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二品 观察正士

 

正士特意常宣扬,所有高士之功德,

马拉雅山檀香味,被风传送于十方。

若立正士为高官,既能成事又得乐,

如宝供于幢顶上,智者称颂境吉祥。

若被暴君残害时,则彼更为念法王,

犹如众生受疫时,心里总是念雪水。

遭受暴君迫害时,人主法王特护之,

如当恶魔缠身时,密咒上师会摄收。

正士断除微小罪,劣者大罪亦不断,

犹如奶酪清除尘,酒中特为放酒曲。

正士虽然遭衰失,行为显得更如法,

犹如火把向下垂,火焰一直向上燃。

正士虽然住远方,亦会守护自眷属,

天空密布浓云时,地上庄稼更增长。

名声今生欢喜因,福分来世欢喜因,

此外唯有凭财富,智者绝不生欢欣。

往后应有远目光,忍苦耐劳不放逸,

勤学稳重机灵者,即使奴仆亦为官。

恒时欢喜发施者,名声如风传诸方,

如同乞丐聚施处,愿意赠者将更多。

若已施舍不收回,能容劣者之侮辱,

受恩虽小亦不忘,此等即是圣者相。

正士学问虽隐藏,声望传扬诸世界,

犹如密藏豆蔻花,芳香遍于诸四方。

国王仅在本国大,智者处处受人敬,

花朵仅是一天饰,顶宝永时受供奉。

弯弯树木果实多,雅驯孔雀尾屏美,

驯良骏马行道快,诚挚温和智者相。

正士常人同做事,彼二报恩却不同,

于田撒下同种子,长出庄稼不相同。

若于圣者作贤事,无论再小亦有果,

犹如施一油柑果,法王待彼若王子。

行为护持高门阀,若失行为则无义,

诸人喜爱檀香味,烧尽成炭谁需之。

大者暂虽受衰失,不必为彼生忧伤,

月亮暂被罗睺食,立即将会得解脱。

大者仁慈诸怨敌,则能制服怨敌众,

众人敬王护他众,故彼推选为国王。

正士无论再困苦,不吃杂罪之食物,

狮子无论再饥饿,不会食用呕吐物。

正士即使遇命难,亦不舍弃善本性,

真金无论再烧砍,彼色总是不会变。

卑者虽嗔高尚士,正士不会复发怒,

胡狐发出大嚎声,兽王于彼起可怜。

众人寻查智者过,常人不会有如是,

如于珠宝寻瑕疵,谁管烬薪有裂痕。

不因赞称而高兴,不因辱骂而忧伤,

善持自之功德者,此乃正士之法相。

依罪武力所得财,怎能算为真财富,

犹如猫狗虽充腹,皆是无耻之经历。

眷属若得诸圆满,此乃长官之光彩,

为马严饰璎珞者,岂非主人之庄严?

长官如何以大恩,爱护一切诸眷属,

如是所有眷民众,亦对长官敬服侍。

圣者居住之住所,谁有尊敬余学者,

太阳照射天空时,星星虽多亦不见。

 

格言宝藏论第二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