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什么  \ 

B·艾伦·华莱士博士专访

B·艾伦·华莱士博士专访

Interview with B. Alan Wallace

B·艾伦·华莱士博士是美国圣巴巴拉意识研究所(Santa Barbara institute for Consciousness Studies)的创办人。他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先后在美国、苏格兰及瑞士接受教育,拥有物理学学士学位、斯坦福大学宗教学博士学位。1971年,他到印度达兰萨拉深入研究藏语、藏医及藏传佛教,这关键性的四年,奠定了他深入研究人类意识的兴趣。

 

1. 问:您在佛教与科学的比较研究方面的观点颇为深刻和犀利。根据您的观点,佛教与科学各领域的比较研究会朝什么样的方向发展?研究者应当注意规避什么样的问题?

答:2500年以来,在人类意识的起源、本质和潜能方面,佛教有理证推理和实证体验,凭借这些教法和证法,佛教对唯物主义的形而上学理念提出了根本性的挑战,而这些理念通常被误认为是经过实践检验的科学事实。

认知科学对意识的研究局限在对人类语言表达、行为和大脑状态的间接研究上。由于测量意识过程的手段完全是物理性的,因此关于意识的所有理论都局限于唯物主义框架之内。简言之,如果你问的问题是物理性的,那么你将得到一个物理性的回答。这就意味着关于意识的唯物主义结论已经深植于意识研究的方法中了,因此,所得到的结论不过是在最初假设的基础上做了一些加工。

与之相反,佛教通过冥想来探究意识,既不迷信宗教信仰,也不盲从唯物主义。首先,他们提升注意力和基本认知技巧,使之达到现代科学无法企及的高度。这种能开发出卓越智慧的方法被称为奢摩他(shamatha),或者禅修冥想(meditative quiescence)。然后,以此“冥想技能”为基础,再通过佛陀所教授的精妙方法,探索意识的本质以及痛苦和快乐的根本原因,这一包含 “意识冥想科学”的方法被称为胜观(vipashyana)。上述禅定和胜观的证据从根本上动摇了粗浅的将意识视为大脑活动的唯物主义理论,也从根本上挑战了现代科学的理论根基。

不幸的是,随着佛教在过去几个世纪的衰落,其开放心灵、实证体验的精神常常被教条和仪式所覆盖。21世纪,当佛教遇到科学时,我们有望复兴佛教的冥想科学,并对心灵科学来一次真正的革新,从而以直接的心灵体验终结教条的唯物主义时代。要实现这种巨变,佛教徒必须重视禅定和胜观的实修,重拾开放心灵的传统。科学家们也必须以开放心态将佛教第一人称的意识研究方法作为其第三人称研究方法的补充。

 

  1. 问:您是否认为,未来科学的发展,尤其是脑科学或其他学科的发展,能解开释迦牟尼佛及其后学者的证悟之谜?从而创造更多的机会将人们引向解脱之道?

答:佛教修行的普遍架构是戒、定(一种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精神平衡状态)、慧。戒是获得定的必不可少的基础,在戒和定的基础上,通过对苦的本质及其根源——苦,脱离苦及苦因的可能性——集,以及解脱之道的探索——道,而生起智慧——灭。

科学研究也许能解释清楚戒、定、慧之间的深刻关系。尤其是当科学家们愿意亲身体验而非仅仅研究佛法时,他们才可能真正开始了解佛陀及其无数后学者开悟的真相。

 

3 问:大多数人似乎并不关心前生后世是否存在,或大脑与意识的关系问题,而只在意此生的成功和圆满,所以看似与今生没有太大关系的修行并不能激起他们的兴趣。这么多年来,您一直用特殊的方式从事教育,对于佛法如何才能最大程度利益现代人这个问题,您有什么特殊的经验和心得吗?

答:无论对什么宗教有兴趣,人们都希望远离痛苦而获得快乐。但要远离痛苦的话,我们必须了解痛苦的原因在我们的内心,而非外部环境。同理,若要获得真正的幸福,而不仅仅是瞬间即逝的快乐,则必须了解幸福的内在成因。所以,即使是那些只关注今生成功和幸福的人,也必须超越肤浅的目标,如财富、地位和权力。

财富、地位和权力并不能带来持久的满足和真正的幸福。尽管佛教修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实现今生来世暂时的安乐和究竟的证悟,然而其中也有不少内容是与诸如教育、医疗、商业、体育和环境研究等领域密切相关的。通过禅修所达到的专注、正念、头脑清明、情绪平衡、内心宁静等素质对上述领域有极其重要的影响,而这种说法,也是可以得到科学证明的。

 

  1. 问:藏传佛教有非常完整、次第、系统的闻思修体系,根据您的理解,当今西方国家的藏传佛教追随者们是否有时间和兴趣,通过系统化的依次第闻思修的方式获得证悟呢?

答:人们只对自己了解并认为有价值的事物产生兴趣。那些认为禅修的作用,仅限于缓解压力或达到一种神秘意识状态的人是不会有动力花时间去学习并实修的。但是当人们开始了解佛教禅修的真正价值及其给日常生活带来的利益,人们可能会在激励和启发之下系统地学习佛法,并将学到的佛法付诸实践。就像你必须用双手攀登陡峭的山峰,学习和实践也必须携手同行。没有实践的学习是残缺的,没有学习的实践是盲目的。

 

  1. 问:您研究过汉传佛教吗?根据您的了解,中国的汉传大乘佛教徒与西方国家的佛教徒有何异同?他们应该怎样相互取长补短?

答:我在斯坦福大学攻读宗教学博士学位时研究过汉传佛教。它的博大精深令我印象深刻,它涵盖了从讲求“顿悟”的禅宗到执念“阿弥陀佛”名号的净土宗等众多法门。在禅宗的顿悟方法、小乘佛教的渐进方法以及印度大乘佛教之间有一种深刻的互补性。同样,对阿弥陀佛的虔信也是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共同的核心特征。尽管佛教在与不同文化进行融合并传播的过程中,形成了具有各自特征的佛教传统,但这些传统都以佛陀的四圣谛教义为共同基础。比起历史上任何时期,当今佛教各宗派都有更多的机会相互学习,以便最大程度地利益现代社会。佛陀以及以不同文化背景而证悟的后学者们的智慧,极大地丰富了这项利益众生的事业。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Linda

一校:圆优

二校:央金措、Baron Lee

终审: 法界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