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超越时代

 

大楼摩天、车流不息的现代都市中,身着三衣手托钵盂的僧侣,沿街缓缓而行,见到这副景象,一般人也许马上会生起一种奇异的感受,为传统与现代的差异而大发感慨!然而大多数泰国人没有这种感觉,泰国佛教超越了时代,仍在指导着当地人们的现代生活。

在泰国期间,我特别留意了当地佛教界人士在这方面的工作,也发现了现代泰国各层人士对佛法的肯定与接受。

在泰东一位学者的书房中,我随手翻阅了一篇卡比辛博士的论文,文中说:“佛教固然是古老的宗教,但它在现代生活和当代需要方面的价值,却越来越得到了肯定。”另外一位学者也认为:“佛陀的教法,非常吻合现代观念,它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有透视性的成果。这种教法需要在实际生活中应用,它要我们透视生活,而非仅是观看生活而已。”

在泰国,人们不仅仅是在观念上肯定佛法,更富有积极意义的是,他们将佛法融入了现代社会,应用在生活之中。泰国人对佛法的接受与应用,最明显的莫过于他们普遍接受坐禅训练。社会各界人士都把坐禅当成了必需的精神生活,当成了提高自身能力、造福社会的精神训练,而教内的长者大德们,也将推广坐禅作为接引大众,广泛弘扬佛法的方便。泰国政府的公务机关、学校、企业等等,各个部门的人员经常集体参加禅坐训练,这种风气之盛,恐怕是世界其他各地难以相比的。在参访寺院的过程中,我曾多次看到过信众接受比丘指导,进行禅修训练的感人场面。据说泰国法身寺法身舍利塔开光的时候,曾有三万多人齐集寺内,集体坐禅三天,这种壮观的禅修法会,我看也算是世界之最了。

在泰国所弘扬的禅坐法门,属小乘教法的次第禅,由世间四禅八定而循序进入出世的止观修法。在如今重视当下效果的年代,这种可当下趋入并见效的禅修法门,无疑是接引众人的一大方便。

雅央达博士是泰国著名的科学家,也是国会议员,他说:“我既是政治家,也是科学家,不只如此,我也是企业家和教育家,为了找到能胜任这一切的能力与安详,三十四年来,我每天早晚不断地修习静坐。坐禅可以增进记忆力,提高心力专注的程度,因此,坐禅可以帮助我们读书,使我们生活中的每件事都得到利益……在伦敦攻读博士学位时,我的禅宗上师说过:‘佛法就是责任,责任就是佛法。你现在是一位学生,你的佛法就是读好书,不管你在日常生活中做什么,你的佛法就是尽最大努力完成责任。’我依之终生研究修行,不断地攀向一个个高峰。”

看到泰国佛教界在这方面的成绩,我增加了一种紧迫感。他们在家人尚如是重视实修,我们怎么能泛泛悠悠地浪费时间呢?藏汉两地,历来是重视入世的大乘佛法教化区,然而我们面对现代社会,该以何种有效的方便广泛接引大众呢?

汉地也有众多的在家学佛者,可是在将修行融入生活、指导生活方面,与泰国人比起来,我觉得尚有很大的差距。有的人在修学佛法时,往往与家庭、工作单位发生冲突,弄得关系很紧张;有的人将修学佛法的事推到老年退休之后;有的人将学佛完全寄希望于环境。这些都不是妥当的方法。虽然没有出家专门修习的机缘,但是既然得到了人身,都应该好好地把握,一方面应该负起社会责任,一方面应该于日常中串修与自己相应的法门,为自己所得到的人身,为自己的未来负责任。佛法与世法,本来不二法,佛法为任何时代的人们提出了如何生活的智慧原则,如果能契入佛法,那绝不会有与社会不适应的结果。六祖惠能大师说过:“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其密意也有佛教与各时代社会相应之义。假如在家学佛者能像雅央达博士那样,终生研究修行佛法,那该会多么富有意义而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