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忏悔过去

 

一天,一位黑龙江的居士走进我的房间,懊悔地向我陈述了一件使他困惑已久、难以忘怀的往事……

那是发生在1987年的事,至今已十多年了。岁月的流逝并没有使我淡忘那惨痛的经历,愧疚自责之心时常萦绕于心际,抹不去的阴影,与我相随。

东北的冬季异常寒冷,那年冬天,在我的印象中冷得更加特别。皑皑白雪,刺骨凛冽的寒风,尤其那可怜的小狗在雪地上留下的梅花足印,在我的记忆中依然那样清晰,难以磨灭。因袭的一种观念认为,冬天吃狗肉是滋养身体的绝好食补。我家邻居是朝鲜族人,与我们相处得很融洽,他们非常喜欢吃狗肉,而且擅于宰杀和烹调。

“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狗是极为忠诚于主人的。年少的我,为什么会把自家已养了多年的狗送给邻居,断其性命呢?记得我在牵它往邻居家走的时候,它使劲地挣脱,不愿离开自己的家园,也许它已预感大难临头。

人是太聪明了,还是太冷酷无情,杀生手段花样百出,可谓登峰造极。据围观的人跟我说,邻居杀狗的手段极为残忍:他把绳子系在狗的脖子上,打上死结,然后把它吊在两米多高固定的架子上,撬开狗的嘴,一瓢一瓢地往里灌水,直到最后再也灌不下时,便用木棒不断地击打着狗的全身,狗凄惨的嚎叫声使人汗毛直竖、浑身打颤。接着把狗放在滚烫的开水缸中,盖上缸盖,活活地连烫带呛使狗窒息而死。可以想象,在沸腾的开水中,它将感受怎样的巨大痛苦,此时,它多希望与它朝夕相处的主人前来拯救啊!啖食其肉的人们居然一点也没有良心上的谴责与不安。奇怪的是,我问起邻居杀狗的经过时,他没有丝毫的愧疚与反省之心,这条狗的死俨然与他无关。

古人云:“作善降百祥,作不善降百殃。”此后,我遭受了各种痛苦,邻居在身体、事业各方面也遭受种种违缘,这只是现世的花报而已,如不诚心忏悔,更可怕的果报尚在后头。

这条狗的死,是与我有直接联系的,倘若我不把它送给邻居,它绝不会这样凄惨地死去。学佛以后,我知道了因果不虚的道理,每当想起这罪恶的一幕时,心久久不能平静,念经咒时我时时给它回向,我不知道它投生到什么地方?解脱了没有?

听了他的陈述,我的心情感到异常沉重。众生由于愚昧无知,不知取舍因果而造作种种恶业,实为可怜悯者,犹为可悲的是,那些执迷不悟终身造罪而不知忏悔者。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奉劝诸君,以此为戒,长养慈心与爱心,忏悔往昔所造的杀生罪业,并发愿纵遇命难,也不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