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课

 

达玛绕杰达所造的《修心利刃轮》的论义部分,分总说行者修心法与别说如何修心两部分,现在正在讲第一部分——总说行者修心法。

学习《修心利刃轮》,主要目的是通过本论所宣讲的大乘佛教的修心方法来调整自心。对当前来讲,本论所讲的修心窍诀,绝大多数佛教徒都必不可少。因为我们经常看到,很多学佛乃至出家几年、十几年的人,相续都比普通凡夫好不了多少。对非佛教徒来讲,因为没有学习佛法,在遇到困难、挫折时,没办法对治深重的烦恼,也情有可原。但对佛教徒而言,与其他没有学过佛,或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人比较起来,还是应该显出优势才对。但是,很多佛教徒都没有修心,自相续与普通凡夫差别并不大,所以特别需要用这样的修心法来调整自心。

以前,我也讲过《山法宝鬘论》、《开启修心门扉》、《入菩萨行论》、《大圆满前行》等大乘修心法门。若以之修心,压制烦恼和痛苦应该没有问题。若没有修,人与法分离,也不会有效果。因此,作为大乘修行人,实地修持修心窍诀非常重要!

当然,修心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若长期坚持,自相续的烦恼就容易对治;若不长期坚持,想对治烦恼也很困难。在这方面,除了前辈大德获得成就的途径可以说明之外,我们身边,很多修行人在没有遇到佛法时,相续都很糟糕,但后来通过佛法长期净化相续,也获得了超越世间的境界。

在法义上,《修心利刃轮》非常简单,很多道友都应该会懂。但修行,每一个颂词的内容要做到,都要下很大功夫。作为讲者,为了给大家传讲,我要一遍又一遍地做准备,这不但能在相续中种下善妙的种子,还能断除烦恼。而听者,在听闻后,若能认真思维和修行,梦寐以求的效果也会达到。

在这个物欲横流、五浊猖獗的时代,绝大多数人从早到晚都希求、追逐名声、地位、财富、感情等,尤其到了城市这种感觉异常强烈,所以特别需要闻思修行佛法。如果每天花两个小时,或一个小时、半个小时,将外散的心收回来专注在佛法上,热恼的心就会变得清凉。

以听法为例:上根者,从开始到结束之间,都不会产生其他分别妄念,心一直会专注在法义上;中根者,心一会儿到外面去云游世界各地,一会儿回到法义上,可能一半时间专注法义,一半时间处在散乱状态;下根者,虽然身处听法行列,但绝大多数时间都处在散乱当中,甚至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可能通达了人生如梦的境界,能在梦中听课(众笑)。

但不管怎么样,大家共同学习,功德非常大。佛经记载:舍利弗问佛陀:两人共同作功德,哪种功德最大?佛陀回答:一人传法,一人听法,功德最大。为什么呢?因为,唯有闻思修行佛法才能获得解脱。即使没有懂得法义,以兴趣听法也有非常大的利益。现在末法时代,佛教徒当中求福报的人相当多,真正闻思修行的人却很少。所以,不管是什么身份的人,能听课就非常幸运。

实在说,在获得人身时,五根具足、远离粗重烦恼、专心听闻佛法,是非常难得的,因为已经获得了十八暇满的人身。但有些人很悲观,经常抱怨:“我为什么这么倒霉啊?接连不断地出现各种痛苦之事。”其实,如果修行比较好,对所有人都会有感恩、报恩之心。对修行人来讲,这两点一定要牢牢记住。如果对地球上任何一个生命都有感恩、报恩之心,心态就会平静,生活就会愉快。如果在清净的心态下听法,心不被烦恼控制,不被各种分别执著扰乱,就容易接受法义。就像水池清净,月影才能显现一样。

对讲闻佛法,不管是什么法,我都有兴趣,只不过有时候身体不太好,有点力不从心。比如《俱舍论》,我始终认为,如果有机会,应该再讲或再学一遍,因为以前时间太仓促了。又如因明,我始终觉得,因明太好了,在机会成熟时,还应该再学或再讲一遍。但对未来的人生做规划时,才知道人生是多么的短暂!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修心。全知无垢光尊者曾说:虽然所知万法都应该学习,但最重要的,为了死时不后悔,还是应该多串习修心的窍诀。这次我给大家传讲的《修心利刃轮》,是斩断我执、烦恼的锋利武器。若没有它,要斩断根深蒂固的我执和烦恼,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无论是显宗部分还是密宗部分,都能直接断除我们的分别念。当然,在大圆满等密法中,还有更尖锐、更殊胜的窍诀。

下面讲颂词:

 

今贪欲如乌毒林,勇如孔雀能调解,

懦如乌鸦命葬送,自私焉能调此毒?

如今的贪欲或贪爱,相当于长有乌头等具毒物的森林,只有断除我执,时刻观察自相续,像孔雀一样的菩萨勇士才能调伏、化解贪欲之毒。《格言宝藏论》等11论典中讲:孔雀食毒后,不但对自己没有任何损害,对身体、羽毛还能起到好的作用。同样的道理,真正证悟空性的菩萨,也能将贪欲之毒变为修行的顺缘或转为道用。而像乌鸦一样的怯懦、脆弱之人,一定会葬送解脱的性命。如《佛所行赞》云:“贪欲火焚心,正法生则难,贪欲求世乐,乐增不净业。”意谓:贪欲之火能焚烧自相续的善根,故产生正法非常困难,因为欲火导致追求世间的安乐,在安乐越来越增长时,不净业就会不断增加。因此,若无法对治自相续的贪欲之毒,要想戒律清净、精进修法也是不可能的。就像乌鸦误服毒物后,会断绝命根一样。究其原因,以自私自利心怎能调伏、化解贪欲之毒呢?反而言之,谁有调伏贪欲之毒的能力,谁就是真正的菩萨。

从本论可以看出,面对贪欲之毒,不同根机的众生结局并不相同。比如:懦夫或钝根者,因为不对治或者不能对治,最终以失败而告终;而菩萨,却能将之变为修道的顺缘或转为道用。佛陀在《慧上菩萨问大善权经》里面讲12:有一位菩萨叫焰光,他在寂静地已经修行了420万年。后来到城市当中,一位女子对他生起贪心,祈求与他一起生活,若不答应就准备自杀。最终他生起悲心,与她一起生活了12年,不但没有增上罪业,还清净了业障、圆满了资粮。

可见,同样是贪欲之毒,自私自利者务必断除,而没有自私自利心的菩萨,却不一定需要这样。正因如此,密宗才有双运的修法。但是这种修法,一般的修行人行持,却会破别解脱戒、菩萨戒、密乘戒,而毁坏自他,就像乌鸦吃毒会丧命一样。若以此为借口,让佛法遭受诽谤,过失就无比巨大。所以,不具备相应条件者,绝对不能行持。若是像孔雀那样的菩萨,也没有必要一概否认。在世间,很多持明者和瑜伽士,都有修持此法的能力,他们不但不会造恶业,反而成为积累资粮的因。

不过,在藏传佛教中,行持此法的人非常罕见。在座的可能有几百位道友,已经在藏地求学十几二十年。但在藏传佛教的清净寺院中,真的通过双修或双运的方法来修持的有没有呢?可能大家都没有见到过。其原因就是利根者并不多。

前段时间,我在香港参加佛教研讨会,有些学者问香港理工大学的佛学会会长一些藏传佛教的敏感话题——双运和降伏。当时会长回答:“虽然我没有去过藏地,但据我了解,在藏传佛教的清净寺院中,根本没有修双修法的。”他的上师是刘锐之,刘锐之的上师是敦珠法王。他说:“敦珠法王确实有空行母,但他的弟子并没有这样行持。”

当然,极少数利根者行持此法也是允许的。显宗当中也讲:“烦恼即菩提。”为什么贪心、嗔心等烦恼是菩提呢?这是因为一些大德能够认识它们的本体,所以能将之转为菩提。《华严经》中亦云:“智慧王所说,欲为诸法本,应起清净欲,志求无上道。”智慧王佛陀说过,欲是一切诸法的根本,应该发起清净的欲,立志追求无上菩提之道。但对乌鸦一样的凡夫人来说,行持双运法就是亵渎佛法。

作为出家人,本来应该行持断除贪欲的清净道,但在末法时代,有些人烦恼深重,却以各种言行毁坏自己的戒体,这是非常可怕的!如果自己实在没办法在出家修行的道路上维持下去,还俗也不会损害佛教,因为这是自己的自由,佛陀早就作过开许。否则,以出家或在家的身份歪曲佛法的本意,就罪大恶极!

当然,个别人是精神不正常。如果是疯狂者,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无论是在佛教内,还是在世间,大家都不会觉得奇怪。而有些人精神很正常,但因对法义不了解,对做人之道不精通,在言行举止当中,经常发生各种可笑之事,这就有损佛教的庄严!

因此,佛教徒首先要做一个好人,在此基础上,如果懂得一些佛教的道理,慢慢就会有所成就,或不同程度地出现修行境界。否则,连世间基本的人格和伦理道德都没有,在佛教当中也难有立足之地。若连生存下去的能力都没有,那就不要说获得解脱了。但个别佛教徒,不仅不能对佛法做贡献,还在大庭广众当中毁坏佛教,这是很惋惜的!

总之,大家都要观察:自己到底是乌鸦还是孔雀,或相续中是自私自利心还是利他心?一般来讲,没有获得一地菩萨之前,没有一点自私自利心,也是很困难的。法王如意宝曾说:“有些人说自己有非常强烈的利他心,但只要是凡夫人,细微的自私自利心决定会有,在遇到对境时,就会现前。”

所以,大家最好不要欺骗自己,否则谁也救度不了。因为若连自己都能欺骗,就会欺骗上师三宝和父母众生。如果自己变成欺诳者,那所作的一切事情都难以成功。因此,在基本的原则上大家一定要给自己定位。现在世间人也经常说,自己的定位是什么。如果我们是佛教徒,甚至是出家人,那至少要做到什么一定要清楚。

当然,出家人也不一定能做到非常清净。于此五浊恶世,每个人相续中都有不同烦恼,在挑战过程中,都有自己的困难和难处。但至少要认识到:我是一位凡夫,经常产生烦恼,为了对治它,要好好忏悔。而不能把它当作光荣,或自己的修行境界,否则就是自欺欺人。

 

其余烦恼此类推,如鸦者丧解脱命,

故如孔雀诸菩萨,于如毒林众烦恼,

转醍醐入轮回林,欣受摧毁此毒物。

所谓烦恼,在藏语中,是佛教专业术语,世间口语用得并不多。而汉语,除了佛教使用之外,在日常生活中,人们也把它当作一种表示不良心态的常用词,比如:我烦恼重,我遇到烦恼事了,我产生烦恼了,等等。虽然一说烦恼,大多数人都知道是不好的东西,但认识并不清楚。佛教讲,烦恼分为根本烦恼和随烦恼(当然,《俱舍论》和上下《阿毗达磨》等论典的开合并不一样),它是众生堕入恶趣的因,因为其来源是我执,其性质是恶,其果是痛苦。

前面讲,将贪欲之毒变为修道的顺缘或转为道用,是孔雀一样的菩萨,反之则为乌鸦一样的凡夫。其余烦恼也可依此类推,比如嗔恨:作为菩萨,他有办法把嗔恨变为修道的顺缘或转为道用。大家经常说,诸佛菩萨现忿怒相,实际上这些看来极凶猛的本尊,并没有丝毫嗔恨心,只不过为调化众生如此示现而已,很多高僧大德在摄受弟子时也会采用这种方式。若是乌鸦一样的凡夫,在遇到嗔恨、傲慢等烦恼时,就会断绝解脱的命根。

因此,如孔雀一样的菩萨,对像毒林一样的众多烦恼,都能转为醍醐,而获证菩提。所以,他们才能在轮回的森林中,欣然接受并摧毁世间各种各样的毒物。

若是一般的凡夫,在生活中遇到小小的事情,就会痛苦不堪、伤心无比。而菩萨,他已通达一切万法在世俗中如梦幻泡影,在胜义中远离四边八戏的境界,所以得失、成败等对他来讲就无利无害。即使相续中产生嗔恨心等烦恼,也能英勇地将之转为菩提。在他的心目中,利益众生是至高无上的,所以会示现各种寂静、忿怒等形相,以种种方便调化众生,看过诸佛菩萨传记的人都清楚。即使显现忿怒相,也不会被烦恼束缚,因为他们安住证悟空性的境界,以游舞的方式调化无量无边众生,通达密宗58尊忿怒相的甚深含义者都会了知。

因此,大家要特别谨慎自己的口和意,千万不要凭自己的分别念和愚痴的见解,揣测、评论、诽谤、污蔑他人,因为诸佛菩萨的化现无处不在。很多人都认为,某某上师是佛菩萨的化现,身边经常爱发脾气的人是凡夫。但很有可能,你身边经常爱发脾气的、有成见的老太婆、残疾人等,就是文殊菩萨和观音菩萨。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他们没有显现这样脾气不好的人,你就接触不到,而这种人对你的修行恰好能起到逆增上缘的作用,所以才以这种方式来度化你。

前段时间我朝五台山,一边走一边祈祷文殊菩萨,路边有几位乞丐找我要钱,我假装没有看见,径直往山上走。但一位乞丐使劲拉着我的披单,把我拽了回来,看起来特别凶狠。我很生气,瞪了他一眼,但转念就想:可能是文殊菩萨的化现!因为,《五台山山志》里面说:对任何一位朝拜五台山的人,文殊菩萨都要接八百送一千。二十多年前,法王如意宝带领大家朝五台山时,也经常提醒大家要观清净心。因为这个习气,在朝五台山时,很容易提起正念:这个人可能是来接或送我的文殊菩萨!

如果在任何时候,面对任何众生,在生起不清净的念头时,都能观想清净,或始终观清净心,不知该有多好!可惜的是,除了在五台山像样一点,在其他地方都很难生起清净心,反而认为肯定不是诸佛菩萨的化现,这是非常不好的,因为诸佛菩萨在哪里很难说。

其实,观清净心有很多好处,没有任何坏处。如果我们除了自己之外,对很多人都观想不清净,比如:这个人很差劲,那个人修行特别不好,这是个坏人,那是个恶人等,那清净心和信心就不可能增上。这样的恶习逐渐扩张后,慢慢就会在金刚道友、法师、传承上师、前辈高僧大德身上,找出各种各样的过失;这样的话,修行就不会成功。如果能将观不清净心的烦恼转为观清净心的醍醐,那就由乌鸦一样的凡夫变成了如孔雀一样的菩萨。

当然,人与人也不可能完全相同。就像参加亚运会、奥运会等国际比赛,因为先天身体素质和后天训练不同的原因,在跳高、赛跑等比赛项目上,一百个人的成绩都很难一样。同样的道理,因为众生根机不同,在闻思修行的比赛和竞争上,差别也很大。有些人在短短的时间中就能背诵许多论典,接受很多知识;而有些人无论如何勤奋努力都不行。有些人听一堂课,能原原本本接受,甚至能马上全部复述出来;而有些人虽然睁大眼睛、竖着耳朵地听,但一下课就不知道讲了什么。有些人在非常容易产生嗔恨心的环境当中,也不会产生嗔恨心,比如他人以非常粗鲁、刺耳的语言,说他、骂他、诽谤他,就像在虚空中挥舞宝剑一样,心如如不动;而有些人,稍微一句话刺中要害,就特别难受,甚至脸色马上都变了。

但不管怎么样,烦恼不会染污菩萨。《大集大虚空藏菩萨所问经》中云:“菩萨于世法,远离分别心,如空火不烧,菩萨惑无染。”意思是,菩萨对世间法远离分别心,就像火不会焚烧虚空一样,任何烦恼都不会染污他。当然,所谓菩萨,也不一定指八地、十地以上的圣者,就像文殊菩萨、观音菩萨那样。但是,如孔雀般真正的菩萨,烦恼的毒药是伤害不到他的。这一道理,依靠密宗的修法,了解起来就比较容易。

 

乙二(别说如何修心)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丙一、略说:

今无自由流转者,执著为我此魔使,

当离自私求快乐,欣受利他之苦行。

如今无有自由地漂泊、流转在轮回中的可怜众生,都是由执著我(将自身五蕴执著为我)和我所这个大魔在支使。无始以来,这个魔障一直在束缚、危害我们,为了获得永久的快乐,现在我们一定要断除它,即远离自私自利追求快乐的心,欣然接受利益他众的苦行。

但很多学佛、出家的人的目的都不是这样,有人为了健康,有人为了快乐,有人为了发财,有人为了逃避。其实,这些都是世间目标,其所得利益是非常短暂的。作为真正的大乘佛子,其目标应为:让自他一切众生远离轮回的痛苦,获得涅槃的安乐。因为,一切众生都在受我执和我所执的伤害,都需要摆脱它,而获得解脱。《入行论》云:“世间诸灾害,怖畏及众苦,悉由我执生,此魔我何用?”既然世间一切灾难、损害、恐怖、畏惧及众多痛苦,都由我执而产生,那对我来说,造成一切伤害的这一大魔,又有什么用途呢?理应遣除。

这一点,从道理上我非常坚信。不信,在看见身边任何一位道友痛哭流涕、苦恼不堪时,你就问他“为什么?”他一定会说:“本来我对他如何如何,但他却对我如此如此。”“我心里好难受,别人欺负我。”……一定会说出这个“我”来。而不为“我”,为众生太可怜而哭的,却少之又少。这就是所谓的可怜众生!

当然,因为我执作祟,也不可能生起快乐和清净的心。法称论师在《释量论》中说过:“执我未灭除,彼将受折磨,尔时苦增益,不住自性中。”意思是,我执没有灭尽之前一直会受折磨,当时我妄执为痛苦而增益,就不会安住在无我与无苦自性的本义中。

其实,每个人都渴望住在清净、光明、无为的心性中。但是,因为有我执的原因,始终受干扰、扰乱、折磨,而没办法获得究竟的快乐。就像一个特别可怜的病人,因为病的折磨,白天晚上都叫苦连天、痛苦欲绝一样。所以,在闻思修行中观、密法等法要时,一定要把所有力气和精力用在消灭我执上。虽然完全断除我执很困难,但至少也要对它有所损害,这非常重要!

刚进入佛门时,很多人我执特别严重,整天口口声声都说我。但慢慢学习大乘佛法,自我的执著逐渐减少,就会想着众生。如果能经常考虑别人,那就说明对我执有所损害。虽然我们都希望,自己的身体不要受伤,不然找医院和医生很麻烦,但以此类利器,在我执的脸上留下伤疤,却非常有意义。如果真有能力,像前辈大德一样,用智慧宝剑把我执的头砍掉,那就获得了无比美妙的境界。但与我执搏斗的过程中,有些人大获全胜,满心欢喜地获得金牌;有些人不但没有获奖,反而气急败坏地败下阵来。

 

业力牵引习烦恼,同类众生诸痛苦,

当堆欲乐我之上,恋私欲时摧毁彼,

自之安乐施众生。

关于业力,《正法念处经》中云:“一切风中,业风第一。”意谓:在所有风中,业风最厉害,它能把众生吹来吹去。有些道友正在好好地闻思修行,被业风一吹,一下子就无踪无影了。在菩提学会里面,个别道友本来学得很好,但被业风“呜”地一吹,一下子就卷到其他地方去了,非常可怜!

在业力牵引下,众生经常串习烦恼。因为业和烦恼的支配,就会感受各种各样的痛苦。当同类(指在业力牵引下串习烦恼方面相同)众生的诸多身心痛苦发生时,作为发了大乘菩提心的人,就应当将之堆积在欲使自己快乐的我爱执上,即修自他相换,由自己承担众生的痛苦,摧毁我爱执。

今天下午,有个人非常痛苦。我说:“你应该观想代受众生的痛苦,将自己的安乐施舍给众生。”他说:“我已经够痛苦的了,还要再代众生的痛苦,那不是更加痛苦!而且,我现在一点快乐都没有,拿什么施舍给众生呢?”但我认为,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有很多快乐,比如:身体没有患非常严重的疾病,眼睛能见色法,自己可以走路,不用别人搀扶等。将这些快乐施舍给众生也是可以的。

因此,我们都要观修,在自己身心上代受同类众生的痛苦。特别是在自己贪恋一己私欲的自私自利心念生起时,要立即摧毁它,并将自之安乐施舍给众生。这种修法,口头上说起来很简单,但要修到量,却要花一定的功夫。

在生活中,经常会遇到各方面的痛苦。作为大乘修行人,此时不但不会烦恼,反而觉得来了机会。他要么代受一切众生的痛苦,要么观察它的本质,一定会将之利用起来。就像一位好医生,所遇到的植物都可以配制成药一样。真正的修行人,在业力现前时,不但不会逃避,反而会勇敢地面对。实在说,逃避并不现实。如《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云:“不思议业力,虽远必相牵,果报成熟时,求避终难脱。”因此,在此时,一定要想到是前世的业障,并想方设法将之消除。

现在很多佛教徒,在遇到痛苦时,都能正确面对,比如他会想:今世的痛苦来源于前世所造的业,这是必须承受的,为了下辈子快乐,今生一定要好好积资并发愿。若没有信仰,或不承认前后世,在痛苦时,不但找不到妥善的方法,还会采取最不理智的行为。

为什么佛教徒自杀非常罕见呢?因为他有很多特别管用的妙药。而其他人,在遇到痛苦时,不要说修法,连正常的思维都被蒙蔽了,这是非常可怕的事。因此,我特别不希望,大家在烦恼的约束下开始思维和行动,否则人一旦“变质”,什么行为都做得出来。

按照此处所说,将无人理我等痛苦堆积在“我”上,将让自己获得安乐转变为承受自他一切众生的苦难,无始以来的业障就会消除。因此,快乐并不一定好,而痛苦也不一定不好。作为大乘佛教徒,毕竟都属于众生,所以除了利益众生之外,再也不应该有其他事情。但最关键的,在出现烦恼时,一定要使用大乘佛法的窍诀。

《入菩萨行论》中云:“意汝定当知,吾已全属他,除利有情想,切莫更思余。”意思是:意识啊!你应该知道,我早就已经把自己送给众生了,除了利益众生之外,再也不要想其他的。在出现自私自利的心念时,如果我们能这样反反复复叮嘱自己几遍,心烦意乱的心态马上就会改变。为什么呢?因为自己已经属于众生,所以不应该再执著自我,而应积极利益他众。就像嫁出去的姑娘,不再属于自家,而应为他家服务一样。

对大乘修行人来说,利他乃唯一工作,否则就是下岗。虽然刚开始很多人对这样的理念很难接受,即使接受了做起来也不习惯,但若懂得这个道理,并再再串习,自私自利心逐渐就会减少,乃至断除。就像刚到高原生活,呼吸、走路等都很困难,但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很适应一样。因此,一定要扼杀或克制无始以来不断串习的自私自利心,让利益众生成为自然,变为生活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