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二品 观察智者

 

一切殊胜诸君主,为知合理非理事,

当学种种诸论典,并依具有功德者。

若未精通诸论义,仅以浅薄之智慧,

不能广辨取舍处,故当先阅经论疏。

求取任何学问时,断除傲慢依上师,

若恒依止诸正士,则彼功德如夏潮。

见与不见之一切,功德根本即智慧,

若无智慧于眷众,仅以慈心不能护。

若具智慧作何事,无有不能成办者,

依智力亦能成佛,何况说是其他事?

广增智慧唯一门,即是听闻正法义,

是故不勤闻法者,忙碌琐事有何用?

法财欲果四圆满,彼等之源即智慧,

虽赐增智之善论,不需之人岂非畜?

具慧一人亦能胜,强有势力怨敌众,

犹如光芒璀璨日,震慑一切诸星辰。

无智虽具财富等,亦与敌众共享用,

虽有势力成他仆,犹如象为铁钩驯。

何人若欲成智者,每日当记一偈颂,

如是不断渐积累,则智增如上弦月。

无精打采不学者,纵过百年无进步,

若欲获得智者位,则当刻苦勤奋学。

若不精进无学问,无学问者虽向往,

荣华富贵亦无果,犹如冬季之树木。

若是具有学问者,暂时纵然受衰败,

不久享受安乐果,犹如春季之妙树。

君主自境众人敬,智者他境亦受敬,

君主自己便可求,较国政重之学问。

本来功德自可得,然自不愿求学问,

反而嗔怒具德者,呜呼业力所感也!

设若远离智慧力,虽聚众人亦无益,

如同狮子毁象群,具智一人能制服。

敌众虽有强势力,若具智慧能胜彼,

战时大鹏虽胜利,最后遍入天骑之。

君王若具智慧力,则能保护诸国境,

即使孤身之一人,亦能统治全世界。

若人持有智慧灯,则彼无有衰败暗,

通达经论之智者,世间庄严如明日。

一切世出世善聚,悉皆依靠智慧力,

故当先求智慧眼,复次再办诸所欲。

若不知理非理事,则彼纵然极精勤,

区区小事亦难成,何况成办重大事?

凡人未能成之事,智者则以方便成,

富楼那未调裸众,具智文殊调伏之。

广大智慧若增上,一切事情无阻碍,

千数盲人难行道,明目一人亦能过。

智者仅仅说一句,亦成众人之大事,

镜面国王言少语,令诸众生得安乐。

智者不厌足善说,正士不厌足功德,

大海不厌足江河,凡夫不厌足欲妙。

一切功德与过患,以及应时与非时,

智者愚者差别等,智者能辨愚非尔。

若遇甚深论典义,或遇关键性问题,

则知智愚之差别,外相彼二即相同。

智者弃过取功德,愚者弃德取过患,

愚者虽讥讽智者,智者却悲愍愚者。

愚者无论再富裕,亦如竹果必将灭,

智者无论再衰败,亦如良种必将增。

具有学问诸智者,愚人前亦闻善说,

贡高我慢诸愚者,值遇智者即逃避。

良言相告心不悦,宣说深义不愿闻,

无义琐事特精进,此等即是愚者相。

唐捐有义之教言,尤为信任狡诈者,

内心憎恨诸大德,此等即是愚者相。

若说实语不相信,欺诈引诱随彼行,

仅以面谀令生喜,此等即是愚者相。

初见何人皆信赖,听闻何语皆当真,

无论何事皆参与,此等即是愚者相。

承诺无能为力事,不察人云自亦云,

信口胡说未知义,此等即是愚者相。

他人未问宣自德,无缘无故害他众,

自高自大辱有情,此等亦是愚者相。

愚者之相虽无量,然诸智者依此相,

易知愚者之本质,智者与之相反也。

远离傲慢之愚者,昏庸暴君与劣妻,

一切恶劣之环境,则已获得诸安乐。

若依贤明之君主,调柔稳重之智者,

善良亲友及妙境,则自获得诸喜乐。

是故当知愚者过,及与智者之功德,

精通君主之法规,应取智者之功德。

当学世间诸技艺,尤其君主法规论,

工巧医方声明学,因明内明等典籍。

天文诗学声律等,凡于一切所知处,

君主智者无不学,君主胜饰即智慧。

尤其若学佛经典,以及一切论疏义,

则于一切所知处,获得无畏之辩才。

如是具慧胜君主,大地无等之庄严,

能除黑暗之明日,亦与此君不可比。

太阳亦是未能除,诸众内藏之痴暗,

君主日光能遣除,故彼君主诚稀有。

天上地上与地下,所有智者之慧莲,

皆依君主日绽放,是故三地增吉祥。

 

君规教言论第二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