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八 不贪受用

 

即使自己福报现前,各种受用唾手可得,也不能大言不惭地恣意受取。修行人就应当如此毫不吝惜地舍弃一切。

虽然自己的福报现前,许多受用无需勤作就能获得,但是并不能就此认为可以随意享用。无有勤作之故。

 

若说:“如果受用不寻而至,我也无需制止,(只需名正言顺地享用;)如果受用匮乏,我也不会苦心经营。”

有人这样认为:“财产受用不是通过我的辛勤劳作得来的,所以只需名正言顺地享用就是了,如果受用匮乏,我是不会苦心经营的。除此之外,我可以随便享用。”

 

此等说法纯粹是自我开脱、自我放纵的无稽之谈。

但这种说法并不正确。按佛经中的要求,修行中不必要的财产应该放弃,生活的必需品才可以享用,但有些人的做法也太过分了。我周围有一个道友,听说来了一个很有威望的活佛,就把自己的房子供养给活佛了,活佛也欣然接受了,没有了房子便四处打游击战,最后从我这里借钱去买房子。也有些道友刚刚来便将所有的钱都供养完毕,结果自己连安住下来都有困难,这种做法是非常愚痴的。有一点钱的时候,应该把钱存在银行里面,真正离开时实在用不上再供养,不然全部供养了是不是也太过分了,这并不是古代高僧大德舍弃受用的做法,我们应当将修行之外生起贪执的受用舍弃,现在的有些世间人,特别贪执自己的财产,这样也不合理的。

 

经(《富楼那请问经》)云:“自身不谋诸资财,即使获得亦舍弃,今起唯求深佛法,护持清净之戒律。”

《富楼那请问经》中说:不要储蓄许多财产,即使是无勤之中获得,还是应该舍弃。也没有必要为积累财产而四处化缘。作为修行人应当做到两点:第一是精进地修持佛法;第二是要护持清净的戒律。作为修行人没有懂得真正的佛法奥义,还有什么意义呢?清净戒律是佛教所有功德的基础,所以护持戒律同样非常重要。凡夫人很容易受到环境的影响,只有在条件具足的时候容易守持清净的戒律,因此,令我非常担忧的是:学院里如此多的藏族觉姆,她们并没有自己的寺院,以后回到家中,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会不会没有几天就还俗了,还能否继续守持清净的戒律是一个未知数。汉传佛教有一些尼众寺院,稍微好一些。

总之,正如龙树菩萨在《亲友书》中说的:“戒如动静之大地,一切功德之根本。”否则解脱是很遥远的事情。因此,一定要希求清净的戒律和甚深的佛法,除此之外,希求财产根本无有必要。

 

犹如人们常说的“依靠对治不如弃离恶境”的说法,所以,应当断除生长烦恼之对境——今生的富贵荣华。此理我们在前面也曾不惜笔墨,浓墨重彩地加以宣讲。

“依靠对治不如弃离恶境”,比如一个生贪心的对境坐在自己的面前,你努力对治也不一定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不如干脆不去见他,远离对境是最好的办法。同样,作为凡夫,你看到自己的怨敌也不一定抑制自己生嗔心,不如首先不去接近他,当然境界较高的人在怎样的环境中不一定起心造业,外境不会对他有损害,也可能有增长他境界的作用,这一点《入行论》中是讲过的。

凡夫人远离对境是很有必要的,有人到了学院后,无常观和无贪、无嗔、无痴的境界自然增长起来,回到城市以后,从前的坏习气又会自然萌发。以前学院里的有些人,修行很不错的,到了外面的城市里面看到网吧、卡拉OK厅等诱惑人的环境才发觉自己无始劫以来串习的坏习气太严重了,所以对凡夫来讲,环境起着不可低估的作用。

财产也是应舍的对境,如果财产丰盈,凡夫人不可能不被它诱惑,因此,首先应舍弃荣华富贵,学习一贫如洗的高僧大德们,这样的生活非常有意义。这些道理,前面也用很多笔墨宣说过了,尤其是“富贵荣华”对今世来讲是百害无利的,必须要舍弃的道理前面也宣说过。

 

博朵瓦尊者云:“具备不求世间四法,彼等已择修持解脱。

博朵瓦尊者也这样说:任何一个人一旦具足了不求世间四法3之功德,此人就已经选择修持解脱的佛法了。

 

未勘宝藏不可摧损,一经探察为人开采。纵他获得利等四法,知彼实质犹若死尸。

宝藏尚未发现以前,不会招来怨敌的摧毁,一旦探察到宝藏的所在,人们就会开采。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人获得了恭敬、利养、名声和赞扬,说明此人已经相当危险,如同尸体一样。

那天有个道友吊死了,将绳索割断以后,尸体倒在地上,别人看见后都特别害怕,我叫他们晚上在这里念经,有一个道友站出来求我说:“我们不在这个房子里念,到隔壁的房子里面给他念经可不可以?”但是尸体并不一定令人害怕,真正该怕的是有名声、财富、恭敬、利养的这些人,与行尸走肉无有什么差别了,是非常可怕的,因此,噶当派的修行者首先远离获得利养、恭敬之地。但现在的很多修行人,稍有一些名声就印五颜六色的名片,原本不是堪布、活佛,名片上的头衔都印着堪布、活佛还有法王、法王的主席、法王的总统等名称。总之,目的无非是为了获得名声,尚未死亡时就愿意变成尸体。

看到噶当派修行人的风范,我也非常惭愧。当今末法时代,口上滔滔不绝地讲说着佛法,实际上早已被烦恼之魔打死,现在只剩下一具尸骨在说法,如同多得不可计数的世间人。可能许多修行人将来也会变成这样,末法五浊兴盛时代真正修行人的力量是非常微薄的,我们应从道理上明白,如同米拉日巴尊者曾讲过:“人们非常恐惧的尸体就是现在我们的身体。”所以真正的腐尸并不可怕,一个有名闻利养的修行人其实已经变成尸体了。

 

恰似多康觉卧持蜜,当视利等四法为敌。权势显赫苦海翻滚,窍诀如此宣说应知。”

“觉卧”有说是阿底峡尊者之名,也许在此处是指某个尊者的名字。多康觉卧持着蜂蜜时,首先飞来了一只蜜蜂,最后许多蜜蜂蜂拥而聚。同理,具足利养的人,成千上万的世间凡夫和魔众也会对他高看一筹,他的修行是不会成功的。

从前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在讲《修心八颂》时说,我们应观想自己比任何众生都要低劣。当时他前面飞来一只小小的蚊子,他说:“我们不要说与人相比,作为我就比这只蚊子还要低劣,因为它可以飞行,它有很多功德,而我不具备这些功德。”他如此献身说法,用此比喻来宣说《修心八颂》的意义。所以,修行好的人对外界的万事万物都可以用来作佛法的比喻。

一定要将利养等四法看作真正的怨敌,外界的怨敌只可能摧毁你的身体,不会摧毁你相续中的善根财富,毁坏自相续善根的怨敌才是真正的怨敌,却反而认为自己了不起。

因此,势力显赫的人,苦海也会翻滚而来,许多窍诀教典中如是宣说的,我们作为初学者也应该如是了知。

 

龙树菩萨也云:“智者痛苦如财多,少欲之人非如是,一切龙王头数目,所生痛苦如是多。”

财富越多,痛苦也随之接踵而来,如同有些龙王有一个头,有些有许多头,但是它的头越多,感受降下热沙的痛苦也就越大。

去年德巴堪布到汉地治病时,我给他介绍了一个大老板,我打电话问他怎么样,堪布说:“他对我倒是非常好,但是他自己非常痛苦,每天都是非常忙。”我想确实是这样的,连一点求法的时间都没有,尤其是财富比较多的人,非常痛苦。龙树菩萨如是宣说的。许多广积财富之人就是如此。

 

博朵瓦尊者针对一些人的强词夺理,毫不容情地驳斥道:“有人恬不知耻地说‘用嘴哺饲,婴儿也会食用。如果别人心甘情愿地供养,即便是圣者,接受也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的’,这种说法实在是自我圆场的荒谬之言。即使是供养圣者,我们也不能厚颜无耻地随意接受。”

博朵瓦格西的这段话有两种解释方法:与喂婴儿时,婴儿张口接受的道理一样,如果别人心甘情愿地供养,作为圣者,接受也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之事,但这种说法并不合理。这是一种解释方法。

另有一种解释方式:有人的贪心极重,他说:“别人送给我婴儿,我马上将之吞下,供养给我一个圣者4,我也无可厚非地接受,更何况是其他身外之物。”这种说法是他的贪心过重的缘故,简直是荒谬之谈!

 

〖第八 不贪受用品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