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二十品 观察福德

 

佛说此生业力地,来世乃为果报地,

今生何者所造业,他世必将感受果。

善恶纵然极轻微,分别招引广大果,

转生业力之地时,为何不播善种子?

圣者轻罪亦舍弃,恶人重罪亦不舍,

眼目纤尘亦警惕,双手火舌亦接触。

身体犹如水中泡,财富宛若秋云飘,

不可依赖轮回法,了知彼性当布施。

积累不享用之财,属于谁人无有定,

倘若布施于他世,感受广大之果报。

若欲不耗诸财物,存积丰富大宝藏,

切莫积累又吝啬,应当布施且随喜。

受用虽多利益微,布施虽少果报大,

布施虽是增长门,愚者却恐财耗尽。

愚夫所贪之诸法,一切智者不贪执,

犹如国王乘妙车,恒时当观此身体。

吝啬之人所贪物,智者不会贪执彼,

犹如蜜蜂积蜂蜜,恒时当观此财产。

贤善君主如莲园,遍散布施之芬芳,

地上众生如蜂群,欣然起舞喜云集。

寿命财富及美名,今生来世大安乐,

一施胜法虽能成,愚者贪物不能成。

本性无定无实质,虽紧抓住终必离,

此等受用如水泡,何获实义何不施?

布施世间之庄严,布施不会堕恶趣,

布施善趣之阶梯,布施寂灭之善法。

欲获无尽之受用,应当广大发布施,

暂且不说其异熟,未见今生利益欤?

愚者有生之年中,辛勤劳身积财产,

唯有获得诸痛苦,老后欲妙有何用?

丰厚财富极称心,美女成群共嬉戏,

此等君主极快乐,犹如幻术骗愚者,

是故莫贪诸财物,应当尽力行供施,

一切君主皆应当,赐予无怙诸有情,

无畏救护之布施,于如世间盲人众,

为启彼等智慧眼,赐予无垢之法施,

一切君主当思维,愚昧所牵漂轮回,

不由自主受苦众,我从己身受用等,

一切所有诸财物,令彼离苦得安乐。

生起遍布时方际,殊胜大士之发心,

时尔受持长净戒,具足常规之戒律,

如是君主生善趣,执掌天境之国政,

犹如有情无情物,皆依大地而生存,

佛说有寂诸功德,悉皆依靠戒律也。

具大自在诸君主,自己奉行十善法,

令诸眷属皆行善,以多方便利民众。

本性犹如毒蛇者,秉性恶劣野蛮众,

浊世人群中极多,谁能完全摧毁尽?

若断自己一嗔恨,等同消灭一切敌,

所有一切苦行中,安忍赞为最殊胜。

由于嗔恚所激发,毫无自在受其害,

了知诸法自性者,少许亦不会嗔怒。

美如莲花金色身,人天世间之目饰,

无等殊胜之佛身,亦自修持安忍生。

不顾一切痛苦后,毫不怯懦办大事,

内心堪忍深法性,犹如狮子无畏惧。

世间及与出世间,一切圆满诸功德,

若以精进力成办,则无任何不成事。

于真理之欢喜心,若如火焰般炽盛,

一切难行之诸事,亦如加薪成助缘。

殊胜自在诸君主,具足威力能力故,

六度四摄之事业,广如虚空深如海。

仅以欢喜目斜视,若未断除诸贫穷,

非为殊胜之君主,是故当做大贡献。

缮写供养与布施,听闻披读及受持,

开演及与诸讽诵,以及思维与修习,

此等十种之法行,具有无量福德故,

一切君主应精勤,受持佛陀之正法。

具有大力诸君主,无论自己作何事,

抑或令他作诸事,当树广大善法规。

内心散乱之人士,犹如为波浪冲卷,

被烦恼苦所扰乱,何时难有自在乐。

百般辛劳所逼迫,身体疲乏有何用?

作为自心调柔者,解脱如同住身旁。

倘若内心不调顺,身著庄严之法衣,

装模作样梵行相,岂能息灭恶分别?

圣者居城亦调柔,野人住寺亦蛮横,

好似城中顺良马,森林野兽极凶暴。

心如闪电如云风,又似大海之波浪,

狡诈喜境动摇性,故应调伏如是心。

倘若自心极堪能,如清澈湖现星月,

显现五种神通等,极其众多之功德。

广大甚深大乘法,耳中甘露饮不厌,

增上多闻之体力,荣受语狮子美名。

以四理察所闻义,思维生出慧灯光,

能遣劣慧重重暗,心中升起璀璨日。

一缘专注真实义,故修止观之双运,

稀有殊胜智慧眼,现见诸法之法性。

前途光明在家众,依慧力令轮回海,

如牛迹水速干涸,步入解脱之胜处。

若见诸法如水泡,又见诸法如阳焰,

如是现见世间者,不被死主阎王见。

何人此世若能修,佛以深智所开示,

真实圣谛之妙法,则彼不生畏惧心。

此等诸蕴如幻城,诸惑亦如云儿聚,

现见无有生死慢,四魔沙场中获胜。

知此显现之世俗,犹如水月梦幻理,

一切悉皆不执著,了知如空之胜义。

谁知现空无有二,二谛无别平等性,

自然明净菩提心,成就佛果胜菩提。

较此世间诸佛陀,出世更为难得者,

如今密法金刚乘,兴世宛如璀璨日。

一切具有善缘者,圆满智慧诸君主,

若依犹如幻化术,速得解脱之密法,

则如恩札布德王,随意享受五欲时,

无勤安乐中获得,殊胜双运之果位。

 

君规教言论第二十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