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课

 

思考题

1.所治基智在人和法两方面有怎样的执著?

2.讲到菩萨的法无我基智,为什么说连对涅槃法的执著也要断除?

3.解释颂词:“由遣除见等,故说难通达,色等不可知,故为不思议。”

 

下面讲弥勒教言《现观庄严论》。这部论依次讲了三智、四加行、法身。对于三智中的遍智和道智,我们已经做了学习,现在正在讲第三个——基智。表示基智的有九种法,我们前面已经讲了智不住生死基智、悲不住涅槃基智,又讲了远基智和近基智——声闻和缘觉相续中的基智叫远基智,因为距离佛果比较遥远之故;菩萨相续中具善巧方便的基智跟佛果很接近,所以叫做近基智。今天讲所治基智和能治基智。

 

辛二(本体断治之差别)分三:一、认清所断违品;二、宣说彼之对治;三、如此断治圆满之摄义。

壬一(认清所断违品)分二:一、本体;二、分类。

癸一、本体:

基智九法中有一个所治的基智,还有一个能治的基智。能治基智是菩萨相续所摄的,所治基智是声闻缘觉相续所摄的(声闻缘觉相续中的基智是要断除的,不是菩萨智的所取)。所治基智的本体是什么呢?就是耽著基的违品,也即对诸法本体的一种反面的执著。诸法的本体本来是空性的,能证悟空性的是无我的智慧,但是声闻缘觉对自相续中这种无我智慧还有一种执著,这是应该断除的。

 

癸二(分类)分二:一、执著基是二谛所摄之法;二、执著基是行道之补特伽罗。

子一、执著基是二谛所摄之法:

色蕴等空性,三世所系法。

需要断除的执著有两种:对法的执著和对人的执著。首先讲法我执。法我执有两种,一种是针对胜义谛的法我执,一种是针对世俗谛的法我执。针对胜义谛的法我执是怎样的呢?名言中如幻如梦存在的色等五蕴所摄的一切万法,胜义中都是本体空性的,如果声闻缘觉或其他补特伽罗有一种对胜义空性的执著,这就是对胜义谛的法我执。对世间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所摄的一切法的执著,就是对世俗谛的一种法我执。比如,我们想到过去某人来过这个世界,他的生平如何……像这样对过去的人、事有一种执著,或者对现在的法有一种执著,或者喜欢计划未来如何,这些全部属于对世俗谛的执著。以上两种执著都是菩萨在修道过程中要断除的。

 

子二、执著基是行道之补特伽罗:

施等菩提分,行想所治品。

这是讲人我执。也就是说,将布施、持戒、安忍等六波罗蜜多的大乘不共道以及四念处、五根、五力等三十七菩提分的大小乘共同道的行持者执著为我,这种想法也是所断的违品。人我是缘五蕴假立的,如果认为这个“我”是造业者、喝水者,那么肯定是属于所断;但如果认为“我要布施、持戒,我要修持三十七道品”,这种对行持者的执著也属于《现观庄严论》所讲的所治基智。

按照此处的抉择:在声闻缘觉相续中,“我是证悟人无我者”的执著是以普通的方式存在的;而在菩萨相续中,行道者的执著是以所断的方式存在的。七地之前,菩萨相续中有现行、明显的人我执;八地以上,就没有明显的人我执了,但相续中仍有法我执;到了十地末,才会断掉所有的习气。

如前所述,法我执可以分为针对胜义和世俗的两种,人我执可以分为共同和不共两种,这四种我执都属于所断基智,是菩萨修道的违品。

 

壬二(宣说彼之对治)分二:一、本体;二、分类。

癸一、本体:

这里是讲能治基智,也可称之为智慧基智,其本体是无我的现观。所治基智是所断的本体,而能治基智是智慧的本体,前者相当于后者的一种障碍或违品。

 

癸二(分类)分二:一、基对治人无我之基智;二、基法无我圆满之基智。

子一、基对治人无我之基智:

施等无我执,于此令他行。

这是跟声闻缘觉乘共同的一个基智,即证悟了布施、持戒等六波罗蜜多以及三十七道品没有任何享受者和能造作者,不但自己完全处于这种境界中,而且也让他人也按照这种见解和行为来修行,这就叫做人无我的基智。

证悟了空性的菩萨完全通达名言中行持布施等善法者,在实相中根本不存在,所以他在劝化他人的过程中,会把自己行持的这种境界传达给他人。比如,我如果对空性有所证悟,那么我肯定会让我接触的人全部这样去行持;我如果对大圆满密法很有见解,我也肯定会把自己所拥有的境界分享给大家。这种情况在日常生活中也存在,比如如果父母学医,孩子也常会变成医生;如果父母是知识分子,也会把自己通达的知识传给孩子。

作为大乘佛子,如果你确实品尝到了佛法的美味,就应当以无私心把这种境界分享给别人。现在很多人懂了一些佛理后,就经常喜欢给熟悉的、不熟悉的人转法轮(所谓“转法轮”,就是把自相续中的法转到他相续中),这也是因为他们在佛法学习中感受很深,依靠佛法转变了自己的人生,于是也想让别人得到这个利益。同样,菩萨自己安住人无我的境界,也让别人行持此种境界,这就叫做人无我基智。

 

子二(基法无我圆满之基智)分三:一、需证悟基离边之原因;二、证悟基等性之智慧;三、甚深基般若之殊胜性。

丑一、需证悟基离边之原因:

此灭贪著边,执佛等微细。

刚才的人无我是跟小乘共同的见解,现在所讲的是大乘不共的基智——缘六度、三十七道品等任何法的大大小小的执著都要灭除,不但是对不清净轮回法的执著要灭掉,甚至连对佛果、菩提心、出离心、信心等清净法的执著也要断除。

可能有些人认为:“不好的念头和执著要断除,这我能接受,但是如果对三宝的执著、对正见的信念这都要灭掉,会不会误入歧途?”不会的。从暂时的名言角度,对三宝等殊胜对境供养、顶礼,能够灭除我们相续中的业障和烦恼障的粗大部分,这都是很好的,但是毕竟执著佛和供养佛也是一种执著,属于很细微的所知障,到最后也是要断除的。哦巴活佛在解释为何要断除时说:耽执如来圆满佛果等微细的贪执也会障碍我们获得佛果。《般若经》中讲:欲获得圆满正等觉的果位,则对如来正等觉的取相忆念也应悉皆断除,因为此等也是执著的缘故。《智慧品》中亦云:“心有所缘者,亦难住涅槃。”因此,对清净法的执著暂时是需要的,但究竟仍需泯灭,就像要渡过大海,需要依靠船只,而一旦踏上了陆地,原来的船只就不需要了。明白了这个道理,对后面的内容也会比较容易通达。

没有系统学过般若的人往往有很多疑惑:“佛教为什么一会儿讲空、一会儿讲不空?如果都是空的,为什么还天天烧香拜佛?……”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科学家虽然知道一切物质都是微尘组成的,但在没有进行剖析时,他对面前粗大的法一样要承认。通过现在这样的学习,大家心中的疑惑一定会慢慢得以遣除。

 

丑二、证悟基等性之智慧:

法道最甚深,自性远离故,

知诸法性一,故能断贪著。

证悟一切万法究竟实相的道是最甚深的,一般的凡夫难以通达,因为一切法的自性远离常断、来去、有无、是非、白红、生灭等所有二元对立的戏论,一旦我们依靠善知识的开导,完全通达它的有境——甚深基智现观在基之一切法无我等性中一味一体,则能彻底断除对清净、不清净法的一切贪著。为什么我讲《金刚经》的书取名“能断”呢?虽然“能断”按理来讲不是很适合《金刚经》的意义,但是为了让人们知道此经能断除痛苦执著,所以特意以此而取名。

一切万法的本体从来都是远离四边八戏的,对此我们通过观察自心和外境完全可以明白。现在我们所见的这些现象有没有呢?佛教也承认现象是有的,但是如果真正去观察,确实微尘许的本体都不存在,具体的破斥之理可见于《中观根本慧论》、《中观四百论》和《入中论》,如果想更广泛地了解此类逻辑,还可以参考其他中观论典或者《般若经》。当然,小石子不需要用大斧头来砍,不要说所有这些尖锐的理论,只需运用其中之一,就足以证实:每个众生都是把本来没有的执著为有、本来不是的执著为是。学习中观确实可以打破我们的相执,这从一些学佛的明星、学者身上也看得出来,他们接受采访时所说的话显示出他们还是懂得不少的佛理。学过法、修行过的人在面对生活时,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心境的不同,因为毕竟对万法的真相有所认知。

这并不是我们佛教执意要承认某一个东西,而只是我们对万法实相的一种客观认识,非佛教徒也不一定不能认识它。我去高校演讲时也谈过信仰的问题,现在世界上有两千多个宗教,但“信仰”一词被我们限定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因此不同信仰的人之间冲突比较大,不仅仅是中国,包括美国、德国、法国也是如此。实际上,我们不应以信仰为主,而应以真相为主。一切万法的本体是不是空性?如果是空性,那基督教也必须承认,伊斯兰教也必须承认,佛教也必须承认,否则就与实相悖逆了;如果不是空性,即使这是佛教的观点,佛教徒也最好不要承认。现在学校里提倡德育,如果我们非要弘扬佛教的德育,那就不容易被非佛教徒所接受。因此,我们应该从提倡真理的角度出发,凡是对人类有促进作用的真理,无论是谁都应该承认。

我昨前天也说过,人类跟动物在生存权的层面上是平等的,因此人类无权践踏其他物种的生命,否则,不是上帝来惩罚你、不是佛陀来惩罚你,而是违背自然法则必然会受到自然法则的惩罚。好比人的身体是四大组成的,如果做对四大有利的行为就有益于身体,而如果服用了令四大不和的毒素,可能过不了两天就要生病,这时不能怪别人了,因为你做了违背规律的事。对于佛教的因果规律也应该这样来理解。

很多人认为佛教讲因果业报、万法空性都是别有目的的,其实并非如此,佛教只是把真相说出来而已。

 

丑三、甚深基般若之殊胜性:

由遣除见等,故说难通达,

色等不可知,故为不思议。

首先我们要知道,甚深般若绝不是轻易能够通达的,否则佛陀也就不会在一转法轮时对根基不够的众生仅仅宣说四谛法门了。经中是从否定有境一切分别心能现见等的角度说明不是他们的行境,由此经中说般若甚深实相是其他乘难以通晓的。佛陀在《般若经》中讲,般若非常难以通达,因为凡夫人的肉眼见不到它、耳朵听不到它,任何感官都接触不到它。凡夫人唯一将自己的眼耳鼻舌身作为正量,而甚深空性不是眼耳鼻舌身所能衡量的,正因如此才说它难以通达。密法中介绍般若空性时,是用水晶等来表示一下,并不是水晶能完全等同空性,其中是有很甚深的道理的。禅宗也是如此,常常使用色法、声音、味道、所触等表示方法,以期通过这种种因缘引发出行者通晓不可思议的空性,这也是因为般若非观现世量之境的缘故。

从对境上讲,佛经中也说色等有无四边之相不可知——我们觉得色法要么是有,要么是无,要么是亦有亦无或非有非无,这样以四边来揣测,而实际上色法的本体远离一切戏论,超越了凡夫的分别心——因此承许此种境界不可思议,凡夫很难通达。

《中观根本慧论》云:“世尊知是法,甚深微妙相,非钝根所及,是故不欲说。”佛陀最初成道时,了知此种甚深微妙法不是钝根的对境,因此显现上并未马上转法轮,后来经天人请求才说法。为什么要这样显现呢?就是为了说明凡夫人的知见远不是甚深空性的境界。因此,大家不要认为自己以分别念作意什么都不存在、闭着眼睛什么都见不到就是开悟了,如果是这样,盲人也成了证悟者,乃至酣睡的人、无色界的众生、冬眠的旱獭也成了证悟者(旱獭在冬天三个月里一般都是没有分别念的,有些猎人把冬眠的旱獭从洞里拉出来,将它的肉切成一块一块,它都没有任何知觉,这说明它已经入定到阿赖耶最深的地方了)……其实这些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境界,只有通达密法所讲的明空无二,才是这里所讲的不可思议。这种境界必须依靠中观的抉择观察方法或密法的安住窍诀才能达到,绝非一般的伺察意所能企及。

然后讲到如此对治之基智的界限,也就是人我执、法我执何时完全断除:到七地彻底断除烦恼障,圆满人无我的证悟,然后无我的智慧逐渐更加圆满,直到十地末尾,断尽法我执,彻底证悟法无我。

 

壬三、如此断治圆满之摄义:

如是一切智,所治能治品,

无余诸差别,当知如经说。

关于刚刚讲的如是第三品一切智(指基智)的问题,与小乘共同的、具有人我执和法我执的基智称为所治违品,而大乘不共的、以人无我和法无我智慧为本体的基智称为能治品,二者之间的一切差别,要知道已经按照《般若经》等所说无余包括在以上所述之中,作为后学者应该对此分辨清楚。

《现观庄严论》是修行的指导,因此我们在修行过程中,要知道对人无我、法无我两种空性的执著到最后也须断除,更不要说对佛像、佛塔、积累资粮的执著了。能断除的智慧是什么呢?就是刚才讲到的甚深不可思议、远离一切思维言说的智慧境界。在座很多人显现上还没有得地,那就要发愿能很快通达般若波罗蜜多。如果能够经常猛烈祈祷,各方面因缘具足时,利根者也有可能当下开悟,非利根者的相续也会有一定的转变。现在某些“智者”口上夸夸其谈,但实际的境界一点没有;而被甚深般若法门所吸引的人,有可能口上说得不多,但他的分别念与无缘的智慧之间没有很大出入,逐渐就会现前无我的境界。

作为佛教徒,不能把闻思和修行割裂,平时的行为也应经常处于佛法的境界中。不管修什么法,都要多发愿、祈祷,祈祷是很重要的。前两天我讲密法时,也要求大家常在莲花生大士面前祈祷,最后观想莲师融入五色明点,五色明点从头顶融入自心,自心跟上师的智慧成为无二无别,每天都在这样的境界中安住一会儿。这是一个简单的自受灌顶的方法,包括《开显解脱道》以及我们上师如意宝的上师瑜伽后面也有,有助于我们进入般若的境界。在密宗中,通过实修把般若智慧同自己的心态融为一体的方法是相当多的,而显宗并没有直接宣讲这类窍诀。

另外,修行要持之以恒。现在偶尔修一修的人比较多,但是真正十年八年、二三十年一直坚持同样功课的人则很少。我经常说,修的法不要换来换去。现在有很多佛教徒对自己的信仰、法门没有做到一心一意。如果能够一心一意坚持下去,那么时候一到,必定会有不同的境界出现。刚才路上有一个人问我:“我可不可以有两个本尊?”佛教也没有规定一个人只能有一个本尊,也不是你另找一个本尊,原来的本尊就不高兴了。你如果确实对很多本尊都有信心,那么把文武百尊全部当成自己的本尊都可以,但是一般人的精力有限,就怕你只是暂时修一段时间,然后又舍弃了,这是不太好的。当然,有时候为了特殊必要,比如我们也会七天当中专门修一个法,修完之后只是偶尔观想一下。但自己认定的终身主要修持的法门,一般不要随意改变——修一个法两三天之中没有什么感应,就马上转移目标。现在世间人也是这样,本来的专业是工程建筑,又转到医学,又转到教师……最后把自己转得晕头转向。

这次学习《现观庄严论》,虽然每天讲的颂词不多,而且有些地方也比较难懂,但通过不断积累,逐渐也能令我们的智慧得以增长,解决人生中的很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