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课

 

思考题

1.有关顺现法受业等,有部与经部有什么观点?

2.对哪五种对境作利害会立即成熟果报?为什么?

3.如果异熟主要是受,那是心受还是身受?

4.狂心在意识中具有还是在根识中有?狂心的因是什么?用什么办法可以对治?

5.狂心是不是异熟果?有部和经部对此有何不同观点?

6.什么补特伽罗具有狂心?

 

《俱舍论》里面,已经讲了顺现法受业、顺次生受业和顺后世受业的差别,这几个业的差别相当重要。前面说中有能造二十二种业,其中有些是顺现法受业,有些是顺现法以外的受业,为什么这样说呢?大家都知道,顺现法受业是在蕴相续未转换之前感受果报,这样的业,不管住胎五期还是再生五期,蕴的相续没有改变而随当时的善业或者恶业获得一种感受。这是一个问题,前天可能讲得不是很细致。

还有一个问题,所谓的定业,昨前天讲到,通过意乐和田的差别而变成,田也有福田和恶田,有些遇到非常殊胜的福田,即生当中的果报也会马上现前,如我等本师释迦牟尼佛曾经转生为三藏比丘时,诽谤过其他僧众。我心里这样想过,有时候说释迦牟尼佛生生世世不会恶口骂人,为什么会在众生面前示现遭受这种果报呢?这可以有两方面解释,一般有部宗和经部宗观点有点不同,有部宗的观点是怎样的呢?有部宗认为:顺现法受业、顺次生受业和顺后世受业,一方面是决定性、不可转变的,另一方面众生相续中存在业的种子,所以必定会成熟果报,这种果报成熟以后不会再生其他果,比如青稞和麦子是六个月以后成熟,有一种香巴花,在两个月当中就可以成熟,所以每一个种子都不相同,有些属于顺现法受业,有些是顺次生受业,有些是顺后世受业。比如三藏比丘骂僧众说:女人平息了女人的争论。对于这种恶口骂僧,有部认为已经决定会造下三种业:当下变成女人,属于顺现法受业;来世以及后面五百世中转成女人,分别是顺次生受业和顺后生受业。对此,经部宗观点认为:这种业全部属于顺现法受业,从即生变成女人开始直到五百世之间,全部属于顺现法受业。这样承认比较合理,因为这个业是可以决定的,从即生开始直到五百世之间,一直在感受这种果报。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好像有部宗的观点比较可靠一样,因为即生会感受,来世也感受,来世的来世都在感受这种果报,表面上看比较合理。但实际上经部宗的说法更合理,在有关论典中都是这样承认的。前面讲这个问题的时候,可能讲得不是特别清楚,希望你们再三地看一下。

现在很多人对顺现法受业、顺后生受业等的差别分不清楚,比如有些人生病的时候马上交钱,请僧众念经,他认为很快时间当中应该有效果,可是念经几天以后没有见效,就认为僧众没有加持、三宝没有功德……这种说法完全是错的,因为你的病也许是即生中暂时的违缘,这种情况下,三宝的加持是不可思议的,通过念经加持会遣除,但也许这是前世杀生的异熟果成熟,现在通过念经不一定很快遣除,再加上念经的福田、对境是什么样的僧众,或者你交钱的心是不是非常强烈的意乐……对于这些方面都需要分析,因此对于感受的果报一定要分析清楚。

有些人或许产生疑惑:某某人整天杀生、造恶业,但是他有吃有穿,生活无忧无虑,任何事情都很顺利,为什么这样呢?实际上,即生所造的业不一定马上成熟,就像农民种庄稼,种子种下去也不可能马上收获果实,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遇到特殊的情况时,很快时间当中成熟的也有,比如现在很多养猪厂,专门灌一些药,让小猪一两个月或者几天当中都长大了,这是特殊情况。一般来讲,果报成熟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不仅仅善恶因果的规律如此,世间所有的事情都是随着这种规律走的。

如今不懂因果道理的愚昧者,认为做任何善事应该马上成熟,做了恶业要马上有果报,否则就说因果不合理等等,这种邪说和邪见应该彻底断除。不然我们相续中也是这样:生病的时候交钱念经或者自己念咒,起不到什么作用,说明三世因果不准;某某人做坏事,即生还是过得非常快乐,也说明三世因果不准……这些想法完全是错的,因果分很多种类,有些即生当中感受,有些来世感受,有些来世的来世感受,这种业因果的差别,在《俱舍论》第四品当中有很多详细的分类。希望大家认认真真分析以后,彻底明白业因果的道理。

前面讲到几种定业,大家一定要弄清楚,哪些是定业,哪些是不定业。一般来讲,大乘认为通过诚心诚意地忏悔,定业也可以转为不定业,本来一定要感受的果报也不一定会感受,这种情况也有。

 

于从灭定无烦恼,慈无量心与见道,

罗汉果中出定者,作利害果立即受。

这里讲到五种特殊的补特伽罗,如果对他们作利害,很快时间当中会感受果报,一是入于灭定者,二是入于无烦恼等持者,三是入于慈无量心等持者,四是见道者,五是获得阿罗汉果位者。对于这几种对境,在他们刚出定的时候作供养或者作损害的话,果报会立即出现,这就是前面讲的顺现法受业。

顺现法受业有一些特殊的对境,前面讲了一些公案,比如三藏比丘恶口的对境,既是严厉对境也是殊胜福田,所以对僧众和出家人恶口谩骂特别要注意,尤其将僧团中的上师、成就者作为对境,毁谤他们、说过失,短短的时间就会造下非常可怕的恶业。以前讲《百业经》的时候,我们在这方面特别注意,很多僧众发过愿,这里的有些人可能当时不一定在,希望大家以后看看《百业经》、《贤愚经》,其中对这方面的道理讲得非常清楚。

那么,田的差别是怎样的呢?对于从灭尽定中刚刚出定者作利害,果报会立即感受,因为他与从涅槃中出定相同。前面讲过灭尽定,灭尽一切心和心所的禅定,这种禅定的功德相当大,相当于一个众生获得涅槃佛果,本来佛出定入定没有差别,但在名言显现中,可以说从灭尽定中出定与从涅槃出定无有差别。在这种圣者面前,不能做损害之事,如果作任何恭敬供养的话,功德也会在很快时间中感受。

对从慈无量与无烦恼的等持中刚刚出定者作利害,会立刻感受果报,原因是他与利益一切众生和无烦恼的清净心相联,并且已完全熏染上无量福德。这里以慈无量心为主,实际喜无量心、悲无量心、舍无量心都可以包括在内,这四种无量心都是为一切众生而修持的,从中出定的功德相当大。

还有入于无烦恼的定,已经灭尽一切烦恼,在这种等持当中,不会损害任何众生。以前学院僧众大概有四五百人的时候,有一次法王如意宝引用过这个教证,说每个月十五号、三十号,僧众诵戒、做完长净仪式以后,供养僧众是最好的,因为很多出家人半个月当中的所有罪业,在僧众面前已经清净了,跟无烦恼定无有差别。

当时有一段时间,每一次诵完戒,上师要求僧众排队,围绕整个经堂转一圈,很多人都会发心买糖供养……当时可能很多人不是想诵戒,而是想吃糖。因为当时学院的情况不像现在,现在可能发一些糖也没有人想吃。以前有一种比较硬一点、蓝色纸包的花生糖,当时很难买到,要走路下去到洛若买,洛若有时候没有卖的,还要到县上去买,但是每一次到十五号或者三十号的时候,经常会有人给僧众供养这种糖。

有些僧人闭关,刚刚出关的时候,对他们供养有很大的功德。一般汉传佛教也有这种说法:这个人刚刚出关,对他供养有很大功德。比如他入于无烦恼或者四无量心的清净禅定,在刚刚出定的时候马上对他作利害的话,果报会立即现前。

对于从见道中刚刚出定者做利害之事,果报也将立即感受,因为他已经获得了断除一切见断的新转依无垢智慧。下面第六、七品中所讲到的见断所有烦恼全部断除,获得了转依智慧,原来凡夫人的分别念变成见道智慧,获得转依的智慧,功德相当大。

对于从阿罗汉果位中刚出定者做利害之事,也会立即感受果报,原因是阿罗汉已获得了断除所有修断的新转依无垢智慧。前面说的是见断,而阿罗汉断除了所有的修断,并且三界轮回中所有的烦恼全部断除,获得了新的最无上的转依智慧,因此,对他供养的功德相当大。或者做损害的过患也是相当大,比如有些佛经中说,对阿罗汉作毁谤,立即会成熟果报。

然而,对从一来果与不来果中刚起定者作利害之事不会立即感受果报,原因是他们断除见断的新转依无垢智慧已陈旧。有些人到了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以后,对闻思没有兴趣了,已经思想陈旧了,也不想见上师了,法本也不想看了,这就是他“见道的智慧”已经陈旧了……。这个时候如同阿罗汉断除一切修断的智慧还未得到。有些人说现在新的上师找不到、旧的上师不想依止,也可能是这种情况吧。不过这也是有部宗不共的说法,本来见道的智慧对我们来讲是求之不得的,不管新的还是旧的,只要获得断除三界烦恼中的见断智慧就可以了,但有部宗的观点不是这样的,因为一来果与不来果之前获得的智慧陈旧了,尚未获得断除一切修断的新转依无垢智慧,所以不算是特别严厉的对境。

上述讲到的五种人是严厉的对境,对他们作利、作害,果报都会马上成熟。另外,僧众确实是非常严厉的对境,哪怕作一点点供养,比如平时供斋等,即使没有大量的供养物,有一包奶粉放在僧众的茶里面,功德也是相当大的。但如果对整个僧团起恶心,过患也是很大的。有些人说:你们学院脏乱差、出家人也是乱七八糟……。出家人中也许有个别不清净的,但是真正来讲,在家人根本没有资格批评这么庞大的僧团,因为这里面肯定会有真正获得圣者果位的人,他们这样恶口骂人,在很短暂时间当中造了无量的罪业,不仅今生会感受果报,而且很可能生生世世中都会感受果报,这些人真是非常可怜的。

以后不管对任何一个僧团,对任何一位成就者或上师,因为我们并不清楚他们是否是成就者,千万不要随意去评价别人。有些人自己的分别心特别严重,对很多事情看不惯,《极乐愿文大疏》当中有很多公案都讲过,很多大圣者的显现根本看不出来,外表看来是普通人,实际是圣者化现的。所以,我们应该尽量观清净心,这是很重要的。否则,如果你的运气不好,遇到了非常严厉的对境,在很短暂的时间当中,很可能会造下非常可怕的业。

这是从福田方面来讲的,还有从意乐方面,比如烦恼心特别强烈,原本是来世的来世成熟的果报,很有可能在即生当中成熟;也有一些非常清净的善心,即生中也可能会成熟果报,这方面的公案非常多。因此,平时所谓的闻思修就是要断除自相续的烦恼,身口意要小心翼翼,这就是我们最主要的一个责任。不管学《俱舍论》还是大圆满,从法来讲没有很大差别,都是对治众生的烦恼;对自己来讲,以前不好的行为应该尽量改正,这是非常重要的。

 

己三(由何业受何果)分二:一、真实宣说;二、别说狂心。

庚一、真实宣说:

无寻善业之异熟,许唯心受不善身。

前面已经讲了受业分五种类别,其中异熟果主要以感受为主。那么,这里所谓的感受,是身体感受还是心感受呢?无寻的善业异熟果,承许唯有心来感受,不善业的异熟果唯一用身体来感受。所以,善业和不善业是有差别的,无寻的善业异熟果全部用心来感受,当然,有寻的善业异熟果也有身体感受的部分,但颂词里面没有提到,不善业则唯一用身体来感受。

若问:如果说异熟主要是受,那是身受还是心受呢?无寻的殊胜正禅至有顶之间的善业异熟承认是心受。大家应该知道,从四禅里的第一禅殊胜正禅直到二禅、三禅、四禅,无色界从第一个空无边处到最后有顶之间,这之间的所有善业异熟果全部是心受。什么样的心受呢?唯一是意乐受与舍受。一禅殊胜正禅感受的是舍受,二禅和三禅感受的是意乐受,第四禅则没有真正的乐受,而是处于等舍当中,无色界也是在等舍当中,所以,无寻的善业异熟果唯一是意乐受与舍受。

前面讲第二品的时候讲过,做善业获得乐的感受,做恶业的话会感受痛苦,做无记业会有不乐不苦的舍受。一般来讲,转生到无色界和第四禅的时候,也是等舍的受。第一禅以上众生的身体没有五根识,不可能有身受,全部是心的乐受或者舍受,原因是身受绝对有寻。这里与因明的说法有点不同,因为根识有寻的话就会有分别念,但《俱舍论》中有部宗的观点认为,根识还是有寻的,而一禅以上是没有寻的。这间接已经说明了,有寻的善业异熟是身受与心受两者。比如一禅以下的未至定等,有寻也有善业,这时既有身受也有心受。

不善业的异熟唯一是身受,因为心苦受即是意苦受,而不善业不能成熟意苦受。这是有部宗的特殊观点,前面也讲了,有部认为意苦受必定是善与不善中的一种,不会是无记的,所以不能作为异熟果,因为异熟果必须是无记法,这在第二品当中已经讲过。麦彭仁波切在《智者入门》中说,其实意苦受的话也可以有善法,也可以有不善法,无记法也可以承认。因此,从经部的角度来讲,不太承认有部的观点。

有关这个问题,很多道友也讨论过,颂词中主要讲有部宗的观点,说:凡是不善业没有意苦受,全部是身体的苦受。讲到这个问题,对方提出一个观点,意苦受应该是异熟果,比如有些人出现狂心,应该是以前造恶业的异熟果,也可以说是异熟业产生的,狂心应该是意苦受吧!这里是以连接文的方式出现的。下面有部宗回答的时候说:不是这样的,以前造的业成为身体四大不调的因,身体四大不调导致出现狂心。所以,首先成熟异熟果,再成熟增上果。对于这些回答,经部宗不太承认,他们认为心应该是一种异熟果,以前造善业令即生的心很清净,这种异熟果自然而然会出现;以前造恶业,即生当中发狂等等,也是不善业的异熟果直接成熟。希望大家对这里的内容详细分析,下面讲别说狂心,上下文是如何连接的,因为有部宗认为意苦受不是异熟果,不善业全部在身体上感受,无有意苦受,关键问题在这里。

 

庚二、别说狂心:

所谓狂心唯意识,彼由业之异熟生,

依畏受害不调忧,除北俱洲具贪有。

若问:狂心或疯心是在意识中具有还是在根识中具有呢?很多人经常会有一种感觉,本来精神很正常,但是说“我是不是发疯了”;有些人说“我背书的时候太精进了,可能会发疯的”,背书不会发疯的……这里所说的狂心,就像精神病医院里面有些人狂乱的心,那这种心是意识当中产生还是根识当中产生呢?

狂心在意识中具有,在根识中是没有的,因为根识无有计度分别与随念分别。前面讲过计度分别和随念分别了吧,那现在人所谓的狂心,从什么因缘当中产生呢?它是由他人的物咒等成为狂心之业的异熟中产生,也就是异熟当中出现增上果而产生的,比如给别人毒药或者通过咒语令他人的心发狂等。还有见到非人的恐怖相而产生畏惧,比如行为不注意时,在山上或者在路上,黄昏的时候看见非人的不庄严形象等,这时候首先可能会吓一跳,从此以后,心一直不能恢复原来的状态,开始发疯了。自己的行为不正,或者在鬼神比较多的地方,有鬼神加害、做噩梦等之后开始发疯,这种情况也是有。另外,自己的身体四大不调,产生忧愁等都可产生狂心。

有时候见到一些恐怖景象、魔鬼的形象等,内心非常恐惧导致精神恍惚,但是得知不是魔鬼,只是衣服等形象,原来是看错了,这时候恢复原来清醒的状态,这种情况也是有的。还有一些非人的加害,可以为他念降魔咒或者撒芥子等。不过,没有等持的人撒芥子,对魔是有损害的,对自己也不利。只有真正具有很高深等持的人,念一些降伏咒、做一些仪式,或者有些修断法的人拿着手鼓,开始狠狠地用人骨打他、捶他、说他,还是会起作用,马上会把非人吓跑的。但是有些四大不调导致的狂心,可能念咒语“嘿嘿 迪查 迪查 班达 班达”的话,不一定起作用,因为它的根本就是因为四大不调,不是其他原因。

很多人稍微有点发疯的时候,马上找位上师给他念驱魔咒,这也不太合理。因为我们没有神通,只有估计,不清楚到底是魔害的还是谁害的?一般四大不调而发疯的,念咒语不可能恢复,比如喇荣这里有一种草,吃了以后马上会发疯,一定要通过排毒才可以恢复,念咒语根本不可能恢复。

现在藏地有时候,怎么说呢?很可怜的。很多人稍微精神不正常的时候,家人马上找一位上师:您可不可以给他狠狠地打一下?不然这个人一直有点问题,颠颠倒倒的。这可能是一种传统。汉人也有这样的,一个人的精神稍微有点不正常的时候,其他道友就说:上师您老人家能不能下来一下?那个金刚道友好像说话、吃饭等各方面有问题……有些其实是装疯,自认为这样子很庄严,其实一点也不庄严,最好不要装疯,我有时候见到,这些人心很正常的,但是自认为这是一种成就相,但实际上不是什么成就相。

忧愁也会导致发狂。以前释迦牟尼佛在世时,一个女人有七个孩子,六个孩子都死了,这时候她特别伤心,发疯了,之后不穿衣服,到处裸体奔跑。后来见到释迦牟尼佛端坐在寂静的地方,来到释迦牟尼佛的跟前,佛用等持加持她恢复,这时她发现自己在僧众中裸体坐着,非常羞愧。当时释迦牟尼佛让阿难给她送衣服,她穿上以后在佛前恭恭敬敬地听法。这时她完全没有了忧愁的心,很高兴地回家了。后来最后一个儿子也死了,她一点都没有哭。她的丈夫很奇怪,说:你以前六个孩子死的时候,哭得特别伤心,为什么这次一点都不伤心?肯定是你把这个孩子吃了……。这个女人对丈夫说:是我把这个孩子吃了,不仅是这个孩子,我无始以来吃过成千上万的众生。不仅我吃过,你也吃过很多众生。意思就是说,众生在轮回当中不停地流转,互相作过父母,与吃众生没有差别。所谓的生死只是一种游戏,唯一佛陀的教言才能断除生死的痛苦。

所以,产生狂心有几种因,除异熟以外,如恐怖、非人加害等,这些都与今生有关系,这时候可以请僧众念经或者上师加持等,可以说有作用的。但是异熟生,即生当中随随便便作加持,不一定起作用,必须感受。《自释》里面讲得比较多,即生为什么会发疯,比如前世给众生卖酒、卖毒药,还有杀害众生、吓唬众生等。有些小孩子特别喜欢悄悄躲起来吓唬别人,这种行为的过失非常大。还有些人把众生扔在深渊等特别可怕、特别危险的地方。还有些注释里面说:看见小虫的时候,本来是好心好意想把它放到不容易死的地方,但是扔出去的过程中,小虫可能会特别害怕。因此这方面一定要注意,有些佛教徒一方面心很善,非常好,但另一方面来说,把众生扔出去的时候还是要轻轻地放,不然扔出去的时候可能四肢全摧毁了,也有这种情况。因此在放生的过程中,用比较温和的方式很重要,否则很可能变成狂心的因。

这种依靠以前的异熟因出现的精神不正常,连解缚咒也不一定起作用,这种异熟一定要感受。大家都知道,以前有一位小驼背阿罗汉,释迦牟尼佛的几大弟子——神变第一、智慧第一的弟子给他送食物,他都没有办法享用。《百业经》里面有这个公案。所以,众生业力成熟的时候,不要抱特别大的希望,不要认为三宝是万能的。三宝的功德不可思议,可以起作用的时候肯定会起作用,但是众生前世所造的异熟业在即生成熟的话,三宝的威力再大也没办法,佛陀再怎么慈悲,在众生业力现前的时候也是丝毫没有办法。《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业因果品当中,对业因果讲得特别细致,你们可以参考里面的内容,好好想一想这个问题。

若问:这样一来,不是成了不善业的异熟有心受了吗?因为狂心是由不善业异熟中产生的。有部宗对此回答:无有此种过失,虽然是异熟生,但并非是异熟果,这是由于从愚昧之心中出现身体四大紊乱,由四大紊乱而产生狂心。也就是说,先从异熟因当中产生四大不调,四大不调产生狂心,身体不调是异熟果,狂心只是增上果。经部宗则认为:狂心应该是异熟果,没有身体的确不可能感受果报,但实际上,狂心与四大不调也许有关系,也许不一定有关系,主要是以前所造的业,在即生的心上感受这种果报,应该是异熟果,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那么,什么样的补特伽罗才有狂心呢?北俱卢洲以外具贪欲的人会有。北俱卢洲由于享用前世的善业,不会有这种狂心。有些人如果真的有这种异熟业的话,一定要好好忏悔,念金刚萨埵心咒一亿遍,之后一定会恢复,希望不要经常给僧众、上师添麻烦,因为这些都是殊胜严厉的对境和福田。如果自己实在控制不住,到其他地方好好地治疗也可以。

天人尚且有疯狂等现象,更何况说我们喇荣……其他众生更不言而喻了。除了佛陀以外的诸圣者有身体四大紊乱产生的狂心,没有异熟生的狂心,原因是对圣者来说,所有定业都已成熟,不定业不会成熟。圣者也不会有害怕非人形象的狂心,圣者对“阿修罗”也是一点都不怕的。凡夫特别害怕,今天有一个“阿修罗”到门口的话,大概一个月当中不敢靠近自己的家门,这是没有成为圣者的原因。如果是圣者的话,对这方面不会特别怕。因为对圣者来说,不存在对他成为有害的不庄严行为。忧愁而生的狂心,对圣者来说也同样无有。比如家里的人死了或者亲戚朋友死了,圣者根本不会哭,但是凡夫人家里稍微出现一点点事情的时候,用披单蒙着头,呜呜呜呜呜……三四个人劝还是劝不住。现在很多凡夫人,经常为了感情自杀。包括有些总统等国家领导人也是这样,表面上是成千上万人的领导,实际遇到自身的问题时,还是会特别伤心。作为圣者来说,根本不会有忧愁而发狂的心,除非专门以疯狂者的行为度化众生外,根本不会有。

法王那天也说了,有些圣者因为对上师的感情而忧伤也是有的,比如大圆满传承祖师,像加纳思扎、布玛莫扎等人,他们在上师圆寂以后,因为太过伤心而昏倒在地,醒来后也是一直苦苦哀求,后来上师在空中显现,留下了非常殊胜的法要,这种情况是有的。所以,因为对上师的感情而忧伤是有的。有些印度高僧大德的密传当中,在上师圆寂以后,自己接近发狂的情况可能也有。但是对世俗当中亲人去世的忧伤而产生狂心是没有的。

获得圣者果位可能对很多人来讲有点困难,但是作为修行人,有些世俗的概念不能太强了,不要太执著了,否则很可能会发疯,这对修行人来讲确实是不太庄严。从学院而言,真是上师三宝的加持,没有因为家人死了而发疯的,这种现象到目前为止没有出现,只是听见有些人的哭声,这一方面也是情有可原,因为内心对治的智慧力非常薄弱,再加上世俗的观念很强烈。但是,高兴的时候高兴得不得了,痛苦的时候痛苦得不得了,这不是一个修行人的本分,虽然我们不是圣者,但还是应该学习圣者的行为。

忧愁而生的狂心对圣者来说也同样无有,原因是他们已经现量见到了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