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九品 观察佛法

 

众生怙主在世时,若人礼拜外道师,

则如具八支河岸,又复欲掘盐水井。

无论一切任何事,若人习惯无微难,

如同学习工巧明,修学佛法亦不难。

何人稍财能知足,彼者财富用不尽,

若无知足求财者,恒临痛苦如雨水。

佛说何者施舍财,彼人需时可收取,

所积之财如蜂蜜,终将被他人享用。

此世虽然放债务,亦不一定偿清债,

若与乞丐布施者,无勤定得百倍物。

悭者不会成富裕,施者不会成贫困,

似成啬者不喜财,施者似为贪图财。

若施恐怕变穷故,悭者不愿放布施,

若啬必定变穷故,智者有财即布施。

屯集之物不增上,商者处处设货摊,

如是积财不成富,智者十方放施财。

广闻博学之士云:虽具千百万宝藏,

谁亦不愿布施者,此乃世间之贫者。

愚者顾虑失后代,所得微财亦积累,

智者为兴自后代,如同贿赂而发施。

思为后代得福贵,抛售己身遗予子,

劣子反而抗父母,耗尽诸财游如犬。

父母极为慈爱子,子女并非如是待,

父母竭力养子女,一旦衰老受子辱。

积财悭吝之富者,积财乐施之富者,

此二自己及后代,来世将有明差别。

漂泊轮回诸众生,昼夜拼命求财富,

知足之士虽得财,亦如菩萨施他众。

施舍一切圆施度,若起嗔恚增安忍,

人足亦可随喜故,布施修法之根本。

此身虽为苦海器,是故如同怨恨敌,

智者若知役使法,则成一切福德因。

虽身刹那即消失,善业亦能传百世,

如同风扬檀香味,传送虽远令人喜。

今世长期共享乐,一旦辞别极痛苦,

终无自由而死亡,若执恒常真毁己。

亲友皆围自身旁,低声吐语失目光,

不知死后归何处,此时无善者可怜。

三种恶趣之诸病,未到之际当治之,

否则如同遭霹雳,骤落自顶无可奈。

明知离别诸亲友,亦知必定会死亡,

仍旧安然入眠者,究竟吾心有何魔。

何者虽不能精进,亦不应该堕恶趣,

勇者虽不能杀敌,怎会杀害自方矣?

学者为得恒久乐,暂苦亦应求学问,

如同刺灸法疗治,此乃巧医之论典。

若他一切圆满时,自心生起不忍耐,

则摧自己之福根,实为嫉自又毁己。

若欲灭除诸害敌,则汝应除自嗔恨,

是因无始轮回中,嗔恚害吾无穷尽。

若欲灭尽一切敌,彼等怎能会杀尽,

若能灭除自嗔敌,则能同时灭诸敌。

若嗔高强鲁莽者,则将自己遭祸害,

对于正士和蔼者,有何必要起嗔恚?

同根所生之禾草,被风吹送于十方,

如是俱生之众生,以业所牵各自分。

昔不相识今互爱,次后彼又各自行,

此人与吾密切故,死后亦生巨痛苦。

若欲专为私利者,彼者先应利他人,

专以私利为重者,彼人不会成自利。

何人利他为重者,倒如狡者为私利,

一切利己为重者,倒如利他真诚者。

智者虽为利今生,亦应修法方得乐,

当视正士与盗贼,彼二圆满有大异。

诸人寿短其一半,夜间入眠如死亡,

又遭病老等众苦,余半亦无享乐际。

众人若能真现见,跟随自身之死主,

则为余事何堪言,甚至食念亦无有。

无论汝事圆满否,死主绝不让汝停,

设若尚有应做事,则应今起精进行。

吾今诸事尚未满,恳请暂时等一日,

如是涕泣复哀求,死主怎能改其时。

舍弃散乱即为妙,不能舍此依善友,

喂养毒蛇不应理,若养便需勤诵咒。

设若自心散乱者,彼无修法之良机,

若人寂静而安住,彼心即可得堪能。

精通一切所缘义,并以禅定调自心,

勤学圣者之教言,此乃一切功德基。

愚者学习执为耻,智者不学执为耻,

是故智者再衰老,亦为来世学知识。

愚者因无智慧故,彼等不愿求学问,

若善观察无智故,愚者更应勤求学。

是因前世未求学,今见终身成愚者,

因恐后世成愚昧,今生再难亦勤闻。

浅学寡闻愚者云:修习不需广闻法。

若无闻法仅修习,再勤亦成旁生因。

无欺因果循环律,此乃遍知之特征,

若无求学亦成佛,则彼因果何能真?

若无闻受仅修习,暂时修成亦速尽,

犹如金银虽炼熔,一旦离火即变硬。

纯依智力细观察,能断过根即修习,

否则久修反照旧,如涤身垢复沾身。

殊胜因缘未具时,虽证无我难成佛,

未修殊胜方便者,虽见谛亦非罗汉。

是故证悟诸法已,自心安住三摩定,

断除过失习气俱,彼者方成正等觉。

何人若无胜智慧,论典虽妙有谁学?

镶宝金饰虽美妙,牦牛对此何理睬?

智者如若已精通,一切格言之真理,

然而彼义不奉行,则知论文亦何用?

自己所需诸论典,每日之中记一句,

如同蜂蜜及蚁窝,不久即将成智者。

若愿行持诸善事,务必敬闻佛教言,

一切诸时能忍耐,纵遇命难亦行法。

若能依据经教义,精进修行依对治,

智者从不说妄语,彼德此后会明知。

过去行此亦兴盛,如今行此亦复然,

若学殊胜此格言,未来亦会得圆满。

智者自己虽了知,亦会恭学智者论,

如同珍宝虽贵重,未销之前价极微。

树木纵使极众多,生长檀香林极少,

如是学者虽众多,能说格言学者少。

骏马行道知胜劣,金银冶炼知纯浊,

大象战场知勇懦,学者著论知学问。

若欲一切世间众,皆以自己当正量,

则当推究此善论,对症下药勤修行。

若知一切世间事,彼能修成诸正法,

是故行持正法者,乃是菩萨之善规。

耆婆良医以巧法,以药为食治重疾,

吾以随顺世间理,宣说殊胜此正法。

生自广阔海岛上,智慧龙王所摄持,

具德格言珍宝藏,为满学者之慧库,

为满智者之渴望,释迦比丘吉祥贤,

根嘎嘉村善观察,为明诸世著此论。

此中所生无垢善,犹如极明皎月光,

遣除诸众之意暗,愿盛智者之慧莲。

学习一切诸所知,为得一切智智位,

是故吾造此论典,亦是为得圆佛果。

 

此《格言宝藏论》是由中印度菩提迦耶(金刚座)向南一百由旬雪域圣境,本住后藏拉多卓巴萨迦寺,曾受文殊菩萨之加持慧光,顿开智慧之花蕊故,广闻多学并现证精通声明、因明、修辞、辞藻、饰词及如来之众多经典教义,是故真实获得通达圣教理证与窍诀之要,并对讲辩著等具有崇高之辩才者,说理论师释迦比丘根嘎嘉村吉祥贤学尊,于具德萨迦寺撰著圆满!

 

译于成都国际大都会香港花园

一九九六年元月一日

愿增上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