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莲花——一条流浪狗的生死救助 2012.6.22

 ——一条流浪狗的生死救助记

 

20120622143320_nq34

 

如果说生命对于众生来说最为重要,那么这短暂而又漫长的一生又一世,到底要怎样超越呢?我们曾一度在生命的困惑中迷茫,在所谓勇敢地活与勇敢地死中挣扎。每天都在大乘经典中誓愿坚贞,却没有勇气坚持利益身边的有情,放不下自我,又渴望着解脱!常常倍感疲备!

望着那辽阔而又奔腾不息的松花江水,无力的我们不停地转动着玛尼经轮,喃喃地唱着那六字的真言,想到大恩上师索达吉仁波切化身俱胝,度众念切,而自己却在红尘中一手拽着世间的安乐,一手希求着菩萨的救护与生命的解脱,内心充满了惭愧与感恩……

有幸获得了人身的我们,都是这样的痛苦,而处于恶趣中的老母有情们,又该是怎样地内心挣扎?他们又能呼唤谁?依靠谁?

2010年8月1日我和圆趣师兄从道场共修回来,在走进小区时,映入我们眼前的是一条可怜的小狗,它的身体缩成一团,躺在路中央,浑身散发着极其难忍的恶臭,头部,背部只有星星点点纠结的毛发,皮肤上处处癞疮,几乎没有好的地方,红色的血肉模糊着它的双眼,看不清脸庞,它是不是已经死去了?我们都不忍心再看它,太可怜了!听说它已趴在那里将近一天了,夏日的炎热,它是怎样忍受的?过路的人或许会以为它已死去,甚至看不到它微弱的呼吸。我们不断地为它念着佛号,希望能以恩师所造的《生死救度》来助它往生。当我们的手碰到它的时候,它居然站了起来,惊恐地看着我们,没想到一条病入膏肓的小狗却还要努力地自我保护着!

这时,走来一位阿姨,她悲心切切,希望我们可以救它。她说:“小狗会治好的,”她说:“我没有宗教信仰,但是我相信观世音菩萨!”

在我们抱它去宠物医院时,它对我们很防备。我们只好用我们的语言跟它交流,告诉它我们想要救它,终于它似懂非懂地不再挣扎,很温顺地配合,其实它的内心与我们人类没有分别,它就是个小孩子!在去医院的三轮车上,它主动把小脑袋依偎在我的腿边,我的内心震撼,这样地寻求依,何尝不是我内心的呼唤呢?山穷水尽的时候,这是唯一的依怙!有幸的是,我们遇见了上师三宝,而它,甚至不会念一句六字的真言,喇嘛钦!善良的圆趣泪眼湿润,不停地呼唤着观世音菩萨,三轮车司机听到这熟悉的音声,慈悲地没有收取车费,她说“我也刚刚皈依佛教,我的上师也在四川,你们是在做善事……”喇嘛钦!感恩!

医生说小狗是得了真菌和螨虫混合感染,拒绝给它洗澡,也拒绝收留它,因为它的病太严重了,全身都在溃烂。在给小狗打针的时候,圆趣请求医生轻一些,她很担心那伤痕累累的身体再受到一点点的疼痛,可是小狗显现给我们的却是很坚强,没有挣扎,没有叫喊,只是默默地听从安排。它那无助的眼神中,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我在想,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会怎样?是否会和它一样坚强?求生的欲望让它有了更大的勇气,也让我们有了继续救它的信心。

感恩上师三宝的加持,我俩兜里的钱,刚刚好好够给它看病,买笼子,买食物。至少今夜它不会再流浪。回到家里,阵阵的恶臭不断袭来,它的身上处处是病菌,会不会传染我们?要不要买副手套再接触它?自私自利的心念不断地现起,就在此时大恩上师索达吉仁波切的法语及时出现在脑海中,他老人家常说:“在我们轮回的生生世世中,所有的众生都曾做过我们的父母,为了给我们好吃好穿,他们造了无数的恶业,以致于现在还在感受苦果……”我们的心猛颤了一下,喇嘛钦!我们不再顾及病菌,为它擦拭了身体,剪掉了纠结的毛发。看到它吃了很多食物。我们欣慰!给它取了个吉祥的名字——“美萨”。萨代表着光明,希望它的内心纯善美好,未来趋向光明!

夜里,美萨在阳台上痛苦地哀嚎着,它很害怕。除非开着灯,陪着它,否则它就会哭喊。天刚刚要亮的时候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安稳地去睡了,可当我醒来时,又被吓了一跳,美萨就站在我的床边,它脆弱的内心为了自由与渴望救护,不顾身体的虚弱,强大的心力让它可以把笼子咬开,我的内心伤感!为自己没有精心照顾它而感到惭愧,也为它强大的心力与寻求被救护的渴望而感到震撼!

新的一天开始了,新的问题也随之出现了,我们白天上班没有人来照顾它。感恩上师三宝的加持,圆趣师兄请了假过来陪伴美萨,在听我讲到美萨的事情后,慈悲的小卓师兄与毅师兄、航师兄也于中午时分,请假来到我家里,当看到美萨时,他们久久凝噎无语,我知道他们那柔软的心正在感受着美萨的痛苦,他们为美萨念佛加持并决定和我们一起来帮助美萨,毅师兄很坚定地说只要多行持善法回向给它,一定会出现奇迹的。

鉴于美萨目前的情况。毅师兄建议去他认识的一家宠物医院再试试。去之前,我们五个人站在佛像前共同祈祷上师三宝的护佑,希望会有好的缘起,不要再次被拒绝。希望美萨可以恢复健康!

几天后,圆趣对我说,当她看到美萨痛苦的样子时,觉得自他都很可怜,很无助,想到在这个世上我们唯一的怙主只有上师三宝,别无其他。在祈祷时她感觉到了法王老人家的画像在发光!(当时她是在哭着祈祷法王老人家……)

这个叫“小可爱宠物医院”的医生非常善良,他从没有碰到病得如此严重的小狗,也没有把握能治好,即便能治好,最少也要两三个月,但他还是非常愿意试一下,并且主动收留美萨在那里住院,精心地照顾它,没有一点的嫌弃。喇嘛钦!这一定是上师三宝的加持!我们的心是多么的没有把握他能收留美萨!除了这里,再也没有更适合它容身的地方了……得知美萨是我们捡来的,而我们又在凑钱给它治病,医生为我们免去了很多费用,药品价格也只是收取成本价。非常感恩他!

 

20120622143420_u1z0

这是刚送去治疗5天洗药浴后的照片!

20120622143446_xyzo

这张是善良的兽医在给狗狗洗药浴!

20120622143540_mxbu

 

佛陀曾说,一切众生都曾做过我们的父母,佛陀是实语者,我们救护的不是别人,喇嘛千诺!

看着它的背影。我很心酸,如果我们处在这样的境遇时,我们的内心会是怎样?将心比心,喇嘛钦!

当你用心行持善法的时候,当你真心为众生的痛苦而祈祷的时候,上师三宝,真的会满足我们的愿望!短短几周时间内,我们凑到了2893元,这些钱,有些来自未见过面的网络上的师兄,有些来自放生时只见过一面的师兄,还有些来自身边的佛友们。

感恩上师三宝,感恩每一位发心的师兄,是你们的一份份爱撑起了美萨的天。感恩卓、毅、航三位师兄,他们大量的诵经,行善法,求观世音菩萨赐大悲水。所有功德回向给美萨,利用放生的机会,拿着美萨的照片,向陌生的道友们一个个去讲解美萨的病情,看着这些道友们纷纷慷慨相助,说不尽地感激!每个周六道友毅和航都会与医生沟通,给美萨制定最新治疗方案。小卓师兄也把随喜人的名单、金额、治疗的药物及价格全部清晰无误的地记录给大家。

美萨的病情牵动着道友们的心,他们也想去诊所安慰一下这个弱小的生命,于是周末我们一起去看望了美萨。那一天去了很多人,有个师兄带着她的女儿,当她们听到美萨缺钙时,小女孩拉着妈妈要去给它买牛奶,此情此景怎能让人不感动?人间处处有真情!还有个道友看到美萨,便想起了自家小区里那个身患重病的流浪狗至今还被病痛折磨着,讲到这里,师兄的神色暗淡,又一个老母有情啊!在师兄们的努力下,这条小狗也来到医院获得了救治!

有些善法,一个人,或许没有能力成办。但凭借着我们对于上师三宝的信心,凭借着我们自身的用心,专心去做一件事,也会出现奇迹!上师三宝的力量像一座山,让我们依靠,我们每个人又像那一棵棵小树,尽管单薄,但只要我们自身团结和合,借助这座山我们也可以成办自己的森林。上师三宝给我们提供成长的环境,我们要做的只是相信,坚守,精进!你会越来越茁壮!

在遇见美萨几天后,道友圆趣,做了个很殊胜的梦,梦见美萨全身金黄色的毛发,冲着她在笑……

 

20120622143619_kebr

这是治疗11天时的样子,惊喜,感动!

20120622143647_lkl0

 

治好它的病,至少要2个月,现在才25天,它已恢复得很好,就连医生都觉得是奇迹。感恩上师三宝的加持!

看着它业报慢慢消除,福报渐渐现前。大家兴奋无比。师兄们怕它再次流浪或被杀掉,坚持为它寻找最佳的收养处。这样的地方在城市里很难找到,就在我们四处寻找而没有头绪时,无常现前,美萨又被染上了狗瘟,这个病相当于人类的癌症。医生说治疗要花七八千元,但死亡的机率还是非常大。这个致命的消息让我们手无足措。正如上师所言,我们不知道是明天先来,还是无常先来?现在它得了狗瘟,更没有人会收留它,我们因为家人关系,也无法收留它。而医院也因为它的存在,一个多星期不敢再收留其他小狗。

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您可知道我们心里多么的难过与无奈,是让它走向解脱,还是生命的重现?大家把希望全寄托给您老人家了!        

得了瘟病后它只是喝微量的水,吃很少的食物。喇嘛钦,可怜的美萨,在你的身上,我们体会的何止是无常?整个过程,完全就是一个心的磨练,处处考验我们是否尽心尽力,处处逼迫我们走入绝境。善始善终,这是我们目前唯一要做的,帮助你获得永恒的解脱,我们会尽心尽力,喇嘛钦!

正当我们焦头烂额时,师兄帮忙联系到了一位来自德格的堪布。堪布之前见过美萨的照片,慈悲的堪布连连说“可怜可怜”,堪布曾先后两次加持过它,还送它甘露水,并特意嘱咐我们甘露水一部分要洒在它的身上,一部分要让它喝下去,这将会对它生生世世有很大的利益。

即将从医院带走美萨的时候,来了一条同样得了狗瘟的小白狗,主人见已无法救治要舍弃,我们带着这两条小狗来到堪布住处,堪布经过打卦,观察到小白狗生命微弱,即将死亡,希望美萨能再观察一个星期,一个星期生命迹象就会有结果,堪布说如果能给美萨做大日如来的火供,美萨一定会解脱。

堪布很慈悲,再次念经加持这两条小狗,当喇嘛的诵经声响起时,小白狗已经紧闭双眼,微弱呼吸着。也许美萨有了预感,努力地将头抬起,先左右看了看我们,然后目不转睛地望着堪布,望了好久好久,堪布也慈悲地望着它,他们彼此相望,眼睛里不再有他人,时间似乎嘎然停止,只剩下慈悲的经咒声回荡在空中,我的泪水抑制不住地在眼圈里打转。这是今世生命的托付?还是来世相聚的期盼?谁说它没有情感,谁说它不懂得感恩,它只是今生不会说话……

我们只能默默地祈祷,等待因缘的变化,而同去的小白狗在第二天上午去世了,堪布随即为它念了破瓦,将它超度到净土。圆趣师兄哭了,非常感恩地给堪布顶礼,堪布慈悲地说:“它是你的妈妈也是我的妈妈,这是我应该做的!”

为了不再麻烦堪布,慈悲的丁师兄将美萨接到家里照顾,此时的美萨已经不吃任何食物了,只喝一些水来维持生命,刚好一个星期时,美萨去世了。时间是9月20日。因为中间种种情况,美萨去世一周后,我们才得知消息,没有机会请堪布当面给它念破瓦。除去给它治病花费的1477元,还剩余1416元,在征得捐款道友的同意之下,大家又凑了一些,堪布慈悲,见我们没钱,自己拿了400元给我们。这样凑够了2000元佛事款。堪布帮忙联系了寺院。给美萨做了大日如来的火供。日子选在了10月3日,藏历25,空行母会供日。    

办完美萨的后事,正值十一长假,卓师兄、毅师兄、航师兄去了山西小院打佛七,我也坐上了火车,回到了家乡。那里有着乌苏里江的纯净,蔚蓝的天空,恍然像在藏地。一天夜里美萨来到我梦境当中,告诉我它现在已经在佛国的附近,还没有到佛国。如果现在不去佛国,最差也会投胎为天人,于是显现出一个20多岁男孩子的形象,身穿类似四大天王的服饰,手里没有法器。梦里有人讲他的样子很像天界托着佛塔的菩提小姐。

美萨说给它超度的现场,除了那一百多个喇嘛外,还有一些我们肉眼看不到的力量在超度它(堪布说这个力量是指所有帮助过它的人),后来它带我去了中阴界,那里像是战争后的现场,一片狼藉。没有日月星辰,依靠烟火,可以看到辽阔的大地上,坐满了等待救护的众生,无量无边,像是难民,有的在哭泣,有的在无奈叹息。一种很悲凉的声音萦绕在耳边,此情此景,让人很心酸,凄凉,惨淡,痛彻心扉。

正在我为此而难过的时候,白衣观世音菩萨从我面前飞过,急促地去救护众生,她的丝丝白衣像是涓涓的乳汁,轻盈细腻柔软,还有一位观世音菩萨在远处安抚老人和孩子(中阴界里,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化身千万,救护苦难的老母有情!这种恩情何止是眼泪可以诉说清楚?)

美萨说现在它要去佛国了,问我是否同意,它之前不想走,是想要留下来保护我们,我说:“你的机会很难得,一定要去佛国。”说完这话,我的周围开始变得模糊。随之卷入漩涡中,醒来后看了下表,是凌晨2点零2分。而我们从遇见美萨到超度它,恰好是2个月零2天……

整个救助过程中我们深深体会到上师三宝从来不会舍弃任何众生,只要我们诚心祈祷,一定会得到加持,只是观待我们自己的信心!所有遇到的人,都给了我们最大的帮助,给美萨治病的钱,可以救助很多生命,可是师兄们还是这样地尽力!令人感动!也非常感恩哈尔滨菩提爱心小组生命关怀部的负责人及放生群,给了我们非常多的支持。感恩毅师兄,是他不断地激励我们,让我们勇敢地坚持下去。嘱咐我们无论遇见多大困难,只要我们的发心是善的,都要不顾自我地去救护。

也许弘法利生,并不遥远,只是我们从没有脚踏实地过!如果所有的众生都能够互相帮助,无论是在生时,还是在逝后。这个世界一定会变得更美好,哪怕只是发出一个小小的善心呢?也许这小小善心就是成就清净刹土的朵朵莲花呢!

我们常常祈求菩萨赐福,却忘了自己也可以做菩萨。听闻世间苦难的音声,立即前往救助 !——《证严法师静思语》                                        

备注: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每句话都是真实的。缘起是某周日的一天,大家都在安养院道场上课,有一天上午,一位师兄带着一只鸟去听课,当时作者坐在前面,随即发了一念心。心想:如果自己能有一条小狗的话,也可以带着它来学习,让它接受佛法的甘霖。后来下午回家的路上,就遇到了这条狗。

其实那天按常理来说是不会走那条路的,那并不是一条常走的路,可能都是巧合吧,也许是心的分别念构造了这么一个完美的故事吧。在救助的过程中,作者不明白为什么最初小狗会在梦里对她们笑,并示现身体为金黄色。直到这件事过去了很久,有一天看到索达吉上师的《藏传净土法》里开示是这样说的:“金色的旁生是菩萨的化身”。想必整个过程都是菩萨的一种示现吧。

作者本没有赞美表彰的意思,只是把事情如实地写出来,发心是:希望能利益到大家。让大家慈悲地对待身边的众生!

 

作者:喇嘛千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