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助学之旅随记3 2007.3.20

3月20日

 

早上8:30我们从康定出发,去木雅祖庆学校。这所学校是当地一位有名的扎西多杰活佛创办的寄宿制学校。这所学校坐落在塔公乡的一个山谷里。学校周围5公里没有人烟,也没有正规公路。我们的汽车沿着牧民自己修筑的山路颠簸了将近3个小时,才看到在这光秃秃的群山中间有几排简易房和一个大帐篷——这就是木雅祖庆学校。

车还没靠近,就看见学校师生已排成两队夹道欢迎。到达后我们在一位年青女校长和几个老师的陪同下参观了整个校舍,并热情向我们介绍他们的教学情况。

他们先领我们走进大帐逢,这个大帐逢是老师的集体办公室、里面还有图书架、工具架,还有几张床(大概是值班老师的卧室)。真是一个多功能大帐篷!我们在老师办公桌边坐下后,听这位精干、健谈的女校长介绍学校情况。这所学校有51名老师,600多名学生,学生均是本地区牧民子弟,共设12个教学班。全校师生在这僻静的学校里共同学习、生活。因为牧区地广人稀,许多游牧民居无定所,孩子们不可能走读,只能实行寄读制,所以他们只能像部队一样在这里驻营扎寨。学校实行封闭式教育,教育内容完全根据国家九年义务教育课本内容,有藏文、汉文双语教育等等。

我们又参观了教室。教室是两排简易房。这两排长长的简易房是用轻钢结构,彩钢板包封顶的。教室的桌椅、黑板也极其简陋,但是很整齐。教室的前面飘扬着一竿高高的五星红旗。后边是连绵巍峨的雪山,在蓝蓝的天空下耸入云霄,皎洁挺拔;前面是广阔的坦坡。我站在操场上远眺四周,想起清朝的一句诗:“最高峰头纵远览,龙旗百丈迎风飐”。这真是一处可高瞻远瞩的风水宝地!

教室前边是同样结构简易的厨房和寝室,一个寝室5张上下铺床,住20个孩子,俩人一床。寝室里学生的毛巾、牙杯、书包、被子都摆放得非常整齐,连鞋都工整地排在教室门口,真像部队一样。我们到宿舍参观时,孩子们正在吃饭,他们都整齐地坐在自己床前的地上用餐,中间有两个大桶,一桶菜、一桶饭,由一个老师给他们打饭菜。孩子们见我们进来参观,都很有礼貌地向我们敬礼。一双双炯炯发亮的大眼睛目不交睫地看着我们,一张张纯真笑脸让我们忘记了城市里的喧嚣。我兴致勃勃地把一个一个寝室都拍了下来。每个寝室都是如此的整洁,如此的有序。外面是很大的自然操场,没有一点水泥地,但也看不到一点垃圾、纸屑。可见这封闭式的教育模式还是非常有效的。老师介绍说,这些孩子的学习成绩都很好,优于普通学校的平均水平,特别是他们的生活习惯,与刚入学时相比有很大改善。这些牧民的孩子在家里没有任何集体、公益教育,没有任何娱乐活动,也没有电视看,平时接触的就是家人、牛羊,抬头只有蓝天,低头只是草地。而在这里的生活、学习方式使他们养成了很多集体生活的好习惯。堪布也不时的吩咐圆见师把他们教室、寝室的大小面积一一计量下来,把他们的课桌、床和食堂大小比例尺寸也记录下来,以备参考。

接着我们就在大帐篷里用餐,老师们也在大帐篷里排队打菜用餐。看来这个大帐篷还是他们的客厅和教师餐厅。用餐时我好奇地问老师:“你们的作息时间是怎样安排的?”校长马上拿来一张作息时间给我看看。

 

LoveTour02.jpg

   

早上6:00 起床、洗漱

6:30 早读

7:30 学生早餐

8:00 老师早餐

8:30—12:00 四堂课

下午三堂课

21:30 学生入寝

23:00 老师入寝

 

校长还介绍这里学生都是封闭式集体生活学习,我们所有的老师也是如此,从6:00—23:00集体办公、备课。晚上老师就如学生家长,要关心他们的作业、生活和身体健康等。在这封闭式的山沟里,很少与外界人士联系。食堂的菜每星期到康定买一次。

餐后,堪布还为全校老师作开示。

我们离开时,全校师生都围着我们的车,依依不舍地为我们送行。在我们车开出几百米时,他们还在那里向我们挥手告别。看到他们这么热情,我不禁让丹曾师停车,远远地拍了几张照片。

一路上我的脑海里好像一直回响着那些孩子天真灿烂的欢呼声。我不禁感概:如果没有活佛建造这所牧民学校,这些孩子们可能都还在各奔山头,与牦牛为伴,不可能有这样的读书机会。在这里,虽然他们远离城市,但他们是那么的快乐,虽然他们远离父母,但他们的生活环境是那么的温暖。我真不知道是城市的学习环境好,还是这种纯天然的学习环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