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佛教与西方社会彼此需要  \ 

存在主义的生物学佛教:极具正念且意味隽永 ——佛教、生物学、存在主义以及自由意志有何共同点?

存在主义的生物学佛教:极具正念且意味隽永

——佛教、生物学、存在主义以及自由意志有何共同点?

Existential Bio-Buddhism: a Mindful, Meaningful Mouthful

What do Buddhism, biology, existentialism and free will have in common? Read on!

 

作者:戴维·博拉世博士

David P.Barash

 

 

 

  作者介绍:

戴维·博拉世( David P. Barash) 博士,华盛顿大学进化生物学家和心理学教授,长期热衷于佛教。他有34部著作,内容涵盖进化、动物和人类行为、以及和平学。他最近的著作是《佛教生物学:古代东方智慧遇见现代西方科学》,刚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

 

他是美国科学促进协会会员。他的妻子是精神病专家朱迪斯·夏娃·立顿(Judith Eve Lipton),二人经常合作著书。他被保守派称为美国“101位最危险的教授”之一。

 

在之前的博客以及本人的近著《佛教生物学》中,我对佛教和生物学间的交汇进行了阐述。现在,让我们谈一谈佛教关于“业”的观点——以异于现代科学知识的全新角度——关注它如何与西方哲学中一个古老的论题相联系(即“自由意志”)。如前所述,我认为我们不仅有充足的理由,而且完全有责任去否定来自古老东方(尤其是由印度教教义衍生而出)的观点,这些观点认为人们的自主权和责任严格受制于已形成的“业”。

 

这一否定不仅为伦理及生物学所要求,而且耐人寻味的是也由于以下事实而成为必须,即佛教思想除了在责任感方面具有显著的现代性深层意义之外(这被“业”所总结),还担当了更多“自由意志”的角色。选择在行为中保持觉知——这是佛教修持之关要,尤其是在佛教“驻世圣僧”之一的一行禅师所推崇的“入世佛教”中。如果按照要求去做,这种修持就无法真正利益我们。

 

在这一点上,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分子生物学在很早以前就否定了以下理论:基因决定生命中发生的一切,即可以在解剖学、生理学或行为学方面,通过某种方案实现“刚性操纵”。例如,为数众多的基因唯一的功能是调节其它基因的行为,而基因自身的表现形式则随着周围环境而做出关键性的调整。我们的基因同我们轻声细语,而不是发号施令。因此,在涉及到自由意志的话题时,东方佛教和西方存在主义非常一致,二者都认可其存在并加以赞美。与之相反,严格生物学的僵化思维模式因其唯物主义立场回避了这一观点,由于它承许决定性的因果律,而并没有把关注点放在基因上。

这是因为,如果意识完全源自于神经生物学范畴中的物理作用——就目前所知,确实如此——那么思想、感情和有意识的行为必然是带电离子穿越神经细胞膜的结果,而这种“自然的”、自动化过程并未给“自由意志”留下任何空间。或者,就像叔本华所言(不必借助于神经生物学):“一个人可以很好地做他想做的,但不能要他想要的。”

 

唯一一类为科学所认可、不受唯物主义因果律制约的事件是真正无因、自发的事件,比如放射性原子核非预测性地发射α粒子、β粒子、或γ射线的“行为”,但只要此类事件确实是随机和自发的。也有人可能会争辩说,不见得真的是。那么,这种结果则很难成为自由意志的基础!另一方面,如果神经生物学现象归根结底都是物理作用所导致的,那么,自由意志必定会再次被遗弃。

 

尽管这一否定与严格的科学世界观完全相符,但是它却违背了被广泛接受的常识性观念,即我们每个人都感觉到有一个“他”或者是“她”,即使对我们的情绪没有至高的“掌控权”,但也在根本上控制着我们的思想和行为。连爱因斯坦这样的科学家都从以下假定中寻找慰籍——人们不一定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尤其是当这些行为不尽如人意时。1932年,他在对德国人权联盟做演讲时说:“对意志‘非自由’的认识,使我在扮演和判断个体时不至于失掉自己的幽默,也不至于太过严肃地对待自己和自己的人类同胞。”

 

如此一来,在“自由意志”的问题上,我们看到的情况是存在主义和佛教联合起来,共同反对被生物学所确认的那种严格“反自由意志”的观点。在这一过程中,它们选择了同样的看法,尽管这种看法被公认为是不科学的,但却与每个人的主观体验非常一致。真的很难找到一个不相信自己具有自由意志的人。

 

与佛教承许自由意志有关的另一个附带问题是(我没办法解决,但却不得不承认)“如何圆融‘无我’、‘无常’,尤其是‘缘起’(‘缘起’:一切事物的相互关联性)与自由意志之间的关系?”由于无我、无常和缘起,“自由权”或“自主权”不可避免地受到约束。正如尤尔·伯连纳(Yul Brynner)在《国王和我》中扮演的帝王所感叹的那样:“真是一个谜!”

 

任何情况下,在以下这一点上,佛教思想都与唯物主义生物学不一致。尽管严格的因果思想(被生物学所支持)令自由意志如同一种奇思异想,但佛教仍主张真实的主观意向是存在的。更有甚者,在这一过程中,佛教与存在主义——一个一向清醒实际、拒绝神秘主义的西方哲学流派,发生了交汇,而后者通常不愿与佛教为伍。

奇迹会永不停止吗?

文章来源: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blog/pura-vida/ 201401/ existential-bio-buddhism-mindful-meaningful-mouthful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圆韧

一校:圆晔

二校:央金措、Baron Lee

终审:圆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