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观四百论》传承及略释(3)

——索达吉堪布2017.03.18第110次UC开示

 

《中观四百论》中说,宁可戒律失坏,但不要起邪见,因为即使起了一个很微小的邪见,也会堕入大地狱,而只有犯了大戒律才会堕入地狱当中。所以,按照《中观四百论》的观点,有些人犯了戒律,比如以前是出家人或者居士,但因烦恼现前等种种原因,后来甚至还俗了、破戒了,这样是不是不可救药呢?并非如此,他通过忏悔和好好修行,可以有解脱的机会。但如果产生邪见的话,就无法解脱。所以《中观四百论》中说“宁毁犯尸罗,不损坏正见,尸罗生善趣,正见得涅槃”,这个教证就已经说明了,在世间当中破戒的人有解脱的机会,但是生邪见者没有解脱的机会。

 

这点很值得重视。包括我们当中的有些人刚开始来的时候,好像很有信心,觉得自己对佛法也好、对上师也好,有信心、正知和正见和,但后来因为一些邪知识或者接近破誓言的所谓名义上的善知识,自己的见解和行为都改变了,这种人可以说在即生当中是不可救药的。所以我本人对哪怕听过四句偈以上的传法恩师、传承上师,应该说即生当中在见解和誓言上面没有任何失坏。

 

但是,自己对下面传法的范围比较广,有些人在传法的时候对我特别恭敬,非常非常尊敬,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见解不同也好、生邪见也好,这些人会不会叫破誓言?因为包括听到名称也好,看到他们的一些书籍也好,我都很不舒服,这种人在世间当中不能说没有,因为不管是藏族也好汉族也好,我传授的法都比较多。原来法王如意宝也曾经说过,他一辈子当中如果没有摄受弟子的话,可能会虹身成就,但是因为广传密法的原因,其中也会出现很多这样那样的事情,所以圆寂的时候不会虹身,遗体变大也有可能,但是即使变大了,这个法脉也没有任何问题,这方面你们不用生邪见。这是我最近翻译的《不忘》这本书当中,将法王的原话直接翻译出来的。所以,不管你是堪布堪姆也好,或者其他的道友也好,誓言和见解非常重要。

 

《中观四百论》当中也讲了,宁可破戒律,但最好不要破见解。我记得月称论师的大注释当中讲,如果犯戒律,上品堕入地狱,中品堕入饿鬼,下品堕入旁生当中;但是破见解不同,即使是下品,也就是说即使很轻的一个邪见,也直接堕入大地狱。我刚才看了一下,具体的没有找到,我记得以前引用过。

 

我们现在有些佛教徒依止上师很容易,刚开始的时候,对谁都有恭敬心,也有欢喜心,还会流泪等等,但是到了一定时候,可能见解、行为都有变化。那么,邪见的界限在哪里呢?学《俱舍论》的人应该知道,对法的邪见是什么样的,对上师的邪见是什么样,对金刚道友的邪见是什么样。所以我们学习佛法,要知道所谓的学佛是什么样的、正见是什么样的、戒律是什么样的,这方面自己也要观察自己,否则表面上认为自己是佛教徒,但实际上是否成为佛教徒,可能值得怀疑。

 

这方面在《中观四百论》当中讲得比较清楚,大家也应该在不同的场合当中反观自己,这点可能很重要。自己到底有没有正见?如果没有正见的话,它的严重性如何呢?我们经常说“这个是破戒者,不能跟僧众共住”,但是按《中观四百论》的观点,破戒者并非不可救药,他如果真的非常后悔,虽然不能与僧众共住,但是实际上即生也有解脱的机会。但是破见者也就是说产生邪见者,是比破戒者更加严重,的确可以这样讲。

 

比如一般在学院当中,有些破戒者虽然不能在学院当中待,但是在外面他们自己单独在忏悔、还在不断地修行,对这个法脉仍然很重视,对自己以前依止的善知识依然有信心。有些在我们学院当中曾经待过的人,虽然没有缘分跟僧众一起居住,但是他们还有机会忏悔。可是我们都知道,产生邪见的人连忏悔的心都没有,还认为自己是对的,那么这种人会不断地犯错误,而且越犯越严重、越陷越深。这样的人在我们世间当中,应该说是非常可怜的。

 

有没有这样的人,自他都应该很容易清楚。因为产生邪见的话,在他的行为上自然而然会做出一些事情来,不可能行为上一直装得很像很像。虽然可能像我们做一些表面工程一样,他们会做一些形象上的伪装,但是不管怎么样,纸包不住火,最后自己内在的邪见一定会在行为的方方面面暴露无遗。所以对于《中观四百论》的这个观点,大家应该清楚。

 

总而言之,所谓的佛法是无害的。什么是佛法?如来说按照小乘的佛法来讲,是不损害众生。

 

《中观四百论》的传承这两天已经念完了。本来后来这几品当中还有一些颂词要解释,但是今天没有解释。一是我们网上听课的人,今天可能少了一些,我们现场听课的人基本上和以往一样。所以,有时候看大家对听法的意乐不太强,尤其可能对传承的道理不太懂,因此我们有时候对听法者的行为也有一些看法吧。

 

我们现在的很多人,对做一些相似性的仪式、简单的仪轨很有兴趣,而对于一些真正的理论和空性方面,有些人刚开始有一些热情,然后慢慢哪怕是在三天当中也会退失。当然,百分之九十八的人对空性法门包括平时的闻思修行,也是比较感兴趣的。对于这一点,我想我也比较明白。所以,以后在闻思和学习佛法的过程当中,一方面大家应该有正直稳重的人格,这一点很重要;另一方面,我们对大乘佛法、空性法门和利他菩提心应该有一个比较正确和全面的认识,否则讲得再多、传多少个传承也没有用。

 

所以,我们的见解如果不正确的话,以前大成就者郎杰热巴的教言大家应该记忆犹新,《大圆满前行》当中也是这样讲的,有时候可能因为极个别的行为,我们整个僧众的一些缘起经常会遭到一些破坏。这是大家值得用自己的智慧进行观察的。

 

今年上半年我们准备讲《大乘经庄严论》,现在第三个法本已经出来了,下个礼拜开始讲。还有《妙法莲华经》,去年我们讲了一部分,今年再讲一部分。

 

讲《妙法莲华经》的过程中,看出了很多人的人格,包括我们山下的一些人,还有以前在我面前听过法的一些人,还有其他一些。去年讲《妙法莲华经》的时候,包括一些汉地的大德,一些所谓的名义上是大德,但实际上所作所为我们大家都非常清楚——这样的一些人,用各种各样的一些语言,开始煽动起来。有一部分道友是什么样的立场,大家也清楚。还有一部分,包括我们各个地方的一些人,这件事情平息以后,这些人也假装着,态度又开始转变过来。我们现在有些人是特别“聪明”的,完全是见风使舵,看哪边成功就哪边飘,他自己没有主见,没有一个很稳定的人格。这种人的话,我作为一个传法者,对他们也不愿意传法。

 

确实,不要说我们密乘法,密乘法的话,我们一定要……以后我如果传法的话,跟以前传法方式也许有点不同。以前的话,比如有时候传一些密法,只要是五十万加行修完了的,没有明显破誓言的,基本上这些人都接受。但以后的话,很有可能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吧,真正的……将来不好说的,有些人好像当时特别特别地虔诚,但后来的话……大家应该非常清楚的,这样的人也有,但这个我们也没办法。包括我们现在的一些堪布堪姆,各个地方的理事会和一些负责人,到最后也变得特别快,这种现象我们一般凡夫人很难抉择。不要说我们,上师如意宝时代,在他的弟众当中,也有出现一些。所以,这个是很难预测的。但一般来讲,当场的话,有必要非常严格,只要有一些见闻怀疑的,有一些染上誓言的点点滴滴的话,要严格来取舍,否则对传法者、对大家整个的健康等很多方面也是有损的。

 

所以,我们去年讲《妙法莲华经》的时候,包括我们密法班有一部分人,当时的有些行为应该看得出来——自己心中应该有数,这些人的话,我建议以后不要听密法的课,同时建议《妙法莲华经》的课也不一定要听。按理来讲,大乘佛法里面所谓上师的法相是什么样,弟子的法相是什么样,你们自己应该清楚。

 

我也不得不观察,我作为一个……虽然我不具足上师善知识的法相,但是在末法时代的时候,就像是狐狸坐法座一样,我也不得不观察。同时听受密乘法、听受大乘《妙法莲华经》的这些人,你并不是像听一个广告,听一个幼儿园幼师的培训,你觉得这是无所谓的,我也觉得无所谓的话……实际上大乘《妙法莲华经》、《大乘经庄严论》是非常甚深的法门,所以我不建议人多,人多了不一定很好的。你们有些真正是听法者,有些是真正的修行者,始终都具有正见;有些人呢,就变来变去,好像特别特别聪明的。对很聪明的那些人,根据情况变来变去的人,在闻法的法器当中——今天我们刚刚讲第十二品开端的时候,闻法的法器应该是秉性正直,要正直!那这个正直,我们有没有?大家可以扪心自问,应该就非常清楚。

 

所以我建议,下个礼拜开始讲非常甚深的大乘《妙法莲华经》和《大乘经庄严论》这两个论典的话,并不是没有条件的,法器还是有条件的。什么样的条件呢?至少具足基本的人格,否则我想你们听了也不一定有用,对吧。我也要念藏文的传承,以及汉文一些字面的简单解释,这样的话,对你们也不一定有益,对我也不一定有利。

 

下个礼拜星期一和星期二讲《妙法莲华经》,星期四和星期五讲《大乘经庄严论》。今年学院事情比较多,所以有时候不一定能上得成。不管怎么样,我们按这个时间,希望你们也是在网上看,如果实在我这边没有时间的话,我们就念个《普贤行愿品》,只有这样。好,今天就没有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