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课

 

现在我们讲《大圆满心性休息》。前面讲了人身难得、寿命无常、轮回过患三个方面,现在正在讲业因果的道理。

  • 劝阻闻法是魔语

通过闻思,我们才会明白这些道理。比如前面讲的业力,它存在于何处呢?存在于阿赖耶上。阿赖耶是什么样的呢?它的本体是一种心识,但并非我们现在的分别念和无分别念的状态,而是一种特殊的心识。这些道理,我们通过闻法才会明白。

如今末法时代,有些人经常破坏听闻佛法的大事,跟别人说:“听佛法没有什么,不要学得太多,不然分别念越来越多了。你好好实修就可以,不要去听课。”其实这是一种魔语——魔王波旬入于你的心,你就会说出这些话。

现在有些道场不重视闻法,只重视修法,但这样很有可能盲修瞎炼。因为如果没有很好地听课,就根本不知道怎么修、怎么行持。其实,这种行为是魔众非常欢喜的。

有一部经典叫做《集一切福德三昧经》,其中讲到,魔众最欢喜的就是人们不行持善法。如果有人听闻佛法,魔宫会显现隐没,魔众也会恐慌不安。为什么会这样呢?佛经当中讲得很清楚:人们听了法以后就会了知取舍,了知取舍后就会修行,修行之后自相续就会生起正见,然后他就会变成一个正修者。这时成千上万的魔众就无机可乘,无法再对他进行危害1。所以,魔众最害怕的就是有人听正法。

现在,汉地也有个别居士不重视闻法,经常说:“现在好好修就可以,我上师非常提倡修行。”可你不知道怎么修,如果真正懂得修行方法倒是可以的。像我听了那么多堂课,现在要修的话,确实还是有很多问题。

其实人生当中,应该以学习为主,同时也要修行,这是比较正确的。如果连听都没有听,自己就去修,恐怕是很危险的,这样魔王波旬也会非常高兴。很多人每天都闭着眼睛打坐,而没有以正知正见摄持,这样修很有可能成为无色界或色界之因。

以后,不管是居士还是出家人,如果自己在学法方面实在无能为力——不想学或者没有机会学,那你自己不学也是可以的;但是,你最好不要劝别人放弃听法,不要去干扰、阻碍他人,耽误他人闻思修行的时间。

很多人应该把我今天讲的这些话好好记在心里。以后,你自己实在不想听课的话,你就不要听,这是可以的。以前法王如意宝也讲过:如果有些人想离开学院,你自己离开是可以的,但是,别人正在听课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去影响他,除非你确实生病了,可以请人帮助,戒律里面也是允许的。

《毗奈耶经》中说,如果僧众当中有人病了,个别人放下自己的闻思修行去帮助病人是可以的。除此之外,你自己不愿意在闻思修行的道场当中待下去,而其他人愿意待,你要把他带走的话,那真是着魔了。

“着魔”不一定是有些人想象的那样,说各种非理的话,到处裸体奔跑,其实这跟真正的着魔相比,不是很严重的。现在国外很多出名的演员都喜欢裸体表演,但他们并不一定着魔了,他们自己也不认为自己着魔了。

真正的着魔,是别人行持善法的时候,你却以一种相似的语言来劝阻:“这样闻思是没有必要的,我们现在要建立一个实修的道场。”其实我也知道,“实修的道场”就是个别人所谓的“闭关中心”“禅修中心”,是一群非常懒惰的人集聚在一起天天吃吃喝喝的地方。

你们看看别人是怎么闻思的,你们自己是怎么做的?这一点,个别人应该可以反过来想想。别人是怎么利用时间修行的,你们是怎么利用这个时间的?你外在的名称是取得很好,实际上内在是怎么做的?我们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所以我希望,以后在佛教团体当中,不要传扬一些对真正闻思修行的人起障碍的话。我并不是担心你们说几句话之后,我讲课就没有人听了。你再怎么说,宣传力度也是有限的,不一定能超越千山万水影响很多人。但是你要知道,我刚才提到的《集一切福德三昧经》中是怎么讲的,你们也可以自己看一下。

 

戊二、识积业之方式:

今天讲识积业之方式——业是怎样积存在心识上的。

 

粗念善恶欲界因,习气依于阿赖耶,

无念明现色界因,无念一缘无色因,

轮回自性二客尘,一切时分依此障。

三界即欲界、色界、无色界。三界当中的业全部依存于阿赖耶上。其实,阿赖耶学说可以对前后世的存在提供非常好的依据。

“粗念善恶欲界因,习气依于阿赖耶,”比较粗大的善恶业存在阿赖耶上面,将来成熟以后,众生就转生欲界,包括地狱界、饿鬼界、旁生界还有我们人间。

无念明现色界因,我们平时在入于禅定中时,有一种没有任何念头的,但是比较明显的明分,这样一种意念的习气也是存在阿赖耶上面。

关于这一点,上节课提到的《如意宝藏论》中讲,三界的业分别积存在不同的识上面。但《大车疏》的颂词和讲义中,对此分得不是很清楚,只是说三界的业都存在阿赖耶上面,归根结底可以这么讲。

这种无念的心识习气积于阿赖耶上,成为色界之因。大家都知道,色界四禅天中的每一禅天都有不同分类,总共有十七个色界天。

“无念一缘无色因,”没有任何念头地一缘专注是无色界之因。无色界包括空无边处天、识无边处天、无所有处天、非想非非想处天。

我们在禅修时如果一直安住于明分当中,就很容易成为色界之因。如果安住于无念的一缘专注当中,就容易成为无色界之因,比如想“一切都是心识”——与唯识宗的个别观点基本相同,这样就容易转生识无边处;如果经常一缘专注于“一切都没有”的念头,就很有可能转生无所有处;如果一直想“一切都像虚空一样”,就容易转生空无边处;如果专注于“既非有、也非无,既不是是、也不是非”的想法,就很有可能转生非想非非想处天。

所以,禅修需要引导。如果你没有引导的话,很有可能修行不能真正成为解脱之因。

“轮回自性二客尘,一切时分依此障。”三界轮回的自性是所知障和烦恼障之二障客尘,它在一切时分都障碍着我们的解脱。

由此可知,欲界、色界、无色界的习气全部依存于阿赖耶上,一旦因缘成熟,以前造过的业都可以逐渐现前。

  • 怒气之中勿发恶愿

汉地有一部比较出名的典籍叫做《宗镜录》,其中有一个公案。一位仙人获得了神通,可以自由自在地飞行。他有一位施主是大国王,因此他经常到王宫接受供养。每次供养完,国王都会按照惯例做一些仪式,之后仙人再依靠神通飞回修行的地方。

有一次,国王因为外面有其他的事,就让他的公主来承侍仙人。跟以前一样,仙人先从自己的修行处飞到了王宫。应供完了以后,公主就按照国王所做的一切对他进行承侍。最后公主的手接触他身体的时候,因为这个仙人当时还没有断除贪欲的种子,就产生了一种贪念。因为这个染心,他的神通就消失了,不能飞了。

但是他不好意思直接说,就说:“我这次要走路回去。以前我飞回去,只能跟王宫里的人和极少数众生结上缘而已,这次我要跟一路上的很多老百姓结上善缘。”然后他就不得不走路回去了。

回去以后,他很后悔,就到一座寂静山里修行。可是修行的时候,树林里有很多鸟“唧唧”地叫,影响了他的禅定,他生起了很大的厌烦心,于是离开森林前往河边。到了河边,又听到很多鱼在河里不停跳跃。于是他就发了一个恶愿:这些众生干扰我的修行,我以后要变成既可以爬树,也可以潜水的飞狸,把它们全部吃掉。

后来他不断修行,因为修得比较成功而恢复了神通。神通恢复之后再不断修行,最后以禅定力转生到了无色界的非非想天,在那里安住的时间长达八万劫。后来,因为他的阿赖耶上有“变成飞狸”的恶愿种子,所以,当他从非非想天转生人间的时候,就直接变成了飞狸,既吃鱼,又吃树上的飞禽,造了很多恶业。

佛陀在佛经中讲,虽然他暂时压服了烦恼而转生非非想天,但是因为没有断除烦恼种子,最后还是堕入了三恶趣。

从这个故事当中,我们可以得到什么启发呢?一是他行持的善法在阿赖耶的本体上可以储存,所以他退失的修行又得以恢复,并直接转生无色界。无色界属于善趣,也是比较好的地方。二是因为他当时发了恶愿,所以又堕入了恶趣。

人在一气之下很容易发恶愿。比如有些修行人正在专注地背书,旁边有人开始说一些很无聊的闲话,你就会很想揍他;或者,当你在生活中跟某个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能很想把他杀掉或吃掉。有个人曾跟我说,他跟家人吵架的时候,经常看她的脖子,很想把她捏死。好可怕!

所以,如果发了这种恶愿,它会一下子积在阿赖耶上,多年以后才会有因缘发生。

  • 阿赖耶——解开业力之谜

其实这种事情在人间也是可以见到的。

比如,一个人年轻时杀了人,然后到别的国家去改头换面,好像就一点事情都没有了。但是二十年以后,之前的事情还是被发现了,于是被抓并判处死刑。像这种情况,他的罪业应该是一直存在他的阿赖耶上面,不然的话,他的身上也没有,衣服上也没有,肉体上也根本没有。

再比如,本·拉登炸了美国的五角大楼以后,过了十年才被抓到。十年间,他隐藏在其他国家,别人根本看不出他曾干过那样的坏事。那这种罪业到底是存积在何处了呢?在拉登的眼睛上、胡子上,还是头发上?在哪里都找不到,应该是在他的阿赖耶上。

由此可以想到,虽然人们看起来好像是一样的,但是每个人阿赖耶上的种子却是不同的。一旦因缘具足,就会有很多好的和不好的种子成熟。这就是佛陀所讲的“业力不可思议”,对此凡夫人确实很难想象。

佛陀在《大乘密严经》中讲,阿赖耶非常甚深,凡夫愚痴者无法明了它的意义2。所以我们怎么样去观察,也很难理解业的所依和业的存在方式;但是当我们的智慧跟佛陀的教言相结合的时候,还是会有一种想象的空间——“噢,应该可以这样说吧!”

有些人好像很顺利,但是突然之间,你年轻时做过的有些事情就爆发了。或者,你这辈子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却一定要你来承担,其他任何人也没办法代替。这个时候我们要想到:虽然我这辈子没有做过这方面的事情,但我的阿赖耶上应该有这样的种子。

善恶业的发生都是这样。有些人非常贫穷,但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因缘而一夜暴富,成为世界闻名的富人。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这样发财,这是为什么?还有些人本来过得很好,突然就被无缘无故地关进监狱,甚至被判死刑等。

特别希望大家多翻阅一下《如来藏经》等有关阿赖耶方面的经论,这样就会逐渐明白,人除了肉身以外,原来还有心识。而且通过藏传佛教中的逐步分析,你会明白,原来世间所发生的事情都是有因缘的。

不仅以前的情况是这样,将来也是这样的。因此,我们作为一个人,应该为自己的将来着想。像牛、马等动物每天只知道吃草、喝水,对于明天以后的计划和理想都是没有的。但我们不是动物而是人,不仅要对今生有规划,更应该对长远的来世做规划,这非常有意义。

 

戊三、宣说识位:

心识无念悠然时,不执显现之外境,

一缘阿赖耶分位,明现然不执著彼,

阿赖耶识明清稳,破立二取五根境,

七聚笼统分别境,此等称为七识聚。

这里分析识的不同阶段,在哪个阶段叫阿赖耶、哪个阶段叫阿赖耶识等。

“心识无念悠然时,不执显现之外境,一缘阿赖耶分位当心识没有任何念头、本体悠然安住时,它没有动摇,不执著外在的显现,这就是一缘安住的阿赖耶的阶段。

“明现然不执著彼,阿赖耶识明清稳,破立二取五根境,”刚才不执著外现的是阿赖耶,此处讲,虽然是明现的,但是不去执著外在这种显现的识有两种:一种是非常稳固的阿赖耶识的阶段——有明清的显现,但没有去执著;二是五根识的阶段——既是明清的,又显现五根各自的对境。

此后,又是明清的,又缘对境产生执著的阶段叫意识;不仅缘对境执著,而且在此基础上进行观察、破立的阶段叫做染污意识。

“七聚笼统分别境,此等称为七识聚。”这就是识的几个不同阶段,整体称为七聚识。

  • 小结:各阶段之识

通过这次学习《心性休息》,大家应该会分析阿赖耶识与阿赖耶、五根识等的差别。

阿赖耶:前面讲了,阿赖耶是没有分别、很稳固、一缘安住、非常广大的一种心识。

阿赖耶识:阿赖耶识虽然显现外境,但不偏于任何一个对境,是心识中非常明清的部分;阿赖耶识的本体非常稳固,不像六根识一样一会儿就灭了,一会儿就没有了,只要有心识的时候,其明清部分就一直不灭,一直存在。这是阿赖耶识的阶段。

五根识:显现外在色声香味触五种不同对境的识叫作五根识,即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

意识:五种根识取境之后,产生“这是白色的柱子,这是红色的柱子,这是好听的声音,这是不好听的声音”等念头,对所取境这样分别的就是意识。

染污意识:了知对境是白色之后,认为这个白色很可爱而产生贪心,或者认为其很可恶而产生嗔恨心。此时有我、我所和贪嗔等各种分别,就叫做染污意识。

此外,大家也要记住《菩萨地论》中的说法:不跟随外境且不分别,叫做阿赖耶;虽然跟随外境但不分别,叫做阿赖耶识;分别缘取各自的外境,但是不起真正的分别念,叫做五种根识;显现外境之后再去分别,叫做意识;不但分别,而且在此基础上进行观察、破立,产生贪执和嗔执等,叫做染污意识(梵语称为末那识)3

  • 以修行了别染净之心

总而言之,大家应该分清七识之间的差别,尤其是系统闻思的道友们更应该分清楚。其实七识聚就是所谓“轮回的心”。达摩大师《破相论》中将七识聚称为染心——染污的心,如来藏的本来面目叫做净心,《六祖坛经》中也经常这样讲。

净心和染心之间的差别,应该通过修行来了解。我们在安住的时候要观察:自己是否安住在无分别的五种根识当中,比如安住在眼睛所看到的明分当中,或者是耳朵所听到的悦意的声音当中;或者,是否只是安住在一个明清的状态当中。

我前两天也讲了,法身和阿赖耶识之间的差别很重要。尤其是学大圆满的时候,分清阿赖耶跟法身之间的差别非常重要。

我那天说《大圆满直指心性注疏》的法本没有了,后来很多法师把法本拿给我说:“您不能这么伤心啊,《直指心性》的法本我们还是有的,您看我们的法本是这样的……”但是他们好像没有看,法本是崭新的,十多年以来一直放着。(众笑)

我翻译的法当中,法王如意宝亲自作序的,一是《大圆满前行》,二是《大圆满直指心性注疏》,对这两部法作序也是一种缘起吧。

当时我给学院大概几百人讲过一遍。讲的时候,大家好像都会区分阿赖耶和觉性了。大家也都明白了:“哇,原来我们修行不注意的话,很容易处在阿赖耶的门槛上。如果一直没人把我们推进来,就比较麻烦。法王这样一点,我们就知道了,原来修行不能安住在阿赖耶识的明清分上,更重要的是,要具有胜观和寂止,在止观双运的境界当中修行,非常重要。”

不管怎么样,希望大家通过这次学习,能够明白阿赖耶的道理,它是佛教中很甚深的奥义。

  • 科学界与心识研究

我在汉地曾遇到一位比较出名的某科技大学校长,他做过题为《物理学走近阿赖耶识》的演讲。当时我问:“物理学是如何走近阿赖耶的?”他的回答跟我们佛教讲的道理基本相同。

他说阿赖耶像大海一样,在海面上会产生汹涌的波涛,波涛比喻器世界,而海面上各种波动的根本因是阿赖耶,阿赖耶是没有动摇的,就像大海的底层一样。佛经当中也有这方面的比喻。当然,要用物理学来论证这些道理有一定的困难。

其实,用心理学等现代科学来论证心识有一定的困难。不管是古希腊心理学,还是现代西方心理学,对心识的剖析都远远不如佛教中的唯识宗。而物理学的研究,不管是量子力学还是经典物理学,主要都是针对物质的,比如大脑,而对心识的研究并不多。

比较而言,研究领域更为贴近心识的,应该说是生物学,我之前在课上也讲过,这一学科对心识和人体两方面都有所涉及。不管怎样,科学界对心识,尤其是阿赖耶识应该值得研究。

这位教授应该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他曾多年担任一所科技大学的校长,能有这样的思想,我觉得很好——通过科学来寻找真理,最后知道要“走近阿赖耶”。但不知他的修行怎么样,我也看不出来。

 

戊四、各位之识:

串习此等转三界,三门迷乱痛苦因。

前面讲了,不管是阿赖耶识、阿赖耶,还是五根识、意识和染污意识,都是流转三界之因。也就是说,一缘专注是无色界的因;明清专注是色界的因;以比较粗大的心念不断缘取对境,就是欲界的因。

我们只要没有通达这三种心识的根本(真正的心性)——本体是空性的、空性的本体是光明的,那你不管怎么样去修,都很有可能处在三界的迷乱当中不能离开,一直成为痛苦的因。

  • 智悲双运乃解脱之道

因此,真正的解脱之道其实是方便和智慧双运,讲《现观庄严论》和密法的时候都讲过。更重要的是,要依靠上师的窍诀,并将传承上师的教言与自己的修炼结合起来,既要懂得自己的心性本来就是空性的,又要懂得这种空性是无所住的。如果真正通过中观的闻思、密法的直指而通达了自己的心性,那么在此基础上的修行是会成功的。

如果没有智慧和方便双运,也没有上师的引导,那是非常危险的。现在很多人喜欢自己“开车”——自己闭关、自己修行,也没有什么传承,也没有什么引导,这样过了很长时间以后,有些人最终真的产生邪见而放弃了修行。

《毗奈耶经》中有一个公案。一个边地的国王有两个儿子,见解都非常不好,一个是常见派,一个是断见派。后来,他把两个儿子交给胜光王抚养。因为胜光王是佛教徒,他们就在佛陀的教育下慢慢放弃了常见和断见,并且随佛出家,获得了证悟。

后来佛陀讲述了其中的因缘。这两位证悟者以前在迦叶佛时已精通三藏,但都没有上师的引导,在寂静地盲修了很长时间,后来一者产生常见,一者产生断见。到最后临终的时候,他们两个因为都没有什么感应,就产生了一种邪见,认为:“迦叶佛的教法是不合理的,因果是不存在的,我们两个修行这么多年一点感应都没有。”他们以这个邪见而堕入恶趣,感受了很长时间的痛苦。转生人间时,他们还带有一些常见和断见的习气,但是幸好,当时他们在迦叶佛的教法下出家,因为出家的原因,这次已经证悟了。

我认识的有些人,闭关了很多年,可是离开的时候效果不是很好,好像他自己也没有什么信心和修行的感应。

现在有些人对佛法学得不深,可能会以自己的分别念产生增上慢。就像前面讲到的两位比丘,本来没有证悟却认为证悟了,本来不是境界却认为有境界了。此时没有人印证,也没有人指点,也没有去看很好的书——因为傲慢的人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一旦最后修行失败,就会产生极大的邪见,这是毁坏生生世世的因。

  • 闻思修行须依正统法本

我特别希望,很多佛教徒遇到了佛法,得到了难得的人身,此时一定要依靠非常正统的法本去闻思修行。诸佛菩萨真正的金刚语是不会欺惑的。不要随便在街上买,看到书店里某本书很好看、很相应就买来看。

现在人可能是业力现前吧,对前辈高僧大德真正的经论教典没有兴趣,反而对有些甚至自己也特别迷茫的世间人写的书很感兴趣:“哇,这本书对我的影响很大,非常非常好!”每天都把它放在自己的枕头上顶礼而睡着,但最后有没有真实的正见也非常难说。

所以无垢光尊者也讲,现在有些人虽然在修行,但是根本无法超离轮回、获得解脱。尤其是当今很多禅修者误入歧途,而且自己根本没有见到什么功德。

原因是什么呢?我相信不是因为所修的法没有力量。自古以来,人类历史上以及我们身边都有很多修行人,确实已将烦恼转为道用,在一生当中,出现了这么多的善法习气,也获得了很多出世间的功德。但是个别人因为自己修行的方法不对,可能经常安住一个境界,但是这种境界也不一定很好。

  • 安住一缘之歧途

不知我讲过没有,法王如意宝经常在课堂上提到色达的一位上师,他大概是三十年代左右的人。他有一个弟子经常安住在某种境界当中,而且禅修功夫非常好,可以随时安住一缘,两三天都不吃不喝。

但那位上师说,你这样的安住不一定很好,就要求他不准去禅修,甚至专门安排几个特别调皮的小喇嘛,他一安住的时候就进行干扰,他有时候也生气。后来上师要求他三年内不准安住,念一亿遍观音心咒。

所以,我们藏传佛教的有些上师,看到弟子修得很好的话,是比较支持他禅修和安住的;但是如果他修得不是很好,就不是很赞叹安住。

很多人说,“我现在可以安住半个小时”,“我现在可以安住四十分钟”,“我现在可以安住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但如果没有胜观和寂止无别的境界,光是安住也不一定特别好。

就像藏地的旱獭,冬天三个月当中一直在洞里“安住”,连喘气都不用。有些猎人把它拿出来的时候,只有胸口是热的,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在它的鼻孔处放一些很细的毛,看得出它是没有呼吸的。可见它是在深度地“安住”。而到了春天,它又会出来到处寻找吃的。

所以,大家应该懂得禅修的道理。否则,即使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最终却没有成为解脱的因,反而成为三界和痛苦的因,并可能产生邪见。

  • 学未究竟反生邪见

麦彭仁波切讲过,世间有些具有小聪明的人,虽然学习了,但是没有达到究竟,这也会成为极大的祸患。为什么呢?因为学了一段时间以后,如果最终没有学懂,就会产生很多邪见。

以前有一个学藏传佛教的出家人,把五部大论都学完以后就产生邪见而还俗了。他还写了一本书,说五部大论里面的因明、中观、戒律都有哪些地方不对。因为他嘴巴比较会说,使藏地个别学校的学生也产生了邪见:“哇,原来他说的是对的!”后来有堪布剖析这种现象,而我们都觉得这不值一提,那个人是特别可怜的。

即使在佛教兴盛的藏地僧团中也有极少数邪知邪见者,所以,我们不管学习还是修行,都应该力求精确、确保正确,除此之外,自己还要寻找一个最好的方法来不断调整。

就像日本企业家稻盛和夫曾说过的一样,我们人来到这个世界,至少也要稍微有一点进步——最初的我也许不是很好,但当我离开人间的时候,乃至到了下辈子,应该要更好一点4

所以,我们应该要求自己今后至少要稍微好一点,不要原来信仰三宝,学着学着连三宝都不信了,那闻思不成功,修行也不成功,特别可怜。

现在有个别居士的确没有好好学修,真正的法义没有弄懂,反而懂得了耍聪明的个别专用词,然后去欺骗很多人。当然,这种人只有百分之一二左右,但毕竟也是存在的。

因此,具有正知正见的佛教徒,应该关注一下身边的这些人。虽然我们不能经常用挑剔的眼光和说是非的态度去讲别人的过失,但是看到身边的人误入歧途,我们也有责任去救他们。

其实,当一个人心里特别绝望的时候,旁边有人来救是很重要的。有些人的绝望和痛苦是暂时性的,并不是永恒的。包括我们学院当中的有些修行人、出家人,一生起烦恼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样的人,但过一段时间又完全正常了,并且感叹:“幸好我当时没有跳楼,不然可能很危险的。”

所以,人在烦恼的驱使或业力的逼迫下,有可能产生邪见或做出一些不如法的行为。在这个时候,我唯一的窍诀就是祈祷上师三宝,其他都没有,这是我通过自己的人生经验得出的结论。无论怎样、无论何时,早上起来、晚上睡觉,平时走路、坐车,到任何地方都默默地祈祷上师三宝,这对一个修行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并不是因为上课的时候要念诵,就念一念“炯丹迪 得因夏巴 札炯巴 央达巴 作波桑吉滚波奥华德美巴拉 香擦洛 巧多 嘉森且奥……”不是光这样念一句就可以,而是应该时时刻刻真诚地祈祷。我刚才在学旁边的一个人,但是没有学成功。(众笑)

 

戊五、宣说三界以何者为主:

欲界七识聚为主,色界阿赖耶识主,

无色界中则唯以,无念阿赖耶为主,

其余二者随眠附,当知各地所具之。

“欲界七识聚为主,”在欲界,七识都重要,都存在。比如我们人类,五根识、意识、染污意识都有,其余心识以附属的方式存在。

“色界阿赖耶识主,无色界中则唯以,无念阿赖耶为主,其余二者随眠附色界是以明清的阿赖耶识为主,其余的识以附属的方式存在;无色界以阿赖耶为主,连阿赖耶识也不明显,只是一缘安住,其余的识以随眠方式存在。

“当知各地所具之。”应当了知不管转生为三界哪种众生,都具有不同的心识。比如在欲界当中,如果转生为动物,就会有动物的心识,转生为人类就会有人类的心识。而且在人类当中,有些不具足眼识,有些不具足耳识,有些连粗大的知觉都没有……存在各种各样的心识。

 

戊六、融入方式:

下面讲欲界众生各识的融入方式。

 

如是欲界夜眠时,五境根识渐入意,

意识融入阿赖耶,一缘无念无现境,

彼者融入法界故,自性远离诸戏论,

复现阿赖耶识中,意识单起而做梦,

种种破立无而现,从中觉醒六识聚,

趋入外境而造业,夜以继日如是现。

这个颂词很重要。我今天可能讲得不是很广,但希望你们课后好好地分析。我们欲界众生的七识聚是怎样融入、怎样起现的,此处以睡眠的不同阶段来做说明。其实人死之时,识的融入方式也与此基本相同,这在中阴法门和大圆满最后的光明入法当中讲得比较清楚。

“如是欲界夜眠时,五境根识渐入意,”欲界众生在晚上睡眠的时候,心识是如何融入的呢?首先是五根识融入意识。从闭上眼睛开始,到慢慢进入睡眠的过程中,眼识等五根识逐渐融入意识。

“意识融入阿赖耶,一缘无念无现境,”意识又慢慢融入阿赖耶识,阿赖耶识又融入阿赖耶,此时就在无缘的境界中安住。

“彼者融入法界故,自性远离诸戏论,”此后,阿赖耶又入于法界性(法性光明),此时显现出自性远离一切戏论的法界光明。

在这个时候,如果有些修行者得过上师的窍诀,对密法和相关修行境界也比较明白的话,他的梦就会和光明成为无二无别——一般不会做梦,而是处于一种光明当中。很多大德晚上在光明当中过夜的话,就是由阿赖耶再入于光明界,在这样的光明界当中,他能见到诸佛菩萨,获得法流三摩地等,在梦中可以显现种种形象。

以上是入法,讲各识怎样融入,下面讲各识如何起现。

“复现阿赖耶识中,意识单起而做梦,”各识再度起现时,从法界光明中显现阿赖耶,阿赖耶中又显现阿赖耶识,阿赖耶识中显现意识,在意识当中开始做梦。

所以做梦的时候,首先从五根识开始融入,一直融入法界光明,又从法界光明中呈现潜意识的阿赖耶识(在阿赖耶识的阶段无法做梦,因为阿赖耶识没有分别),然后就出现因明中所说的“非量的意识”——《量理宝藏论》第二品中讲,梦不是真正的意识,它是一种非理的、颠倒的意识5,但是在颠倒当中也有一些真实的习气,比如白天所显现的以及将来要发生的一些事情,这也是有种缘起在里面。

“种种破立无而现,”在意识当中会显现各种各样的梦,在梦中会有种种破和立(其实大多数梦与白天所关注的事情有关)。虽然梦境本来没有,但是做梦的人一直认为有而进行破立。

“从中觉醒六识聚,”从意识当中醒过来的时候又产生六识,就跟我们白天的正常状态一样。早上睁开眼睛,色法也看到了,色声香味等六种外境就呈现在你的前面,这个时候你的六识会出现的。

“趋入外境而造业,”然后就趋入外境而造业。按照《毗奈耶经》所讲,在梦中一般不会造业,清醒时才会造业。所以,在单单的意识当中虽然会到处云游,做各种事情,但是不会真实地造业;早上醒来以后真正趋入外境、进行破立,此时就会造业。

“夜以继日如是现。”由此,众生的识聚夜以继日、周而复始,每天不间断地这样呈现。

等会下课后,你们所有人的五根识就逐渐融入阿赖耶,少数人可能在光明界当中安住;有些人连梦也没有,一直处于阿赖耶的深层酣睡当中不出来,因为意识还没有单起。尤其是人特别累的时候,晚上睡下以后,早上醒来发现身体的姿势好几个小时都没有动过。昨天晚上我就是这样,一直处于比较深层的阿赖耶当中,根本没有出现到单意识上面,早上从深层的阿赖耶直接起现了六识。周而复始,我们就是这样造业的。

其实,了解这些对我们的死亡也有帮助。在《时轮金刚》当中,就将这个过程跟死亡进行了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