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观二谛

——索达吉堪布2018.12.16第148次网络开示

 

今天我们这里安排的是念《中观庄严论》颂词的传承。然后讲一下关于胜义谛和世俗谛方面的一些道理。

那么首先我跟大家念一下《中观庄严论》的传承。这个《中观庄严论》的传承,如果长的话可能要一个小时或者半个小时,短的话十五分钟左右(众笑)。大概可能有九十多个颂词吧,九十七个颂词。这个传承,虽然我们这里的堪布堪姆们每年中观班为主的都在讲,我前两天也讲了,按理来说的话,给大家讲麦彭仁波切的《中观庄严论释》可能是最好不过的,因为麦彭仁波切亲自造的这部《中观庄严论释》确实是非常非常的殊胜。我也建议今年我们道友们如果有时间的话,最好学习这部《中观庄严论释》,这个是最好的。

这里有《中观庄严论释》和《七十空性论释》,还有以前我讲《中观庄严论释》的时候,他们做的一些讲记吧。大概是十年前,我们学会的般若班已经学习了《中观庄严论释》,当时我们这里的也编辑了两本书,并且中国文化出版社已经出版过。大概是比较厚的两本书,上册和下册吧。我不是让他们摆在这里,但是他们自愿地摆,那既然他们自愿地摆在这里的话,我也想不知道有什么目的,就是要说一下,这样也很好,这是一种缘起吧。

《中观庄严论释》对我来讲并不是很陌生的论典。1985年春天的时候,我当时在上师如意宝面前完整听受的第一部论典就是《中观庄严论释》。当时我们在外面辅导的时候,就是在露天,现在那个堪布都已经年龄很高了,叫根登罗务堪布,他给我们当辅导。那个时候是在夏天,外面下大雨,我们在雨水里面一直听辅导。那个时候刚刚来到学院,所以信心非常足,就像我们这里新鲜期没有过的有些道友一样的,那个时候我的新鲜期也是还没有过,还很不错的。

确实我们藏传佛教当中对传承很重视,比如说是哪一个上师传下来的。我们后来也给道友们讲过《中观庄严论》,但是我当时讲的跟现在的讲法有点不同。现在讲的时候,虽然我自己比较累,用藏文念一个传承,然后用汉文讲。确实每天都是好像时间也多花了十几分钟,有点累。但从某种意义上讲,虽然翻成汉语,但用藏语来得到的话,也许对你们可能是更有加持力吧。因为当时我们得的时候就是用藏语来得的,现在用藏语来传授给你们,然后你们以后传给别人的时候用汉语或者是用其他语言来传讲给别人,这样的话,应该是非常非常有意思的。

这次是我们这里的几个堪布和法师,还有个别的堪姆,还有个别的居士,他们一直讲想得到《中观庄严论》的传承。本来是想在密法班或者是我们内部讲,但后来想可能单独星期天的时候给大家传一遍的话,也许时间方面稍微好一点,所以选择今天晚上的这个时间,跟大家先念这个传承。念传承的时候,大家静静地听着就可以。下面不要出大的声音,直接听着传承。我念完传承以后,关于二谛方面有一些看法和想法再跟大家讲一下

(上师念传承)

今天我们简单地讲一下关于二谛方面的一些道理。在座的各位,有些是已经学习、研究、修行很多年的佛教徒,显密教法都精通无碍,智慧广如虚空、深如大海,利益众生的事业无边无际,有无量功德的;有些人可能是初学者,刚刚皈依的,或者刚刚学佛;也有一些人虽然皈依了很多年,学了很多,但是并没有深入经藏,也并没有实地修持,一直迷迷糊糊、浑浑噩噩漂在这个世界上。

其实胜义谛和世俗谛确实很重要的。我们学习佛法的人,可能有些人都不知道所谓的二谛到底是什么样,对二谛所涵盖的所有的万法的道理也不一定清楚。有些人虽然知道有一个叫做胜义谛和世俗谛,但是他不知道如果不懂得胜义谛和世俗谛的话,那我们佛法不管是显宗还是密宗都没办法彻底地理解。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想有些人可能都根本不知道,这有点可惜,也有点遗憾。所以,今天一方面是很多法师的劝请吧,另外一方面,我自己也很想从二谛方面的一些道理去讲。

讲的话可能一两节课根本没办法讲完。我们学中观的人都知道,整个二谛的分级、分类,还有它的释词——什么叫二谛的这种释词,还有它的作用,然后学二谛的结果是什么样,学习二谛以后有什么样的功德,学习二谛是依靠什么样的宗派来安立的。比如说,小乘当中有有部和经部,就是有实宗,他们有他们的安立方法;大乘当中的话,有唯识宗的二谛的安立方法,中观宗有他的安立方法,中观自续派也有二谛的安立,中观应成派他们也有二谛的安立方法。而且像藏传佛教的话,各个教派的二谛的分法也有所不同的。再加上密法当中的话,外续部有他们的二谛的安立方法;内密续部,也就是玛哈约嘎和阿努约嘎,也有二谛的不同的安立方法。

这样一来的话,可能没有特别学习过佛法的,有佛法基础的人,一说二谛的话,说起来很简单,大家都可以说:“胜义谛当中一切万法都不成立,世俗谛当中如梦如幻地成立”,这样的话可能大家都比较容易说、容易想。但实际上,我们对二谛的真正的概念和内容,好多人都可能不是特别地清楚。我们经常遇到的一些人,他们就觉得“胜义谛当中是不存在”,可能会这么说;但是往往想的是“我现在现实生活当中的一切器世界也好、有情世界也好,所有的心识和外在的物质实实在在地存在。一旦我修行以后,到了一定的时候,我可能证悟了空性。在那个时候,我好像焕然一新,有一个新的变化。那个时候我得到了真正的新的成就、新的果位。那么这个时候我有新的智慧和新的法报化三身。”一般的显宗乘也好,我们共同乘的很多人是这样想的。实际上真正懂得二谛最甚深的意义的时候,我们现在当下的所有的这些万事万物的体相,实际上是叫做胜义谛,包括我现在正在说话,我现在正在思维的它的本体,实际上就叫胜义谛。

那么胜义谛和世俗谛之间的关系,实际上就是显现和实相,或者说是显现和空性,就是“现即是空,空即是现”。其实在这里面讲了二谛不可分割的一些道理。当然如果我们各个宗派的道理加在里面来讲的话,那就非常非常的多。学中观的时候,尤其是有中观基础的道友们:“格鲁派是怎么说的,宁玛派怎么说的,萨迦派怎么说的,觉囊派怎么说的……”其实汉传佛教当中,也有很多早期的时候,比如说吉藏大师、窥基大师,他们也是对《中论》、《十二门论》、《中观四百论》都有研究的,他们对般若法门有很多很多的解释,对二谛也有阐述。

比如说吉藏大师的《中观根本慧论》的有些大疏,我也看到过,也了解过,他这里面对二谛相当于是我们跟小乘道中观应成派之间的这种分法一样的。刚开始的时候显现的有的东西,“有”的这些法叫做世俗谛,“无有”的这个法就叫做是胜义谛;然后再加上“无有”的叫世俗谛,那么“非无有”的叫做是胜义谛;然后再上去就是“有和无”都不是,那么这个就叫做胜义谛;然后到了最后,所有的思维分别念全部都超离了,所有的言语、分别念全部都超越了,这个叫做是胜义谛;那么这以下的就是“有”也好“无”也好,“非有非无”等等这些法,就全部叫做世俗谛。

他们好像跟我们的次第也比较相同。但是现在我们很多学习空性的,有时候好像什么都不空,连因果也不空的;有时候什么都空了,连名言当中的所有的显现法全部都空完了。这样很多人都是对二谛之间的关系分得不是很清楚的。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我以前讲《金刚经》的时候,关于这方面也讲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吧,这些也许可能是有意义的,也许不一定是有意义的。但不管怎么样,当时自己起的这个分别念吧。

所以,我们在座的各位,应该要有学习二谛的这样的一种信心,这个很重要。如果我们没有懂得二谛的话,的确佛教的精华意义很难通达得到的。

龙猛菩萨在《中观根本慧论》中说:“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上师念藏文)所有的三世诸佛为众生说法是依靠二谛的。“一以世俗谛,二第一义谛。”第一就是世俗谛,第二是一义谛,也就是说这个就是胜义谛吧。龙猛菩萨也算是我们佛教界当中,不管是汉地也好、藏地也好,他是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他讲到所有的佛陀为了利益众生说法的话,那么有一部分是属于世俗谛的,有一部分是属于胜义谛的,除了这个以外的话,没办法说法的。那么这一点,我想我们凡是想懂得佛教道理的人,一定要懂得;如果你没有懂得的话,实际上如来的密意确确实实很难懂。

现在我们很多人,因为他搞不清楚胜义谛是什么样的,也搞不清楚世俗谛是什么样,然后这两个之间的关系弄不明白,这样一来的话,整个闻思修行的过程当中,自己一会儿好像是认为一切万法是存在的,一会儿说是没有存在的,那这样的话确实很困难的。因此,这个二谛法一定要懂得。如果你没有懂得的话,不能直接了知如来的真理。

我记得《中观根本慧论》当中也讲了:“若人不能知,分别于二谛”,如果我们不能知道胜义谛和世俗谛的话,那么“则于深佛法,不知真实义。”以前在其他地方我也用过的,如果你不懂得胜义谛和世俗谛的话,那你对甚深的佛法都没办法的。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按照第二转法轮的教义来讲的话,显现的法叫做世俗谛,空性的法叫做胜义谛。凡是空的法全部叫做胜义谛,这是我们第二转法轮的观点来解释。如果第三转法轮的观点来解释的话,就像我们看到黄色的海螺,实际上这是不真实的,是虚假的;如果我们看到白色的海螺,这是一个正确的见解。也就是说我们的这个见解,一般从中观的术语来讲,就是境和有境变成统一的时候,就叫胜义谛;境和有境不统一,就叫世俗谛。

也许可能你们对这些名词刚开始比较陌生吧。我们今天在座的各位当中,不知道有没有学好了中观的?如果没有学好中观的话,这些名词、术语,对在座的各位来讲,可能也是一个挑战。但实际上,十多年前我们这个学会刚刚开始的时候,从整个来讲可能有二十多年了,都一直呼吁大家应该好好地学习中观。如果没有通达学习中观,没有学好中观的话,确实不要说密宗大圆满了,就连显宗般若空性的法门也非常难以明白。如果按照藏传佛教的这种空性的体系,按照中观的这种推理理路去学习一段时间,可能两三年、五六年以后,自己基本上知道“啊,大慈大悲的释迦牟尼佛为我们宣说的八万四千法门,归根结底原来就是可以归纳在二谛当中。”但这个二谛,我们如何来吸收,自己就很容易明白的。

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一个系统学习的话,你看《楞严经》也好,看《金刚经》也好,《圆觉经》也好,包括我们这几年学习的《妙法莲华经》、《维摩诘经》,凡是打好中观方面基础的人,打好二谛基础的人,大家都知道这个地方到底在讲什么。如果我们没有这方面基础的话,确实每天都是在雾里云里,表面上看好像倒很认真的,眼睛也是特别大。有时候大眼睛很容易睡着的,他也不看书,一直是很注意地这样看着,过一会儿就慢慢慢慢睡着了,然后他就做梦,有时候自己就开始慢慢慢慢境界当中已经出定了。

所以,除了这个以外,真正中观的思想有时候很难通达,如果没有通达的话我们闻思其他的法,修行其他的法确实有很大很大的困难。我们现在这里有很多法师,有很多修行人,对中观生起了不退转的这种信心,对般若空性有了一个很甚深的定解的话,那自己学习佛法也好,弘法利生也好,我想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因此,我们首先应该要懂得二谛的重要性。如果你二谛没有懂得的话,确实这个很难。当然这些道理,我想在讲其他大经大论的时候也可以讲,但今天我们是一个专题,对二谛方面的一个简单的剖析。所以,刚才我讲的是如果没有通达二谛,就不能证悟佛陀的甚深密意的道理。

接下来跟大家也讲一下,那么通达二谛的话,是不是现在有些人讲的一样,就是直接学般若实相,看一些空性方面,就像现在西方有些人直接看禅宗的书,直接看密法的书这样的。因为甚深的空性我们就称之为胜义谛,刚才也讲了,它是二转法轮的甚深意义,空性方面较深一点。那我们是不是没有打好任何基础直接就看讲空性这样的法本吗?还是什么样的方法?实际上应该先学习名言方面的、世俗谛方面的法,然后再学习胜义谛方面,这样次第性地上去是很好的,否则我们一步登天还是有一定的困难。

所以,阿底峡尊者接受金洲国王的劝请,写了一个《入二谛论》。以前我好像也是在网上讲过还是什么的,就很多年前。那么《入二谛论》当中怎么讲的呢?(上师念藏语偈颂)“无正世俗梯,欲渐次抵达”,如果没有世俗谛的话,你想逐渐地抵达“真实大厦顶”,大厦顶指的是真实义,真实义是胜义谛的意思,“智者不容有”。也就是我刚才讲的,如果你要到达一个高楼大厦的话,那你必须要么是依靠电梯,要么是依靠楼梯,或者说是用其他的方式,否则不可能的。

同样的道理,真实义的大厦,就真实胜义谛的,我们远离四边八戏的也好,中观自续派所承认的单空也好,这样的真实胜义谛你要通达的话,先一定要有世俗谛梯子。世俗谛就是名言谛,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名言方面的包括讲的因明、世俗当中的一些伦理道德、十善等等,所有的十善、六度等等这些法要。这些法要修持以后,慢慢慢慢才能得到什么呢?得到最高的空性意义。

有些人刚开始来的时候,看不起一般的世俗当中的一些法要,基本的闻思都不愿意打好基础,“啊!我要直接入密法班,直接学习无上密法。”其实无上密法的话,我们最近也在讲大圆满《法界宝藏论》,刚刚讲了一部分吧,里面讲的很多最深的自解脱的法,实际上就是讲的最高的空性的意义,但是这种空性的意义如果没有一点基础的话,确实也是很难的。

现在国内也好、国外也好,有些人可能会愿意讲一些高深莫测的法,可是真正得到收获的人不是特别多。所以我们一般建议先学一些中观的名言法方面的,一些世俗谛方面的、伦理方面的,包括我们现在世间的一些知识,打好一个基础,然后你再学习般若空性。先从显宗打好基础,然后再学习密法的甚深法要,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这样的话,龙猛菩萨在《中观根本慧论》中也是讲过(上师念藏文)“若不依俗谛,不得第一义,不得第一义,则不得涅槃。”这个我们也经常用。

我想今年经常给大家一些我们藏传佛教当中大家口口声声喜欢用的教证,在学习过程当中大家也好好地思考。我们有些人根本不依世俗谛,而直接想获得远离四边八戏的中观的意义,其实这样很难得到空性的意义。如果你空性的道理没有懂得的话,那所谓的开悟也好、涅槃也好、证果也好,这些在显宗当中也是很困难的。

昨前天我们在毕业期末考试讲考的时候,有些人对中观的见解基本上还是不错的,比如说“声闻缘觉证悟法无我没有”这个问题上面,按照《定解宝灯论》的有些观点,基本上有些是明白到底在说什么。比如说声闻缘觉当中的话,我们一般就是《俱舍论》的讲二谛的时候(上师念藏文),那么就像那个……但我这些不广讲吧,因为每一个二谛的话,《俱舍论》有《俱舍论》的定义,唯识宗有唯识宗的这些定义,但这里一一说的话,可能今天时间也不是特别多。但最重要的话,我们先跟大家也讲了,这种二谛可以说是次第性的,当然这种次第实际上是根据众生的根基意乐不同。如果我们是非常利根者,或者说是非常直接的所化众生的话,那月称论师所抉择的中观应成派的观点就直接宣讲,《中观根本慧论》的开头“不来不去,不一不异”,就这样的道理直接讲的话,有些也是可以接受。

当然《中观根本慧论》并不是自续派和应成派的,因为在印度的话,有些论师说没有这两个概念的,到了藏地的时候,布顿大师等有些论师的说法都不同,是到了藏地的时候才开始区分的,也有这样的这种说法。

那这样一来的话,有些利根者刚开始的时候中观的这种见解直接通达,大多数来讲先破“有”,然后破“无”,然后“有无二者”,然后“非有无二者”,这样的四种边,次第次第地破。这样以后,逐渐我们真正对中观的教义,或者说所谓的中观的教义,就是我们前两天讲的一样的(上师念藏文)。昨天也是讲的嘛,“若有执为常,若无执为断,是故于有无,智者不应住。”龙猛菩萨讲的一样的,真正的中观也不堕于“有”,也不堕于“无”,就到这个中间,那有没有一个真正的中间?实际上也是没有的。真正的所谓的中间也是除了一个假相,连名言当中也是不存在的。这样的道理我们并不光是文字上说,或者是用分别念去想,自己在观察的过程当中,最后真正是“哦,胜义谛的教义原来就是这样的,就像是哑巴吃糖一样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自己内心当中完全明白,虽然它并不是无观察的一种境界直接呈现出来的,但是通过观察以后,就像我们《中观庄严论》当中分析的,我们每一次学习《中观庄严论》、《中观根本慧论》的时候,最后真的是所有的不管是讲者也好、听者也好,都好像是入于中观的境界当中,会有这样的。但凡夫人的话,这种境界过了一段时间,有时候是遇到一些外境的时候就很容易消失,这一点也是有点可惜。

所以,我们建议应该要有终身学习的这种精神,不要“啊,我这个中观看完了就已经可以了,我这个因明看完了已经可以了……”我们以前在世间的学校里面,“毕业就已经可以了,从此之后再也不用看书”,其实这种说法,对于我们长期求学者来讲,并不是很好的一种做法。所以,我们在这里也是要讲到的,就是次第地学习二谛。二谛是佛法的甚深意义,但这种二谛一定要次第地学习。

那我刚才说了半天,所谓的胜义谛和世俗谛到底是什么样呢?印藏大德们的观点有所不同,但实际上非常明确的一种概念的话,就是我们经常也是学到的(上师念藏文),《入行论》里面讲的:“胜义非心境,许心是世俗。”我们经常也是讲过的,其实胜义谛不是我们分别念、心和心所的对境。所谓的胜义谛是什么呢?就是远离一切分别念的佛陀的尽所有智和如所有智的对境,也就是说智慧的这个对境就叫胜义谛。

当然胜义谛我们在名言当中,可以把所取作为是法界,能取作为是智慧,最后我们取境的时候,以智慧来缘所谓的法界。但在真正的真实义当中,所取和能取都不可能存在的,因为佛陀的境界都远离了能取所取,包括我们在入定的过程当中,所有的能所缘取都已经没有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就叫做所谓的胜义谛,就是无分别的智慧的对境叫胜义谛;所谓的世俗谛,我们世间人的心和心所,分别念的对境,就是我们人也好,以及其他所有的众生的有分别心的对境可以叫做世俗谛。所以胜义谛和世俗谛不包括的万法是没有的,这是一种安立方法。

还有一种安立方法,就像月称论师在《入中论》当中(上师念藏文),“由于诸法见真妄,故得诸法二种体”, 因为诸法当中有真的和妄的两种,所以我们得到的时候一个是真的体系,还有一个是假的体系。“说见真境即真谛,所见虚妄名俗谛”,所以我们见到的真谛叫做是胜义谛。我刚才讲了,如果海螺是白色的话,我们第一时间就直接看到这个白色的话,这叫做是见到了胜义谛;第一时间我们刚开始看到的是假的,然后慢慢慢慢见到了它的真相,这个假的虚妄的部分,就叫世俗谛。

所以,我们现在是什么样呢?我们现在在座的人可能除了极个别的真正的开悟者以外,大家都享受的这个世俗生活实际上是假的,但是这样的假的吸引力还是很强。不管是我们世俗当中的大的假相也好,或者世俗当中一些小范围的假相,我们明明知道它是假的,但是我们的相续当中有一个根深蒂固的习气,这种根深蒂固的习气,实际上很容易吸引着我们。

比如说现在很多人特别喜欢看电视、电影啊这些,尤其是现在网络时代,有些年轻人明明知道,比如说21集的某个电视剧,他明明知道这里面是假的,你看我们手机那么小小的一个东西里面,哪儿有所有的这些故事和人物?但是你在整个追剧的过程当中,明明也是假的,可是你的心一直把它当作真的,这是我们现有的这种生活。

我们心里的对境有很多的,包括我们的眼根和我们的耳根等等,六根所得到的这些境,虽然我们正在享用的是假的,可是因为我们的习气太重,就把它当成真的。这叫做什么?在我们世俗当中的话,就是倒世俗。在世俗当中的也是有真有假的。一般倒世俗的话,比如我们眼睛面前显现的毛发也好,或是眼前显现两个月亮,天空当中两个月亮不可能的,当你眼睛这样一捏的时候,好像两个月轮就出现了,或者你这样眼睛一捏的时候,你前面的一个人马上变成两个人。这在名言当中也是不可能存在的,我们还是认为当时有了这样的因缘的时候,你的这种执著没办法退去,没办法退去。

同样的道理,我们现在对眼睛在感官面前本来并不是立体的,并不是三维的,并不是有种多样的东西,可是它有一种外缘显现的时候,我们看到的确确实实是真实的东西。我给大家简单地展示一下,我们的眼识被迷惑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播放视频)其实这些不是立体的,但我们怎么看也是它确实里面有五颜六色的,现在可以看得出来。其实这个还很长的,但是我想简单地表示一下就可以。在这里面,我们现在科学家是什么样呢?大家都知道,科学家好多都是对我们眼睛所看到,耳朵所听到的这些在进行分析,在进行分析的时候他们都对意识研究得不是很透彻。所以他们西方人经常有一种说法叫做什么呢?就像一个屋子里面有一头大象,但是你根本不闻不问,所有的人过来过去的时候明明看到它,每次都看到它,但是视而不见,没有看到一样的。

所以当科学家他们每天都在研究我们的意识,研究我们的整个大脑,包括听到的声音、看到的这些事物的时候,他每次都是接触到这个意识,但是接触到意识的时候,实际上任何科学的仪器现在对心识都很难测出来,在科学的所有这些研究书当中,对意识的真正的剖析几乎都是一个空白。这样的原因,就像他们有个很好的比喻:这个大象经常遇到,但是大家都没有办法理它,就是这样的。

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听到的声音,尤其是我们看到很多的这些法,在佛教当中,在众生自相续当中有一种业力,业力是什么呢?我们显现当中,对我们人类而言,这是五颜六色的,这是好人,这是坏人,这是甜的,这是苦的,这是酸的,这是辣的,等等,有很多很多的比较固定性的东西,但实际上我们意识这样认为的、眼睛这样看到的,是不是正确呢?实际上是不正确的。不正确的这部分就叫做世俗谛。所谓的世俗谛,刚才我们看到的,原来好像是一个立体的东西,但结果不是,当时我们的眼识已经出现错乱了。

同样的道理,我们看到的五颜六色的这些法,动物里面,包括狗看到的是黑白的、灰色的;然后牦牛看到的时候是黄颜色的……我们整个动物界当中,相当一部分,它们的眼识当中根本没有区分色法的能力,在这个时候每一个众生眼识得到的结果完全不同。现在很多科学家认为是它们的脑细胞、脑神经有不同的反应的原因,所以这样出现的。实际上根本不是,应该说是跟我们的心识有关系。可是很多科学家是怎么讲的呢?他们觉得是我们的脑神经,还有它里面所有的这些神经元起到的作用。

本来这个是无情法,我们的心识它是有明清的东西。我们刚才看到的五颜六色的这个东西,是我们的大脑看到的还是我们的心识看到的?如果按照科学家的一些解释:哦,因为大脑是一种不同的器官,它产生了不同的反应,然后我们的大脑跟眼睛发生一个关系,这个时候接受外面的境而得到的结果。虽然这个结果是不正确的,但是其实我们的大脑细胞跟眼根、眼识,所谓的眼识如果没有加入,我们的心识没有加入的话,那这里的区分,包括它的判断、分析,这些都没办法的。

所以,一般动物界的众生跟我们人类之间有怎么样的差别呢?《定解宝灯论》里面讲的境界量的差别——就是地狱、饿鬼、旁生,旁生跟我们人类之间的差别。我们人类当中也有不同的价值观。我看到以前法国的一个思想家卢梭说过,我们人,10岁的时候被饼干诱惑,20岁的时候被恋人亲人诱惑,30岁的时候被安乐诱惑,40岁的时候被野心诱惑,到50岁的时候被贪婪诱惑。确实同样的一个人,根据成长的年龄不同,在他眼前的每个价值观都是不相同的。

确实我们很多人也可以感受到,自己一生当中是什么样的。我们可能十几岁的时候,糖啊饼干啊,那个时候可能西方人喜欢吃饼干吧,我看到一般西方人都比较喜欢喝咖啡,吃饼干,十几岁的时候,可能其他在他眼里不是很重要的;到了20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情感的执著非常严重;到了30岁的时候,人们可能迷醉在快乐的生活当中,追求的主要目的也是建立了家庭以后享受幸福的生活,如何如何,他在这方面想;到了40岁的时候,可能很多人的野心那个时候就开始出现了,所以我们有时候看很多犯罪的人,一般四五十岁都是比较严重的;然后到了50岁的时候,可能其他的,他以前的吃饼干也好,感情也好,很多可能不是特别重视,那个时候,对他的未来啊,事业啊,各方面都有一些贪婪心。

但是我们每一次的诱惑是不是正确的?其实不正确。我们在一个世俗的虚幻的世界当中,所有的众生都同样地做一个梦。什么叫世俗谛?我们叫“更卓”(上师念藏文),“更”是一切的意思,“卓”是虚假的意思。刚才也讲了,见到真谛的叫做是胜义谛;见到假相的,见到妄相的,月称论师说这叫做世俗谛。所以,为什么是“更卓”?为什么一切是假的呢?我们所有的人做的同样的梦,本来不是常有的东西我们认为是常有的,本来是无常的东西我们认为是常有,就是常乐我净的这样的四种颠倒,让我们产生同样的价值观,对吧?这样的价值观跟我们的业力有关系,跟我们的做梦的因有关系。

但正在做梦的时候,我们一旦醒过来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这是一场梦。有些人正在做梦的时候自己也明明知道,但是因为前面的习气的引力,它的一种力量,我们没办法走回去,就没办法的。我们明明看到西游记的连续片不想看下去,但是有一种力量,不行。我们这里有些发心人员,我们这里还好一点,但有些发心人员,哪怕晚上睡觉的时候,旁边的寝室里面不太方便的话,把被子捂住,然后拿到手上在被子里面看。现在很多学校里面也是这样的,他实在是没办法,诱惑力太强了,就是这样的。这种人明明你自己也知道是假的,可是你有这样的做梦的力量。

那我们现在最关键的是什么呢?刚才我也讲了,我们很多人可能把世俗谛全部推翻了以后再到达胜义谛的一个非常清净的地方,其实不是这样的。一旦我们真正认识了这个本体的话,我们现在的当前,心的本体当前认识它,它就是空性的,它就是不存在。所谓的胜义谛刚才也不是讲了吗?就是见到了这个真理的话叫做胜义谛。什么叫做胜义谛呢?(上师念藏文)“顿丹巴”、“顿旦比丹巴”,意思是什么呢?就是殊胜的意义,任何智慧都没办法看破的这样一种意义就叫做什么呢?就是谛。所谓的谛,是真实的、不虚的、千真万确的,这叫做是谛。

我们世俗当中也有一个谛,在世俗人、在世俗面前,所有的万事万物的这些虚假的东西,对我们正在做梦的这一群凡夫众生来讲是千真万确的,这个对他来讲没有一点不正确的。我们如果说现在显现的这些都是假的话,那世间的75亿人大多数都会哈哈大笑,觉得哪有假的?“我们正在做生意,正在做有意义的事情,要追求我的成功,谁说是假的?如果说是假的话,那这个人太愚痴了!”他们会这样想的。实际上我们用真正的道理来讲的话,万法都是空性的教义一定要明白。

但光是我们片面地找到一个空性,现在包括一些西方的个别佛教徒,已经学了很多很多年,可是基本的佛教的二谛到目前为止也不会分析。有时候好像在真实义当中把它真正当做是实有的,这样以后,比如说我们修法也好,做什么事情,觉得这是真实的存在,应该是真实的存在,即使不存在的话它也是一种象征,它是一种表示法……有很多很多跟真正的世间的真理不太相合的,跟自己的分别念非常相合的,用这种方法来开始建造他的宫殿,这是特别稀有的。我们现在世界上的很多众生,真的并不是依靠逻辑和依靠智慧来进行推断,很多人凭自己无始以来的无明习气所串习的能取所取,这样的一种驱动下,然后自己安立自己的这种宫殿,而且自己认为这是千真万确的。

其实有些地方现在东西方分析的时候,我感觉个别的东方学者比较具有公正性,他在理论当中观察观察最后实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他还是认为:“噢,我们科学的有些道理也正在推测当中,可能走不通,还是依靠一些宗教的,甚至佛教的最甚深的这些智慧进行推断。”他们有些人是这样的。但有些人,确实是自己的见解非常根深蒂固,任何时候他都没有想接受别的宗教和别的思想的信念,即使做错,一百年最后也不会返路的,这在见解当中是比较可怕的。

所以我们要劝大家学中观,如果各方面自己因缘具足的话,要学《入中论》,学《入中论》的话也有很多的讲义和注释,主要讲破四边因,就是破自生、他生、共生和无因生,这个非常好的。如果学《中观四百论》的话,我自己的印象当中,《中观四百论》最尖锐的观察方法就是破三世,破未来、过去、现在,这个理路非常锐利,非常的好,还有破我们的常、乐、我、净四种颠倒。因为《中观四百论》前面讲世俗谛,后面八品主要讲胜义谛,这方面也是非常有意义的。如果学《中观根本慧论》的话,里面讲了缘起空性,大空性的理论讲得非常的殊胜。

今天我们给大家介绍的《中观庄严论》,《中观庄严论》当中主要以离一多因(上师念藏文偈颂),非常有力量的一种推理方法,“自他所说法,此等真实中,离一及多故,无性如影像”,这个方式来观察。当然,这个麦彭仁波切在前面解释的时候非常的细致,如果没有因明的基础的话,稍微难懂一点。

但我建议,希望我们学习中观的时候你一个道理不懂不要害怕,这不是看小说,如果看一个长篇小说的话,可能你一看基本上就可以进入里面了。因为写小说的很多人带着我们的习气和烦恼来写的,我们有什么方面的烦恼和什么方面的语言,他经常用在里面。但是中观跟我们的分别念完全相反的,用一种智慧的语言来跟你讲,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没办法进入。前辈圣者们确实是用这种智慧的方式来抉择的空性,所以,我们刚开始看的时候,可能里面的有些思想比较复杂。

刚才讲到我们学习中观的时候,首先,我们藏地学中观的时候,就是《根本慧论》和《入中论》,还有《四百论》。这四部论一定要去学,如果精通了这四部论以后,尤其按照宁玛巴的麦彭仁波切的传承弟子的话,学习《中观庄严论释》。因为《中观庄严论释》,我们藏地很多佛学院都在学习。

我前两天也讲了,我们这里培养法师的话,以前我基本上都听过他们《中观庄严论》的讲考,因为我当时时间可能还比较多一点,当时我感觉我们这里的法师们讲的中观还比较不错的。当时我心里很想我们学会的人,包括我们学院当中所有的班级一定要打好中观的基础。后来有些班还是很认真地学了中观,有些班可能因为种种原因,也并没有把中观的道理学得特别地满意,我觉得可能是教材等各方面的原因。

不管怎么样,从我们外面的佛教徒的形势来看,讲一点简单的因果,或者讲一点简单的开示,很多人来听,也愿意学习,但是讲到中观和甚深的一些密法的时候……甚深的密法呢,只不过有些人没有修完加行,不然的话大家都特别喜欢听,不知道什么原因。然后学到中观,跟其他的论典相比较起来稍微有兴趣,但是并没有像密法那样,特别的感兴趣。

我今天要想说什么呢?我们作为佛教徒,尤其是大乘佛教徒,我们学得不要太简单了。有些是很年轻的,前两天我们不是已经讲了法显的精神,现在很多六七十岁的人都自认为非常年轻。如果你要年轻,光是你自己认为“我很年轻”没有什么用的,一定要闻思比较深一点的佛法,不要就喜欢看一些什么故事、传记以及公案之类的,这些我们大家都看得懂、听得懂,大家都喜欢。但实际上,在关键的时候,我们没有打好中观空性的见解的基础。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见解的话,可能在生活当中和修行当中遇到一些违缘的时候,我们会随风飘荡,确实是这样的。

所以我们现在学习的时候,有些是有组织学习的,有些虽然没有组织的,但是你自学的话,我希望大家一定要对中观的思想比较长期地去了解、去学习。刚开始最好是听一些课,如果没有听课的话,我看我们有些人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课,光是自己看呢,不一定……以前我讲的《中观庄严论》有128堂课吧,《中论》这些都讲过,不过可能当时没有很好地备课,只是简单的讲。因为那个时候我们人也比较少,大概两三百个人,两三百个人的话在我们的看法当中不是特别的重视;现在毕竟是人比较多的时候,可能讲得比较正式一点。但大的方面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错误,毕竟学习这样的空性法门这么多年了,自己至少也是有这方面的一些基础。

我们一旦真正有了这个智慧的话,那么不容易被其他世俗的任何见解退转、诱惑,就像月称论师最后在《入中论》当中所说的,得到非常清静的生活,清静的智慧。这种清静的智慧,是不可动摇的,我们世俗的见解不可能对它有任何的损害 。(上师念藏文)这个词句是比较长的,藏文里面《入中论》当中这样的,“如有翳眼所缘事,不能害于无翳识”,就是有眼翳的人不可能害没有眼翳的人。“如是诸离净智识,非能害于无垢慧”,是吧?同样的道理,有垢染的这些凡夫人的知识,不可能害什么呢?害我们真正通达中观的二谛无二无别的这种清静的智慧。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唱道歌,我们可以跳金刚舞,我们那个时候不管到哪里去,即使住在监狱里面,你的生活也是快乐的。

我今天听到我们有一个发心人员,她发心扫厕所已经四五年了吧?大概这么长的时间,但是心很开心的。平时我们在闻思的过程当中也是。其实人的心态,有时候我们心比较清静的话,为僧众也好,为众生做一些事情的话,我们不会有疲厌心的。就像无垢光尊者愿文当中说:愿我生生世世为众生做事情,心不要有疲厌心!尤其我们对空性这方面的见解比较坚固,那么利益众生的心就比较坚定。

我们每个人可能业力不同,身为阿罗汉都有时候受余业,佛陀也在显现上成佛以后还要受前世的报应,也有这样的,这是显现上的。但是我们对中观和对空性有所认识的时候,也许在生活当中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从个人来讲,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一定很顺利,但你因为三宝的加持,你因为有了上师们的恩德,有这个方面见解的话,你跟其他人是完全不同的。可能世间当中有些是有权力的,有财富的,有些有非常好的一些才华,相貌也好,即使你一切都没拥有,但是,你心应该像获得王位一样一切都拥有,有这个可能性。

所以,我希望很多人学习中观,虽然你证悟的是空性,但是证悟空性的时候,你们看《中观庄严论》最后几个颂词:当你真的证悟空性见解的时候,对众生自然而然生起悲心。可能我们佛教徒有时会这样的,你懂得了一切万事万物都是世俗的、假的,不是真实的东西,但是我们这么多的众生一直在漂,一直在执著为实有,我也很可怜,他们也是很可怜,不过我稍微有所了解,不是完全没有了解。

所以我们每次在看到世间上特别成功的人的时候,实际就像以前持明无畏洲说的一样的,我们并不羡慕,确实世间当中没有值得羡慕的。羡慕的是已经获得生死自在的,获得无上、无碍地、智慧地、任运自成地利益无量边众生,这样的人的丰功伟绩我们还是非常羡慕、随喜和欢喜赞叹的,而对其他世间福报,我们很赞叹,也很开心,但是,并不是我们所追求的。

我们今天讲到中观二谛,我也没来得及特别给大家做些什么很特别很甚深的开示。但是甚深的开示,可能我们会讲些专业的词,又害怕大家……我们刚开始来的时候,对二谛一定要精通,所以我们背的教证最多的是二谛方面的,看的书最多的是中观方面的。然后过了以后因明,过了以后俱舍呀、戒律呀,然后密法,密法也看得比较多。五部大论当中,我个人而言基本上没有浪费时间,好像在每一个上面都花过一定时间,正因为这样,如今也是跟很多道友结上善缘,可能自己似懂非懂地稍微会讲一点。

但不管怎么样,这都不是很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每一个人真的要懂得世俗是假的,但假的真相是真的,这种真的,希望大家早日真正悟到。这样的话,就像我们《中观庄严论》的后面说,我们乘着二谛妙理的车,手里紧握着二理的辔索,然后前往菩提道,意思就是说,这就是名符其实的真正的大乘行者。我们很希望每个人都骑着二谛的骏马,手里拿着胜义谛和世俗谛的这种智慧的绳索,骑着这样的马,然后在白云下面马儿跑……光单独马儿跑不行的,还是骑着马儿跑可能好一点,对吧?不然的话,光马儿跑的话,你也跟不上,没有用的。这样的话可能应该还是很有意义的,我们就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大乘学者。否则的话,我们对二理什么都不懂,然后自称是大乘修行人的话,可能比较可笑的,不是真实的大乘行者。

因此从现在开始,我也希望,当然这不是强迫的,但是我们2019年的时候给大家布置一个深一点的任务是什么呢?就是大家要看看《中观庄严论》,自己学一下。我们这里这么多班的人都在学习,你们很多外面的人确实有些时候好像看书的人不多。像西方人,每个人不管坐飞机,坐火车,到医院的时候都拿一本书,一直是看书,特别特别喜欢看书的。可是我们很多人就上网,看一些无聊的影片,除此之外,没有习惯经常学习这方面的法。

希望大家以后都热爱学习。一个群体需要做各方面的工作,这是肯定的,像我们学院各个部门都要做一些自己应做的事情;但是团体一定要是爱学习的团体,不要全部都是除了自己的时间观念以外,什么学习气氛都没有,我觉得这个团体好像没有活力,没有灵魂。所以,我们相关的各个部门,学会这边的负责人,希望你们要做爱学习的人。你当管家也好,当辅导员也好,当负责人也好,你要爱学习,这样才对。我们这里各个部门也是自己要爱学习。如果一个部门负责人爱学习,所有的人都有学习的气氛;如果主要的负责人学习一点兴趣都没有,整天就是讲吃喝玩乐,这样的话,那这个群体可以说名存实亡了。

作为佛教徒,一方面我们懂得世间的知识,刚才讲的名言谛,但更重要的佛教胜义谛,要达到这样的话,平时要爱学习。这方面的话,我自己不敢说我特别爱学习,但是从来没有放弃过,不管是怎么样,以前放牦牛的时候也是经常学的,我很后悔那个时候没有学多种语言,否则可能现在不是那么困难。我可以让所有翻译的人全部下课,我自己学五六种语言,但是没办法的。小的时候确实没有学习,没有这个环境。但我希望我们很多人,我那天看法显70多岁的时候学外语,触动很大的,我希望大家,我们的老菩萨们,从70岁开始学外语,这是给大家的一个希望吧,其他应该没有什么。

我们今天可能时间稍微长了一些,但是也没事,这是我今年最后的一个公开课。2018年我也很开心讲了很多法。我也特别开心,我们不管是在空中的道友也好,在地上的道友好,所有的人,我们都依靠一种因缘完成了很多的课程。

也特别感谢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还有所有对我们每个课堂创造各方面的因缘和善缘的这些道友,人与非人也好,对所有的这些众生特别特别感恩。

我希望明年如果各方面的因缘具足的话,讲弥勒五论当中的有些论典,还有可能讲到其他的法。但是偶尔的开示你们来的人稍微多一点,长期的这种开示很多人都不是特别喜欢来,这个有点遗憾。我希望佛教徒只要有时间的话,现在很方便的,你们应该不需要越过千山万水,然后到藏地、印度、汉地……很多方面如果有这个因缘的话,大家好好地爱学习。然后我们冬天放假也好,冬天休息也好,任何时候大家不要放弃修行、学习,这些是我们人生当中最有意义的。

其他我今天就不啰嗦了,非常感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