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的使命及《三主要道论》

——索达吉堪布2019.06.11

 

今天给大家讲的是“这个时代的使命”,还传一下宗喀巴大师的《三主要道论》,就这两个。

为什么讲“这个时代的使命”呢?作为佛教徒、作为生长在21世纪这个时代当中的人,应该要有一种目标和使命感,这个是我想要讲的一件事情。第二件想讲的事情,宗喀巴大师的《三主要道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一个教法,为什么要讲这个呢?因为各教派互不相违。所以今天这堂课,看能不能完成这两个目标。

这个时代的使命

第一个,我们知道这个时代到底是什么样的吗?对我们生长在这个时代当中的人而言具体要做些什么?我们有什么目标?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些危机是什么?……方方面面要知道一下。

佛教徒应该有责任感和危机感

首先,我想讲一下我们的使命。什么样的使命呢?

很多佛教徒都比较虔诚,可能没有怎么考虑很多事情,只是“我要好好地学佛”:如果是出家人的话,“我这辈子好好地当一个清净的出家人”;如果是其他受了三皈五戒的居士,“我要好好地修行,临死的时候不要后悔,离开人间以后尽量不要堕落,要往生到清净刹土。”我们不管这个时代是什么样的,“对我来讲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有些事情不是我的范围。”就像我们前两天讲环保的时候,“我们这个时代当中不得不用塑料袋,所以我虽然道理上明白,但是对我来讲有什么办法呢?”可能有些人真的这样认为的,但实际上也不是这样。

现在这个时代当中的佛教徒应该是任重道远的,每个人一定要有一种使命感。什么样的使命感呢?一方面自己作为沉溺在人道当中的修行人,自己毕竟已经选择了佛教,应该尽量地根据自己的能力和境界来不断地修行,在修行上至少应该不后悔,要尽心尽力修一定的法。

当然,这种修行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们现在有些人讲修行很简单,就两三年“修、修、修”,最后不成功的时候就觉得很失望。学密法、学显宗,最后没有什么感应的话就觉得法不对,或者是上师不对,或者是自己太落伍了,然后就完全放弃。

其实不应该这样,我们可能把佛法看得太简单了。即便一个世间的知识,从头到尾全部要学的话要多少年?所以不要把学佛看得非常简单。现在很多人比较失望或者中间失去信心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刚开始对佛教的定位不对,觉得佛教的修行是很简单的,用很简单的方法去修行,后来没有成功就认为真的是失败了,其实也不是这样的。

所以今天我想讲的是什么呢?我们作为佛教徒,不能仅仅在一个“我”的范围当中非常简单地思维,尤其是我们学习大乘佛教的,应该有一种远见,有一种责任感——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可能首先需要有一种危机感。

为什么这么讲呢?比如最近那个皮尤研究中心研究出来什么呢?伊斯兰教从2010年开始,人数发展得特别特别快,到2050年的时候,全世界3/10的人都成了他们的教徒;到2075年的时候将超过基督教,成为全世界人数最多的宗教。这是他们从这几年以来伊斯兰教不断蓬勃发展的趋势做出的预测。

以前全世界来讲,基督教不管从人数上还是势力上都是比较强盛的。这几年以来,一个是退教的比较多,还有一个西方好多国家都有点老年化,而且新的教徒生育率不高,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特别大的发展。而我们佛教,按照他们的研究,未来可能十年二十年的时候,人数并没有特别的变化,发展也没有,可能也没有下降,大概是5亿左右。

所以每一个佛教徒而言,再过十年二十年、再过四十年五十年的时候,我们佛教徒人数很有可能越来越下降。因为我们现在的生育率,佛教徒有一部分是出家人,自然而然的计划生育,没有发展;还有一些受持三皈五戒;还有一部分,生了孩子以后,可能从小没有像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那样,从小不一定是佛教徒。其他的有些宗教,父母是伊斯兰教,那孩子必须是伊斯兰教,我们佛教有时候也可以参考参考(众笑)。我们佛教,父母对孩子也应该从小定位:你应该是佛教徒,因为父母都是佛教徒,哪有因果不配的?(上师笑,众人鼓掌)对吧?

所以现在,尤其是伊斯兰教,他们这几年以来势力越来越大。尤其你到了欧美国家的时候,非常明显地发现,可能以后全世界的有些计划都会覆盖到他们,有这种现象,这也是我们不得不考虑的。

还有一个,像犹太教,他们的很多宗教意义一直是通过高科技来掌握的。因为现在这个全球科技时代,科技掌握在谁的手里,那么文化和宗教就在谁的手里。犹太人,大家都知道,他们是从全局考虑的,不是为了个人,他们发明了很多很多新的科技产品,然后运用这样的方法研究他们宗教推广的方法。

所以我今天要说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佛教徒可能不能光念个金刚萨埵心咒、拿个转经轮,就这样一直呆着。呆着、呆着……最后我们离开了的话,我们的下一代可能也是光念金刚萨埵,天天忏悔,“嗡班匝尔萨埵吽、嗡班匝尔萨埵吽……”(众笑)真的有时候看我们佛教徒很可爱的,看到整个世界都在这么变化,我们并没有去怎么想。光是“我业力很深重,这次一定要清净!”这种信心确实是很好的,作为佛教徒而言确实很珍贵。

但是同时,现在这个时代变化得那么快,前二十年、前三十年的一些设备,现在基本上都不用了。尤其现在到了5G时代,人们都非常非常恐慌,很多媒体都天天报道,5G时代的有些人脸识别……甚至整个世界的安全、很多问题也会出现。包括各种各样的违法行为,通过电脑、通过高科技,有些人拥有了这些技术之后想做什么都可以,比如把一个人的面孔换了,有一种特殊的技术……那我们这个世界当中难以想象的很多事情都会出现的。

在这样特别的、特殊的时代当中,我们佛教徒特别安心地,打坐的打坐、念佛的念佛、忏悔的忏悔、闭关的闭关;还有一部分人开始讲是非:那个人的上师不对,那个人的弟子不对,如何如何……整天都是讲一些是非。除了这些以外,对整个世界的未来没有远见,几乎都不关心——平时生活当中不谈论,修行当中也不关心。这样的话,最后我们这一代人离开的时候,不知道我们新的佛教徒培养出来没有?

现在世间的一个企业,最主要的是什么呢?就是需要有一个灵魂人物,然后不断地培养下一代,要有一种发展。如果没有发展的话,人毕竟是无常的,一旦灵魂人物过世了、离开人间之后,就断了传承了。

所以我们现在要培养人才。培养人才的话,一种是掌握佛教知识的人,因为我们毕竟是佛教徒,佛教甚深的道理必须要掌握。如果没有这样的人才,哪怕形象上一直存在,但实际上也有断层。

现在很多宗教已经变成了低俗化……什么叫低俗化知道吗?因为现在科学技术变化得特别特别快,很多人对宗教的甚深意义根本不知道。比如说文殊菩萨,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甚深意义,“这个标志是一种智慧的意思,那个智慧相当于我们的……”如何如何,越来越低俗,最后除了非常简单的一个分别念以外,没有甚深的教法,人们根本不会对他有一种……“即使你‘开悟’、即使你‘证悟’也没有什么意义的”,已经变成这样浅显了。所以我们真正佛教的传承没有能继承的话,很有可能佛教就变成那种低俗化。

还有一种呢,现在整个时代翻天覆地、日新月异的变化当中,如果我们没有掌握高科技的一些设备、高科技的一些方法,可能整个世界已经应用了最高端的科技,可是我们佛教徒还是处于2G时代。我们用的手机全部是诺基亚,然后我们行持的除了一个黑色的念珠以外什么都不会用,那确实是跟不上这个时代了。

所以我很想我们佛教徒,包括喇荣这边,有一些以前学各种不同专业的人,我也经常跟他们强调,能不能发挥自己以前学的一些专业知识,包括开发一些软件,或者应用一些比较好的、先进的硬件软件,或者一些程序设备……这些我们佛教徒也要会。如果我们都不会的话,到一定的时候我们全部就像牧民、农民一样了,虔诚是很虔诚,有信心,但是在这个时代当中可能连生存都有问题。

这个时代的变化真的非常非常快,所以首先第一个,我们佛教在这样的特殊时代当中,我觉得培养人才是不可缺少的。我们各个地方的法师也好、辅导员也好,自己有佛教知识或者科技知识这些的话,应该要尽快地传给下一代。这样以后,后继有人了,我们还是有希望的。这是第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我们佛教团体应该有一种组织架构,没有组织架构全部都是分散的话,很容易消失。就像如果你汇入一条河流,它会一直源源不断流入大海;如果是一滴水,它就会干涸。所以佛教要在现在这个时代当中生存的话,一定要有一种组织架构。

什么样的组织呢?内部要有自己的一种很好、很严密的管理模式,非常人性化的,相应这个时代、相应这个社会的一种管理模式,相当于现在世界上非常成功的有些企业一样。

其实从历史来看,我们佛教的一些包括像寺院,确实它是一种文化的中心、一种智慧的中心。很多非常甚深的智慧的研究,是从寺院和我们佛教的一些中心开发的。这是我们内在的一种组织。包括《毗奈耶经》里面讲到的僧团管理,如今在这个世界上,都是非常值得大家羡慕的,应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最好的一种管理方式。

刚才我说我们佛教团体要有什么呢?内在的严密组织。这种组织应该有共同的心愿,在这个变化多端的时代当中,应该能应对各种危机。因为可能会有很多我们没有想象到的冲击,这个时候我们要如何应对外来的各种挑战?需要有一种非常坚强的战略思想,世间的很多宗教也好、组织也好,他们都是有的,大家有一种凝聚力。

我们的思想受到一些破坏的时候,通过什么样的方法来应对这些事情?我觉得我们佛教的组织架构上,可能现在不算特别强,如果再这样下去,完全是一种个人行为,那么每一个个人在这样的时代当中是很容易消失掉的。所以现在大家学佛也应该有一种凝聚力,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个方面,我们应该有一种长期性的、对未来的远见。我们不能过一天算一天,浑浑噩噩地过下去。作为一个大乘佛教徒,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或者千年百年当中,我们的这种智慧、我们的佛法如何传承下去?这一点每一个人都应该思考。哪怕我只有一个小小的道场,那我离开人间之后,这些怎么样传下去?甚至我写一些遗书也好……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要有一种可持续发展。而不能“反正我今年学完就可以了,结束了”,这种方式有点目光短浅。

所以对于长期性地发展、长期性地生存、佛教的未来,每一个人都应该……这里面没有一个“哦,我是个人行为”,不应该这么想。世间人说的,比如雪山崩塌的时候,实际上里面的每一个雪花都有责任;在整个趋势当中,没有一个是无辜的。我们每一个佛教徒自身都应该有这样的一种利他心、长远的心。

我们看看其他的有些宗教徒,有些是高科技已经掌握在他们手里;有些应该说是有人数的优势,可以说整个人类可能将来大多数都是……你看现在伊斯兰教,可能很快的时间当中就有27亿人,他们人数占优势;还有些是有很多小施小惠给予社会,包括有些基督教的思想特别接地气,特别吸引人心,这个社会需要的不管是建医院也好、建学校也好,人类特别需要的一些东西都在做。

我们佛教徒现在有一部分确实也在做,包括做慈善、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这些是特别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什么呢?我们将来应该有一种长期的机制,不是短暂地做一两天,然后“我们修行就可以了”,不是这样的。

所以以上是我对这个时代的使命方面提的几个建议。这是第一个问题。

对佛教徒的三点希望

第二个问题,我们佛教要有一些……像我们喇荣这边,人数、房屋应该是2017年开始基本上已经固定了,没有更多其他的。但是像各个地方的一些佛教徒,需要些什么呢?有这么几点:

第一个,希望我们佛教徒人数有增长。各个地方寺院里面,或者道场、中心这些地方,要有新的增长。现在人类这几年的增长速度非常快,全世界而言,其他宗教同样也有很多的增长,那佛教其实也应该有这个前途。

这样的话,新来的佛教徒需要系统地闻思、系统地学习,需要管理。我们建议今年的一些新生、今年新加入的有些人、来到我们这个群体中的一些人,首先自己应该要明白,目标要搞清楚,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我以前说过,我们的学习平台不是接待其他上师、卖一些网络产品的,唯一的目的就是闻思修行——“闻思修行”只有几个字,你们如果特别愿意闻思修行,佛教这么好的教义你想学习的话,你可以到我们传承的群体当中来,欢迎你参加;如果你没有这样的意乐,而是有其他目的的话,我们建议你最好不要浪费时间。

我最近看到有各种目的的人加入了我们的学佛团体当中,他们有什么样的目的呢?有些是敛财的目的,想接触一些群体,因为我们这里可能人脉比较好一点,他想利用这些人建一些群。我最近看到有一些群里面说为上师做事情、为学院做事情、为法会做事情,然后经常募款,非常不合理、不如法!我们从来也没有派过任何人,也不建议任何人利用这样的平台。这种人应该不是很好的佛教徒,没有很好地行持。还有一种人搞各种各样的宣传,包括他的老师也好、上师也好,有很多很多的目的;还有一些人可能因为参与什么政治、经济、其他一些违法的活动。那么这些人统统都不建议加入我们的学佛群体当中。

有些人还说,“啊,怎么会这样?没有言论自由啊?我要宣传我的……”你宣传你可以用你自己的平台,但是千万不要借用我们这个平台。我们这个平台建立起来也是不容易的,并不是为你们搭建的。世界上任何一个成功的组织也好、架构也好,都有自己平台或道场的维护规则,全世界而言都是这样的。

所以真正的一些资源共享,在有些上面有、有些上面是没有的。该共享的可以共享,我们闻思修行的智慧可以免费不收任何人一分钱,你可以直接享受。其他任何所谓的宣传,上师的宣传,包括我个人的宣传都是不允许的。

我这个平台什么建寺院这些也不允许,任何人都是,尤其现在这个时代当中。开法会的时候我们的管家已经抓了几个人,都是在学院这边的,有些喇嘛前两天已经开除了。因为他利用包括我的名义,还有学院的名义、学会的名义……说得严重的话已经提升到了非法诈骗,可以说是以佛教的名义来诈骗,这是非常危险的!

所以我今天要特别强调,我们的佛教徒希望要很好地去闻思,不管是新的佛教徒、旧的佛教徒,你真正想加入的话,你可以在闻思修行的学会平台上,好好地学习。如果不愿意这样,想利用平台,有种种目的的……每年都有些新来的“佛教徒”,半年当中观察会发现,他们不是真正来学佛的,有种种目的,这种方式很不好的!

这是我想要讲的,有些话可能不是很好听,但是我必须要说。因为现在这个网络时代,很多人想利用佛教的群体和佛教的这些人。他自己没有人脉,然后就到这里来,经常吸引这个人、吸引那个人,这些人后来都没有很好地学习,有些人最后就失去了学佛的真正机会。因为有些人头脑比较简单,容易被别人利用,有些因果不得不负,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

我想我们新来的有些人,确实并没有很好地确定自己的目的,唯一的目的刚才我再三地讲了,就是应该很好地闻思修行。十年八年也好,二十年也好,不管学什么,预科也好、正科也好,包括密法。

我们很多方面虽然压力很大……确实是,今天上午我还跟很多道友一直在商量。商量什么呢?我们以后要不要给一些确确实实加行提前修完了的,让他们多得到一些学习机会;但是我们又不能因为这个原因使管理混乱……其实我们的每一个规定都要花很长的时间讨论,有时候需要调整的话,内部意见还不合,然后需要做很多事情。但这些都是为了大家的利益,我们这样辛辛苦苦地做了以后,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来践踏的话,确实是不得不处理,这事跟大家也要讲一下。

其实每一个道场的整体维护都是不容易的,就像我们喇荣,不管是有人赞叹也好、不赞叹也好,实际上都是很多大德精勤努力的一种成果,以及法王如意宝的发愿力。每一个道场都是一样的,不管是现代风格的道场、古代风格的道场,背后都有一定的付出和奉献,这一点我们应该要明白。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应该自己是最明白的,这是我想讲的,我们新加入的一些佛教徒应该明白,尤其今年这个时候,我要特别给大家讲的一个原因。

第二个,学习佛法时间比较长一点的这些人,我希望大家不要学着学着,没有感受到佛教的甚深美味,最后半途而废,这样不是很好。

从总体上讲,以前学得比较早一点的这些人,确实是非常非常不错。你们作为大城市里面的人,以前基本上管理也好、学习的闻思系统这些几乎都是没有的,而现在至少能够比较正规地、不断地学习。其实我本人的原则,你们学完以后应该毕业,不毕业一直在这待着,又留级又留级,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我们管理上也有一定的困难。就像小学中学大学毕业了以后,你还在学校里面不愿意走,这样有时候也不太好,应该出去好好地弘法利生。

因为一般学的时间太长了的话……不知道怎么样。当然有些印象也很好的,整个学习情况都特别不错。包括我们最近看到很多人前后的念诵非常熟悉,这一点我还是很欢喜。以前基本上好多都是不熟悉的,现在大家对我们喇荣的念诵方法都比较熟悉了。

一个是大家课前课后的念诵,法王如意宝的这个传承是很好的,包括音调这些,大家都很认真地在念,这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是转经轮,我看好多道友也在用,希望以后不管是在哪里——当然有些公共场合当中不太方便的话,你也不要太特别就是了(众笑)。坐飞机也好、乘火车也好,如果方便的话也可以,但不太方便就……看看别人的表情。总的来讲,包括我们最近念诵的时候,大家都很认真,边念边用转经轮,这个也是很重要的。

转经轮的功德我以前也讲过,以后可能还会翻译一些。我最近也找到很多转经轮的功德,可能对有些人来讲这是一个新的文化,但是我们多了解转经轮还是很有必要的。

然后,最近这里道友们正在念诵,这是很重要的。但是还有一些上午和下午的课余时间,最好不要散乱,我指的是在这里面。因为我们中间有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在外面散散心这样是可以的。然后该念诵的时候,上午的几个小时和下午的几个小时,没有特殊情况大家还是应该认真念诵。这方面管家可能要稍微关注一下,对吧?因为我们正在念诵的时候,如果外面太乱的话也不是很好,该休息的时候再休息。尤其是现在,机会非常难得。

我也看了一下,这次内内外外的,不管是线上也好、线下也好,大家都共同发愿,这种信心很好,忏悔的力量也是非常强大的。在这个时候,希望大家也要配合管理。

这里我顺便讲一下,我们老修行人方方面面都要……一个是管理上,不要像我前两天说的一样,全部交给一些新来的人,然后自己旅游去了。现在我们有些佛教团体经常这样的,他的“口号”很好的——“要培养人才,我要交给新来的。”我们有一些不愿意发心的人也是,他退的时候唯一最好的“口号”——“为了培养人才,我去找几个人,让他们做。”听起来很好的,但实际上还没有培养出来,还没有学好,过早地交给他们有一定的危害性。像我们一直还在坚持的原因,因为有些地方可能还是我们懂一点。

所以,我们各个地方的有些佛教徒,即使你不是真正在岗位上,你应该在旁边指点,不要有什么嫉妒心。以前曾国藩说:有才华的人,经常因傲慢的“傲”字毁坏;一般平庸的人,则是因懒惰的“惰”字毁坏。所以我们有些有才华的佛教徒,不要傲慢,也不要嫉妒,不然我们这个佛教团体就真的没办法发展下去。

作为老修行人也一定要有一种管理,要有一种管理方式。现在很不容易哦!说实话,我们现在有些佛教徒,你今天的信仰和见解是来之不易的,真的是千百万劫当中来之不易的,你有现在的正见和正信,这是多少多少世才能获得的!所以,我希望我们有些老的,不要把它看作是“无所谓的,没什么的”,不要这样,应该把它当作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要抓住这个机遇。这是我讲的第二点。

第三点,我们各个地方的发心人员确实很重要。如果我们佛教徒除了自己行持善法以外,都不站出来发心的话,那最后我们这种佛教群体就难以继续下去。所以各个地方有些年轻人的话,真的很需要出来发心。

但有些年轻人可能口头上说得特别特别漂亮,真正去做的时候就是不做,这样也没有意义的。有些事情并不是“讲得很好”,其实大多数应该是“做得很好”。有些人是默默无闻的,但实际上做得非常漂亮、非常实在,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做得非常完美;有些人讲得天花乱坠,什么“我的远见呐、目标啊……”就像我一样的,我现在这里也会讲一讲。但实际上如果我做得特别差劲的话,那我们任何的一种理想就没办法推进,光是口头上会说没有用的,应该实际上去做。

那这样的话,我们有些在管理上稍微有一点经验的发心人员——一方面我们是需要培养人才,但我还是希望……你看我们这里的堪布堪姆一直是不能退的,他们除了一些生病特别严重的以外,都不让退的,然后我们给他们安排助理法师,我们有一些辅导员、管理人员不断地安排,有些都已经十年、二十多年了,一直这样的。

所以一些重要的领导班子,有时候可以换一下,换一下是可以的,但你还是应该在这个群体当中。我们有些道友是什么样的呢?从发心人员当中换了以后,自己有一种不好的情绪,然后永远就消失了。很可惜的,没有这个必要。像我在学院里面担任理事会成员二十几年,后来换下来了,我现在没有什么位置了。但是我也没有因为这个原因就跑了,自己还是尽心尽力地做一些小的事情。

希望我们的发心人员大家能自觉地做事,不要被动的,不自觉、不主动,这样很不好的。我们大乘佛教徒,真的有时候要自己主动出来做一点事情。我们现在这样的佛教群体特别不容易,那么要延续下去的话,需要多方的努力。

我们有些道友根据自己的能力提供一些道场、提供一些人力财力,这就是真正的弘扬佛法。尤其你们作为在家居士,在家居士真正的弘扬佛法是什么呢?就是要护持道场,要想办法把这种精神延续下去。到一定的时候,可能都不用你去做这些事情,因为力量已经太强了,很多人都愿意做下去。

所以,我今天讲的就是三点吧:

第一个,我们新来的这些人应该要系统地闻思。

第二个,我们原有的这些佛教徒,还要继续弘法利生。

第三个,更重要的,就是我们各个地方的发心人员。虽然我想给所有的发心人员经常发一点奖,但是现在人有点多,也没办法,我就心里特别特别地做一些加持。凡是你们不断发心的人员,我特别的感恩,没有大家的这种发心,很多事情确实心有余力不足。

因为佛教的推广,比如我们一个城市里面的佛教,如果大家的自觉性和主动性没有的话,那我们很难推广。尤其是没有信仰、没有任何宗教背景的一些群体当中,我们要把佛教的智慧和慈悲给他们宣讲,或者通过他们再继续弘扬下去的话,有一定的困难。

所以,我刚才讲的一样,现在我们整个人类社会面临着很多很多的危机,文明的冲突、科技的冲突——这些一说的话,有时候我自己都会很容易得忧郁症和恐惧症啊(众笑)。真的这样的,你看东方文化和西方文明的冲击,现在很多东方文明基本上被西方文明吞噬了。然后人工智能跟宗教,你们都知道现在很多的文明、宗教,依靠人工智能是怎么样毁坏的。还有西方的有些思想、东方的有些思想,它以半殖民的方式来完全覆盖我们原有的这些文明。在这样特别多冲突的一个时代当中,我们还能继续生存多少年?

我们真正的大乘佛教思想,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现在我们如果依靠科技知识,依靠大家的齐心协力,很有可能传到世界的很多角落,有这个可能性,但这个可能性是很微妙的。

还有一种可能,我们这一代人过了以后,基本上很多人的心里就没有大乘佛教的思想了,虽然对整个人类来讲它应该是非常珍贵的一个思想,像佛教的一些利他主义……就像以前印度的尼赫鲁总理所讲的一样:伟大的佛教利他思想,远远超过现代很多对人类有破坏性的科技力量。可是我们人类有时候是非不明,再加上身不由己,因为各种文化和科技的冲突。

所以,全世界的人都在恐慌当中。我们佛教徒就像《当日教言》里面说的,有一个猴群在森林当中玩儿,猴群的周围开始燃起火来了。(“林中猴群贪快乐,林边火困当日瓦!”)我们佛教徒很安详的,有些在禅修、有些在……但实际上,现在国际上的问题那么复杂、那么混乱,经济问题那么严重,政治问题那么敏锐,然后很多很多国际国内各种各样的形势来看,我们佛教徒有时候应该利用我们最优、最强大的力量——利他主义思想。可是利他主义的思想在这种黑暗当中,不一定能现出它的明亮吧,也有这种可能性。

但不管怎么样,我们每一个佛教徒可能要有一种危机感吧。就是看这个世界的时候,可能我们要站得高一点、看得远一点。有些企业家说的“三观”——未来观、全球观、全局观,我们佛教徒其实也是很需要的,否则一直鼠目寸光、一直看着自己面前……当然这样地念阿弥陀佛、禅修对个别修行人、专修的人来讲是很重要的,可是我们佛教徒全部如果这样专修的话,那么整个世界变成另一种形势的时候,还有没有我们的生存之地?大家也是可想而知的。

《三主要道论》

时间马上没有了,我先念《三主要道论》的传承。

(上师念藏文传承)

刚才提到的,我们这次是为了表示一个缘起吧——各教各派不相违。

这是藏传佛教当中格鲁派宗喀巴大师所作的。然后明天的《佛子行》是无著菩萨,也就是无著贤作的。他是萨迦派的,他的很多上师都是萨迦派的,他出生的地方也是萨迦。《佛子行》也可以说是萨迦派的教法。前两天我们讲的《宝性论》,是以朵洛瓦的觉囊派的教言来讲的。然后昨天的《开显解脱道》是以宁玛派的教言讲的。还有我们明天后天,方便的话念一下噶举派的一些教言,包括《修心八颂》。

然后,根登群佩的那个教言——根登群佩是没有宗派的,无宗派主义的,就是“利美”。根登群佩他是宁玛派也有,在格鲁派当中也禅修过,然后也去各个地方云游。他好像四十几岁的时候圆寂了。他也是藏传佛教当中特别有代表性的一个人物吧,是很神秘的一个人物。而且他还精通英语,有些历史当中说,有些俄国学者和他翻译《入行论》,但是现在好像也没有了。反正在当时那个特殊的年代当中,他是一个特别的人物。

所以,我们这次也是传一些藏地各教各派大德们的教言,我们也希望我们现在的这个群体当中有各个教派的人,这也是上师如意宝以前的一种发愿力吧。我们佛学院的坛城周围有各教各派的殿堂,包括南传佛教、北传佛教,有各种教派的,这也是互不相违的。

我们藏传佛教的有些上师也是,只讲自己的教派,不讲其他的,连一个教证都不用,那这样也不太好。其实从整个地球人类来看的话,我们藏传佛教各派是很小很小的,我们宗教也是很小很小的,我们的思想不应该这样狭隘。这是宗派方面。

还有我们佛教徒对自己的上师有信心是很好的,但是也不能只维护自己的上师,然后其他的全部都排斥、诽谤,这样也是很不好的。你对你的上师供养也好、承侍也好、赞叹也好、跟随修行也好,这是可以的。每个人的缘分都不同,尤其是你进入佛门的时候,依靠不同上师的威德力、慈悲力而摄受的,这是很好的;但是因此而自赞毁他,这是很不好的。

法王如意宝晚年的时候,显现上他再三地强调不要有舍法罪、不要诽谤其他的上师。所以也许是上师们的这种教导吧,我们自己不敢说是观清净心,但至少也不会诽谤其他的善知识。当然这也要有分寸,“因为不能诽谤,所以我一定什么都要接纳……”

现在我们学会当中,有些是怎么样的,“啊,因为他是上师啊,他是善知识啊,他是佛学院的,为什么不能?这是做善事。”其实这是完全不相同的。我们是应该非常欢喜所有的人,但是我们做事的时候应该是有界限的。作为佛教徒,为人处世、待人接物方面应该要掌握分寸,不能极端,不能没有任何管理。你不可能永远都是一种发展的局势,你也不能太狭隘。人的最大智慧就是要掌握分寸,任何事情都不能堕极端、不能堕两边。如果堕两边的话,很多事情到最后都是不能成功的。

所以我们佛教徒应该不要太过分,不能诽谤其他宗派,也不能过分地连自己的宗派都没有,全部都是混为一谈的话,那最后自己都是没办法的。

喇荣为什么有今天的这个发展,实际上应该是我们有传承上师的一些秘诀,做人、做事方面我们还是需要有一些秘诀。希望大家不要以一句“善心”就全部都覆盖,这叫做简单化和粗暴化,这不是很好的。

本来我想《三主要道论》要很好地去解释,但是可能时间不够。

(上师念藏语传承)

顶礼诸至尊上师!

我随己力而宣说,欲解脱者之津梁,

诸佛经典精华义,一切菩萨所赞道。

不贪三有之安乐,为使暇满身具义,

勤依佛悦之正道,具缘者当喜谛听!

第一个偈颂是他顶礼上师。

如来所有的教法精华,前辈大德和诸佛菩萨们对所有有缘者宣讲的、让我们趣入解脱的妙法,宗喀巴大师显现上说:按照我的能力来尽心尽力地宣说。

以前上师也说过,宗喀巴大师是文殊菩萨的化现,不可能没有能力宣说,当然这是显现上的。

下面的三个主要道是非常的重要。

首先第一个讲出离心。

(上师念藏语传承)

无有清净出离心,求有海乐无寂法,

贪执世间束缚众,故当首先寻出离。

首先要希求出离心。如果没有出离心的话,我们从轮回当中解脱的机会永远也是没有的。所以真正的一个修行人,先要寻找出离心。

我想大多数人应该是明白的,既然明白的话,你要想一想,我们自己到底想过出离心没有?有没有出离心?这方面,以前没有听过的,我今天也算是对他的一个新的宣讲;以前听过的人,出离心你听过很多次,但是到底有没有一点点出离心?这方面也要审查自己,对吧?

(上师念藏语传承)

人身难得寿无常,修此可断今生执,

无欺业果轮回苦,修此可断后世执。

修出离心的方法就是修“人身难得”和“寿命无常”,如果修的话,对今生的执著可以断除。然后还要修“因果不虚”和“轮回痛苦”,修行这两个法的话,可以断除对后世的贪执。这是昨天《开显解脱道》里面讲的四加行。我简单字面上这样解释。

(上师念藏语传承)

修后于诸轮回福,刹那不生羡慕心,

日夜欲求得解脱,尔时已生出离心。

那什么是出离心呢?就是对世间所有的荣华富贵连刹那性的羡慕心都不生起,然后日日夜夜欲求解脱,这就是真正的出离心。

出离心是什么样?我们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出离心?知道吗?(道友:知道)知道是吧? 哦呀。呵呵呵!(上师笑、众笑)可以啊,你这个老菩萨还是厉害。(众笑)

然后下面讲菩提心。

(上师念藏语传承)

倘若于此出离心,未以菩提心摄持,

不成菩提乐因故,智者当发菩提心。

那么出离心如果没有被菩提心摄受的话,就没办法变成菩提的因。所以,有智慧的人应该先发起菩提心。

那发菩提心的时候需要什么样的众生?

(上师念藏语传承)

思为猛烈四瀑冲,难挡业索紧束缚,

困于我执铁网内,无明黑暗所笼罩,

辗转投生三有中,不断感受三大苦,

成此惨状诸慈母,是故当发殊胜心。

发菩提心的对境是什么呢?就是三界轮回的这些众生。实际上他们是很可怜的,他们被生老死病的大瀑流卷在里面,还有业力、我执这些一直把他们束缚住、覆盖住,三大痛苦不断地折磨他们。我们身边有那么多可怜的众生,他们都是需要救度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发起菩提心。

现在很多人的菩提心应该是很不错的,不敢说是真实的菩提心,但是只要自己看到身边的人因为邪见、无明、业力,有那么多的痛苦,很迫切地“我一定要度他们!”这是第二个,菩提心。

(上师念藏语传承)

不具证悟实相慧,纵修出离菩提心,

亦不能断三有根,故当勤证缘起法。

如果我们没有无二智慧的话,虽然有出离心、菩提心,但是不能断除三有的根本。所以,我们应该精勤地修持缘起法,意思就是说要求智慧。

光有一个出离心也不行,光有一个菩提心也不行,更重要的是我们要通达空性的无二智慧。这当然从我们中观的思想当中去求,这个是很重要的,这是需要无二智慧的原因。

那么什么是无二智慧呢?它这里已经讲了。

(上师念藏语传承)

谁见轮涅一切法,永无欺惑之因果,

灭除一切所缘境,此人踏上佛喜道。

无二智慧是什么呢?就是轮回涅槃所摄的一切法,在世俗当中来讲,永远都是有无欺因果的;然后在胜义当中是灭除所有一切执著的。这就是如来欢喜的道,如果我们懂得这个道理,就踏上了如来的道。

所以,大家要学中观、学空性。如果我们没有学空性,一个人天福报根本不能解决问题,光有一个出离心也不能解决问题,就是得个阿罗汉果位而已。然后有一个菩提心还不足够,最根本的是什么呢?就是要无二智慧,断除相续当中我执的这样一个缘起空性的智慧,那才是真正的如来欢喜道。

(上师念藏语传承)

何时分别各执著,无欺缘起之显现,

远离所许之空性,尔时未证佛密意。

缘起空性是什么样的呢?它有究竟和不究竟两种。不究竟就是如果我们把显现和空性分开去执著,空的时候不显、显的时候不空,这两个好像是黑色和白色的绳子搓在一起一样,这个时候说明你还没有真正证悟到如来的密意。

“空的时候不显,显的时候不空”,可能我们现在很多人对显空无别的中观思想是这样认为的,那就说明你还没有到达如来真正的境

界。

(上师念藏语传承)

一旦无有轮翻时,现见无欺之缘起,

断除一切执著相,尔时见解即圆满。

宗咯巴大师说真正通达空性是什么样的呢?就是一旦对轮回涅槃所有的法不再轮翻交替,现见了无欺的缘起法,断除了所有执著的相,那个时候你的所有见解就已经圆满了,这个是很重要的。

谁已经通达、证悟了空性——现即是空、空即是现,他不需要再轮翻交替,现的时候就是空、空的时候就是现,那么这个时候你所有的见解都已经圆满了。这是现空最究竟的一种。

最后,宗喀巴大师在见解上有一个特殊的教言。

(上师念藏语传承)

了知以现除有边,以空遣除无有边,

缘起性空显现理,不为边执见所夺。

最后,用显现来断除有的边,以空性来断除无的边,这样的一种缘起性空,不被所有的边执见所夺。

那这个意思是什么呢?一般来讲,用空来断除显,以显来断除空,但是在这里,按照格鲁派的有些解释方法,可能因为是显现的缘故就断除了实执。但是按照我们宁玛巴的解释方式,因为显现,显即是空的原因,断除“有”;因为空性,空即是显的缘故,断除“无有”,那么这两个是缘起性空、无二无别的。一旦我们懂得了这种空性,应该是最高的一种境界。

因为我有法王如意宝近传的一个传承,所以今天也是为了大家得到前辈大德们真正的传承加持吧,就是这样的一个目的。

(上师念藏语传承)

如是三主要道论,自己如实通达时,

当依静处而精进,速修永久之佛果。

这样的三主要道论,实际上我们应该通达它的要点,然后到寂静的地方精进修行,这样的话,能很快的时间当中修成。

此乃多闻比丘罗桑札巴(宗喀巴)对擦库官员阿旺札巴之教言。

宗喀巴大师的这个教言,是因为当时有一个叫做擦库温布阿旺札巴的人对宗喀巴大师的请求,然后对擦库温布阿旺札巴进行宣说的一个论典。

我们今天给大家讲了宗喀巴大师的《三主要道论》,还有“这个时代的使命”。

希望我们佛教徒应该有个强大的利他心、强大的责任感,还有一种危机感。我今天主要讲的内容就是这样的。我也没有时间给大家特别去安排——实际上也不用安排,应该是大家也很关心的一些话题吧。

今天这堂课大家时间掌握得还比较不错啊,希望后面几天也继续这样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