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课

 

下面继续讲《大圆满心性休息》。前面已经次第讲了人身难得、寿命无常,现在讲轮回痛苦。实际上,这些科判之间有逐层递进的关系:人身非常难得(暇满难得),但它确是无常的(寿命无常),并且人死之后还存在三界六道的轮回与流转(轮回痛苦),流转之因就是业因果(业因果),业因果的道理要依靠善知识来开示指导(依止善知识),最终从轮回中获得解脱还要修持不共加行的皈依、发心等窍诀(皈依、四无量心、发菩提心)。

我相信,真正有智慧的人,如果好好闻思一遍《心性休息》,基本上会知道这一生该怎么做。他会懂得,人身并非想象中的常有存在,而是无常性的;但即使无常,也并非唯物论所讲的“人死如灯灭”,而是存在轮回;轮回之因就是善业与恶业;这种因果关系由善知识来开示;善知识还会宣讲从皈依到大圆满之间的窍诀。

所以我总觉得,短暂的人生中,如果不学佛就另当别论,如果学佛而没有闻思《心性休息》的确有点可惜。

我们今天讲上述第三层的“轮回痛苦”。

 

第三品 轮回痛苦

轮回痛苦品分四:一、总说痛苦自性;二、分别广说;三、思维轮回痛苦之理;四、回向本品善根。

甲一(总说痛苦自性)分八:一、略说痛苦;二、宣说痛苦之比喻;三、宣说为欲所诱之比喻;四、不断受六道痛苦逼迫;五、怨亲不定之理;六、投生无数痛苦之理;七、纵得梵天之果亦终将受苦之理;八、变化之性故痛苦。

乙一、略说痛苦:

轮回痛苦分为四个大科判:总说苦的自性、分别广说轮回痛苦、思维轮回痛苦之理、最后回向。首先是总说痛苦自性:总的来讲,轮回是痛苦的本性。全知无垢光尊者从八个方面阐述此理,首先是略说痛苦。

 

如是三界轮回法,无常变故极痛苦,

苦苦变苦及行苦,六趣众生真悲惨!

“如是三界轮回法,”这里也用“如是”承接前文的“寿命无常”。人死了以后,如果真像现在人宣扬的“人死如灯灭”一样,那就尽可以“今朝有酒今朝醉”,过一天算一天,以后死了也不要紧。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死后还有三界轮回。

“无常变故极痛苦,”三界轮回的一切法无一常有,都是刹那变化的,这会导致极大痛苦。

“因为无常所以痛苦,”这在佛教中非常关键。圣天论师在《中观四百论》中讲:“无常定有损,有损则非乐,故说凡无常,一切皆是苦。”无常法一定有坏灭损害,有坏灭损害则不会有真正的安乐,所以凡无常法都是痛苦的。这个教证在《中观宝鬘论》注疏和萨迦派一位大德的《入中论》讲义中也引用过,后者我在1988年看过,当时深深感受到:原来痛苦的原因就是一切都是变化的。

有些人觉得今天很快乐,但这种暂时的快乐,乃至生活中的一切现象都会变化、消失,这时人们就会感到非常痛苦。比如,夏天的花虽然很美,但一场冰雹或霜冻过后,原来的美好就会即刻消失殆尽,赏花者也会非常痛苦。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凡是无常的东西都没有任何快乐可言。

“苦苦变苦及行苦,”因此,大慈大悲的佛陀在经典中,将三界轮回的苦归纳为苦苦、变苦、行苦。

苦苦:是指苦上再增加痛苦——有了一个苦之后,又有第二、第三、第四个苦。就像现在城市里的人总说“苦苦苦”,因为他们有生活、感情,身体、心灵、事业、家庭等各种痛苦。这就叫做苦苦。

变苦:表面看来快乐的事,转眼间就会变成痛苦。比如,今天本来很开心,但突然传来消息说,“你家人死了”、“你要下岗了”、“你被检察院调查了”等等,这就像转成地狱众生一样,原来很美好的生活马上就变成了痛苦。

行苦:经论中对此有不同解释,其中一种说法是,表面看来做某件事并不痛苦,但它是痛苦之因。比如,我现在吃饭吃得好好的,但没想到吃完就开始拉肚子,而且好长时间都没恢复健康。再比如结婚,很多在家人认为这是非常快乐的事,并把这一天看成一生中最值得纪念的日子,但它却变成了痛苦的开端,这叫做行苦37

《前行》中还讲到一种行苦:一切事物表面上看不是痛苦,但实际上是痛苦的因和本体。比如我们吃的饭,实际上是由农民的血汗换来的,还有我们走的路、穿的衣服等所有事物,都是由众生的痛苦换来的38。所以,虽然表面上看不到,但这样的痛苦可以说遍满三界。

“六趣众生真悲惨!”三界六道众生都在感受着这些痛苦,因此是非常悲惨的!

佛陀在《妙法莲华经》中讲“三界无安,犹如火宅”。虽然现在很多人喜欢听关于幸福的讲座、演讲,看关于幸福的书,但实际上,轮回中就是有这么多痛苦,即使再怎么夸大,也掩盖不住轮回的痛苦本性。

如果真正了解了轮回的真相,那么即使遇到了痛苦,心里也会有所准备,而且只有这样才有快乐可言。因此我们平时就要知道轮回的真相。后面会讲到,人类、动物等都有哪些种类的痛苦。懂得了这些才会知道:原来这个世界的“底色”并不是快乐——如果每天计算生活中的痛苦和快乐,会发现快乐并不占多数。如果是修行人,的确会常常感到修行和心灵上的快乐,但其他人则非常难以做到。

因此作者说:“六道轮回中的众生真悲惨!”就像我们看到监狱里的人会说:“这些人真可怜啊!”同样,在解脱了烦恼痛苦的圣者眼里,我们这些众生被业和烦恼的镣铐锁得紧紧的,无论如何都很痛苦。

 

乙二、宣说痛苦之比喻:

如火猛兽野人中,陷入国王囹圄众,

连续不断受痛苦,仍无解脱时增忧。

这里全知无垢光尊者用非常易懂的比喻来形容三界众生的痛苦。

“如火”,就像一群人被熊熊烈火包围一样。大家都知道,发生火灾时困在火海里面的人会多么恐怖,有多么可怜!

“猛兽”,被老虎、野狗或野猪等猛兽包围,也是极其恐怖的!前段时间的新闻中说,有三只老虎吃了一个人,非常可怕。

“野人”,古代历史上有许多凶恶野人的记载,只要落入他们的群体中就不会有解脱之日,这也相当可怕。

“陷入国王囹圄众,”入于国王监狱的人们也非常痛苦。现在有些人从监狱里出来才知道:原来外面的世界是那么快乐!

我那天说,有一个人在监狱里待了十个月,当时他住的牢房有十二个人,其中一个人特别野蛮,几乎每天都把其他人的午饭全部吃完,谁抢他就会被打得很惨,所以大家都怕他,把他当“上师”一样主动供养所有食物。那个从监狱里出来的人特别怕他,现在还经常梦到他。所以在监狱里,除了监狱长,犯人内部也有这么厉害的人,跟这种人关在一起也是非常痛苦的。

“连续不断受痛苦,”身陷囹圄的人不仅暂时不能解脱,而且连续不断感受痛苦的折磨。《正法念处经》中说:“如是诸法中,求乐不可得。”在世间的一切法当中,很难以得到真正的快乐。

“仍无解脱时增忧。”总之,无论是落入恐怖的猛兽群、野人群中,还是沦落到无有自在的监狱中,或者陷入熊熊燃烧的火坑中,都是非常痛苦的。同样,六道众生在没有获得解脱之前,在三界轮回当中也有如是的痛苦。

  • 以闻思树立正见

以前没有信仰的人,听到“人身难得”、“寿命无常”时可能比较容易接受,但听到“轮回痛苦”、“业因果”时,就可能心生怀疑和邪见。这跟从小接受的教育、成长环境以及父母的见解有关。所以他们经常对真理产生怀疑,也是正常现象。

正因为邪见和怀疑,所以需要更加深入地闻思修行。闻思时,光是表面上听听课也不行,一定要思维。比如,跟人辩论、探讨宣说业因果、六道轮回的各种经论,以增上信心,这样就能逐渐培育出正见。否则,如果一个人的相续被邪见占据,就不可能真正生起善法功德的苗芽。

无论出家人还是居士,具有正知正见相当重要。否则,虽然表面上很相信善恶因果,但是内心的一些怀疑、邪念,就像一个小肿瘤一样,慢慢会变成“恶性肿瘤”,最后成为“癌症晚期”,无可救药了。不仅身体上会突发癌症,有些人的精神上也会如此,而且这种“癌细胞”也是从一个“微小病灶”逐渐增大的。所以我们一定要以精进闻思建立正见,这极为重要。

  • 以闻思树立理性的信心

轮回痛苦可通过两种方法来了知,一是对我们所见闻的对境进行观修,二是借助感官和分别念无法触及的甚深道理,比如空性、六道轮回的道理。关于六道轮回,佛陀在经典中描述得非常清楚。其中,除了人类和动物以外,地狱、天界等众生的情况是我们无法直接感知的。

现代的个别人虽然没有任何理由,但就是不相信佛教的道理,也没有其他的信仰。不像藏地人,从小就生活在正知正见的环境中,不需要特别通过理论的论证和说明就能相信轮回存在,也能知道看不到的事情不一定不存在。而其他地方的年轻人就需要再三闻思才能生起信心。佛教讲的三种信心中39,最高的是理性的信心,它一定要跟智慧相结合,才能真正通达佛教的教义。所以,一定要通过闻思树立理性的信心。

以上通过比喻,讲了在三界轮回中就像处在野人群体或监狱等中一样,非常痛苦。

  • 容易体验的人类之苦

虽然我们看不到其他的众生,但仅观察人类,也能体会到很多痛苦。尤其是我跟在家人交谈时,会感到好像男男女女都有很多痛苦。

很多城市女性非常苦恼。如果丈夫出门在外,她们就经常怀疑丈夫有外遇了,不理她了,或者老了以后也不管她了……甚至经常做噩梦,精神状态很不好。

男人们也很痛苦。因为现在生意不景气,还要养家人,而有些人又没有智慧和能力,所以工作、生活压力都很大。因此,虽然苦恼的原因不同,但同样都非常苦恼。

孩子们也是同样。现在的孩子从小就学得特别多,每天都要考试,家人也一直催他学习。高考前每天都要做很多作业,即使考上了也不快乐,会有更多压力。如果考上了一个比较满意的学校,一些有钱、有智慧的人又要到国外留学;到了国外英语又跟不上,也很痛苦。

总之,社会上的男男女女,还有学校里的年轻人,都有很多痛苦。

很多人说:“您是《苦才是人生》的作者,应该更苦吧?”我说:“我虽然是这本书的作者,但是我还可以。因为对世间的任何一种得失,我都有面对的准备。我虽然修行不是很好,但是因为我作为出家人没有很多压力,而且也提前知道了很多道理,所以对于很多人难以忍受的,比如失去地位、财富、名声、亲朋好友,或者产生疾病等,也不会特别痛苦。”

当然,只要有业和烦恼,在三界中就不可能完全没有痛苦。《四百论》中说:“胜者为意苦,劣者从身生,即由此二苦,日日坏世间。”有地位、有智慧的大人物有意识上的痛苦,比如一些领导、老板根本没有吃穿方面的苦,但是却被另一个大痛苦一直折磨着;一些小人物则是身体上很辛苦疲惫,他们每天都挣不到钱,即使一天挣了五十块钱,也可能拿不到。总之,意苦和身苦日日都在毁坏着世间的人们。

其实人类的痛苦不用别人说,自己也能明显感受到。这用比喻来说明当然很好,但即使没有比喻,我们反观自身也会明白。你问旁边的人:“你苦不苦?”大家都会说:“苦啊!”

有些人欢欢喜喜地去旅游,你问他:“旅游苦不苦?”他会说:“苦啊!被太阳晒黑了,路上没有吃好,车也坏了,还遇到了泥石流,到了那边也没有宾馆……”如果问一直住在家里的人:“你痛苦吗?”他会说:“苦啊,好孤独啊!席梦思床太软了……”

所以,只要无垢光尊者对“轮回是痛苦的”略加宣说,我们就能感受到,而且谁也不敢说:“轮回是快乐的,你看我们家庭就是这么美满幸福!”

虽然电视上说得特别好听,但实际上并非如此。虽然很多演员也显得很美,但他们只是表面风光,实际生活中却被一大堆痛苦折磨着身心。所以,大家应该看透轮回的本质。

 

乙三、宣说为欲所诱之比喻:

虽有离苦得乐心,现行苦因受苦果,

犹如飞蛾扑灯火,贪恋欲境受诱惑。

犹如野兽蜂鱼象,为声香味触引诱,

当观五欲惑有情,唯受痛苦永无乐。

“虽有离苦得乐心,现行苦因受苦果,”虽然所有众生都想离苦得乐——人类以及三恶趣众生都想早日解脱各自的痛苦。但是因为众生太过愚痴,有些正在造作痛苦之因,有些正在感受烦恼之果(痛苦)。

因此在这个世界上,真正享受快乐的众生并不多。《入行论》中说:“众生欲除苦,反行痛苦因,愚人虽求乐,毁乐如灭仇。”虽然众生都想断除痛苦,但却一直造作痛苦的因;虽然愚者很想求得快乐,但因愚昧无知,终将乐因乐果当成怨仇一样消灭。这揭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窍诀。我们身边的很多众生,虽然心里想获得快乐,但却造作许多痛苦的因,这样一来,苦果自然会现前,即使不想承受也无法逃脱。

“犹如飞蛾扑灯火,贪恋欲境受诱惑。”世间有很多苦因一直诱惑着我们,此时自己会不由自主地趋入对境——面对色声香味触五种欲妙的引诱,自心就像愚童一样,根本无法抵抗。颂词中说,人们贪著美色而毁坏自他,就像飞蛾对灯火的迷恋一样,不管是否知道有潜在的危险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要得到,于是就扑向灯火而丧命。

“犹如野兽蜂鱼象,为声香味触引诱,”此外,人们还会面对声音上的引诱。现在有些人因贪著名声而堕落,有些人因沉湎流行音乐而迷惑。

就像《心地观经》中所讲,有些聪明的猎人会模仿母鹿的声音来引诱雄鹿,雄鹿以为它的伙伴来了,便寻声而去。此时猎人突然射箭,命中雄鹿要害,将其猎杀40。还有一种通常的说法:野兽喜欢听琵琶的声音,于是,猎人就弹奏琵琶将其诱杀41。同样,世间也有许多人因为贪著声音而死去。

还有,如《莲苑歌舞》所讲,蜜蜂本来想获得花的香味,最后自己却缠死在花瓣中。同样,世间也有很多人,为了获得各种妙香而遇险。

另外,鱼儿想获得食物而咬住鱼钩,最后被渔夫拉到手里。同样,很多人也是为了品尝美味而身亡。

再者,沙漠中的大象因为害怕干燥、酷热而寻找凉爽之地,最后却沉陷在泥沼中。或如《心地观经》所讲,为了寻觅母象,公象会走出深山,途中却遇到灾难而死亡。同样,世间也有很多人因贪执一时的身体接触,最后导致身体、名声、财富全部毁坏。

“当观五欲惑有情,唯受痛苦永无乐。”尤其现在,欲界众生贪欲炽盛,被五欲引诱而感受极大痛苦。

总之,三界众生都会受到外境如是的诱惑。

  • 知苦当精进

如果懂得了轮回痛苦,就应该好好修行。米拉日巴尊者曾跟玛尔巴罗扎的儿子说:那些忘记了痛苦与死亡,对后世无所谓的人们,经常去寻找生活中的快乐;而真正懂得轮回痛苦的人,则会不顾劳累饥饿和他人的讥笑,一心一意地为众生修持无上妙法。

现在有些人修行很好,对生活中的很多事也想得开。而有些人根本修不下去,连一个简单修法或平时听课也无法坚持——这主要是因为对轮回痛苦没有生起真正的定解,倘若有此定解,就肯定会精进。

还有些人仅听了几堂佛法课就有很大改变,从此成为一个非常好的修行人;而有些人越听越糟糕,最后心中蔓延邪见而离开道场。

这既跟前世的福报有关,也要看即生当中法是否入心。如果有福报,且法已入心,那么对于“被五欲诱惑的有情永远沉溺在轮回痛苦中”,会特别有感受,每一个比喻都能接受:“噢,就是这样的!”之后的修行也会非常有力度。

  • 对治五欲的窍诀

当然,完全离开五欲也有一定的困难。就像《入行论》中所说:“何需足量革,尽覆此大地,片革垫靴底,即同覆大地。”同样,抹杀所有妙色,隔离所有妙香,确实难以做到,但相续中要有正知正念,要知道外在的诱惑所带来的,到底是解脱还是束缚。

佛陀在《百喻经》中讲过一个很好的比喻。一个人走路时特别干渴。他遇到一眼甘泉,畅饮之后准备离开,但看到泉水还在不断涌出,就再再制止它说:“我已经喝完了,你不要再出水了!”(《百喻经》的很多比喻跟愚笨者有关。)这时,有人说:“你无法制止它,还是让它自然流淌吧!你也不必待在这里,还是离开吧。”

佛陀以此来比喻修行中对治五欲的方法。五欲好比自然涌出的泉水,愚人无法阻塞泉水涌出,就像人们无法完全遮止五欲产生一样;但如果运用调心方法,或离开特定的环境,就跟五欲自然停止没有什么差别。所以,修行人会想方设法摄持自己的根门。

  • 守护根门要具足善巧方便

刚开始学佛的人看起来特别保守,他会尽量避免外在的所有欲妙,但这样做的效果不一定好。尽管佛陀在戒律中也赞叹守护根门,但因为世间欲妙不可能完全避免,所以在这方面应该要有善巧方便。

然而有的修行人,在吃饭时听到音乐或闻到香水味等,就跟别人说:“那个给我关掉!”“不要放电视,我是修行人!”“这里不要有香水味,以后我来的时候你们不能用!”

其实,为了自己一个人而要控制所有外境,恐怕有点困难。比如,现在很多客车里都有电视,我听说有些修行人看到放电视就很讨厌,一直要求别人关掉。其实除了你以外,还有那么多人想看,你一个人不看就要求所有人都不看,这是不合理的。所以守护根门也要分析场合,你不想看可以闭上眼睛或者用黑布蒙上眼睛。(众笑)

 

乙四、不断受六道痛苦逼迫:

天界人趣阿修罗,旁生饿鬼及地狱,

轮回六道如水轮,周而复始苦无边。

天界、人道和阿修罗(非天)叫三种善趣,再加上旁生、饿鬼、地狱三种恶趣,就是六道轮回——我们经常用水车来比喻它,因为水车一直周而复始地转上去又转下来。

三界轮回中,人有八大苦42、十二大苦43等,天人有爱别离苦、死堕之苦,阿修罗有战争之苦,旁生有愚痴和互相啖食之苦,饿鬼有饥渴之苦,地狱有寒热之苦,这些痛苦让无数众生在轮回中浮浮沉沉——时而转生天界、人间,时而转生地狱……像旋火轮一样周而复始、此起彼伏,或者互为因缘而流转。这就是非常可怕的六道轮回。

我经常想,要从轮回中获得解脱唯有依靠妙法。过去无数劫,我们一直在轮回中流转;现在如果没有生起真实的菩提心,没有好好修持中观论典中所讲的空性、断掉无明相续,将来就会永远沉溺在轮回当中。

曾有眷属问佛陀:“轮回的开端是什么?”佛陀说:“即使我说了,你也根本无法了解,因为仅用世间概念来表述,你完全无法想象。”所以,众生过去流转于轮回已是如此久远,若不解脱,将来仍会继续流转下去。因此,每当讲起轮回的道理时,总会让人感到众生的可怜、轮回的可怕超乎想象。

 

乙五、怨亲不定之理:

在生死轮回当中,怨恨的敌人可能变成亲友,亲友也会变成怨恨的敌人。

 

多生累世每有情,皆成亲怨与中等,

苦乐利害不可数,父转成母母成妹,

妹成自子皆不定,亲友成怨亦无穷。

“多生累世每有情,皆成亲怨与中等,苦乐利害不可数,”在漫长的轮回中,每一个多生累劫不断流转的众生都当过自己的亲人、怨敌或者不亲不怨的中等人。他们每一次转生,都曾给自己带来无量无边的快乐或痛苦、利益或损害。

“父转成母母成妹,妹成自子皆不定,亲友成怨亦无穷。”轮回中,有时父亲转成母亲,母亲转成姊妹,姊妹又变成自己的孩子;或者亲人变成怨敌,怨敌变成亲人——不仅这一世是这样,无始以来都如此。

佛教经常讲:无始以来,所有众生都当过自己的父母。那么,是否所有众生也都当过自己的怨敌呢?是当过。这时,有些人可能会问:“众生都当过父母的话,我们要向他们报恩;如果众生也都当过怨敌,那要不要向他们报仇呢?”实际上这是不需要的,因为报仇是不合理的行为,也不符合我们的光明心,也就是慈悲心。

从这个颂词当中,我们可以发现,亲怨确实是不定的。《前行》中引用的嘎达亚那尊者的公案,以及《入行论》中的一些公案,都说明了这一点。

《法句譬喻经》中说,有一个人非常吝啬,每次吃饭时就把门紧紧关上。有一次,他杀了一只鸡,让妻子做好后,一家人开始吃饭。佛陀观察度化他的因缘已经成熟,就幻化成一个沙门进入他紧闭的屋室中。他见了特别生气,就开始骂他:“我都已经关门了,你这个无有惭愧的出家人怎么还进来?”

幻化沙门说:“你才是无有惭愧的无耻之人。”这个人说:“我怎么无耻?”沙门说:“你杀了自己的父亲,娶了自己的母亲,培养怨恨的敌人,这难道不是无耻吗?”

他说:“我怎么会做这些事?”幻化沙门说:“你杀的鸡实际上是你前世的父亲,他因为特别吝啬,死后转生为你家的一只鸡,你今天已经把它杀了;你母亲以前特别疼爱你,以此贪心转生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你前世被罗刹杀掉,那个罗刹因为仇怨变成了你的儿子。所以,你现在把父亲杀了,把母亲当妻子,天天供奉怨恨的敌人。难道这些不是你做的吗?”

这时他依靠佛禅定力的加持,回忆起了前世的所有经历,于是非常后悔和伤心,就在佛陀面前忏悔,后来获得了须陀洹果位。(佛经公案中,一般在家人得须陀洹果,出家之后得阿罗汉果位。)

从这个公案中也可看出,今生的父母亲友与自己有着不同的前世因缘。表面看来,这一世的亲怨是固定且分明的——这是我的亲戚,那是我的敌人,那是我的恩人。但实际上,不说前世如何,即使今生当中也很难确定亲与怨。比如大城市里,很多人因为一点小事就马上离婚,很多亲密的家人、朋友之间也会瞬间反目成仇、互相杀害,甚至父母和孩子之间也会如此,而怨恨的敌人又会变成最亲密的朋友。

所以,在轮回中人们之间的感情和关系,确实像佛陀讲的那样不确定。因缘聚合时,他会变成你的亲友;因缘散去后,他就会变成你的仇人。所以,说“永远恨他”也不一定,“永远爱他”也不一定。因为在我们的心中有很多致使轮回变化不定的因缘。

因此,我们既要思考无始以来人们之间的因缘,也要思维即生当中亲友、仇人之间的微妙关系。

 

乙六、投生无数痛苦之理:

若思前生后世业,厌离更为增厌离,

自成蝼蚁诸身体,倘若堆集于一处,

则比四宝山王高,哭泣泪水超四洋。

堕狱饿鬼时所饮,铜汁脓血不净液,

遍布江河不可比,其余无量如虚空,

为欲所断头肢数,世间微尘数不及。

“若思前生后世业,厌离更为增厌离,”如果我们很冷静地思维前生后世的各种业,并真正了解无始以来在轮回中反复流转的过程,确实会增上厌离之心——在厌离之上更加厌离。

很多佛经中讲,有些比丘想起前世时,因为极度恐惧,身上流出很多脓血,后来佛陀开许他穿特殊的袈裟。所以如果真的好好思维前世今生,就会认识到轮回确实很可怕,没有什么可贪执的。

“自成蝼蚁诸身体,倘若堆集于一处,则比四宝山王高,哭泣泪水超四洋。”我们曾无数次变成很小的蝼蚁,如果那些身体没有毁坏而全部堆集一处的话,会比一座四宝组成的须弥山还要高,或者像毗富罗山44一样高。实际上一个众生无始以来所有不同的身体积聚在一起,确实会有这么多。

我们在轮回中流的泪也特别多。有些人因为家庭等原因,一生流了很多眼泪,他们经常说:“我的生活一点都不快乐,流过的眼泪全部聚积在一起的话,肯定有好几桶。”其实几桶眼泪并不算什么,我们生生世世流过的泪水比四大海45还要多。四大海洋,现在是指印度洋、北冰洋、太平洋、大西洋。不知道佛经里面说的是不是这些,但也可能是指印度四大湖。

“堕狱饿鬼时所饮,铜汁脓血不净液,遍布江河不可比,”我们堕入地狱时,阎罗卒灌入口中的燃烧的铜汁,转生饿鬼时喝的脓血和不净液体,如果全部积聚起来要超过四江河46。四江河现在可以指长江、黄河、雅鲁藏布江等。所以无始轮回还是很可怕的,确实需要解脱!

“其余无量如虚空,为欲所断头肢数,世间微尘数不及。”我们生生世世的头颅、骨架等其他的部分多得也像虚空一样无量无边,或者说每一世的骸骨全部堆积起来也会像山王一样高。而且我们因为自己的欲望而被砍断的头颅、肢体,是世间微尘的数量所无法比喻的——微尘数还可以衡量,但我们在轮回中为了欲望所受的痛苦却难以计数。

因此,高僧大德们在修行时经常会说:“我在无始轮回中,为了欲望而被砍断肢体无数次,这次为了解脱而布施、苦行也是值得的。”所以他们根本不怕生活中的一点点痛苦。

我们在轮回中,为了贪欲、感情、财富、名声哭过无数次,现在还有些人没什么理由也一直哭。这些都是没有价值的。如果能为三宝和解脱流下眼泪,那么功德是很大的。

 

乙七、纵得梵天乐之果亦终将受苦之理:

转畜夜叉鸠槃荼,腹行等受多苦乐,

纵得梵天帝释果,四禅无色七宝地,

功德圆满君主位,亦堕恶趣受剧苦。

“转畜夜叉鸠槃荼,腹行等受多苦乐,”转为畜生、夜叉、鸠盘荼以及腹行动物时,会感受各种苦乐——可能有少许的乐,但大多数都是痛苦。

“纵得梵天帝释果,四禅无色七宝地,功德圆满君主位,亦堕恶趣受剧苦。”即使得到了梵天、帝释天的果位,或者从一禅到四禅色界天的果位,或者非非想天等无色界的果位,最终也会堕落的。天界的大地由七宝组成,天人的功德也非常圆满。梵天、帝释天等天主的威望远远超过人间的君主,但就像《亲友书》中所讲,他们最后也会堕入地狱等恶趣中感受无量无边的痛苦,这就是世间的无常。

所以,不管是感受各种痛苦的旁生还是享受各种安乐的天人,最后都可能堕入地狱。

而在人间,一些富翁会突然变成穷人,甚至历史上有个别举世闻名的富翁是饿死的。有些国家最高领导、执法人员,最后却锒铛入狱。因此,不要说天人和其他众生,人类也上演了很多无常。

我们身边的人们,财富、地位、感情以及相貌等都在不断变化,比如原来非常好看的人会突然变得面目全非,这些都显示了轮回的无常本性。

总之,即使获得了梵天果位最终也要感受痛苦。如果这些功德圆满的天人和高高在上的君主最后也会遭到无常的袭击,那我们这些小人物就更是无法幸免了。

如果通过闻思修行,提前有了这样的心念,那即使遇到事业、家庭上的变动,也不会感到痛苦,更不会因此而自杀。所以我想,如果想要救护很多人免于自杀,让他们学佛可能是最好的方法。因为提前增强了心的力量,遇到任何事都会有应对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