争取获得大功德。

若修天尊亦成就,若毁岩石亦粉碎,

故当恒时倍精进,切莫生起怯弱心。

如若长期而串习,则无难以成办事,

鹰喜尸林鹅喜海,皆为串习所导致。

恒食血肉威猛狮,每年一次不净行,

干吞微尘诸驴子,恒时放逸行交媾。

如离贪者厌欲望,众生皆随自心转,

自心亦随串习转,故调自心求悉地。

众生悉随业力转,是故多数无自由,

业力亦由心安立,故当精勤调自心。

自言自语当思维:于此地上人世间,

痛苦安乐无偏堕,成办世间出世间,

任何事皆依自己,故莫依赖于他人,

独我之事应究竟,此士堪为人中狮。

火借风势更盛燃,能焚茂密之森林,

具有方便精进者,胜伏不和敌对方。

依善法梯趋善趣,拥有如海财福德,

三界众生集为客,亦如掌握于手中。

 

君规教言论第九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