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 菩提品

 

现在是就法界远离所有垢染无余转依为佛陀出有坏无漏界的果而言:

 

戊二(证悟本体菩提之义)分三:一、略说所说义之分类;二、归纳讲法总纲;三、彼等对应而广说。

己一、略说所说义之分类:

净得离二利,所依深与广,

以及大本性,有际如所性。

应当了知,从所知之法无垢真如究竟果大菩提八种所知义入手来讲有以下八种意义:

1、前述的法界自性清,解脱所有客尘而转依为具二清净就是菩提的体性。

2、能获具二清净的方便入定无分别出世间智慧与后得世间智慧二者圆融而修,即是因之义。

3、修习那些智慧达到究竟而远烦恼障所知障及习气的所有垢染,就是果义。

4、由远离烦恼障而超离一切有漏衰败,获得无量无漏财富而成就利圆满;由远离所知障而成就无碍趋入一切的他利圆满,即是事业之义。

5、能成就二利圆满的所依具足不可思议的无量功德,即是具之义。

6、具足功德的菩提深不可测,因此是甚法身;拥有力等众多功德,因此是广大受用圆满身;唯一随缘利益他众,因此是本性化身,以这三身来分即是趋入之义。

7、三身也是乃至虚空、有情存在等同趋入、安住,即是恒常之义。

8、他们的如所之理也不是佛陀以外他众的行境,难以证悟,即是不可思议之义。

这般以八种意义解说。

 

己二、归纳讲法总纲:

以本体因果,事业具趋入,

恒常不可思,安立为佛地。

法界自性清净,以远离所断客尘具二清净——之义、实修能获得它的入定及后得道——之义,由修道而远离二障垢——之义,由断除障碍而能成办自他二利——之义,它们具足所依不可思议的功德——之义,它也是以本性身、圆满受用身及化身三身的类别而——趋入之义,些也是直至众生存在、虚空存在间——恒常之义,究竟如所有之理是普通人不可思议之义。是以这八种意义安立究竟果佛地

 

己三(彼等对应而广说)分七:一、得清净中本体因之义;二、离垢果之义;三、自他二利事业之义;四、所依具功德之义;五、以三身类别趋入之义;六、彼等恒常之义;七、如实不可思议之义。

虽然广说有八种,但前两种一起讲,就有七种。

 

庚一(得清净中本体因之义)分二:一、略说得清净之理;二、广说。

辛一、略说得清净之理:

自性光明说,如日与虚空,

客烦恼所知,密云障碍遮。

离垢具佛德,常稳恒佛陀,

依法无分别,辨别智慧得。1

了义经中宣“心之自性原本”具足如日轮般所知真如光明的证以及如虚空般自性清净的断,具体来说,先前众生位被烦恼障与所知障如布云层般的障碍遮覆,最终以真实道断所有染,不可分割具足力等陀的一切,解脱生、老、死,而获得恒常稳固永之本体的果,即是具二清净本体之义,这样的菩提是靠菩萨入定中缘于如所有性之义的无分别智慧及后得缘尽所有有之义而别的慧实修道而次第获的,即是因之义。

 

辛二(广说)分二:一、具二清净本体之义;二、能得智慧因之义。

壬一(具二清净本体之义)分二:一、真实;二、差别。

癸一、真实:

佛陀以无别,净法而安立,

如日与虚空,智断二法相。

胜义的佛陀就是安住于与自性清净本体一切无别中,究竟远离客尘而具二清法而安立的,它也是轮自性光明与虚空自性清净般,具足慧光明的证清净二障的——断证圆满者的法相

 

癸二(差别)分二:一、自性光明之差别;二、远离客尘之差别。

子一、自性光明之差别:

光明非造作,无别而趋入,

具超恒河沙,佛陀一切法。

无漏法界自性的法身,它虽然以因缘,但是于一切众生的自性中而趋,它也是原本任运自成恒河沙数无量的佛陀的(十)力等一切功德

 

子二、远离客尘之差别:

自性不成立,周遍客性故,

烦恼所知障,是说犹如云。

由于垢染自性原本不成立真实的缘故,能周遍于一切不清净阶段的缘故,是可断除之客性的缘,以这三种理由说明解脱之障——烦恼障与遍知之障——所知障二者于众生位如云遮障日轮与虚空般遮障自性光明。断除那些障碍而成为具二清净。

 

壬二、能得智慧因之义:

远离二障因,即是二种智,

无分别及彼,后得许为智。

远离烦恼障所知障二障而能现前解脱与法身的是圆融修行证悟如所有与尽所有的二种智慧,也就是说,菩萨于入定中修三界的对治无分别智慧,主要净治烦恼障,其后得修行辨别深广所有所知义的智慧,主要净治所知障,彼等承许是,应当精进行持与其相关的事业。

 

庚二(离垢果之义)分二:一、以比喻略说无垢;二、广说理由。

辛一、以比喻略说无垢:

净水渐茂莲覆湖,离罗睺口之望月,

离烦恼云之日轮,无垢具德故具光。

因为如同有混浊之、具有大量的次第茂的花遍布盖的美丽湖泊一般解脱了贪烦恼,如同脱离罗的圆满望月一般解脱了嗔烦恼,了如密般痴、如光芒明了般,就是足照见如所有与尽所有光明的佛陀,因为佛陀有客尘染,足断证圆满的究竟功

 

能仁蜜果实,宝金宝藏树,

无垢宝佛身,王金像如佛。

再者,同脱离莲花苞的能仁之尊佛陀身,是指解脱客尘的如来。如是类推,同离开蜜蜂的蜂、如同糠秕中生出的果、如同离开了不净粪的珍宝纯、如同地下出现的大、如同种子中生树果的、如同离开破衣无垢所成的、犹如胎生的君主转轮、如同离开了黑泥模的,解脱所有客尘就克胜违品的圆满陀。

 

辛二(广说理由)分三:一、智慧生二身之理;二、断除三毒而成办二利之理;三、清净垢染而得如来藏之理。

壬一、智慧生二身之理:

犹如湖泊等,净贪等客惑,

摄略说彼者,无分别智果。

具诸殊胜相,佛身定随得,

如是说彼者,后得智慧果。

法界自性清净湖泊清净了混浊,“”字包括月亮离开了罗睺,日解脱了云,清可爱对境及“”字包括的嗔恨不可爱对境、于中等对境愚痴三毒烦恼而获得具足断圆满的解脱身虽然有许多因,但纳来,它就是修入定出世间分别智慧而现前远离烦恼障的,如此具足证圆满的功德所依空性光明具一切殊胜应各别自证智慧的行境获如是说它是依靠后得世间智慧听闻深广法等加以修习而现前远离所知障的

 

壬二、断除三毒而成办二利之理:

断除贪等尘,于所化莲花,

降静虑水故,佛如净水池。

由于无余断除自相续中如同令混浊的埃般爱恋三界的心,其他许多所化莲花般的相续宣说正法,而降下等持的,以寂止胜观能滋润的缘,究竟二利的盈满、由许多莲花覆盖的悦意

 

解脱嗔罗睺,大悲大慈光,

周遍众生故,佛如净满月。

如是对应,解脱如同般不悦意猛烈心逼迫自相续之障而欲求他相续离苦的大悲及欲求他相续值遇利益的大慈心如同芒般周遍摄受所有所化众生的缘,究竟二利的佛陀同解脱了罗睺的垢满月

 

解脱愚痴云,以智光遣除,

众生黑暗故,佛如无垢日。

自相续解脱如密般的三界无明愚痴障,而随顺芸芸所化众生的相续说法,以智光遣除所有无明黑暗的缘,究竟二利的陀宛如无垢光明的轮离云般。

 

壬三、清净垢染而得如来藏之理:

不等等法故,施予妙法味,

远离皮壳故,如佛蜜果实。

由于具足与其他众生不等同、唯一与佛陀同功德的缘,为所化众生施予甚深妙法之丰富美的缘故,了二障及习气之皮壳的缘,究竟的佛陀依次莲花中出现的善逝、离开蜜蜂的蜂、由糠秕中生出的果实一般。

 

净以功德物,能除贫穷故,

赐解脱果故,如金宝藏树。

如是对应,由于自性无垢、清净客尘的缘,以无尽功物能所化众生的所有贫穷乏少的缘,能施所化众生痛苦之大乐的缘,解脱障碍的佛陀犹清净不净物的纯、地壳中出现的大宝藏、有果的妙一般。

 

珍宝法身故,二足尊胜故,

珍宝色相故,佛如宝王金。

由于现前如同满愿的珍宝般具有无量功德的的缘,获得堪为所化之主二足尊或殊导师之受用圆满身的缘,如同珍宝金子所造的色相般示现种种幻变之化身的缘,圆满三身的陀犹离开破衣的珍、离开胎包的转轮、离开淤泥的像一般。

 

庚三(自他二利事业之义)分二:一、略说成办二利之理;二、广说。

辛一、略说成办二利之理:

无漏周遍无灭法,稳寂恒常无迁处,

佛如虚空诸正士,六根领受真义因。

具足少许也不存在习气的断究竟、周遍如所有尽所有一切所知的证究竟——断证圆满的胜义佛陀是永的无为,原因是,因无老而坚、因无病而灭、因无生而、因无死而变的缘故。获得这样的佛果,能究竟自利,因为他是一切白法之依而能究竟他利,逝于法性真如性中的佛陀如同无为法的虚空为见色法等提供空间一样,作为具有缘分圣贤领受并证悟堪为最胜六根各自相应威仪之真义

 

见非大种色,听闻纯妙语,

嗅佛净戒香,品大圣法味,

受定所触乐,证体深理因。

细思胜义乐,佛如空离相。

也就是说,如此所化的殊胜眼根不是由四所成极微尘积聚的、富有自在的佛陀之种种相,以殊胜耳根恒常听无相、真实妙法不杂世间法的纯净妙语,以殊胜鼻根善逝的悦意永不染罪垢,以殊胜舌根大圣者们所受用如甘露般的妙最上,以殊胜身根领受等持轻安所生的真实所触无漏大,以殊胜意根成为对诸法实相原本自性甚难证之无我之义生起殊胜悟的,也就是依靠法尔理详细思维分析,究竟他利也就是令领受胜义无漏大,因为胜义的如来是无为法般,远生住灭等有为法的一切,无变任运自成。

 

辛二(广说)分三:一、总说成办二利之理及分类;二、别说自利圆满;三、别说他利圆满。

壬一、总说成办二利之理及分类:

略摄当了知,二智作用此,

解脱身圆满,法身即净化。

虽然有许多作用,但归纳而言,应当了知学道中圆融修行证悟如所有尽所有的慧的作用是成就二身,也就是入定中修习于法性如所有义无分别的智慧,由此圆满获得解脱客尘之断究竟的,后得修习通达深广等尽所有法的智慧,从而净化垢染、现量获得堪为十力等功德所依的证究竟法身

 

解脱与法身,当知二一相,

无漏周遍故,无为依处故。

,其中解脱障碍之身成为智慧所依的法身每一个都具有无漏周遍种行,共同具足无为法的相。由此解脱身具足毫法之断除、法身具足周遍一切所知之证悟的缘,两者都是以因缘造的自性。这些说明自利圆满。由于是一切真实性白法之依处的缘,也使他利圆满。

 

壬二、别说自利圆满:

灭烦恼习气,是故为无漏,

无著无碍故,许智是周遍。

终究无灭性,故是无为法。

无灭是略说,坚等解说彼。

由于无余从根本上尽断除客性的烦恼习气的缘,解脱身具足的行相。由于如所有智灭尽颠倒、对对境有贪,尽所有智现前一切行相而于对境通彻无碍的缘,承法身是以慧的证悟具足周遍一切所知的行相。由于这两者也具备或变化之自性的缘故,具足以因缘造作的行相。是略说了无为法的相,固及字包括的寂灭、恒常及无迁移是广说无灭。

 

当知四种灭,与坚等反故,

衰败变中断,不可思变迁,

无彼故可知,坚寂常不迁。

从认清反方面讲来了,有为法坏理,固相反的不坚固,字包括与寂灭相反的不寂灭、与常有相反的无常、与无迁相有迁变的缘。四种灭是指什么呢?诸行成熟而腐朽、衰败的老,身体化痛苦的病、前世相续形成后世的生、为种种相的死四种。解脱身与法身四种毁灭的缘依次可知因无老而固、因无病而灭,因无生而有、因无死而无迁移。

 

壬三、别说他利圆满:

无垢智彼是,白法依故处,

如非因虚空,见色闻声等,

香味触法因,二身无障行,

坚稳根境生,无漏功德因。

如是无垢的断与现前慧的证们是相应所化缘分殊胜白法功德的来源所或基础,因此也是他利圆满之依。也就是说,不是能生之、无有色等相的,从能为根眼、耳、及字包括的鼻嗅、舌品、身触所、意认知提供空间的角度安立为,同样,成为实修碍见佛陀之二身之加道的坚稳有缘佛子殊胜六的行,在世俗中因见色身等根而成为无漏相好功德的因,胜义中因见法身等而现量产(十)力、(四)无畏等所有无漏功德

 

庚四(所依具功德之义)分二:一、略说名称差别;二、广说理由。

辛一、略说名称差别:

无思常坚寂永恒,灭遍离念如虚空。

无著无碍断粗触,无见取善无垢佛。

以听闻维性、因无生而有、因无老而固、因无病而静、因无死而、因无苦而寂、以尽所有智周所知,以如所有智远离分断除我与烦恼障,虚空,断除所知障而于一切时于对境通彻,因断除等至障而糙所、因无碍而,因离相而无有执,因自性清净而妙,因清净客尘而无垢,具足十五胜义功德,那就是证得大菩提的陀。

 

辛二(广说理由)分二:一、具彼等功德之理;二、决定具足之功德。

壬一、具彼等功德之理:

以解脱法身,宣说自他利,

二利所依具,不可思等德。

断证本性的解脱身与法身二者说明成办利圆满与他利圆满,解脱所断的所有束缚成就自利,依靠证悟法身功德的事业成办他利。由此可知,成为成办自利他利所依的二身,足以心识不可十五种功法。

 

壬二(决定具足之功德)分二:一、广说甚深之理由;二、解说后面理由。

癸一(广说甚深之理由)分三:一、总说不可思议之理;二、别说差别;三、理由对应比喻。

子一、总说不可思议之理:

遍知智慧境,佛非三慧境,

故当了悟智,有情不可思。

圆满法身,唯一是遍知的行,由于胜义的不是闻慧等三慧之行的缘,应当了悟究竟的慧具足佛陀以外其他有情不如实议是此是彼的功德。

 

子二、别说差别:

细故非闻境,胜义非思境,

法性甚深故,非世修等境。

若问:为何不是三慧之行境呢?胜义的佛陀是极其微难以证悟的缘故不是闻慧的行。由于谛各别自证智慧所了悟的缘故不是思所生慧的是行真如甚难测而是究竟的缘间修所生慧一切心识的行

 

子三、理由对应比喻:

如天盲于色,凡夫未曾见,

圣亦如初生,室内婴光色。

若想:佛陀是普通人难以证悟的理由是什么呢?就像天盲于色形等种种法以前少许也不曾见过一样,凡夫异生无余都是以前少许也不曾现量过无垢真如;室内婴儿虽然稍稍看看太阳的,但无法正视多的光色,同样,住十地的者佛子尚且仅是现量见到少许法身,而不能圆满现量见到。

 

癸二(解说后面理由)分三:一、不变之功德;二、断证之功德;三、清净之功德。

子一、不变之功德:

离生故常有,无灭故坚稳,

无二故寂灭,法性住故恒。

无垢的佛陀,因为原本远因缘所的缘常有的功德;因为任何法无生它就无灭的缘具足坚稳的功德;因为有以生灭者未寂灭的缘具足寂灭的功德;因为法性自性涅槃原本安无变的缘具足永恒的功德。

 

子二、断证之功德:

灭谛故善灭,普证故周遍,

无住故无念,断惑故无著。

净所知障故,无碍于一切,

无二堪能故,是离粗所触。

佛陀因为现前了无余灭尽所断的究竟灭谛的缘具足善灭一切痛苦的大乐功德;由于现量所知相的缘具足周遍所有所知尽所有智的功德;由于任何所缘相状的缘具足无分别如所有智的功德。这些是安乐与证悟的差别。再者,由于除了障碍解脱的烦恼障及习气的缘具足于如所有义无著的功德;由于清了障碍一切智之所知障的缘具足尽所有义一切通彻无碍的功德;由于有沉掉者等等至障而使身心柔和堪能等持的缘具足远离粗所触的功德。这些是断的差别。

 

子三、清净之功德:

无色故无见,无相故无取,

清净故善性,除垢故无垢。

胜义的佛陀有极微尘聚积的,超越有为法的缘以平常根,即是具足力;由于有因等并清净心识法的缘具足平凡心可执的功德;因为具足法界自性清净的缘具足胜义的功德;因为无余断了客及习气而清净的缘具足极其无垢的功德。

 

庚五(以三身类别趋入之义)分二:一、略说法相之差别;二、广说其义。

辛一(略说法相之差别)分三:一、本性身具五相;二、报身具五差别;三、化身具三法。

壬一、本性身具五相:

无初中后无分割,无二三垢无分别,

法界自性证悟彼,入定瑜伽行者见。

也就是说,生、住、灭——有为法的三种法相而具有无为的法相;具足无漏的法界、究竟的智慧一切合一不可分割的法相;解脱有无者而不堕增损之边的法相;远离烦恼障、所知障、等至障障的法相;有烦恼成为行境的法相。自性清净,恒时于法性瑜伽行者现量到如来——光明的法相。

 

如是应当了知法身具有五种功德:

 

无量超恒沙,无思无等德,

如来无垢界,断诸习气过。

具足本体广大,以因的功德;无法定量恒河沙数的功德;不是寻思行境以心识维的功德;与他不共最究竟的功德——证圆满的功德。现前的极其无垢,无余所有二障及习气的过失——具足断圆满的功德。

 

壬二、报身具五差别:

种种妙法光明身,勤成众生解脱利,

行持如摩尼宝王,种种事物非彼性。

1、放射大乘种种深广妙法的光芒,因此语言不间断。

2、拥有妙法的光芒或相好庄严的无量光明体不间断示现种种相。

3、精进为殊胜的所化解脱的事业不间断。

4、如是行持如意宝王满愿一般无有分别、勤作现行而任运自成趋入。

5、由所化众生的意乐而示现种种颜色、量度等的事物,但其自性真实。

 

壬三、化身具三法:

世间入寂道,成熟与授记,

因色此常住,如虚空色法。

也就是,使入于世间普通道者对三有生起厌离而趋入寂灭涅槃道,将入解脱道者安置于深广大乘而令他们,将以大乘成熟者次第安置于清净地而他们解脱。如此成为事业圆满的,以所化而显现种种的化身也不仅是在先前,而是于法身无变法界中乃至有轮回期间恒不间断安,如无为法虚空界中有为法的生灭不间断一样。

 

辛二(广说其义)分三:一、共同分类;二、各自安立;三、彼等摄义。

壬一、共同分类:

自生一切智,是名谓佛陀,

胜涅槃无思,摧敌各别性。

析彼以深广,大本性功德,

所立自性等,三身而行持。

从不依赖他缘而具足了知自生一切所知的慧,究竟断证的角度,因不住有寂二边而是殊,因超越寻思行境而维,因战胜轮回而是摧敌各别自证本的大菩提。如果加以分,则由于具足难证甚的功德、具足威力广大功德、随缘大本功德的三的缘故,依次是甚深自性或本性身,“”字包括广大受用圆满身、大本性化身,即以三身而任运自成不间断行持自利他利。

 

壬二(各自安立)分三:一、本性身之安立;二、受用圆满身之安立;三、化身之安立。

癸一(本性身之安立)分二:一、略说法相与功德;二、广说彼等本体。

子一、略说法相与功德:

佛陀本性身,具足五法相,

略摄当了知,具足五功德。

如是分析究竟的菩提,三身中,佛陀自利圆满的本性身具足无为法等法相或特点,功德虽然极多,但起来,应无别不可衡量等功德

 

子二(广说彼等本体)分二:一、广说法相;二、广说功德。

丑一、广说法相:

无为无分割,断除二种边,

解脱烦恼障,所知等至障。

无垢无分别,是瑜伽境故,

法界本体性,清净故光明。

胜义的本性身具足以下五种法性:1、由于远离有为法生住灭,因此具有无为法无变的法相。2、由于无漏法界究竟智慧一切合一而具足不可分的法相。3、具足断除世俗本体中无有、胜义本体中有的增益及损减二边的法相。4、具足必定解脱贪等恼障与不是烦恼但成为了知所知之障的所知障及其所属的不知如愿入定于等持的等至障三障——无障的法相。5、有烦恼之有可分割成分别念行境、方便智慧双运恒常入定的究竟瑜伽师各别自证智慧之行的缘,甚深法界原本体性清净的缘,是自性光明的法相。

 

丑二、广说功德:

真实本性身,具无量无数,

无思无伦比,清净究竟德。

真实本性身无别具足以因法衡的功德;以数法计的功德;以心维的功德;与伦的功德;清净究竟的功

 

无量等依次,广大无数故,

非寻思境故,尽断习气故。

无量等功德依次对应广大等五种理由,也就是,本体如虚空般广大的缘故,法肯定是此目的缘故,一切时处寻思的缘,是一佛陀所具之功德的缘故,无余除二障及习气的缘。由此可知,无量等的所有功德依次对应广大等五种理由。

 

癸二(受用圆满身之安立)分三:一、广说安立;二、总结宣说;三、依缘显现差别之理。

子一、广说安立:

受用种种法,自性法现故,

净悲之等流,利生不断故。

任运无分别,如求满愿故,

以摩尼神变,安住圆受用。

圆满受用并具有大乘深广种种法之财富的缘故宣说教言不间断;具足色身相好等,于具缘者前恒常显的缘示现身相不间断;欲求救护一切众生离苦的清悲的等流益有缘众生不的缘以大悲行事业不间断;那些也是分别念及勤作自然任运随所化众生之欲满愿的缘;如同以现行及底色摩尼宝珠虽然现种种但并非它的本体,同样随无量所化的界性、意乐、信解而显现形形色色的神变相但并不是它的本体。以具足以上五种差别的方式安住受用大乘法之身。

 

子二、总结宣说:

说示事不断,无有诸现行,

示非彼本体,此示种种五。

如此讲语教言不间断、示现身相不间断、以大悲行、彼等无有勤作现行任运自成、现随缘显现种种但并非它的本,这五种法是在讲受用圆满身的时说为种种等的种差别。

 

子三、依缘显现差别之理:

如依种种色,非真宝珠现,

众生种种缘,遍主非真现。

如依种种布的外缘,上面的宝珠种种色彩,并不它的,但因澄清透明而显种种,同样,以所化众生的界性、意乐、信解等种种缘的大悲心周众生的尊圆满佛陀显现种种也不是他的实性,但显形形色色等幻化。

 

癸三(化身之安立)分二:一、殊胜化身示现十二相之理;二、彼之作用次第引导所化之理。

子一、殊胜化身示现十二相之理:

大悲知世间,照见诸世间,

法身不动中,以异化身性,

示现真投生,从兜率天降,

入胎及诞生,精通工巧明。

游戏享妃眷,出家与苦行,

至菩提迦耶,降魔圆正觉,

转大妙法轮,趣入涅槃相,

于诸不净刹,示现有际间。

颂词中的“示现”,十二相每一相后面都需要加。以何因示现:想以不可思议的大悲摄受无量众生的因等如理示现,以了尽所有世间界的智慧,善加照见一切所化无余一切世间而于如所有智法身无变境界中入定如如。示现什么?种种化身的自真实示现稀有十二相:以释迦王为例,作为大尊主的他,示现真实投生于兜率天的白顶天子将极多天众安置于成熟、解脱中,从兜率天降到洲部洲;于母;从胎中精通工巧游戏享受王妃眷属;从王宫中;前往至菩提迦叶金刚座;以慈心力军;现证满大;三趣入涅。于何处示现?于不清净的娑婆世界等无边土。何时示现?乃至所化流转轮回的诸 没有空无存在期间不间断任运自成示现

 

子二(彼之作用次第引导所化之理)分三:一、普通人入小乘之理;二、小乘者以大乘成熟之理;三、大乘者行解脱之理。

丑一、普通人入小乘之理:

知无常苦空,寂音之方便,

令众厌三有,趋入于涅槃。

宣说“诸有为法无常、有漏皆、诸法无我、涅槃最乐”大法印之法调化所化之方便的佛陀为贪恋轮回的所化众生宣说三有的诸多过患,他们生起离而首先趋入仅以寂灭轮回过患而的声闻缘觉道。

 

丑二、小乘者以大乘成熟之理:

入于寂道者,具得涅槃想,

宣说法华等,法之真实性。

彼等除前执,方便智慧摄,

成熟于胜乘。

对于入于能灭轮回苦之方便声闻缘觉道而获得阿罗汉及辟支佛果、有虽然没有获得究竟果位但也证者,《妙白莲花经》、《大涅槃经》讲诸法真实性空性大悲双运之乘是唯一的,依它行至的涅槃也是唯一的,使声闻缘觉去除先前没有获得究竟涅槃以为已获得的执著,依靠想救护一切有情大悲方便与证悟诸法空性的持福慧二资粮,而使他们安置、三乘中最殊的大正道中。

 

丑三、大乘者行于解脱之理:

授记大菩提。

如是以大乘道逐渐令成熟而获得八地等行者得,于某刹土,名号为某,于某时某劫成佛,眷属有这么多,正法住世这么久……获得三解脱菩提最殊胜的无上法王授记。如云“承许以刹土,名眷属法住世。”

 

壬三(彼等摄义)分二:一、对应理由摄为三;二、对应实相摄为二。

癸一、对应理由摄为三:

甚深圆满力,随凡义引故,

依如此等数,深广大本性。

细微难证而甚深的缘故、具足成办他利的圆满的缘故,夫异生心想之宣说而将他们从轮回中引导出来的缘,应当了知如三这些数目的身对应甚本性身、广大受用圆满身、大本性化身。

 

癸二、对应实相摄为二:

于此初法身,后者即色身,

如色住虚空,色身住法身。

讲佛身的时,要了知第一甚深身即,因为是诸法的自性,不是他证的行境。后面的受用圆满身与化身是色,因为随缘显现于所化前的缘故。它们也同种种有为的于无为法虚空界中一样,后面的色身种种显现住于第一法身无变界

 

庚六(彼等恒常之义)分二:一、略说恒常之理由;二、广说彼义。

辛一、略说恒常之理由:

无量因与众无尽,悲神变智具圆满,

法之自在摧死魔,无体世怙故恒常。

1、由于是由一无所贪而受持妙法等无量因所形成之果的缘故,色身行持他利恒常不间。

2、由于亲口承诺调化无余众生、所化的缘故,色身利他恒常不间断。

3、由于成办他利的动机悲悯一切有情的大不间断的缘故,色身行持他利恒常不间断。

4、由于成办他利的方便境通神足获得自在的缘故,色身行持他利恒常不间断。

5、由于具有了知轮涅自性无二的慧而永无厌烦的缘故,色身行持他他利恒常不间断。

6、由于足无漏等持圆满安乐而不为痛苦所害的缘故,色身行持他利恒常不间断。

7、由于以诸法之自在入于世间界也永不为其过患所染的缘故色身行持他利恒常不间断。

8、由于证得无死果位的缘故,法身无变恒常。

9、由于原本无为而有有为之本体的缘故,法身无变恒常。

10、由于直至后际成为一切间之依的缘,法身无变,总之,以上十种理由说明如来的此三身恒常。

 

辛二(广说彼义)分三:一、色身恒常之理由;二、法身恒常之理由;三、彼等总摄义。

壬一、色身常有之理由:

舍身命受用,受持妙法故,

普利众生故,初誓究竟故。

1、佛陀,由于曾在因地学道阶段无有贪执完全施头颅等体寿、及珍宝等受用受持妙法无量因所成就的缘,色身恒常不间断。

2、由于成办广大普利尽所有众生的缘,色身恒常不间断。

3、依于自己始所立下“要救度众生无余脱离轮回”言之义、所化无尽的缘,色身恒常不间断。

 

佛陀即清净,大悲趋入故,

神通足示现,彼住行持故。

4、由于圆满佛陀净烦恼障、除所知障的大悲不间断趋入所有众生的缘,色身恒常不间断。

5、由于转成一、幻化多等神境通及神等持自在而应机示现色身相,即是佛陀乃至轮回存在间安住,能不间断行持的缘,色身恒常不间断。

 

依智而解脱,轮涅执二故,

恒具无量定,圆满安乐故。

行于世间中,不染世法故。

6、清净解脱诸有回与寂灭槃自性、证悟无二而对他利无有厌倦的缘,色身恒常不间断。

7、由于足不可思议无量等持的无漏满安乐而无有苦行痛苦所害的缘,色身恒常不间断。

8、由于为利他安住世间,随他们的缘分而行持不染烦恼业痛苦等间法的缘,色身恒常不间断。

两种色身恒常不间断利益众生。

 

壬二、法身恒常之理由:

无死得住寂,无死魔行故,

无为之自性,能仁本灭故。

恒成无依者,依怙等之故。

如来的法身现前从究竟对治的角度是不变恒常,因为有以业与烦恼迁,获安住于无余灭生灭之殊胜涅槃的果位永远魔出没的缘。自性也是恒常,因为具有是以因缘现行造作之自能仁法身原是善一切有为法相的本性的缘。无欺也是恒常,因为常不间断无量无依众生之究竟怙、友军的缘

 

壬三、彼等总摄义:

以初七种因,色身恒常性,

后三是本师,法身恒常性。

以“无量因……”最七种,是说色身不间断利他,“摧死魔……”种原因本师佛陀的法身无变恒常

 

庚七(如实不可思议之义)分二:一、略说不可思议之理;二、广说原因。

辛一、略说不可思议之理:

因非语境胜义摄,非分别境离喻故,

无上有寂不摄故,佛境圣亦不可思。

以无余转依而安立的无垢真如大菩提超越名言所诠,言行的缘;以各别自证具二清净胜义谛所的缘故;不是分别念所思择之处或对的缘故;真实超越一切能衡量的比与因等的缘;是出世间最究竟无上的缘故;不是轮回与灭涅槃二边所的缘,是唯一圆满陀的遍知智慧行,住大地的者们尚且如实维,普通人不可思议也就不言而喻。

 

辛二(广说原因)分三:一、依次说原因;二、对应二身总结;三、功德事业不可思议之理。

壬一、依次说原因:

无诠故无思,胜义故无诠,

非择故胜义,非量故非择。

无上故非量,非摄故无上,

无住故非摄,功过无别故。

三身圆满的菩提,佛陀以外的他者可如实维是此是彼,因为不是语言的对境,以言词可言的缘故。以言词可言,因为胜义谛是各别自证的缘。它是谛,因为分别念所思之处的缘。它分别念所思,因为不是世间的比喻与因等所的缘。它所比,因为超世间最无上的缘,它是,因为不是诸有轮回与寂灭涅槃所的缘,它有寂所,因为有寂二边的缘。它也是不住,因为无有寂灭边为德、三有自性为过患的缘

 

壬二、对应二身总结:

五因细微故,法身不可思,

六非彼性故,色身不可思。

“因非语境……”种因说明了极其细微甚深难测的缘故法身是普通人不可思维是此的理由,“非有寂摄故”的第种因说明了虽显现为生灭等有寂法但并不是它的真的缘故色身无量幻变不可议的理由。

 

壬三、功德事业不可思议之理:

无上智悲等功德,功德竟佛不可思,

自生末者之此理,仙大自在亦未觉。

现量证悟一切如所有、尽所有的所知义的无上智与想救度一切有情离轮回苦的无量大悲事业等功德无有限量,德究竟的波罗蜜多的缘故,陀证得大菩提,这是佛以外者均不能如实维,因此,不依赖他而是己修行所,佛陀也是八种安立的不可思议之,或者观待初发心等真实圆满证觉之理,这是人、住清净地菩萨、获十自在现量悟,更何况说一般众生?想要觉悟者应当获得佛果。

 

大乘无上续宝性论中第二菩提品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