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源宝藏  \ 
A

慈悲的摄受

 

22岁时,法王深刻认识到真正受持释迦牟尼佛教法的就是比丘,便在托嘎如意宝前受了近圆戒。尽管期间经历了十年浩劫,他却始终如一、护戒如目。虽然内在的瑜伽已完全可以接受空行母,但为了同行广摄更多的出家弟子,一直以比丘形象弘扬佛法,使得如今身着红黄僧衣的人遍布大地,仅仅这一份功德也不可思议。

各宗各派公认的大成就者托嘎如意宝,在宛如群星般的众弟子中把他看作唯一的心子,常常满怀深情地说:“我们俩是前世的宿缘,他离开我一天也呆不下去,就像小孩离开母亲一样;我待他也情同骨肉。”

他有时比较调皮。一次,大管家不满地批评他:“作为活佛应起到表率作用,如果你也破坏纪律,普通人怎么学你呢?”托嘎如意宝听到后,面露不悦地说:“你们没有资格指责我的小活佛,你们那样的十八个人也比不上我小活佛的一个小指头。”又时常在僧众中面带笑容地说:“你们学我的小活佛就足够了,哪怕他头朝下倒着走,你们也可以跟着学。”并且单独传授他《杰珍大圆满》等许多甚深密法。通过意传加持,他彻底领悟了上师的究竟密意,自己的心与上师的智慧成为无二无别。

过了不久,洛若寺专门派人来迎请他回去住持寺庙。托嘎如意宝略显伤感地对来人说:“作为你们寺院的活佛,你们当然有权决定他的去留。但是,我们师徒感情深厚,如果他这样突然离去,我心里会十分难过。请让我们师徒二人再共住一年,我现在也只有一只老绵羊的寿命了,我离世以后你们再将他接回去。”当时没有开许回寺。

光阴似箭,一年转眼间就过去了。托嘎如意宝即将示现圆寂的前一天,把他唤到身边,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去年,你的寺院来人接你回去,当时实在舍不得放你走,现在你我不得不分离了。以后你要悉心竭力弘法利生,时常祈祷我,我也会好好加持你。”字字句句无不渗透着对他的深切慈爱之情。托嘎如意宝在人间度众的事业暂时已圆满,伴着纷纭的吉兆瑞相,色身融入了法界。

最后,法王在“初见上师生欢喜,终离师尊极忧伤”的心情中离开了正法兴盛的石渠,返回色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