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光云聚  \ 
悲惨世界

顶礼普贤王如来!

顶礼大恩金刚上师!

显密深广虚空中,传承加持集浓云,

放射教理巨雷声,遇痴邪众当躲避。

前世宿缘虽成熟,亦于密法具正见,

无力遮止邪说者,欢喜谛听我宣说。

我等大师如来正等觉释迦牟尼佛为度化无边有情,适合种种不同的根基而宣说了八万四千法蕴。《普作续》云:“为调贪惑之对治,宣说二万一千律,为调嗔惑之对治,宣说二万一千经,为调痴惑之对治,宣说二万一千论,为调三毒之对治,宣说二万一千密。”如是根据所化众生的界、根性、意乐的不同,佛宣说了三藏十二部及密续部等无量殊胜法门,后来以印、藏、汉为主的高僧大德们又在此基础上创立众多教派而饶益无边有情,如雪山之水分流四方,普泽了大地。对各宗各派的如来清净教法本应普皆推崇,然有少数人或基于凡夫情见,除自己的宗派外不承认其余宗派是正教,尤其对无上密宗多有疑惑,甚至诽谤。为了昭明正理,故于此简略阐述涉及到密宗的有关问题。

 

谤法的过失

 

行文之前,首先有必要来认识一下对佛法轻易评论甚至诽谤的过失。佛法是佛陀从大觉智海中流露出来的度人方便,是芸芸众生离苦得乐的唯一津梁,佛陀甚至把佛法比喻成诸佛的“法身舍利”来显示其重要。不管我们是出于有心还是无意,如果对佛法说一些与其相违的话语,无疑将断送自他慧命,障碍解脱,其果报至为严重。

我们知道,六道轮回是佛为我们揭示的,因果缘起也是佛开示给我们的,在这轮回苦海的对面,有究竟安乐的涅槃彼岸也是佛给我们指明的,出家修道、守持戒律同样也是佛赐予我们的教诲。我们在学佛之前,对这些却完全是一无所知。佛所说的种种法门,凡夫以分别心根本无法揣度衡量,即便是十地菩萨也无法完全测度佛的密意。因此,我们又怎么可以用自己庸俗的分别心,去对远在我们认知能力以外的佛经论典说三道四呢?即使诸大班智达与诸大尊者著书立说、讲经说法,也必遵循严格的规范。比如,以前印度那烂陀寺等有一明确的规定,只有经所有大班智达同意后,才能著书造论,以此来确保所造论典与佛法不相违背。而且,即使登地的诸大菩萨也须借佛力说法,而无完全凭自己说法的能力。历史上龙树菩萨等亲得佛的授记,显现了甚深的证悟、无碍的神通与辩才,也是依靠圣教正理而弘扬教法。藏地直到如今仍然保持着这一良好传统,凡堪布们讲法时要陈述一个观点,必定引用经论作为依据。而没有传承、没有圣教依据的论点根本不可能受到大众许可,因此也确保了藏地佛法的纯正性。

在显宗经典里,佛陀多次强调了谤法的过失。《宝性论》中说凡以嗔恚心诽谤佛法的人,无法得到解脱。《涅槃经》云:“迦叶,世间众生有三种病,极难消除,一谤大乘法,二造五无间罪,三生邪见。此三病,于此世间,极难对治,声闻、缘觉及菩萨亦不能除之。”《诸法摄要经》云:“文殊室利,若有人思维佛说之法中,或为胜妙,或为不胜妙,则彼舍正法也。若说此法为应理,彼法不应理,则彼舍正法,并已诽谤善逝,诋毁僧众也。”《般若八千颂》云:“何人若造五无间,不及相似谤佛法。舍利子,若以舍法心云:‘此法非为汝与吾等应学,因此法不应理,此法非能调伏,此法非本师之教,此法非佛说之语。’如是说已,自己舍法,令他人不起信,毁坏自他之心,扰乱自他之心……舍利子,吾不愿闻彼人之名,况复与其相触”及“其谤法者,舍弃一切三时如来正等觉智,又舍一切种智,是故损毁诸正法。以此业感,于地狱中焚烧俱胝万年也。其后虽从彼地狱中解脱,又转移他方世界之地狱,此狱坏时,又迁往他方世界之地狱而受焚烧之苦也。复次转生旁生界与阎罗世界,彼等处尽业已,一旦转人生,然以往昔种种谤法、舍法之罪成熟,无论生于何处皆成盲者、粪扫者、劣种者、竹工者、瞎眼者、鼻舌手足不全者、麻风病者、癍病者、驼背者等,或生于不闻三宝名之地也”。

谤法罪中,相比之下,诽谤密宗则更为严重,因为密宗是成佛的最大方便,三世诸佛心血的精华。诽谤密法的人因为前世福报浅薄,今世又没有获得灌顶、修行密法的缘分,或者形象上虽然好像是在修学密法,但其实密法的法义并没有深入其心,因此,往往轻易作出了结论,这样不但摧毁了自己的善根,同时也损害了无量的信众。

如果人们听到一位法师讲法时说“密法不殊胜,现代人修不出来”后,便不加思索,贸然接受,那就显出那些人如墙头的芦苇,就像《格言宝藏论》中云:“智者自己能观察,愚者总是随声行,如同老狗狂乱吠,群狗亦是随声奔。”这样他们学密的善根就因此而中断。而且因为让他人退失信心并转学相对低等的法,讲法者也违犯了菩萨戒。若原来已进入了密乘的人,则违犯了密乘根本戒第一条“不舍无上”、第四条“不间断密咒手印”,而破了密乘根本戒又不忏悔的人则必定会堕入金刚地狱,那时即使再修显宗的念佛坐禅等什么法门都是无法挽救,即使十方诸佛现在他面前也无济于事。佛法与世间法不同,世间上工作不适意了,可以改行,而佛法则自有其原则,学了密乘后,则不能再舍弃上师和密法。智悲光尊者说:学密者的未来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解脱,要么堕入金刚地狱。密乘之所以特别强调在学密法或依止上师前进行观察也就是上述这个原因。那些抛弃了密宗、以为学显宗更适应更有把握的人,其实是很危险的。但接受了密宗灌顶、进入了密乘的人,如果因条件所拘,一时无法深入修行密乘,也可确立以修学显宗念佛法门等为主,同时守持密乘戒律,不断增上对金刚上师与密法的信心,这样一方面增长了显密的善根种子,另一方面也不至于犯舍法罪。诽谤显密佛法的罪过无量无边,而其中诽谤密法的罪过更是无法揣测,如《空边平等续》云:“若于胜密之密法,何人舍弃并诽谤,则彼舍弃佛胜密,永时远离解脱道。”《智慧深圆续》云:“心违密法造恶者,定堕地狱真可愍。”《意护续》云:“若谤普贤密意法,乃至虚空之边际,死后堕入金刚狱。”《眼珠续》中云:“浊时众生增盛烦恼及邪见,以嫉妒心舍弃佛法,尤其诽谤密法者,尽管此人已对轮回生厌离心,趣入佛门并恒时修法,然以彼舍法罪,堕入无间地狱、金刚地狱等无边恶道受大苦楚。”《文殊根本续》云:“此乃殊胜最妙法,胜者所供之法藏,世上若人舍此法,则彼堕入无间狱。”《金刚萨埵灌顶续》云:“曼殊室利,未来有诸恶业深重之有情,于此理不起深信……彼云此法非佛陀之说,彼等损毁自他二众,吾言彼等之人,定无密宗之成就也。”《毗卢遮那菩提续》云:“将来诸未证心性而迷乱者或云:此法并非佛说之语,乃由臆造者所造。秘密主,彼等愚人,将入二道,一为地狱,二为旁生。秘密主,吾言彼等无有稍许善根也。”

经常有一些法师,在受到一些弟子的恭敬供养承事后,便飘飘然自鸣得意,似乎所行所为都已不必再受因果的制约了。有的还因此刻意诋毁密宗,其实他还是原来的他,既未经过广泛的有传承的闻思,自相的烦恼也未曾减轻过多少。佛曾说不精通佛法的人说法,唯有造业而已,如《龙王鼓声经》云:“愚人说法者,摧毁诸善法,甚多有情众,地狱受痛苦。”此有诸多教证理证,此不赘述。

我们要评判密宗,首先必须对此有一定的研究和了解。而了解的依据应该是浩瀚如海的显密经续和祖师大德们的论著,而不应盲从对密法一无所知人的话,也不能依据没有传承、经多方抄袭拼凑而成的书籍。

密宗除了十七大续部及其注疏等无量典籍之外,还有后代祖师所著的大量论著,如《无垢光尊者全集》、《全知麦彭仁波切全集》、《竹庆仁波切全集》、敦珠法王汇集的五十六函宁玛教藏等等(遗憾的是很多典籍至今尚未译成汉文)。假如获得了灌顶,并有缘深入密续,必定会认识到密法的殊胜性,那时便无论如何也不敢诽谤了。太虚大师在《斗争坚固中论时轮金刚法会》中说:“密宗之经咒及仪轨,缘为佛地自受用法乐之事,皆为如来果分不可说之说。”当年律宗大德弘一大师已经为我们做了这方面的示现,他曾说:“大乘各宗中,此宗之教法最为高深,修持最为真切。常人未尝穷研,辄轻肆毁谤,至堪痛叹!余于十数年前,唯阅密宗仪轨,也尝轻致疑议,以后阅《大日经疏》,乃知密宗教义之高深,因痛自忏悔。”

我们平时不应该以嗔恚心来否定他宗他派,他宗也有甚多不共殊胜的窍诀值得我们学习;同时我们也不应以贪心来赞扬自己的宗派,如果我们没有如理如法地修持,尽管法很殊胜,自己也不一定能开悟。因此学佛的人,首要的是经常观察自己的过失,而不能轻毁其他的宗派。续部中云:“何人偏执自宗派,轻易诽谤诸他宗,罪障之中最深重,彼人不得诸果德,死后堕狱感痛苦,此乃等同无间罪。”若自心不清净,也不应对他派作辩论,如布敦仁波切云:“自欲得胜毁他宗,狡诈行为恶心语,种种绮语焚他续,今此辩论地狱因。”无垢光尊者在《三十忠告论》中云:“护持自宗破除他宗者,虽思辩论清除教法尘,然依彼生烦恼之因故,沉默禁语即是吾忠告。”阿底峡尊者云:“不得诽谤诸正法,何法起信求彼法。”

从《释尊传》中可知道,释迦佛在因地行菩萨道时曾多次以外道的婆罗门、仙人等形象来度化众生。因此若没极大密意,对外道也不能毁谤。《毗卢遮那菩提续》云:“不能诋毁外道宗,若人诋毁外道者,远离毗卢遮那因。”《月灯经》云:“世上其余外道者,不应于彼起嗔心,而应发起大悲心,此乃第一忍耐法。”

以前格鲁派有一位精通显宗、非常著名的帕翁卡巴大格西,他因前世业力所感,经常诽谤宁玛派大圆满密法,而且还砸毁了拉萨附近的莲花生大师等密宗佛像,后来他和眷属们一起活活陷入地狱。此事五世达赖喇嘛经常引用,并载于《协庆加查佛教史》等众多史书中,其所陷地狱之处至今遗迹尚存。又一位法师常说密宗不殊胜,并对双修法生大邪见,到晚年时,舌头糜烂,遭受极大痛苦,这时他才知道谤法造不善口业的果报。瓦蒙格西造论诽谤密法,后堕落成豹狼。此类报应实例俯拾皆是,有智慧的人自能触类旁通,希望诸位定要郑重谨慎,反省自知。

谤法的罪过不可思量,诽谤说法师的罪过也同样如是。如《不舍佛陀经》云:“曾于阳焰世间,毗婆尸吼佛出世时,有五十位男子,每人造五百个经堂,每经堂各供养一千僧众,尔时,彼等多说,说法师慧积破戒之过失,以此恶业成熟,彼等堕于地狱达九万年,其后,五百世生于人中,或成石女,或生边地,或持邪见,又六百年,成为盲人,或无舌者,再七百世中,虽成出家,而及至晚终,也未得陀罗尼。以彼业障,遮盖彼等善业也。善男子,当应深信,当应了达此理,听闻此法之后,现见说法师破戒,亦不应说之,何况听闻而说。善男子,若人挖出一切众生之眼,何人以恶心蔑视说法师,此过胜过前者,若人杀害一切众生,何人见说法师时,与彼背向而坐者,此罪百千万十万乃至无数倍,亦不及前者。若人诽谤说法师,彼人诽谤一切诸佛故,若欲承事佛,彼应承事说法师也。”

又《大宝积经》二十五会《弥勒菩萨请问经》中,记述了佛在世时,有众多菩萨退失菩萨行,弥勒菩萨起大悲心,将其中六十位菩萨带到佛前,请佛调化。佛于是为他们讲说了下面的往昔因缘:在拘留孙佛时,他们曾出家修道,虽然多闻精进,行头陀行,但执著于这些功德,心生傲慢。当时有二位说法比丘,亲友众多,名闻一方,引起了他们的嫉妒,而诽谤这二位比丘有淫欲事,使其亲友远离,中断了善根。以此恶业,他们已在六万岁中,堕于阿鼻地狱,又在四万岁中,生等活地狱,又在二万岁中,生黑绳地狱,又在六万岁中,生烧热地狱。罪业稍轻后,五百世中转生为人,但常有诸根不具、贫穷下贱等诸多不吉祥事。此后又将在末世五百岁中生于边地,饥寒交迫,修行多有障碍,虽暂生起智慧光明,顷刻又消失无余。经过如此众多的罪苦磨难后,先前诽谤二位法师的业障才得以清净,那时才能往生到阿弥陀佛极乐世界,得受菩提记别。

《大智度论》卷六记载,无量劫前,“尔时有二菩萨比丘,一名喜根,二名胜意。是喜根法师容仪质直,不舍世法,亦不分别善恶。喜根弟子聪明乐法,好闻深义,其师不赞少欲知足,不赞戒行头陀,但说诸法实相清净。语诸弟子,一切诸法淫欲相、嗔恚相、愚痴相,此诸法相即是诸法实相,无所挂碍。以是方便,教诸弟子入一相智。时诸弟子,于诸人中,无嗔无悔,心不悔故,得生忍,得生忍故,得法忍,于实法中不动如山。胜意法师持戒清净,行十二头陀,得四禅四无色定,胜意诸弟子钝根多求,分别是净、是不净,心即动转。”但胜意不能理解喜根的境界,而兴诽谤,后“胜意菩萨身,即陷入地狱,受无量千万亿岁苦。出生人中,七十四万世常被诽谤,无量劫中不闻佛名。是罪渐薄,得闻佛法,出家为道,而复舍戒。如是六万三千世常舍戒,无量世中作沙门,虽不舍戒,诸根闇钝”。这时佛告诉文殊菩萨说,当时的胜意比丘即是佛的前世。文殊菩萨并且赞叹喜根菩萨的说法是“如是等名巧说诸法相,是名如实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