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场默默展开的爱心活动

一场默默展开的爱心活动

 

今年4月间,学院圆戒师父因身体严重不适,经上师仁波切同意回沈阳治疗。对于圆戒师父的医疗问题,学院教务处非常重视,在主管法师持戒师父的支持和指导下,菩提学会沈阳分会开展了一次践行菩提心、救助圆戒师父的爱心活动。

   20110830154311_yk37.jpg

 

圆戒师父是沈阳人,享年58岁。1996年到学院后出家,十五年来,一直常住学院,希求解脱,精进修行,曾连续闭关三年,对法王如意宝、上师仁波切拥有极大的信心。经当地多家医院检查确诊,她患有肝癌(晚期已转移到肠道)、胆结石、严重贫血等多种疾病。圆戒师父的亲戚们生活都挺困难,上师仁波切非常关心她,在电话里鼓励她认真治疗、积极面对。

爱心救助活动的倡议书发出后,得到道友们热情响应,纷纷前往探望、慰问,出钱、出力、推荐药方、医生……. 姜老师、关居士帮她联系医院检查治疗,和道友们共同出钱,将她送进省中医院住院治疗。期间, 礼居士、 高居士,关居士、 谢居士、 滕居士、 田居士等随同身边的道友多次前往探望, 韩居士专门联系了医大的专家,为师父详细诊治。大家的帮助,不仅解决了师父的住院治疗的费用,也解决了师父的一些生活困难,为了让师父补充营养,关居士专门送去了豆浆机;为了消暑, 陈居士送去了电风扇……一份份真挚爱心就这样汇集开来。

在爱心救助中,道友们专门集中起来为师父念诵《药师经》,组织五次不同规模的放生活动,总计放生鱼、螺350万条(只)、蛇1万4千条、鸟4千只等,还放了一些鸡、兔、蛙等和圆戒师父疾病直接有关的一些生命。

  20110830154135_w0yi.jpg

 

20110830154408_nhqz.jpg 

面对重病和经济困难,圆戒师父乐观豁达。对前来探望的道友,她很少谈论自己的疾病,总要把在学院的修行经历、修行体悟、特别是对上师仁波切的信心讲给大家,使接触她的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教益和启发。谈到我们正在开展的爱心活动,师父拒绝为她的医疗费而化缘,尽管我们反复解释说这次活动每个环节都是大家自愿的,根本没有对大家提出过任何要求。师父的态度依然很坚决,不希望我们拍照、宣传等。因此,我们没有拍师父的正面照片,爱心活动的宣传也特别低调。可以说,这是一次默默展开的爱心活动。

 

20110830154536_pjzl.jpg

 20110830155043_jpuo.jpg

 

肝癌晚期病人一般非常疼痛、心态恐怖、绝望,圆戒师父却没有感觉特别的疼,心绪坦然,她每天服用法王如意宝的甘露丸,时时祈祷法王如意宝、上师仁波切,坚持做每天的功课,令医生和前往探望的道友们感到惊奇。 7月24日晚 ,圆戒师父感觉胸闷,在胸口涂抹甘露水后,症状缓解,平稳入睡,25日晚8点左右,又感觉胸闷,开始吸氧,但神志清楚。26日凌晨2点40分,再次呼吸困难,打了一针抢救药后,症状没有缓解,她神志依然清楚,张开嘴想说话,没有发出声音,2点44分,安详去逝,身体柔软。

据医生讲,肝癌病人在临终时大都会发生疼痛难忍、昏迷、血喷等症状,这些在圆戒师父身上都没有发生,这是业障清净的表现。26日清晨8点左右,闻讯赶到的姜老师等道友们,将《一子续》贴在她的胸口,整理好其它加持品。圆戒师父以出家人的威仪,被送往殡仪馆。3日后准备火化时,前来念经送行的道友们发现,圆戒师父的身体虽经冷冻,还是很柔软,肌肉有弹性,手臂可以抬起成直角。

7月26日 早晨8点时许,学院11位大活佛开始念破瓦,中午僧众们开始念破瓦,大活佛丹增嘉措亲自安排49天诵经内容。学院僧众及道友为其大量供僧、供斋、诵经、挂经旗等,当地道友们在为圆戒师父展开助念活动同时,特别组织了连续七天的念诵往生仪轨的共修。圆戒师父法体火化后,出现了一些瑞相,骨灰呈白色粉末状,她的亲属发现了黄豆大小的白色颗粒2枚,米粒大小的颗粒10多枚。圆戒师父往生迹象非常明显。根据圆戒师父的愿望,明年清明骨灰将进行海葬。

这次有三百余人参与的爱心活动,不仅通过捐助、慰问、协助治疗、诵经、放生、助念等多种方式,送走了圆戒师父。更重要的是,让道友们亲身感受到了人生的无常和轮回之苦,感受到了学院修行人面对痛苦和死亡时淡定和超然的境界,极大增上了对法王如意宝、对上师仁波切、对解脱之法的诚挚信心。

 

 

一位医生眼中的圆戒师父

 

周日参加共修后,我和组长关姐还有其他几位学员一起去看望从学院回沈阳治病的圆戒师父,我听说圆戒师父患有肝癌,结肠癌等几种严重疾病,于是主动要求一起去,因为我从事晚期癌症患者的临终关怀治疗已经十几年了,相信我的临床经验和专业知识能给师父一定的帮助。

提到癌症每个人都会涌现一些可怕的联想,对于我来说则是更多活生生病例,无论年老还是年轻,健壮或者羸弱,无论曾经是怎样身居高位或富甲一方,当被疾病折磨到生命尽头,他们都同样无奈、无助。连常人最普通的饮食都变得极其困难,吃一口饭喝一口水成为奢望,身体瘦弱不堪,内心充满了恐惧焦虑,无休无止的剧痛,令病人昼夜哀叫,最后带着对生的无尽依恋和对死亡的无限恐惧离开人世。

当来到圆戒师父略显简陋的住所,师父正端坐在床上等我们,见到师父的第一眼就让我感到十分惊奇,在师父的脸上找不到丝毫痛苦和不安,无比清澈的眼神透出安详宁静,师父话不多,语气平和而坚定,虽然面对很大的经济困难,却婉拒了我们在网上发布求助通知的请求。

 

20110830154938_iy5i.jpg 

在给师父做了简单的检查和看过病历材料后,我实在无法把这么严重的病情和眼前这个轻松自在的病人联系在一起。与一般的患者不同,师父毫不关心自己的病情和治疗,我问师父得病多长时间了,师父说在闭关的时候就已经便血了,我问没有去看病吗?师父看看我,“那哪能去呢,就是死在关里也不能出去。”师父说得很平常很自然。

生命是人最宝贵的东西,人们往往不惜一切代价而求得生存,平时看惯了那些苦苦求生的患者,对于我来说师父是如此特殊的病人,是什么给了师父这样的精神力量,使她超越了病痛的折磨,死亡的恐惧,让我久久思考。

因为我从没和出家师父近距离接触过,周日看望圆戒师父之后,感觉特别震撼,在关姐提议下就写了一些感触。

 

(文/李学军)

 

 

探望病中的圆戒师

 

近日,听说沈阳一位在喇荣出家十几年的圆戒师父生重病回家治疗,情况很不乐观,她身患多种癌症和重病,而她的家庭经济情况并不太好,弟妹两人都勉强维持生计,面对高额的治疗费用,这位师父急需大家的爱心帮助。据道友的介绍,这位圆戒师在学院修行非常精进,曾经闭关三年,而且对堪布上师具有强烈的信心,了解到这个情况,各小组的道友们都十分关心此事,大家在共修的时候纷纷随喜善款资助这位生病的法师。

为了进一步帮助圆戒师能够及早入院进行治疗, 7月3日 ,我们小组一行五人在组长关姐的带领下,一起来到圆戒师的住所探望她。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师父,所以去的人并不多,有组长关姐、专治晚期肿瘤的李大夫、开车的天路、19岁的小益西和我,我们带着一些水果和牛奶,走进了圆戒师居住的地方。

师父的住处是她的弟弟临时为她租的老楼,每月房租仅有270元钱,房间十分简陋。进屋的时候,圆戒师盘腿坐在床上,脸色看起来很黄,腹中大量积水的原故,虽然身体很瘦但肚子很大,然而,她双目有神,目光坚定,精神状态看起来很好,并不像我想象中卧床不起的重病样子。关姐首先慰问了一下圆戒师,并把2000元善款交给师父,还教师父的弟弟如何使用她买的豆浆机……寒暄过后,李大夫开始查看师父的病历,并询问了一些病情,圆戒师很平静地回答她,也不主动问自己的状况,看起来很淡然。

李大夫说她治疗晚期肿瘤患者这么多年,每年要送走几十人,她见惯了垂死挣扎、叫苦连天、苦苦哀求、不愿去死的患者们,但第一次遇到这样坦然淡定的晚期癌症病人。作为一名医生,她非常清楚身患这么多的疾病意味着什么,但令她惊奇的是,圆戒师如此镇定的面对生死的态度,真地与世间人截然不同,也让我们领略了一个真正的修行人在无常面前的洒脱与自在。当小益西问起师父,修行最重要的是什么,师父竟回答,就是修行,而这一切依靠的是对上师无比的信心,信心至关重要,上师瑜伽则是修行的关键所在……

言语间,可以体现出圆戒师对索达吉上师强烈的信心,我又问到,师父是否因为身体的问题,而把日常功课改为念药师佛心咒等,师父快速而坚决的回答我,没有,平时念什么修什么,现在还是一样……

 

(文/于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