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第八品 观察事业

 

智者虽办极小事,亦经协议方为之,

其事成功何堪言,若遭失败亦为妙。

众生种种意乐故,诸众满意极难为,

设使自己具学问,诸众欢喜并亲近。

即使十分衰老时,也要广学而博闻,

闻慧有益于来世,布施亦无如是益。

当依功德圆满士,或者结交平凡人,

如同携带满水瓶,或者易携无水瓶。

一知半解学问者,谁人肯去依止彼,

如装一半水之瓶,谁肯携带于头顶?

何人了知能辨别,智者愚者之差别,

并能承办彼等事,此乃一切圆满根。

若经智者善培育,愚者亦会变高尚,

犹如有师教言辞,鹦鹉亦会诵论典。

即使无力虚弱者,若依强者亦成事,

如同水滴虽渺小,汇入大海永不涸。

倘若自己无理智,应当询问余智者,

如手不能杀敌时,此人岂非取武器。

纵使害己之怨敌,若巧方便亦成友,

剧毒对身虽有害,若知搭配成良药。

可取应得之食财,当除贪图不应财,

如同可摘树上果,若超树梢则堕地。

设若智者不谨慎,此时彼生诸过患,

设若智者极谨慎,则难发生诸过患。

其余论典中宣说,乃至势力未充足,

尔时应当敬敌众,何时充力随意行。

怨敌说得再悦耳,智者亦不应轻信,

鱼鹰猫儿虽温柔,时常竭力杀余生。

地主虽为嗔恚者,亦应悦意而亲近,

如于地上虽滑倒,尚需依靠此地也。

若人过越贪欲妙,则彼将会速毁己,

如同鱼众贪钩饵,立即彼等遭杀也。

对于应供或眷众,时常布施方能聚,

如同施放供品者,神鬼皆乐而护之。

大者当除游戏乐,亦断贪图食乐等,

由贪所引之果报,楞伽罗刹王遭杀。

高士方可慈与诤,劣者绝不应如此,

如同珍宝有销赎,谁有毒药为如此。

国王为税勿广收,微财渐能积满仓,

蚁垤蜂蜜上弦月,皆是由微而圆满。

国王不害诸眷民,并以合理收赋税,

芸香树中之香脂,若过流淌则枯干。

国王应当极温和,不因小事而发怒,

如同毒蛇虽有宝,智者谁肯近身旁?

纵使贪图财富者,亦应守护法为重,

若坏法规虽得财,则此今世怎恒久?

对戚亦勿过越亲,对敌亦勿过越恨,

欲望亲友结怨因,对怨报复皆易行。

柔和既能胜柔和,柔和又能胜粗暴,

柔和能成一切故,智者皆云柔最利。

不论谁为吾之敌,不说谁人不慈吾,

虽不仁慈亦不言,一言即将成裂痕。

不顾惭愧与羞耻,不知敬蔑之差别,

唯有贪图财食者,不应住于彼等处。

若未观察新境前,则彼不应弃旧境,

一足尚未立稳时,若举双足定跌倒。

竭力隐藏自诸行,公之于众会遭殃,

猴子设若不演戏,何必其颈系绳索。

即使现量见过患,若非合境不应说,

世间众说见恶兆,最终见者自遭殃。

他人说笑之财食,彼等虽有亦何用?

犹如猪狗食粪便,学者谁人有想望?

伤害他人之恶语,即使怨敌亦勿说,

否则如同谷回声,立即自受报复也。

若欲损害诸怨敌,首先自应具功德,

如是则能毁彼心,自己亦能增福分。

发心仁慈暴行为,方能制服野蛮众,

如同欲利自身者,以粗疗法而除疾。

能害之事虽微小,亦应速治而和解,

常见巨大之壕沟,起因即为小渠水。

凡不合理之诸事,智者虽会亦不为,

如同大象摧敌众,时常遭受王之缚。

亲友虽恨亦莫弃,敌众虽慈亦莫喜,

乌鸦互相虽受害,若依鸱鸮即遭殃。

事情无论大或小,智者恒为谨慎做,

狮子扑杀象兔时,相同对待无松紧。

若不尊重学者处,学者谁愿住此境?

水晶若当火石处,则此谁愿卖水晶?

智者或为人讲经,或者静处自修行,

如同宝石或顶饰,或者住留海岛中。

设若依止高尚士,则对自己有大益,

住于山王之鸟群,彼等显成金色也。

若依嫉妒心重者,则将自己不成名,

如同靠近太阳故,月亮由盈变薄蚀。

何人友爱不坚定,谁愿与彼交为友,

空中彩虹虽美妙,望其装饰即愚昧。

自己不喜之诸事,切莫强行让人做,

当思他人对自己,损害之时有何感?

何事自己所喜爱,彼事让人亦可为,

因此自己所喜事,他人亦会来承侍。

智者对于蛮横众,既不交亲亦不争,

如同粗暴之老虎,不应结怨及交友。

依止一切高尚士,学者之前常询问,

交结义重情长者,谁具此等则常乐。

谁说不合应时语,则彼众人会欺凌,

语无伦次喋喋者,岂非推知疯人矣?

弱者以为自所说,一切皆会出差错,

了知此义不多言,彼者会受人尊敬。

若遇应时合境时,当以谨慎说少语,

虽有善说若过多,如同剩货无人用。

虽是广闻博学士,亦难认识自过失,

众人若指自过失,则能推知自有过。

虽知过失而不改,此人定是遭魔缠,

若尚不依对治者,自己切莫视为人。

稍有辨别智慧众,当知过失并除之,

如是常依对治者,此人日日会上进。

聪明之人仁慈者,随和之人勇敢者,

彼等不知其余事,亦应各行而护之。

虽久交往蛮横者,然彼远离则安乐,

翁云动牙虽为美,然彼拔掉得安乐。

时常怨争之眷属,为彼稍施当驱逐,

毒蛇所咬之伤口,不能切除则离命。

设使已成高者时,不必吝啬琐碎物,

若能制服诸眷民,不必悭吝珠宝也。

智者若欲积财富,稍微施舍方护财,

若欲井水常充盈,舀水便是胜窍诀。

何者若欲皆圆满,彼当忙碌种种事,

若见琐事痛苦因,则应断尽彼妄想。

无论需做任何事,当思功德与过患,

德过等亦不应为,过多德少何堪言。

敬依正直之学者,谨慎狡诈之学者,

慈护诚实之愚者,速弃狡诈之愚者。

虽无财富眷仆等,若有具慧之善友,

旁生亦能成办事,何况说为人众矣?

委托应予所知事,不知之事莫强迫,

马车不能水上行,舳舻不能陆上行。

结下深怨之恨敌,虽成和好莫密切,

如同高温滚沸水,若遇火焰亦熄灭。

若知羞耻忠厚者,虽是怨敌可信任,

非天投靠忠厚敌,彼亦拼命护非天。

虽说自己无劣心,亦勿轻信所有众,

野兽恒时心虽善,彼等猛兽当为食。

倘若愚者入邪道,了知愚者即可足,

倘若智者入邪道,则应观察其原因。

学者善于用财物,即使不赐亦不夺,

耗财之境虽不夺,亦以借贷等毁财。

自己虽知一切事,亦尚需与人协商,

谁者不愿人协议,此人自引自悔恨。

设使协商险怖事,再亲亦莫过三者,

如修起尸有恶伴,首先食掉修者也。

了知取舍平等施,温和可亲尊重人,

无所畏惧不唐捐,谁人具此得诸地。

设使敌人来投靠,亦应供养并赞美,

传说乌鸦依老鼠,次后获得安乐也。

交结劣友闻劣论,持执邪见做劣事,

此等智者不应行,若行即是愚者也。

若善观察而行动,此事怎能成失败?

智者睁眼行大道,怎能堕入深渊中?

既能利己又利他,学习知识智者相,

有些知识如射者,一旦精通家族毁。

自己若欲得高位,则当唯有利他众,

如同修饰容貌者,首先岂非擦镜子。

若欲降伏诸对方,则自竭力学本领,

犹如欲杀怨敌者,先自竭力造兵器。

狡者之语有掺假,诚者对此需观察,

诱后自称真诚者,如是自夸有何益?

昔日褒文中宣说:狡者之前需狡诈,

直者之前需真诚,动者之前需坚固。

智者恒时对怨敌,亦应和蔼如亲友,

虽然不能得和解,定是息怨之良药。

若说恶言劣语者,此世不会成自愿,

心中虽想为私利,言说亦应合世众。

若对自他有利事,无论粗暴或温和,

皆行善巧方便故,佛陀未说是谄诳。

最终有利之协议,智者暂苦亦履行,

学者衰老又遭苦,亦将知识传后人。

设使受用过增者,彼者速会遭衰失,

如同池塘过满水,或是冲堤或越水。

于某些人有利事,余人不定有利益,

蒜头治风虽有效,而对胆病却成毒。

若恒亲近脆弱者,大者亦恐将衰败,

酥油若置劣器中,老鼠岂不啃坏彼!

倘若依靠恶劣众,恶习熏染害自己,

依赖渠水之鱼众,田地之上遭撒弃。

寡情之人来投靠,于彼稍施当驱逐,

如同家中起恶兆,当需耗财而消灾。

正士即使赴他处,亦应尊敬及承侍,

若常敬奉如意宝,则增吉祥成所愿。

若人过越赞劣者,次后自己受毁谤,

如向空中掷粪便,其落掷者之顶上。

若人侮辱有学士,则彼自己会遭殃,

犹如灯火向下垂,此人自手会烧伤。

无论何法何相应,彼法应当如是用,

首饰不能戴足上,足镯不能用顶饰。

成办巨大事业时,竭力依靠善妙友,

犹如火烧茂林时,务必依靠大风助。

仁慈者说温和语,他人欢喜易成事,

谁能耗财令人喜,舍弃身寿亦难足。

不因穷困极忧伤,不因富有喜而慢,

业力所牵遥远故,种种苦乐随后现。

 

格言宝藏论第八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