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课

 

思考题

1.十八界中,哪些是能断,哪些是所断,哪些非能断所断?

2.关于身根是否是所断有何不同说法?

3.所烧、能称是哪些界?能烧、所称是哪些界?

4.十八界如何安立三生?

 

《阿毗达磨俱舍论》里面,现在正在讲界之分类。

 

能断以及所断者,即是外之四种界,

如是所焚与能称,能烧所称说不同。

这个颂词中,主要从三个方面来讲,即哪些是能断、所断之法?哪些是能烧、所烧之法?哪些是能称、所称之法?

十八界中既是能断也是所断的法,共有外色香味触四界,同样,所焚与能称也是这四界。像木柴一样,可以燃烧的法就叫做所烧;用来称量物品的工具就是能称。而能烧和所称,能烧如火一样,所称即所称量的法,对此二者有不同说法。

若问:斧头砍木柴,斧头即能断,木柴是所断。那十八界中如斧头般可以作能断的有哪些?如木柴般可以作为所断的又有哪些?

这种问答方式的讲法特别好,首先提出疑问后,颂词已经作出回答:如斧头般的能断与如木柴般的所断,是外界的色香味触四界,不论色香还是味触,以此法均可断掉他法,因此可以称为能断,其本身也可以是所断。而诸根则如光芒般清澈,因此既不是能断也不是所断。有部宗认为,诸根当中,有些像胡麻花、有些像平行的针……全部是透明清澈之光一样,不能分开、无法割断,也不存在能割断它们的法。

眼耳鼻舌四根不能断很容易了知,但是身根,有些人认为:一只手断了以后,手还在动,那是不是手上还有一个根?身根会不会断了呢?有部宗的观点认为:手被砍断的时候,身根并未断掉,因为身根在自己的身体上面,手在动只说明能遍的气或风尚未消失,其上并不存在身根。

嘉哲论师在讲义中说:身体断掉的部分应该存在身根,比如有人鼻子断后,可以重新接上,之后同样有感受。世亲论师在其他注释里说:这种说法不合理。若所断的身体上真正有身根,那么在它断掉以后应该仍有触觉,但断掉的手、鼻等无有触觉了,而重新接上后,只是再次与原来的身根融为一体。

有人提出疑问:这也不合理。因为蚯蚓等身体被割为两段后,两边都有生命,说明身根断了,并且两边都有感受。

身体切成两段,按理来说,不存在生命的另一半身体会死。《前世今生论》中说,并不是由一个众生变成两个众生了。听说很多人有这种经历,在挖地的时候把蚯蚓中间割断了,把两段身体分别埋在土里,过几天两个都是活着的。那是不是原来的一个众生变成了两个众生。如果变成两个众生,或者说变成两个众生的身触,不是有两个身根了吗?不能如此承许,《前世今生论》中讲到,中阴身的数量不可思议,就像空中微尘一样多。蚯蚓刚刚被割断死亡时,其他众生在很快的时间中进入它的身体。因此,原来的一个众生不可能变成两个众生,因为众生只有一个生命,不可能将生命一分为二,但是在原来的身体中,可以有其他中阴身进入。就像有些还魂师或者夺舍修法一样,原来的身体刚刚舍弃时,另一个众生可以进入他的身体。

总而言之,有部宗认为包括身根在内的有色五根,既不是所断也不是能断,这样说比较合理。此处也有些不同宗派的说法,但前段时间我们再三讲了,有部宗的有些观点,大家也是不得不承认的。此处应该这样承认,透明的诸根既不是能断也不是所断,但我们也不知道舌根到底可不可以断掉,既然他们认为不能断,这样承认也可以,因为这是通过教证衡量的。实际上,鼻根到底是否存在?真正像大乘所说的,这只是心识的种子习气?还是有部宗所说的,是真正透明的色法呢?这方面只能根据教证来推测。但有部宗始终认为诸根是色法,虽说是色法,但不能断掉,就像无表色一样。

所谓的“断”,是指截断有为法的相续,诸根的相续无法断开。有部宗认为:眼等五根的相续无法断开,色、香、味、触都有相续,声音却无有相续。所谓的声音无相续,从发音位置或者身体里发出的声音,全部是从四大的身体中产生,声音没有自己前面的刹那产生后刹那的过程,因此他们说声音无有相续。麦彭仁波切在《智者入门》中也讲:声音没有相续。有些人发出声音,到我耳边听到,这中间有一个过程,声音应该有相续吧?这是一种邪念,实际声音不存在相续。有关声音是否有相续方面,下面还会论述。

七心界与法界这八种无碍界无有身体,也就不存在聚合了,因而它们既非能断又非所断。能断所断需要有微尘聚合,因而八无碍界中有关心识方面是无法断掉的;心和心所以外的无表色还有无为法,没有说能不能断开。不过有部宗认为,虚空可以断开,但他们认为空界和虚空是不相同的,并从五个方面进行分析34

色香味触外四界,如同既是能断也是所断一样,被火所烧,能用秤称量的也是此四界。比如一块糖,若投入火中,糖的颜色、香味、甜味等全部都会消失,变成灰尘以后,触觉也会没有;能称就是能称量的工具,其本体以色为主,香味触也应存在。

对于能所的关系应该知道,过秤的物品叫做能称,物品的重量叫做所称;能烧是火,所烧是木柴;能吃是吃者,所吃的是饭。

上述四种界,在所烧和能称方面无有差别,但对能烧和所称的说法有所不同。

有些人说:能烧唯一是火,所称唯一是重量,能烧与所称二者唯一是所触。用四大之一的火大,可以烧其他色香味触,触里面有因触和果触,因触有四大,其中唯一的火是能烧;果所触包括轻重,而重量指的就是轻重,所以,能烧与所称二者全部是所触。这种说法比较合理。

另有些人说:并不是唯一的所触,而是外四界。对此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过这种说法似乎与所触的概念相违,比如称一块糖,重量应该在所触里,但色、香、味当中,有的是眼根的对境,有的是鼻根的对境,有的是舌根的对境,全部混为一体不是很合理。因此满增论师也说,世亲论师《自释》中对此虽未作任何破立,但能烧和所称是所触,这种观点比较合理。

还有一种想法,比如能烧是火,在火的群体中也有色、香、味存在。因为一般欲界所有色法都包含八微,火的群体中只不过不明显而已,表面上看是火大,实际火大群体中也有色、香、味等,可以称为能烧,这种说法也不相违。我们平时经常会说:用火烧了这块木板。实际火的群体元素中应该存在色香味等,与火起作用时,火成为能烧,色、香、味等同时成为能烧。

这种分析方法,在其他讲义中倒是没有见到,但是这样分析起来,能烧应该不仅仅是火,上述四界称为能烧也是不相违。大家可以慢慢分析一下,这个问题稍微有点难懂,希望好好想一想。

 

丙四、三生之分类:

产生有三种:异熟生、长养生和等流生。它们分别是怎样的呢?这个概念大家应该明白。

不观待今生的任何因缘,仅以前世因缘而产生,就称为异熟生。比如前生造善业,现在会转生为人的身体,在果报已经成熟的此刻,不论这个身体好不好都已无法改变,因为这与前世的善业、恶业有关系。我们经常说:异熟果报现前。所谓的异熟因,只有善业和恶业。下面讲因缘的时候还要讲,作为异熟的因,或者是善或者是恶,除此以外不存在无记的异熟。而异熟果必定为无记,不可能有善和恶两种,比如现在身体的因,或者是善业,或者是恶业,身体本身处于无记状态,它的本体不可能是善和恶。异熟生就是不观待今世因缘,而由前世善因或恶因产生的果。

所谓的长养生,不观待前世的因,即生中依靠饮食、睡眠或者禅定,还有吃营养药等长养身体。现在很多人,不承认前世的异熟因,只承认现在的长养生,整天为了身体打扮,做各种各样的人工手术,这些都可以包括在长养生里面。

有部宗说:对身体来说,异熟生起最重要的作用,属于内因;长养生起辅助作用,属于外缘。比如身体最中心的力量就是异熟生,而睡眠特别好,身体就开始胖起来了。戒律说睡眠和身体的轻重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二者都有愚痴性的关系,因为特别喜欢睡眠就会发胖,特别胖的人也很喜欢睡觉,它们之间有一定的关系。因此说,异熟生在肉身里起最根本的作用,睡眠等长养生对外在起作用。

有些外道认为:一切都由世间造物主所造。但佛教徒并不是这样承认的,也不承许偶然产生的观点,如果说什么都是前世业力现前并不合理。比如身体生病,有些病确实是前世的异熟果,现在吃药、打针或者念经等,不一定能改变。还有些人长相特别难看,不管你愿不愿意,都无法改变,这是异熟果报现前。异熟果不可能随因缘而改变,无论你想或不想,都只能如此,这就是异熟果的特点。但是通过长养生,即生中可以有少许改变。

在讲同类因、遍行因的时候会讲到,前刹那产生后刹那,除加行道最后获得见道刹那的心以外,其他一切有为法均可承认为等流生。此处的等流生和四果里的同行等流果、感受等流果有点差别。此处所说的等流生,是指一种法不断产生它的本体,这叫做等流生。

 

十八界中,三生都具足的是哪些?哪些只具足一生?哪些具足两生?

 

异熟生与长养生,即是内在之五根,

声者非为异熟生,

内在的眼耳鼻舌身五根,既是异熟生也是长养生。因为现在的眼根、鼻根、耳根等,全部与前世有关系,前世造善业,即生成熟人的眼睛,眼睛也很好;前世造恶业,即生会变成饿鬼的眼根。它们也是长养生,因为通过敷眼药或者戴眼镜等,会对眼睛有利益。如果说:都是前世的业报。不保护自己的眼睛,这是不对的,对五根应该通过不同方法进行保护。其实五根也应该有等流生,比如耳根,第一刹那的耳根产生第二刹那的耳根,这可以称为耳根的等流生。但颂词里为什么没有安立呢?因为这种刹那刹那的产生,可以包括在异熟生或者长养生中,因此没有单独安立。

十八界中,五根具足长养生和异熟生,声音不是异熟生,它不会由前世的善业或恶业产生。

有些注疏中提出疑问:以前释迦牟尼佛在世时,有一位叫做桑顿的人,声音特别好听。人们问佛:为什么他的声音如此好听?释迦牟尼佛说:在迦叶佛时期,他曾在佛塔上挂了声音悦耳的小铃铛。以此果报,即生的声音非常好听。

释迦牟尼佛《百业经》等经典中说,以前在诸佛菩萨前供养妙音,后世会有很动听的声音。上师如意宝也讲过:即生用悦耳的声音作供养,来世一定会有很好听的声音。因为我以前没有在僧众面前好好唱诵供养,所以声音很不好听。上师在显现上是这样说的。

既然如此,是不是声音也有异熟生呢?《俱舍论》的有些注疏里回答:声音不是异熟生,但声音的来源——喉咙是异熟生。因为人的身体是异熟生,比如以前我造善业,对佛塔供养、赞叹,即生先以异熟善业成熟我的身体,喉咙很好的话,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也会很好听。就像铁匠做的乐器,乐器做得好,人们使用它可以发出动听的声音,但声音不是铁匠发出的,铁匠只是做了乐器。声音不是异熟生的原因也是如此。身体是异熟生,由身体发出的声音很好听,所以,佛经只是间接说了异熟生,《俱舍论》则直接讲到声音不是异熟生。

 

等流生及异熟生,即是八种无碍法,

其余则有三种生。

既是等流生也是异熟生的,有七心界和法界这八种无碍法。人的七种识是以前造善业即生成熟的,地狱里的识是造恶业成熟的,受、想、行里的心所也是同样,所以八种无碍法是异熟生。等流生是指前前刹那不间断产生后后刹那。

前面讲了五根、声音,还有八种无碍法,剩下的色香味触,有异熟生、长养生、等流生三种。比如人相续所摄五根群体中的色香味触,包括三种生;相续未摄受的色香味触,既没有长养生也没有异熟生,但应该有等流生,因为前面的刹那作为后面刹那的因。总体来说,色香味触四种,可以有等流生,也可以有异熟生和长养生。

若问:十八界中哪些是异熟生,哪些不是异熟生?

眼等内五界是异熟生与长养生,原因是善趣与恶趣的根依靠善不善有漏法而产生,故为异熟生;依靠长养之因的饮食、涂抹、睡眠及等持可以增长,故为长养生。

麦彭仁波切说:饮食、涂抹、睡眠及等持,是身体长养的四种因。想要身体庄严,就像有部宗讲的一样,内在属于异熟产生,大的方面无法改变,但外在涂抹护肤品,通过饮食、睡眠,令身体更加光泽。现在的有些大官员,肚子特别大,这就是长养生。有些修行人等持特别好的时候,对身体、气色等很有好处,这也是长养生。这些并非全是今生的因,也不都是前世的因,而是二者互相结合,这一点非常重要。

有关异熟方面的问题,玉陀医师所造的医书里也讲过,人生病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前世造业,有一部分是即生饮食不调等。有些人认为:念一点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他根本不知道异熟因的作用,认为三宝加持马上就要见效,否则就说三宝的加持不灵,开始诽谤。因果方面的道理,在第四品会详细讲,这里仅仅从身体方面涉及一些。

声界不是异熟生,因为异熟被不相应法中断后就不会再继续产生,并且只是想一想也不能产生。声音在想唱、想说的时候,就可以发出来,但异熟生并非如此,比如牦牛的身体,不能想变成其他身体就变成其他身体,怎么想也无法改变事实,这说明是异熟生。

《俱舍论》对因果、心识、前世后世等很多方面,从因缘的角度分析得非常细致。在座的有些人,在学校里也许对前世后世、人的身体等有些研究,但最关键的,就是要承认前世后世、业因果的存在。如果想在这方面生起定解,学习《俱舍论》很有必要。很多人认为:佛教研究万事万物不是很透彻,只是讲般若空性方面比较有特色,对形形色色的万法研究得不是很究竟。其实你真正通达《俱舍论》的话,会发现它已经涉及到生物学、心理学,还有世间很多的常识。

声界可有长养生与等流生,因为体力增强声音也会变得响亮高昂,故为长养生,并以语有表色具染遍行因所生。遍行因下面还会讲,它也是同类产生的。众生的一切声音都是以前面的同分、同类产生后者,故为等流生。

七心界与法界此八种无碍界,是等流生与异熟生,它们是由同类因与遍行因以及异熟因所生的缘故。这八界无有长养生,因为它们不存在积聚,也就没有色法的长养。

对此有人可能会想:心应该有长养生吧?比如饮食比较好的时候,心情也会好。这种说法是不对的,饮食不是直接对心起作用的因。睡眠充足或者饮食精良,对身体会有改变。而身体是心的所依,所依身体受到损害或者有所利益时,能依心也会受到相应的影响,并不是饮食一改善,心马上就改变。因为长养生是在微尘上安立的,而心不存在积聚微尘的概念。

剩余的色、香、味、触四界,既是异熟生也是等流生,又是长养生,凡是于长养生群体中存在的都是长养生,凡是于异熟生群体中存在的都是异熟生,凡是不为相续所摄的都是等流生。就像石头不是众生相续所摄,因此没有长养生、异熟生的概念和说法,只有等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