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 利 道 歌 天 鼓 妙 音

第二品 忏悔罪业

 

丙一之丁二(于菩提心相违者之忏悔品)分二:一、品名;二、正论。

戊一、品名:忏悔罪业。

戊二分四:一、供养支;二、顶礼支;三、皈依支;四、忏悔支。

己一分五:一、真物供;二、意幻供;三、愿力供;四、无上供;五、音赞供。

庚一分三:一、主人所管供;二、无主人所管供;三、供身。

辛一、主人所管供:

为持珍宝心,我今供如来,

无垢妙法宝,佛子功德海。

为了受持珍贵的愿行菩提心,我现在尽诸所有真诚地供养诸佛如来,清净无垢的殊妙法宝,以及所有大乘僧宝——登地以上的佛子,这些广大的功德大海。

 

辛二、无主人所管供:

鲜花与珍果,种种诸良药,

世间珍宝物,悦意澄净水。

巍巍珍宝山,静谧宜人林,

花严妙宝树,珍果垂枝树。

世间妙芳香,如意妙宝树,

自生诸庄稼,及余诸珍饰;

所有鲜艳的花朵,珍贵的果实,种种上好药物,世间的珍奇宝物,以及所有赏心悦目的清澄净水;巍巍耸立、珍宝所成的山峦,远离尘俗静谧舒适的森林,绮饰着奇花的妙宝树,果实累累压垂了枝干的珍果树;天界、人间殊妙芬芳的香气、燃香,如意树和诸宝树,不需耕耘而自然长成的诸种庄稼,以及其余值得供养的各种珍奇饰物。

 

莲花诸湖泊,悦吟美天鹅;

浩瀚虚空界,一切无主物,

意缘敬奉献,牟尼诸佛子,

祈请胜福田,悲愍纳吾供;

福薄我贫穷,无余堪供财,

祈求慈怙主,利我受此供!

缀饰着种种莲花的大小湖泊,湖面的天鹅发出悦耳的吟鸣声;在浩瀚虚空界中,一切无有主人的美好事物,以想象来缘取恭敬地奉献给以释迦牟尼佛为主的三世诸佛及所有佛子,祈请最胜福田慈悲地接受这份供养。我福德微薄,十分贫穷,没有其余堪可供养的财物,祈求慈悲的怙主圣众,为利益我而纳受这份供养吧!

 

辛三、供身:

愿以吾身心,恒献佛佛子,

恳请哀纳受,我愿为尊仆。

我愿意将自己的全部身心,永远奉献给诸佛菩萨,诚恳祈求圣众接受,我愿意给圣尊们做一名忠实的仆人。

 

尊既慈摄护,利生无怯顾,

远罪净身心,誓断诸恶业!

既然诸佛菩萨已慈悲地摄受护念我,我将毫无畏惧地去成办利乐有情的事业而不顾及自身,超脱自己的一切宿罪,清净身心,今后誓不再造任何恶业!

 

庚二(意幻供)分二:一、浴式等供;二、妙用供。

辛一、浴式等供:

馥郁一净室,晶地亮莹莹,

宝柱生悦意,珠盖频闪烁。

备诸珍宝瓶,盛满妙香水,

洋溢美歌乐;请佛佛子浴。

一间气味芬芳的清净宫室,铺着亮莹莹的水晶地板,有着赏心悦目的宝柱,高悬的珠宝华盖频频闪烁着耀眼光华。备妥诸种珍贵的宝瓶,盛满触体生悦乐的香洁净水,洋溢着美妙婉雅的歌乐,祈请诸佛和佛子来沐浴。

 

香熏极洁净,浴巾拭其身,

拭已复献上,香极妙色衣,

亦以细柔服,最胜庄严物,

庄严普贤尊,文殊观自在。

浴毕用妙香熏过且极其洁净的浴巾,恭拭诸圣尊的身体,然后再向诸佛献上最香、最美妙、色彩最庄严的化身服装;同时亦用质地细柔的宝衣,各种最美妙的饰物,庄严普贤、文殊以及观自在菩萨等圣众。

 

辛二、妙用供:

香遍三千界,妙香涂敷彼,

犹如纯炼金,发光诸佛身。

用香遍三千大千世界的奇香,敷抹在犹如经十六炼纯金般闪烁光芒的诸佛身上。

 

于诸胜供处,供以香莲花,

曼陀青莲花,及诸妙花鬘。

亦献最胜香,香溢结香云,

复献诸神馐,种种妙饮食。

亦献金莲花,齐列珍宝灯,

香敷地面上,散布悦意花。

我向最殊胜的供养处,供上芬芳的莲花、曼陀罗花、青莲花等,以及各种美妙的花鬘;也向诸佛菩萨献上最好的香,香气弥溢,结成香云;亦献上各种神馐,与种种色香味俱佳美无比的饮食;也要献上排列整齐如同金莲花般的珍宝灯,并在那用妙香涂抹过的地面上,散布点点悦意的花朵。

 

广厦扬赞歌,悬珠耀光泽,

严空无量饰,亦献大悲主。

无限广大的宫殿中洋溢着悦耳歌乐,悬垂着的珍物宝饰闪耀着亮丽光泽,这些庄严空间的无数妙饰,也要献给本性具足大悲的怙主。

 

金柄撑宝伞,周边缀美饰,

形妙极庄严,亦展献诸佛。

金柄撑起珍贵的宝伞,伞沿点缀着令人喜悦的华美饰物,外观极为庄严,形态殊妙,我也要经常撑起这种宝伞供养诸佛。

 

庚三、愿力供:

别此亦献供,悦耳美歌乐,

愿息有情苦,乐云常住留。

唯愿珍宝花,如雨续降淋,

一切妙法宝,灵塔佛身前。

此外,我也要奏响最美妙的歌乐供养诸佛圣尊,愿悦耳的乐音交响成乐云,息除众生的一切痛苦,长久地驻留在诸佛圣众前。愿以珍宝、妙花,如下雨一般不断地降落在一切胜妙的三藏法宝、佛塔与各种佛像上面。

 

庚四、无上供:

犹如妙吉祥,昔日供诸佛,

吾亦如是供,如来诸佛子。

如同文殊、普贤等已得自在的大菩萨,往昔以遍满虚空之妙供呈献诸佛,我亦如是供养诸如来及佛子。

 

庚五、音赞供:

我以海潮音,赞佛功德海,

愿妙赞歌云,飘临彼等前。

我以如同海潮般无量的动听声音,赞叹诸佛不可思议之功德大海,愿此美妙赞歌,如云一般飘临在诸佛面前,永恒地赞美他们。

 

己二、顶礼支:

化身微尘数,匍伏我顶礼,

三世一切佛,正法最胜僧,

敬礼佛灵塔,菩提心根本,

亦礼戒胜者,堪布阿阇黎。

以普贤行愿之威力加持,我幻化出微尘数的身体,五体投地顶礼三世一切佛、正法和最殊胜之僧宝;顶礼佛陀的灵塔,灵塔是生起菩提心之根本,也要顶礼具殊胜净戒者,所有的法师与阿阇黎。

 

己三、皈依支:

乃至菩提藏,皈依诸佛陀,

亦依正法宝,菩萨诸圣众。

直至证得无上菩提之前,我生生世世皈依诸佛,也皈依无漏的正法宝和菩萨圣众。

 

己四(忏悔支)分二:一、明观忏悔之依境;二、真说忏悔。

庚一、明观忏悔之依境:

我于十方佛,及具菩提心,

大悲诸圣众,合掌如是白:

我向十方诸佛,以及具有殊胜菩提心的大悲菩萨圣众,恭敬合掌,如是启白。

 

庚二(真说忏悔)分四:一、厌患对治力;二、所依对治力;三、现行对治力;四、返回对治力。

辛一、厌患对治力:

无始轮回起,此世或他生,

无知犯诸罪,或劝他作恶;

或因痴所牵,随喜彼所为,

见此罪过已,对佛诚忏悔。

自无始轮回起,无论是今世或过去世,我出于无知所犯下的一切罪业,或者劝他人造下的罪业,还有因自己为愚痴牵引,随喜他人恶行而造下的诸般罪业,现在醒悟到这些罪业的过失,在诸佛圣尊前诚恳痛切地发露忏悔!

 

惑催身语意,于亲及父母、

师长或余人,造作诸伤害。

因昔犯众过,今成有罪人,

一切难恕罪,佛前悉忏悔。

由于无明烦恼的催动,我以身语意三门对三宝、父母、上师等严厉的对境,造作了种种违逆、伤害。因为以前犯过众多的这些过失,现在我成了罪业深重的罪人,这一切难以饶恕的罪业,我要在诸佛前痛切地一一发露忏悔!

 

罪业未净前,吾身或先亡;

云何脱此罪,故祈速救护!

死神不足信,不待罪净否,

无论病未病,寿暂不可恃。

在罪业尚未清净之前,我或有可能就死去了,到那时还有什么办法脱离这些可怕的罪业呢?所以祈求诸佛圣尊赶快来救护我!死神是不能信任的,它不管你罪业是否已经清净,也不论你是否生病,随时都会降临。人寿多么短暂,一点也不可依恃。

 

因吾不了知:死时舍一切;

故为亲与仇,造种种罪业。

仇敌化虚无,诸亲亦烟灭,

吾身必死亡,一切终归无。

因为我不了解,自己在死时必然要舍弃生前的一切,所以为了亲人与仇敌,造作了种种罪业,然而仇敌都将化为虚无,亲人亦将如烟一般消散无迹,自己亦必定会死去,世上的一切亦终归空无。

 

人生如梦幻,无论何事物,

受已成念境,往事不复见。

人生如同梦幻一般,无论任何事物,发生过后,只能成为忆念之影尘,一切往事再无法经历。

 

复次于此生,亲仇半已逝;

造罪苦果报,点滴候在前。

而且,于此短暂的一生中,亲友和仇敌大半都已经去世了,然自己为他们造罪而招致之果报,丝毫不爽现在自己面前。

 

因吾不甚解:命终如是骤,

故起贪嗔痴,造作诸恶业。

因为我未甚深地了解,生命的终结竟是如此突然,所以生起了贪嗔痴三毒烦恼,而造作了许多罪业。

 

昼夜不暂留,此生恒衰减,

额外无复增,吾命岂不亡?

昼夜间刹那也不停留,今生寿命总是在衰减,而且又无法去额外增添,我的生命如是有减无增,难道还会不死亡吗!

 

临终弥留际,众亲虽围绕,

命绝诸苦痛,唯吾一人受。

魔使来执时,亲朋有何益?

唯福能救护,然我未曾修。

当我临终弥留之际,纵然有众多亲人围绕于身边,但命终气绝四大分离之痛苦,却只能由自己一人忍受。当死魔使者来捉拿时,亲戚朋友能有什么利益呢?此时唯有善业福德才能救护自己,然而我却从来未去修习积累过。

 

放逸吾未知;死亡如是怖;

故为无常身,亲造诸多罪。

怙主啊!我一向放逸身心,不知道死亡竟是如此可怕,所以为了短暂而无常的生命,自己造了许多罪业!

 

若今赴刑场,罪犯犹惊怖,

口干眼凸出,形貌异故昔;

何况形恐怖,魔使所执持,

大怖忧苦缠,苦极不待言。

倘若一个罪犯只是被押赴刑场,尚且会惊怖万分,因害怕而口干舌燥,双眼凸出,形貌大大异于往昔平时,更何况是为身形威怖的阎罗使卒所捆押,内心遭受着害怕死亡的大忧苦折磨,那种极端的痛苦就更难以言说了!

 

谁能善护我,离此大怖畏,

睁大凸怖眼,四方寻救护,

四方遍寻觅,无依心懊丧,

彼处若无依,惶惶何所从?

谁能对我善加保护,离开这种极大的怖畏呢?我睁大因恐怖而凸出的眼睛,四方寻找着救护者,四面八方到处寻觅,然而毫无可依恃者,由此心情十分懊丧。在此无可依怙的险境中,惊惶不安的我应该何去何从呢?

 

辛二、所依对治力:

佛为众怙主,慈悲勤护生,

力能除众惧,故我今皈依。

如是亦皈依,能除轮回怖,

我佛所悟法、及菩萨圣众。

佛陀是一切众生的依怙主,他以大慈大悲精勤地救护着众生,其大威德力能消除众生所有的畏惧,所以从今天开始,我要虔诚地皈依佛陀。同样,我也要皈依本师释迦牟尼佛所证悟、能解除一切轮回怖畏的无上妙法,以及所有的菩萨圣众。

 

因怖惊战栗,将身奉普贤,

亦复以此身,敬献文殊尊。

哀号力呼求,不昧大悲行,

慈尊观世音,救赎罪人我!

复于虚空藏,及地藏王等,

一切大悲尊,由衷祈救护。

死亡的恐怖使我惊惶战栗,为了摆脱这种怖畏,我要将自身奉献给普贤菩萨,也要将此身供献给文殊师利菩萨。我要哀戚地大力号叫呼求,大悲心行无有错乱之观音慈尊,来救度我这个罪人,也于虚空藏菩萨以及地藏王菩萨等一切大悲圣尊前,由衷地祈求救护!

 

皈依金刚持,怀嗔阎魔使,

见彼心畏惧,四方速逃逸。

我也要皈依金刚持菩萨,心怀嗔恨的阎魔使者,见到他便心生畏惧,赶紧向四方狼狈逃逸。

 

昔违尊圣教,今生大忧惧。

愿以皈命尊,求速除怖畏!

往昔,我违背了尊圣的教诲,现今为此逆举之恶报而生起了极大的忧伤恐惧,愿意将身命奉献而皈依,请求速速解除我的怖畏!

 

辛三(现行对治力)分二:一、需依对治之缘故;二、真实对治。

壬一、需依对治之缘故:

若惧寻常疾,尚需遵医嘱,

何况贪等患,宿疾恒缠身。

如果一个人害怕普通疾病的痛苦,尚且需要遵照医生的吩咐,何况是贪嗔痴烦恼长劫缠缚着身心的痼疾(要对治更需去依教奉行)。

 

一嗔若能毁,赡部一切人,

疗惑诸药方,遍寻若不得;

医王一切智,拔苦诸圣教,

知已若不行,痴极应呵责!

即使只是贪嗔等一种烦恼,就能够摧毁赡部洲所有人的安乐,而且治疗这些见思惑烦恼症的药方,遍寻世俗典籍也无法获得,那么对大医王一切智智者所说拔除这些痛苦根源的圣教,如果有人明知而不依教奉行,那真是愚痴之至,极应呵责!

 

若遇寻常险,犹须慎防护,

况堕千由旬,长劫险难处。

如果遇到普通险情,也需要很谨慎地防护,更何况面临堕落千由旬之地狱深渊、长劫不出之烦恼险地呢!

 

或思今不死,安逸此非理,

吾生终归尽,死期必降临;

谁赐我无惧?云何定脱苦?

倘若必死亡,为何今安逸?

或许有人想:“现在我还不会死亡。”因此而安逸地度过时日,不励力修对治。这是不合理的,我的生命最终都有尽头,死期必定于旦夕之间降临。到那时候,谁能赐给我无惧的心境呢?如何才能完全脱离死亡痛苦呢?倘若自己必定会死亡(死后也有因自己罪业堕落恶趣之怖畏),那么现在凭什么安逸度日而不去对治烦恼罪业?

 

除忆昔经历,今吾复何余?

然因执著彼,屡违上师教。

往昔之经历除了忆念虚影外,如今我还能保留什么呢?然而因我执著这些幻象,屡屡违犯了上师善知识的教诲,造下了可怕罪业。

 

此生若须舍,亲友亦如是,

独行无定所,何须结亲仇?

若死时必须舍弃今生,同样,也必须舍弃亲友和怨敌,独自步入中阴随业风飘泊不定,那么生前何必辛苦地攀结亲仇造作罪业呢?

 

不善生诸苦,云何得脱除?

故吾当一心,日夜思除苦。

从不善业将生出诸多痛苦,如何才能从其中解脱出来呢?为此我应当专心一志,昼夜不停地思维、寻求断除痛苦之道。

 

壬二、真实对治:

吾因无明痴,犯诸自性罪、

或佛所制罪、如是众过罪。

合掌怙主前,以畏罪苦心,

再三礼诸佛,忏除一切罪。

因为我愚痴无知,造作了种种杀盗淫妄等自性罪与违背所受戒律的佛制罪,如是众多罪业过患,我恭敬地于诸怙主前合起双掌,以畏惧受苦之心,再三礼敬诸佛菩萨,忏悔净除自己的一切罪业。

 

辛四、返回对治力:

诸佛祈宽恕,往昔所造罪;

此既非善行,尔后誓不为!

祈求诸佛慈悲地宽恕我往昔所造的一切罪业,既然这些都是不善行为,我立下坚誓:从今之后一定不再造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