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平等吗?试看美国的素食主义与佛教

All being are equal but some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Vegetarianism and Buddhism in the U.S.

 

作者:乔·加齐亚诺,杰奎·路易斯

Joe GazianoJacquie Lewis

 

 

作者介绍:

乔·加齐亚诺(Joe Gaziano,gazianjo@lewisu.edu)已在芝加哥路易斯大学政治学系任教四十三年,是荣誉退休教授,现任客座教授。同时,在一个传统内观禅修的佛教组织——“芝加哥洞察”担任禅修营管理者。

杰奎·路易斯(Jacquie Lewis,speak3@comcast.net)是旧金山赛布鲁克大学以及南加州大学的心理学特约教师,她在这两所学校教授宗教心理学。也是“芝加哥洞察”的禅修营助理。乔和杰奎二人修习佛法已有十七年。

 

摘要

佛教的首条戒律是不伤害众生。由此,产生了“佛教徒是否应该食素”的疑问。尽管这个问题在佛经中少被提及,但它值得深入探讨。关注佛教伦理学的人也应对此问题展开广泛讨论。本文通过研究佛经及佛学家们的论述,来探究素食与肉食之争。鉴于肉食对环境、动物、以及人类健康带来的诸多不良影响,作者认为,在二十一世纪,人们应该坚定地拥护佛教的素食伦理。

 

引言

 

目前,美国至少有150万佛教徒。从1990年到2001年,自称佛教徒的人数激增,增长率高达170%。佛教因此成为美国第四大宗教,仅次于基督教、犹太教及伊斯兰教(Lampman,2006;美国人口调查局,2011)。

 

人们通常认为,佛教是对动物友好的宗教。因为佛教的首要戒律——不杀生,是针对所有的有情众生,佛教宣扬对一切众生慈悲仁爱(Sarao,2008)。佛陀曾告诫弟子,要以平等心对待众生,因为众生与人类本质相同,都有觉悟的潜能。(《楞伽经》 8:246,Page,1999/2000:106–107)

 

然而,在美国,佛陀的慈悲并没有转变为人们对食素的承诺(Phelps,2004:XIII)。部分佛教徒因此感到担忧。美国佛教徒的饮食习惯参差不一:少数佛教徒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不食用任何动物制品);也有蛋奶素食主义者,他们不吃肉,但会吃奶制品和鸡蛋;但是绝大多数美国佛教徒不吃素。他们都声称自己的饮食习惯能从佛陀那里找到依据。

 

在美国,大多数佛教导师似乎都不愿提及素食的话题。对美国两大佛学网站的调查结果显示:全美各地佛教导师所做的大量开示中,仅有一篇涉及佛教与素食主义(Gaziano,2013)。而与此不同的是,普通佛教徒却对素食主义显示出很大的兴趣。(Steele & Kaza,2000;Kaza,2005;Nath,2010)。

 

食素与否,佛教徒各执一词

 

即使能从佛经中找到依据,却并不能解决肉食者的道德困境。素食者与肉食者各自引用不同的经文来辩论,都认为佛陀站在自己这一方。但是,佛经卷帙浩繁,各宗派所采用的观点有所不同。佛教内部有很多宗派,大体可分为三大派:小乘佛教、大乘佛教,以及密宗金刚乘。小乘及金刚乘(东南亚、斯里兰卡、西藏)倾向于允许食肉,而修习大乘者(中国、韩国、越南)则提倡吃素(Kaza,2005)。

 

在小乘权威佛经典籍——巴利文三藏中,佛陀对于“何时可以吃肉”,向僧尼们做了明确开示。佛说三种肉不可吃:亲眼见杀的、亲耳听杀的、疑似为己而杀的(《耆婆迦经》,MN 55)。换句话说,就是不允许杀生,但可以食用已经死亡的动物。

 

按照佛制戒,每日乞食时,僧尼应接受放在他们钵中的任何食物(众学法27–9,,引自Ariyesako,1999)。这是因为,若拒绝供养,一来失礼于供养者,二来也剥夺了他们积累福德的机会。既然这些动物已经死了,也不是专为僧尼而杀,所以僧尼可以食用。然而,对于三类不可吃的肉,又有另外一种解读,即:如果僧尼看到食物中有肉,听供养人说饭菜中有肉,或者怀疑在供养的食物中有肉,再吃就有过失了(《耆婆迦经》 MN 55,引自Kahila,1999),除非僧尼根本不知道食物中有肉。

 

同时在巴利文三藏中,佛陀的弟子,他的堂兄弟提婆达多曾提出,所有僧众都应食素。但是佛陀拒绝了这一建议。相反,佛陀宣说食肉为无记业,并指出,若任何僧众吃素仅仅是为了显示他们精神上的优越感,则属于犯戒(Anandajoti,2012)。

 

与巴利文三藏不同,大乘佛经似乎明确推崇素食主义。例如在《楞伽经》中,佛陀明确禁止在任何情况下吃肉。佛陀规定:“今于此经,一切种一切时,开除方便一切悉断……”(8:244)。他也曾说,“为利杀众生,以财网诸肉,二俱是恶业……”(8:257)。同样,在《涅槃经》中,佛陀也宣说:“夫食肉者,断大慈种……一切现肉,悉不应食,食者得罪”。(1:605a)

 

我们无法知道有多少美国佛教徒相信轮回,但有趣的是,《本生经》里有很多故事,提到佛陀在过去生中,曾以各种生命形式出现,其中不少是以动物的形象出现的(Ashlima,2006)。这部经的每个故事都在讲述佛陀无私的利他行为,也体现了人与动物在道德行为方面差异甚小、甚至毫无差别。这些故事也暗示大多数动物在轮回的过程中曾经做过我们的父亲、母亲、丈夫、妻子、姐妹、兄弟以及子女(《楞伽经》8:246中也有表述;Kapleau,1981,20)。因此,任何动物都可能是我们已故亲人的转世。如果去追溯无始以来的过去世,我们最终会意识到每个动物都与自己有着某种程度的关联。

 

本文将从素食主义及肉食主义两方面进行研究,然后解释为什么当代佛教徒,为了践行不杀生及慈悲的首条戒律,应该避免食肉。

 

佛教徒中肉食主义者的观点

 

有一些佛教徒辩称,既然佛陀都不是素食者,那我们也没有必要吃素。佛陀出生尊贵,家庭富裕,生活舒适,很可能会吃肉(Sukhamala Sutta,AN 3.38)。而且在他苦修的七年里,有可能别人供养什么他就吃什么,这些供养中就可能有肉。(Bodhipaksa,1999;Kahila,1999)。有些故事说,佛陀甚至因为吃了变质的猪肉而死亡(《大般涅槃经》,DN16)。据说他也曾向僧众开示,在特殊的情形下可以吃肉(《耆婆经》,MN55)。在另一个场合,当有人挑衅佛陀说食肉是恶行时,佛陀的回应是其它诸如偷窃、妄语、邪淫的行为更为恶劣(《阿玛甘达经》,Sn2.2)。

 

现代佛教徒中的肉食主义者还依据巴利经典,指出“托钵乞食例外”,即允许僧众食用任何放入乞食钵里的食物(Phelp,2004:69)。只要遵从佛陀的教导,确定该动物不是专为食者所杀,那么就可以食用该肉。对现代佛教徒而言(Goldstein,2003:59),这种古老的做法转变为一种信条:买肉或在餐馆吃肉都不违反第一戒律(不杀生戒),只要这些动物不是专为其所杀。但是,如果某人从餐馆的水族缸里点杀活鱼或龙虾来吃,即破第一戒律。

        

还有人辩称,既然佛陀只明令禁止吃某些动物,例如马、象、狗、蛇、虎、豹和熊,那么由此可以推知,吃其它动物则是可以的(Vinaya-Pitaka;O'Brain,2011)。一些肉食主义的美国佛教徒也声称吃任何类型的食物都不可能避免杀生。根据他们的观点,农民在耕种、收割庄稼的过程中会伤害到很多生命。而且,比起杀牛吃肉,在种菜过程中死掉的动物更多。(Davis,2002)

 

西方肉食佛教徒的另一论据是,与其它宗教不同,佛教并不规范具体行为,而是鼓励个人找到适合自己的修行方式。Hagan(1997)和Batchelor(1997)强调说,在西方,佛教不提供教条、信条、或者必需的修法。佛教希望人们依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学习和运用教义。尤其在西方国家,吃素被看作是个人选择,而非指导性原则(Goldstein,2003:59)。事实上,由于佛教的修法各不相同,佛经论典浩如烟海,而解读更是林林总总,又没有唯一的标准或者权威可以裁定,这让佛教伦理变得很复杂。学佛者很难知道应该遵从何种原则。鉴于佛教在这方面的模糊性,吃素有时被当作是一种提升个人修行的方法,而不是每个人都必须奉行的原则。

 

还有一些肉食佛教徒持有极端的立场。他们宣称,植物也是有情众生,素食者在吃胡萝卜、花椰菜和其它蔬菜时,也参与了杀生。这些佛教徒用“有情”一词来指代任何生物,而不是指那些有意识且能感知痛苦的众生(Getz,2004))。Tworkov(1994)指出,“如果我们不杀牛,就会杀胡萝卜。如果不杀胡萝卜,就会杀稻谷。杀动物和杀植物的区别,到底是出于慈悲还是人类中心主义?我们总得吃东西,那些选择肉食的人不见得就是喜欢杀生的人。”然而,这种论据似乎回避了公认的“有情”概念。通常认为,有情是有觉知、有意识的,具有一定程度的认知水平和感知痛苦的能力(Regan,1983)。

 

佛教徒素食主义者的观点

 

同时,又有不少佛经论典支持素食主义。比如说,对于佛陀是否死于食用变质的猪肉,就有很大争议。许多佛教学者辩论说,令佛陀致死的是一种有毒蘑菇,而非猪肉(Kapleau,1981:24;Page,1991:121;Phelps 2004:82)。还有许多经文反对食肉(Buddhist Resources,2005)。一些大乘经典,如《大般涅槃经》和《妙法莲华经》,讲述了“佛性”的概念,为不吃动物提供了更进一步的依据。这一教义认为一切有情众生都有觉悟成佛的潜能。Kapleau认为,人类不会吃同质性生命的肉体,否则,就相当于同类相食(1981:19 大乘《大般涅槃经》423,引用页码1999: 221-222)。

 

也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对于托钵行乞时可以食用非为己杀之肉的例外情况,是站不住脚的。居士大众应该清楚佛陀及僧尼对素食的宗教倾向,所以他们根本不会用肉食做供养。事实上,按照惯例,对于供养什么食物更好,人们都是先请教佛陀的侍者阿难。另外,众所周知,对在家居士进行引导是僧尼的职责,僧尼本来就应该向大众开示食素的重要性(Kapleau,1981;Page,1999:25)。

 

素食佛教徒反对那种“只要不是专为某人而杀,就可以食用”的观点。Page (1999:122)指出,佛陀曾要求弟子耆婆不要吃肉。Page研究了巴利文佛经,里面有佛陀和耆婆之间的一段对话。对话里,耆婆问佛陀,是否有过“明知该肉为己杀、仍吃掉它”的情况?佛陀回复道:“彼等对予非为真实语者,彼等对予以非存在、不真实语以诬谤予也。耆婆迦,有三种状态,予说不受用肉,三种状态者:即己见(见杀)、己闻(闻杀)、己疑(疑为己杀);耆婆迦!予说于此三种状态不受用肉。耆婆迦!予又说三种状态可受用肉,三种状态者:即不见(不见杀)、不闻(不闻杀)、无疑(无疑为予杀);此三种状态可受用肉。”(Page,1999:122-123)。这说明:人们应避免刻意杀生吃肉,不过,如果是不小心吃到,则道义上无罪过。

 

在大乘佛教经典里,佛陀曾说:“畜养鸡猪。牛羊掠猎。罗网渔捕。旃陀罗舍。作贼劫盗。菩萨实无如是恶业。(《大般涅槃经》143,引用页码,1999)”Sarao(2008)因此质疑佛陀曾开许过食肉吗?他指出,既然佛陀谴责这些行为,那他应该不太可能允许食肉,而且他甚至要求僧尼过滤饮用水,以保护微生物。他推断:巴利经文里的“吃肉例外说”是在佛陀涅槃以后很久加上去的,是为了顺应后世文化中的肉食习惯。另一方面,Stewart(2010)提出,佛陀本身是素食者,但是很有可能为了避免僧众派系之争而支持肉食。

 

选择食素的论据

 

动物的遭遇

 

21世纪的西方佛教徒而言,典型的美国饮食习惯面临着道德上的两难处境。我们曾和几位西方内观禅修老师相处,当被问及“鉴于现代化农场的养殖条件,佛弟子应如何看待吃肉”这个问题时,老师们的回答如出一辙:素食主义是一种选择。Phelps(2004:136)和Lewis(2011:30)解释说,这其实回避了“农场和屠宰场如何对待动物”的问题,转而描述“佛教修行者对此感觉如何”。众所周知,在美国,动物被作为肉制品而饲养,处境悲惨。良知告诉我们,一个强调护生、慈悲和仁爱的宗教不应该对动物的这种处境视而不见。我们不能将巴利经典作为解释佛陀教言的唯一依据,并将这些经文作为食肉的正当理由,相反,辩论的焦点应当是食肉对精神、道德和环境的影响。

 

从佛教徒的角度来看,动物在现代农场和屠宰场的遭遇令人发指。事实上,动物保护组织和实用主义的社会思想家也一直在指责这种虐待(Phelps,2004:8;Kapleau,1981:9;Singer,1975/2009:97)。为了守持第一条戒律(不杀生戒),有充足的理由提倡吃素。现代农场和佛陀时代的农场已经完全不同了。我们就列举几个现代农场里的镜头:养鸡是为了产蛋,鸡的喙被切掉,被关在拥挤不堪、层层叠叠的笼舍里终其一生。为了提高产蛋量,母鸡要挨饿10到14天,这就是所谓的“强制换羽”。

 

在不使用任何麻醉剂的情况下,对猪进行阉割、切掉它们的尾巴。为了给牛烙上标记,烙铁会烧掉牛毛、灼透牛的几层皮肤。还有,在不用止痛药的情况下就对牛进行阉割、截断牛角。奶牛被迫无休止地处于哺乳期。奶牛生下牛犊开始产奶后,一旦泌乳减少,几乎立刻被人工授精,继续重复产仔和产乳的过程。如果小牛是公仔,会在刚出生的一两天就被运送到肉牛养殖场。在那里,小公牛被拴在只有两英尺宽、难以转身的狭窄木栏里,度过其短暂的一生(18-20个星期)。这种极端的禁闭环境,剥夺了小动物的一切天性,例如宝宝愿意呆在妈妈身边的天性。由于小公牛对奶牛场毫无用处,而牛妈妈的奶水可以供人类消费,因此,小公牛要么被送到肉牛养殖场,要么在出生后不久即被宰杀(Motavalli,2001)。牛羊被辗转运送到几百英里远的屠宰场,一路上忍饥挨饿,最后还要面临痛苦的死亡(Eisnitz,1997:132)。

 

大部分的食用鱼来自专门的养殖厂,在那里,水质污染严重,鱼儿难以呼吸,鱼群过于密集,导致鱼儿时常互相啖食(Safran Foer,1009:189-90)。佛教徒若是无视这些养殖过程中的事实,当他们吃肉时,实际上就是参与了伤害和杀害这些动物。

 

有些佛教徒认为吃植物与吃动物没有什么区别。对这些人而言,似乎从菜园里拔出一个萝卜与杀死一个有感知的动物没什么两样。然而,动物是有意识的,它们有感觉、记忆、情感和欲望。事实上,最近的科学证据表明,一些哺乳动物和鸟类能够从事很多之前被认为只有人类才能从事的活动。有些动物会使用工具和语言、有自我意识、在社群中表现出同情心和道德感(Bekoff,2006; De Waal,1989;Kristin,2011)。把植物和动物归为同一类的想法不合理。植物没有感知能力,与人类及其它动物有着本质的不同。植物没有中枢神经系统,也没有证据证明它们和动物一样能够感受痛苦(Francione,2006;Kapleau,1981:55)。

 

人的遭遇

 

肉制品生产线不仅虐待动物,同时也剥削工人,这与不杀生(不伤害)的美德背道而驰。在屠宰场里,从事宰杀工作的工人不得不忍受着恶劣的工作环境,这促使他们更加残暴地虐待动物。工人们经常煮烫、砍削、击打和肢解那些意识健全的动物。有时,工人们也会伤到自己。发生事故导致工人严重受伤或肢体缺损的情况很常见,相关职业病还包括腕管综合症和其他重复性运动障碍。屠宰场的工作对工人身心的伤害如此严重,以致于在屠宰场上班,被认为是全美国最糟糕的工作,也是跳槽最频繁的职业。此外,屠宰场的大部分雇工是移民,而且多为非法移民,他们毫无公民权利,饱受剥削(Schlosser,2001:160;Eisnitz,1997:39)。

 

环境问题

 

还须指出的是,现代的肉类生产是以生态失衡为代价的。目前在西方,生态问题已被很多佛教徒关注(Kaza & Kraft,2000;Pathak,2004;Snyder,1996)。对肉食的大量需求已经导致了雨林的破坏,以及土壤表层的侵蚀。现代耕作方式也耗尽了淡水供给。在美国,动物饲养消耗了80%的淡水资源。肉类生产除了对土地、水等自然资源造成破坏,还是造成空气污染的最大元凶。生产过程中有毒废物的排放导致了一些严重问题,诸如人类食品受到大型农场残留的大肠杆菌污染等(Hill,1996)。联合国报告《畜牧业的巨大阴影》(livestock’s Long Shadow)也持相同意见。调查发现,畜牧业带来的温室气体(二氧化碳)排放是导致全球变暖的首要原因,这比全世界所有交通工具造成的污染总和还要多。其他的一些研究也表明,现代的肉类生产是水土流失、空气污染以及淡水资源缺乏的一个主要原因(Steinfield,Wassenar,Rosales,和de Haan,2006;Goodland & Anhang,2009)。

 

对世界饥饿的影响

 

肉食也是造成世界饥饿的部分原因。为了满足肉食者的需求,美国超过90%的大豆作物和80%的玉米作物被用于饲养动物。Frances Moore Lappé(1991)生动地描绘了这一问题。 她写到:“想象一下,你面前有一块八盎司的牛排。再想象一个房间挤满了45到50个人,每个人面前都是空碗。用你那一点儿牛排的饲料成本,就可以让他们每个人都吃上满满一碗煮熟的谷物”(p.64)。据估计,如果美国的肉制品消费量仅仅减少10%的话,省下的粮食就足以养活六千万人(Motavalli,2001)。并且,如果将目前饲养牲畜的粮食全部给人吃,可以让八亿人不再遭受饥饿(Segelken,1997)。

 

对人类健康的影响

 

肉食主义不仅关系到虐待动物、伤害劳工、破坏环境、以及全球饥饿等问题,同时也不利于身体健康。尽管有反面的证据,但是很多人还是认为健康需要吃肉。而美国饮食营养协会(2009)声明,素食主义或者纯素饮食才是既健康又营养的,而且有助于预防及治疗某些疾病。这也被《中国健康调查报告》所证实。这份调查拥有迄今为止最庞大的统计数据以及长期的跟踪研究报告,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多吃素或食用纯素,避免食用动物制品、肉类、乳制品以及蛋类,会使患慢性疾病的几率降到最小,比如心脏病、癌症和糖尿病等。

 

该研究也发现,如果人们从植物性饮食结构转变成西方以肉食为主的饮食结构,则大大增加了中风、糖尿病、以及高血压的风险(Campbell,2004)。世界健康组织也发布了类似的信息。一份报告中称,富含动物制品的饮食增加了心脏病、癌症、骨质疏松、以及肾衰竭的发病率。报告还指出,慢性疾病的增加与富含糖分、肉类、以及其他动物制品的饮食有关系。报告也谴责了那些鼓励公民食用动物食品的政府,建议政府调整政策,鼓励植物的种植。

 

结论

 

作为内观禅的修行者,我们有个体会:唯有在禅修期间,素食才得到提倡。参与禅修者要承诺守戒,这包括不杀生和素食。这种特定行为似乎误读了佛教的道德观。佛教徒发愿不杀害或伤害其他众生,难道仅适用于某些场合,例如禅修时?导师们并未特别强调禅修期间应持守其他戒律,如邪淫、偷盗和饮酒。这是因为无论是否处于禅修期间,这些戒律都应被遵守。看来人们只对第一条戒律(不杀生戒)的态度比较随意。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遵循道德的饮食习惯(比如纯素食)是可能而且相对容易的。然而,想为吃肉寻找正当理由的西方佛教徒们却无视这一事实。相反,他们更乐意在佛教经典里寻章摘句或强调某些佛教文化,以此为他们吃肉的习惯正名。美国的佛教徒们需要去了解一下动物们的生存状况,尤其需要见证动物们在现代农场及屠宰场的悲惨遭遇。

 

吃肉,实际上就是在用行动支持那些虐待动物的职业,而这类职业是佛陀所反对的职业(《耆婆迦经》,MN 55)。如果屠夫、动物饲养者、屠宰场工人,因为得到这类佛教徒的支持而操持着错误的生计,那么即使这类佛教徒没有亲自动手屠杀动物,也无法避免沾染这类职业所产生的罪业。这些杀生的职业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消费者会购买他们的肉类产品。

 

有些人企图辩称,与素食主义相比,以肉食为基础的饮食反而杀生更少,但这一论断已被推翻(Lamey,2007;Matheny,2003)。当食物的生产会导致生命的死亡时,饮食的选择就毫无平等可言,认识到这一点非常重要。尽管吃素确实也会导致一些生命的死亡,例如当农民耕地时;但站在道德的角度,应该支持对最少有情众生产生最小伤害的饮食结构。

 

许多佛教徒也许从未考虑过饮食选择其实是一个道德问题。毕竟在美国文化中,很多人每日三餐都要吃肉。早饭通常是培根和鸡蛋,午饭吃汉堡,晚饭吃火腿、鸡肉和牛排。肉食烹饪成为一种文化准则,理所当然为人们所接受。正因为肉食在美国文化中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当肉食者遇到素食者时,很多人会问诸如“那你吃什么?”或者“你怎么获取蛋白质?”等等问题。和大多数美国人一样,肉食佛教徒没有意识到还有可替代肉食的饮食方式,也完全不知晓动物在成为人类的食物之前遭遇了什么。由于佛教导师们不太可能讨论这些话题,肉食佛教徒很少有机会得知真相。对于很多佛教徒而言,知悉真相的途径可能是接受人道主义教育(Joy2010;Weil,2009)。

 

在二十一世纪,佛教伦理中第一条不杀生的戒律,一定要结合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时代特点。现代化的工厂式农场,禁闭森严、流水作业、规模庞大,仅在美国就导致了数以十亿计的有情众生被折磨致死。同时,大多数佛教徒都是在家居士,有独立的经济来源,不必像僧尼那样依靠供养获取食物。我们可以自由地选择吃什么。我们的道德要遵循一个原则:不杀害,包括不令他人杀害,或不支持那些杀害的行为Bodhipaksa,1999)。

 

如果佛教徒承认动物是具有佛性的有情众生,那么,对待动物和对待人类应该使用相同的道德准则。为了食物而继续支持杀害动物没有任何正义可言。食肉使得食肉者成了杀害行为的同谋(Sarao,2008)。Schmithausen(2002)指出,消费者人人有责。佛教徒不吃肉,就是从道义上抵制杀生行为(Bodhipaksa,1999)。

 

要完善针对动物的佛教伦理观,尚需时日。然而,美国的佛教正处于成型阶段。因此,我们期望,通过持续和恰当的人道主义及佛法教育,美国佛教徒食肉的趋势得到扭转,同时履行他们的义务——珍爱所有有情众生的生命。

 

文章来源:

https://thebuddhistcentre.com/system/files/groups/files/Lewis& Gaziano-Vegetarianism_0.pdf

 

智悲翻译中心 译竟于2017.09.12

翻译:古霖、Anna

一校:宽佳

二校:释然

终审:安安

 

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