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源宝藏  \ 
A

超凡入圣的妙智

 

当年,法王的智慧与辩才已脱颖而出。

一次,前去拜见藏地闻名遐迩、被共称为布玛莫扎化身的意科金刚上师(意为法界自解脱)。意科上师诙谐地逗他:“听说你为求正法颇能吃苦,生活清贫,但看你白里透红的面色、神采焕发的表情,似乎与事实不符。”接着又说:“据说你是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的化身,他是为十三世达赖喇嘛头上宝瓶灌顶、舌上遍洒甘露(秘密灌顶)的大德。现在你肯定做不到,难道不感到害羞吗?”

法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回答道:“据说您老人家是大成就者布玛莫扎的化身,他是为邬金第二佛莲花生大士头上宝瓶灌顶、舌上遍洒甘露的大德。现在您也肯定做不到,难道不感到害羞吗?”

“谁说我是布玛莫扎的化身?”

“那么,谁说我是列绕朗巴的化身?”

意科上师无言以对,哈哈大笑,竖起大拇指称赞道:“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超世绝伦的智慧与辩才,实在可喜可叹。”

那时候,法王常在梦中以幻身自在畅游清净刹土,于佛菩萨座下谛听甚深妙法,在睡眠中对周围的景物、人物及其行为,如处白昼般了然。并且,对未来发生的事情有不共的预知能力。这从当时他所撰著的《未来授记》一文中可以看出,例如,十几年后色达长官索郎洛吾惨遭杀害、洛若寺被凶残的军队摧毁等许多事件均得以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