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残忍的屠夫

 

朋友,当你在酒桌上贪婪地将一块块牛肉送入嘴里,津津有味地咀嚼之时,是否曾想到濒临死亡的牛,感受刀割苦痛,垂死挣扎之情形。如果你身临其境地感受一下“人间地狱”的恐怖,也许会有一定的感悟。

走进屠宰场的大门,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进入车间,呈现在面前的是一具具雪白的牛骨架,满地流淌着鲜血,墙壁上也是血迹斑斑。

这时一个满手沾着鲜血的屠夫正好牵来一头老牦牛,也许是老牛闻到血腥味,感到厄难将至,前脚蹬地,拼命后退,无奈鼻子被绳子穿住只好就范,绳子一头被屠夫拴于柱子上。或许已预感到大难临头,牦牛不停地绕着柱子转,显得很恐怖惊惧。大概已是长时间没吃过草,肚皮已深深地陷下去,露出嶙峋的骨骼,皮肤也皱巴巴的,毛很蓬乱,半身沾满了牛粪。

这时屠夫提着一尺来长的尖刀,捥起沾满血腥的衣袖,向牛走去,牛很惊恐地绕着柱子团团转,只见屠夫很熟练地一把抓住绳子,同时将拿刀的右手藏到背后,很快地闪到牛的头部侧面,为了怕牛反抗,不停地用左手轻轻地抚摸牛的脖子,真实的目的是为找到下刀之处,当找到牛脖子大动脉血管之处时,右手迅速将刀垂直按在该处,同时挥起左手,狠狠地在刀把处朝下一击,雪白的利刃一下子刺进牛的脖子,只见一股殷红的鲜血喷射而出,老牛的头一下子便耷拉下来,两前腿膝盖重重地摔在了水泥地上,尔后整个身子便倒在地下,四蹄不停地蹬着,牛头无力地左右摆动,伴随着阵阵的喘息声,布满血丝的眼睛睁得鼓鼓的,可以想象此时它将感受怎样的巨大痛苦。血不断流淌,它的挣扎越来越无力,血越淌越少,在最后一阵最剧烈的抽搐之后,它便再也不动了,瞪着大大的眼睛,死不瞑目。

走出屠宰场,我不知身处在地狱,还是人间。英国剧作家萧伯纳曾说:“人杀老虎,叫做游戏;老虎杀人,叫做凶暴”。我久久地思索着这句话蕴涵的深意。动物与人类同属自然的生灵,但人类却在根深蒂固的歧视动物的观点支配下,对于与人一样有知觉有痛觉的动物肆意切割、凌虐和杀戮。这是多么的不公正和惨无人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