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问答

『 2014年10月15日 』

 

(一)问:禅修时,我感觉内心非常平静、满足,可以一直安住很久,是不是这样继续修下去?

答:禅修时能够安住,叫做寂止。仅仅这样并不足够——天人可以许多劫不出定,有些动物也可以三个月始终安住,但是他们并没有解脱。所以还需要具备胜观的智慧,以此才能斩断轮回之根,认识心的本性。

心的本性不能说有,不能说无,是不可思议的状态,但是依靠一定的方便,也可以找到它。

 

(二)问:我有时看着镜中的自己,会突然感觉陌生而怪异,有时看着女儿,也会猛然发现她像一件物品,为什么会有这些奇怪的感觉?

答:这应该不奇怪。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眼识、耳识,所见到的东西、所听到的声音,以及价值观等等,在特殊因缘具足时,会有不确定的情形。这在佛教看来并不奇怪。

但是这方面,你自己可能也需要去思维与探索。

对于同一件事,为什么多数人认为是好事,而个别人觉得是坏事?就是价值观、审美观等方面有不同的业所造成的。

 

(三)问:您的禅修已经达到什么阶段了?您禅修中看到的是什么景象?

答:我觉得我的“禅修”境界很高,尤其这几天来到澳大利亚,可能是时差的原因,我昨天晚上一直“禅修”(指睡觉),今天早上才醒过来,中间禅修时什么都没有发生。(开玩笑)

 

(四)问:我是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学生。请问,修持禅定是让下一世更美好,还是这一世就会得到不一样的东西?

另外,我对您讲的“动中禅”很感兴趣,觉得很受益。

答:如果禅定修得好,即生就可以获得禅的最高境界。

“动中禅”确实很重要。这种禅修有两个侧面:一个是动中修禅,一个是禅中行动。很多人非常需要培养“动中禅”的能力,比如边做家务边念咒,边走路边念咒。对于这种禅修方式,我本人也非常欣赏,觉得它很有意义。

 

(五)问:我来自内蒙古,在新南威尔士上大学。我家里都是蒙古族人,而且他们都信佛,但是自从我到了新西兰,接触到天主教,就感觉它的理念跟佛教一样,也是慈悲。所以有时不知该选哪种信仰,希望您能帮我做出选择。

答:关于信仰,《爱因斯坦谈人生》(Albert Einstein, the Human Side)一书中曾说:“我们这一时代的一大特征就是科学研究硕果累累……但我们切莫忘记,仅凭知识和技巧并不能给人类的生活带来幸福和尊严……在我看来,释迦牟尼、摩西和耶稣对人类所做的贡献远远超过那些聪明才智之士所取得的一切成就。”

所以,很多宗教都非常好,应该用智慧选择一个作为自己的信仰。至于选择哪一个,还是自己来决定。一旦选择好,就努力去学习它的教理,而不应仅仅有个信徒的名称。这很重要!

 

(六)问:禅修达到最高境界时,是空性的状态吗?

答:禅修的最高境界并非单单的空,而是远离四边八戏——空也不存在,不空也不存在,这两者以外的法也了不可得。

对于这种境界,一般人很难想象,但是修行达到一定层次时,就会亲身体验到。它就是心的本性,也是万法的实相。

 

(七)问:念诵六字真言,一定要念108遍吗?

答:不一定,越多越好。

 

(八)问:假设有人有两个上师,他对他们都非常信任。但是有一天一个上师开始攻击另一个上师,那他该怎么办?是努力用清净观说服自己“这只是我的不净业障产生的”,还是只好放弃金刚乘?

答:上师之间的事情,弟子没有必要参与,也没有必要舍弃金刚乘。

 

主持人:

感谢大家提出的有趣问题,也感谢仁波切的宝贵解答。通过今天的讲座,希望各位能对“动中禅”有更深的理解,也希望大家与我一样获益良多。当你走出这个大门后,不要忘记禅修,好吗?

再次感恩仁波切今天来到科大给予我们精彩的开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