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具的勇敢

本具的勇敢

Natural Bravery

作者:格伦·费格斯

Gaylon Ferguso

 

作者简介:

    格伦·费格斯博士,在藏传佛教禅修导师邱阳创巴仁波切和萨姜米庞仁波切的指导下修学佛法。作为那罗帕大学的教授,他曾指导禅修35年,撰写了《自然的觉醒:探索我们与生俱来的智慧》(2009)以及接下来的这本书《本具的勇敢:恐惧与无惧,醒世之路》(2012)。

 

今早我开始罗列一些平日自己很害怕的事情。与很多人一样,我也害怕死亡。同样,我也担心家人、朋友和至爱会死去。我害怕失去亲人,我担心失去爱,我不愿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我也对身体的不断衰老感到恐惧(我做的锻炼充分吗?我服用的营养品适合自己的体质吗?我能否躲过基因变异导致的遗传疾病的袭击?)。作为一名佛教修行人,我学会了对自己的无明、消极逃避、焦虑、整日散乱于外境等根深蒂固的习气感到恐惧。

为此,我将一种基于勇敢与慈悲这一古老的传统智慧的禅修称为“本具的勇敢”。在当今时代,这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显得弥足珍贵。这种禅修概括了一整套对抗恐惧的次第修行方法,它是改变自我与周围世界的直接途径,指导我们如何充满智慧地享受快乐生活,如何与他人、自然界和谐相处。

真正的修行使我们能够直面自我的内心以及外境,并且让这两个彼此关联的领域进行生动亲密的对话。与恐惧交朋友——品味它、咀嚼它、熟悉它——如同打开了一扇门,我们不再需要依靠现代社会中无时不在的追求和消费来提升内在力量和自信。我们挣扎在内心世界与外在社会的思想贫乏、暴力、狭隘与怯懦之中,然而通过探索本具勇敢的方式,我们可以跟随勇敢的精神先驱——历代亲证了自在无畏生活的修行人——走上勇气之路。

若想发觉本具的勇敢,首先必须发现勇气是我们的本性。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面对来自人际关系、家庭、工作、金钱和健康各方面挑战时所表现出来的信心,就是本具(或与生俱来的本性)的表现。我们本来就是勇敢的——我们可以通过念住禅修[1]来强化本性,并且使这颗与生俱来的无畏种子愈发成熟。正如祥岳俊隆[2]对弟子的忠告:“你本来就很完美,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些改进。”这里阐述的觉醒道路是通过对我们与生俱来的勇气的洞察,并在有经验的修行者指导下,直面我们的四种主要恐惧:对自我的恐惧,对他人的恐惧,对空间的恐惧及对显现的恐惧。

与自己交朋友——与我们的身体、情绪、变幻的念头交朋友是踏上勇气道路的基础。邱阳创巴仁波切总结说:“最终,勇敢的定义就是不要害怕自己。”我们对他人的一些逃避,其实来源于缺乏自信,以及对自己的善良、力量、适应力缺乏信心。只有对自己越来越友好,才有可能对他人越来越慈悲。因此,通过开放、自然、渐进的心灵训练,我们学会如何将对自己的慈悲[3]延伸到其他众生:家人、朋友、家养的乃至大自然中的动物。这就意味着,我们将把习以为常的对他人的恐惧,转变为传播无限的爱和慈悲,并以此作为我们的基本生活准则。

如果我们能够学会以开放的心胸面对周围的世界,那么这条通向完全觉醒的无畏之路将会延续。在这个过程中,不要让自己对是否进步或怎样进步感到焦虑踌躇,因为这种内心评判是对进步的一种过度干扰。当高度亢奋的内在批评时刻萦绕心头时,结果往往适得其反,效率降低。我们应当相信这些在我们大脑中不断出现的、乱哄哄的评价往往会使我们远离本具的勇敢。过度警觉显然是来源于恐惧:“如果我不时时刻刻地检视自己,我怎么能保证我不会犯错误呢?”只有放下这些永无休止的判断以及和其他人比较的念头,勇气和慈悲才会自然涌现。就像我们学习一种舞步,动作娴熟时就不用总盯着自己的脚了,我们会感受到音乐与舞姿融为一体,在与舞伴共舞时踩拍精准,表现完美。

最终,这条路上的主要挑战就变成了如何有创意地直面显现上的恐惧。迄今为止,很多人已经熟稔独处时在坐垫上禅修以观想内心的爱和勇敢。但是到了一定时候,觉醒道路上至关重要的一步就是观察修:“不要只坐在这儿,去做些事情吧!”如今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越来越复杂,赖以生存的星球所面临的威胁也越来越多,我们无法将内心的旅程与我们的心所显现的外境割裂开来。作为一名修行人,最紧迫的问题就是: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工作的地方,邻里间还是社区内,我们传递的是觉悟还是脆弱?是怯懦还是勇气?

我的老师邱阳创巴仁波切把“艺术”重新定义为“由无侵略性的调柔与赞赏引发的任何行为”,他把这种修行称为“日常生活中的艺术”,那就是,即使是在做饭或饭后清洁的时候都可以用正念和觉性摄持。于是,我们成了自己的生活以及共同命运的创造者,是创造一个灾难性的未来,还是健康美好的前景,这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愿我们与生俱来的勇敢种子能在这种修持下绽放出越来越多无畏的慈悲之花。

 

【注释】:

[1]念住禅修:禅修专有名词。参见以下网址:

http://baike.baidu.com/view/435012.htm。

[2]日本曹洞宗僧侣,将禅宗思想介绍到西方世界的重要日本僧人。

[3]对自己的慈悲,此处也可译为共情。理学名词“共情”(EMPATHY),指的是一种能深入他人主观世界,了解其感受的能力。此词有多种中文译法,比如共情、投情、神入、同感心、同理心、通情达理、设身处地等等。

 

文章来源:

 Tricycle,Fall 2011    《三轮车》网络杂志,2011年秋季刊

http://www.tricycle.com/online-retreats/natural-bravery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逐月

校对:圆切 圆精 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