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65课 2019年08月20日

 

(暂未定稿)

接下来我们讲《维摩诘经》,今天会把这一品讲完。下周一没有课。二十六号那天恰逢是藏历二十六,喇荣这边要供护法,所以最后一堂课定在二十七号(星期二)。(上师问旁人)是吧?没错吧?没错。Ok。

我们这次《维摩诘经》的宣讲总计66堂课——六六大顺,是吧(众笑)?《大乘经庄严论》是111节课,《入菩萨行论》是201节课,《大圆满前行》是144节,幺四四(众笑),两个“si”,不过幸好没有死,不然我死了你们也死了就不好了,至少现在还没有。《妙法莲华经》呢?谁知道讲了多少堂课?63?那和《维摩诘经》比较接近。那《楞严经》呢?(众笑)

 

下面继续讲《维摩诘经》。这一品主要讲供养。

前面帝释天出场,说此法如此殊胜,自己愿意对受持此经的人进行保护和供养。释迦牟尼佛此时便宣讲了从前药王如来的故事,讲到了法供养的功德。

药王如来住世时,有一位转轮王,他有一千个儿子。此王在五个劫中,持续恭敬供养药王如来,后来要求一千个儿子们,也要如是供养如来,直至圆满五劫。一直以来,他们皆是以财物的方式供养如来。后来,一个叫月盖的儿子心想:“长久以来,我们都如是供养如来,但世界上有没有一种供养,比这样的财供养更有功德呢?”因如来的加持力,此时即有天人告诉他:“法供养的功德,胜于所有的供养。”

那到底什么是法供养呢?天人继续说:“你到药王如来那里去,如来自会告诉你的。”

这是昨天讲的大致情节。

 

【“即时月盖王子行诣药王如来,稽首佛足,却住一面,白佛言:‘世尊!诸供养中,法供养胜。云何为法供养?’

“于是,月盖王子前往药王如来处,稽首礼拜如来的双足,后退到旁边,问如来:‘世尊,听说所有的供养当中,法供养是最为殊胜的,到底什么是法供养呢?’”

我们有些人可能也和月盖王子一样,不知道何谓“法供养”,以前只是知道供养、供养、供养,不知道诸供养中,法供养是最为殊胜的。

那么,这个法供养究竟是什么呢?

 

【“佛言:‘善男子!法供养者,诸佛所说深经,一切世间难信难受,微妙难见,清净无染,非但分别思惟之所能得。

听到这个问题,药王如来回答说:“善男子!法供养者,诸佛所说深经。”所谓的法供养,是三世诸佛所说的甚深广大之佛经。宣讲揭示实相、了义的大乘经典,才是真正的法供养。这样甚深的大乘佛法,一切世间难信难受。世间的一般人,刚开始难以置信。

我们知道,对于大乘佛法,很多人确实是不相信的,信的人要么是非常笨,因为非常笨,别人说什么都信;要么是有着甚深智慧的人,他也能信;那些特别爱寻思、观察,分别念比较重的人,都是不信的。所以这里说:一般世间人难以相信,即使相信了,也难以完全接受,毕竟大乘佛法的真正奥义,要从内心完全领纳还是相当困难的。

我们中的有些人,虽然思想上接受大乘佛法的利他观点,但当真正身体力行去行持时,确实没办法完全做到,即使已然受持,其微妙之处也很难通达。

有些人对大乘佛法有虔诚的信仰,也经常修持,但他最后有没有证悟呢?一点都没有。有些人学习大乘佛法十年二十年,但最后,佛教的利他思想、空性思想等等,在他的境界中却一无所得!

大乘佛法超越了凡夫的行境和思维,它是宣说实相为主的法,清净无染,并非分别思维可以获得。凡夫用相似的逻辑推理进行推断,或以分别念进行的所谓思考、研究,能不能得到呢?答案是否定的。鸠摩罗什也说过,这种甚深法要,只有依靠禅定的功夫才能获得,仅以分别念,只能是望洋兴叹了。

要想得到大乘法,有几种方法:一是长期修禅定,令心静下来。当你入于最深禅定时,才可能入于大乘佛法的甚深微妙处,这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则需要得到传承上师、诸佛菩萨不可思议的加持力,当你获得了这种加持力量,也许就能通达诸佛菩萨的甚深教义;另外,还需要有特别虔诚的信心,坚定不移。

《宝性论》也讲到,胜义谛是依靠信心证悟的。如果有特别虔诚、坚定、不可被他转的信心,就有可能了达,除此之外则很难通达。

现在有些东西方的学者,研究空性、如来藏思想动辄历时数年甚至十年二十年,著作等身,也经常去各个大学、寺庙,与众学者和高僧大德探讨交流。但是,由于他始终是以分别念来研究,缺少了信仰、修行、求加持等力量,最终能否领悟大乘佛法的甚深教义,也很难说。因此,以分别念难以得到佛陀所说经义的甚深境界。

 

【“‘菩萨法藏所摄,陀罗尼印印之,

这种甚深的大乘法,并非人天乘、声闻乘所摄,而是菩萨法藏所摄,也就是像文殊菩萨、观音菩萨等菩萨们的境界。并且是以“不忘陀罗尼”、“辩才陀罗尼”等智慧陀罗尼所印持。

这里的“印持”,如同盖了章的承诺,是不可违约亦不容改变的。佛经里的语言,皆是诸佛菩萨的谛实语、金刚语,均以陀罗尼印持。就像《心经》为何能以寥寥数语而扬名四海?就是因为它完全区别于世间的普通语言,是以陀罗尼和诸佛菩萨的智慧印持的。

 

【“‘至不退转,成就六度;

依靠这种印持,就能得到不可退转的境界,比如到达加行道,就不会退失到恶趣中;到达一地,就不再流转轮回。(有小孩子哭,上师笑)不可退转(众笑)……他昨天也是突然哭了,后来带出门口才不哭了,然后今天是不是也要带到门外去?今天他母亲应该在门的附近,有所准备了吧。

所以,大乘佛法的确是能够让人“闻解脱”、“见解脱”乃至获得不退转的果位。并且,修习大乘佛法也能成就布施、持戒、安忍、精进、禅定、智慧的六波罗蜜多,这点毋庸置疑。

(上师看着接下来的经文)这里的标点符号似乎不太合适,类似的内容,“顺菩提法”打个分号,“众经之上”又直接使用句号了……可能是校对的人随便打的吧,他想打什么打什么(上师笑,众笑),反正我是没看出规律。

 

【“‘善分别义,顺菩提法;

大乘佛法让我们对真实法义能善加分别,这是大乘佛法特有的加持力。若学习的是经济学、金融学这些世间法,则只会让我们的欲望,尤其是贪欲增长而已。而大乘佛法不仅能让我们善于分别法义,还能随顺三十七菩提法,也即无相法。

 

【“‘众经之上。入大慈悲,离众魔事,及诸邪见。

“众经之上”,是指在包括声闻乘等共同乘在内的所有经典中,大乘是最无上的法。因为大乘佛法能长养慈悲心,远离一切邪魔外道和邪见。并且,大乘的空性思想会令智慧增长、坚固,可摧毁一切外魔。如禅宗永嘉禅师的《缁门警训》所言:“正慧坚固,不被魔摄。”如若智慧坚固,则既不会被魔所转,也不会被邪见所转。

 

【“‘顺因缘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命,空无相无作无起。

大乘佛法让我们随顺因缘法则。在世俗之中,所有的法都无一例外地随顺因缘法则;在究竟意义上,正如《金刚经》所讲那样:“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在唐译中,还有“无愿”,空、无相、无愿是三解脱门,当然,这里的空、无相、无作三昧也可称之为解脱门。但传统上,三解脱门是空、无相、无愿。而空、无相、无作为三昧……所以有点纠结,也可根据《无量寿经》将此处改成“超越声闻缘觉之地,得空无相无愿三昧”,或“住空、无相、无愿之法,无作无起,观法如化”。而藏文当中还有无生、无起等更多内容。

按照慧远大师的见解,认为以上讲的是大乘法的体相,接下来讲大乘法的功用或作用。

 

【“‘能令众生坐于道场,而转法轮。

这些内容稍微偏难,虽不好懂,但也应该能接受。这里讲到,因为大乘法让我们于道场中安住于菩提,最终像本师释迦牟尼佛在印度金刚座而了悟万法真相一样。并且,在证悟以后转无上法轮。有些佛能转三次法轮,有些佛能转无量法轮。

 

【“‘诸天龙神,乾闼婆等,所共叹誉。

这个时候,所有的天龙、鬼神、乾闼婆以及世间当中各种各样的众生,齐声赞叹佛陀转法轮。

佛转法轮固然是让人赞叹不已的,但即使不是佛,只是一般世间人,驻于道场中,以远离贪欲、不求名闻利养的清净心来转法轮,也会为世人及非人交口赞叹。

 

【“‘能令众生入佛法藏,摄诸贤圣一切智慧。

因为通过转法轮,而使众生入于法藏,得到诸佛菩萨贤圣的智慧。这里也可以从教法和证法两方面解释:第一,入于教法,即让众生入于三藏十二部的法藏当中;第二,入于证法,即通过转法轮,让众生得到诸佛菩萨真正甚深的智慧。

世亲论师在《俱舍论》结尾时说(上师念藏文):“佛之妙法有二种,教法证法之体性,持教法者唯讲经,持证法者唯修行。”这个偈颂大家要记住,意思是说释迦牟尼佛的妙法有两种,一个是教法,一个是证法。真正的教法,是通过文字语言获得正法,比如听经闻法、讲经说法;而真正的证法,是通过修行,如理如实地获得前辈大德和诸佛菩萨心相续中的智慧。所以,作为弘法者,必须重视教法和证法。至于修寺院、做慈善、放生等,是属于真正的教法还是证法?光看表面也很难说。其实现在很多人确实分不清哪个是教法,哪个是证法,就如某位四川医生的口头禅那样:“搞不清楚……”(上师笑)

 

【“‘说众菩萨所行之道,依于诸法实相之义,明宣无常苦空无我,寂灭之法。

众菩萨所行持的是六度万行之道,而我们也要随学佛菩萨以及前辈大德们,修持空性和利他的实相法门。不论大乘还是小乘都明宣无常、苦、空和无我的法,最后得到寂灭之法。

 

【“‘能救一切毁禁众生。

在藏文版、唐译中都列举了六波罗蜜多的违品,比如吝啬,破戒、懒惰、嗔恨、散乱等,具足这些违品的人,又或者按照某些注释所讲那样,以前破了这些戒的人被称作“毁禁众生”或“毁禁者”。但因菩萨慈悲之故,也会对这类众生进行摄受,并予以保护和救度。

《宗镜录》中有提及到,若犯了五无间罪,在小乘里是没有办法恢复的,但在大乘中依然能通过忏悔清净罪业。《观普贤菩萨行法经》中也讲到:“若欲忏悔灭诸罪者,当勤读诵方等经典,思第一义。”在家人的皈依戒、居士五戒、八关斋戒,出家人的沙弥戒、沙弥尼戒、比丘戒、比丘尼戒……所有小乘自宗的戒律很难得以忏悔清净。但在大乘中,能通过勤加读诵大乘经典清净罪业,以此便能救护一切毁禁众生。

 

【“‘诸魔外道及贪著者,能使怖畏。

大乘经典还有什么功德呢?令一切诸魔外道及欲望炽盛的贪著者,产生怖畏之心。因为诸魔外道及世间欲望炽盛的众生刚强难化、无知无畏,他们很难产生怖畏之心。但依靠大乘佛法,确实能令他们对正法产生恭敬心,对轮回产生厌离心,对三宝生起信心。

 

【“‘诸佛贤圣所共称叹,背生死苦,示涅槃乐,十方三世诸佛所说。

诸佛菩萨也会如是赞叹,以此便能背离生死痛苦。本来轮回当中苦多乐少,但众生并不能认识到轮回之苦,不知因果取舍,以苦为乐,不知不觉沉溺在轮回中,还觉得自己特别快乐。

那天有人从外而来,“外”是“外星人”那种“外”(众笑),他说,他所居住的地方无忧无虑、没有痛苦,那里的人认为世界是非常快乐的。话虽如此,但我也曾经去过许多地方,真正能称得上“只有快乐,没有痛苦”的地方是根本不存在的,否则我们都会想方设法搬到那里去,也不用希求极乐世界,住那里就可以了。

所以,轮回当中很多众生确实是以苦为乐的。如《入行论》云:“轮回虽极苦,痴故不自觉。众生溺苦流,呜呼堪悲愍!”轮回虽然是很痛苦的,但因众生太愚痴,一直沉溺于其中,不能真正认识轮回之苦,反觉得自己过得快乐无忧,这是极其可悲的。所谓的快乐稍纵即逝,到最后无常现前时,将不由自主地堕入三恶趣,感受无量无边的痛苦,所以轮回又怎有真正的快乐?若能完全明白这样的道理,以后便有机会背离生死痛苦,显现涅槃安乐。

这些观点也是十方三世诸佛所说,并非药王如来一家之言。以上这段是讲大乘妙法的功用,下面是药王如来正式宣说法供养。

 

【“‘若闻如是等经,信解受持读诵,以方便力,为诸众生分别解说,显示分明,守护法故,是名法之供养。

如果善男子善女人听闻诸如《维摩诘经》的大乘典籍,随即产生信解,继而受持读诵,最后依靠方便力为众生分别解说……如果缺乏讲解的方便力,而草率地想要转法轮:“过来过来,我要给你们讲课了。”这样也不可取。

有些道友刚开始学习的时候,特别想转法轮,但当稍微具备一点能力的时候,又转而只想自己修行。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以前从未值遇,一旦感受到佛法的强大威力,便有点迫不及待,但一时又苦于找不到弟子,也是有点无奈。后来逐渐有一定修行境界的时候,身边也出现一些弟子,但是那时候又不再想转法轮,而是享受于禅定:“人生苦短,我要好好修行!红尘充满诱惑,我到底能不能坚持下去也很难说……”

其实若要转法轮,藏地的人普遍都有希求心,寺院历来也有讲经说法的传统,经常是这里缺堪布、那里缺法师的。但其他注重烧香拜佛的地方,未必会缺法师。即便是接了一些道场,很多并非真心实意供养。你们经常为了要“接道场”、“当大方丈”而来向我请假。五部大论学到一半,心里就琢磨着:“现在机遇已经来了,转法轮的时机成熟了。”如果法师不同意,就反驳说:“不要制止我,作为我的法师,你应该支持我转法轮才对。”

但有时候转法轮的确并非易事。很多人刚开始就想要去接管寺院,可能供养者仅出于难以为继、迫不得已而为之,这并不简单。当接管一段时间,各方面运转良好之后,他就慢慢回来说:“你回去吧,我自己来就可以。”这种情况比比皆是。

那天我们有位外出传法的堪布回来,他反映说:“我们学院里面传法,一部部论典全部讲完,也没感觉多大的困难,好像是很普通的事情。但在外面,讲几堂课都举步维艰。”我想他是有感而发,说的也是实情。有时候很多在学院里,未曾外出传法的堪布堪姆,会理所当然地想:“只要我能传法,诸多外缘也能具足。只要我的身体允许,其他是自然而然之事,找个教室轻而易举,听法眷属也不请自来,四圆满、五圆满……包括我——‘本师圆满’。”(众笑)但当你真正走出去,想圆满也并非易事。即使你“本师圆满”,但处圆满找不到。即使有处圆满,眷属圆满又不齐全。眷属圆满了,时间圆满又难以具足——很多人需要上班呐。(众笑)

真是这样,我有时候一出去就有这种感觉:在学院轻轻松松就可以讲三十堂课,我们今天就已经讲了六十五堂课了,还有一堂课就圆满了。在外面任何一个地方,不要说六十堂课,圆满六堂课都比较难。

不管在哪里都是如此,有时候处圆满不具足,有时候法圆满不具足。为什么法圆满不具足呢?比如我想传的法,下面无人愿意听闻。比如我相续当中有大乘法,想传给大家,但下面的人都不想听:“啊!这个我们接受不了,法师你能不能给我们讲一点浅显易懂的法?这个法我们无法接受啊。”像这样,你的法圆满也无法施展。

所以还是学院的环境能让我们“以方便力,为诸众生分别解说”,我想,“方便力”还是需要依靠很多条件的。所以有些新来的大法师(所谓“新来”是指闻思修行不到十年、二十年的)……很多人刚刚出来当法师时,都特别想转法轮:“有没有机会啊?有机会我可以来给你们讲讲《亲友书》啊,我非常想讲。”但是(上师笑),是,你是很想讲,但下面并不想听。(众笑)

为众生分别解说,并把词句、意义都显示分明。通过读诵、听闻、讲经说法来守护如来正法,其实我们现在就是在护持如来正法,这一点大家也应该清楚,我们现在对如来的法供养,对上师们的法供养,才是真正的供养。听一堂课,听一次辅导,然后自己开始念诵、反复地看书,逐渐增上自己的信心……这些都是我们的法供养。

像我前几日所说,法供养并不是用哈达包裹各种宝器,捧在手中,特别恭敬地跪在地上(上师模仿,众笑),这不一定是真正的法供养。真正的法供养是自己在家里看书、读书、背书。我看到好多人早上很早就开始背书,这是很好的!真的!尤其是现在天气比较好……冬天有时候太冷了,现在天气好,早上应该起得早一点,然后读诵,这就是法供养。

有机会再向别人宣讲。但确实,给别人宣讲不是那么容易。我有时看到上师如意宝传法的录像,尤其是开极乐法会时,就会想:“哇!真是人山人海!这是真正的菩萨的宏愿力使然。”这样的场景无论现在还是以后都会越来越少了。以后你们中很多人到各地去弘法,也许就会有比较强烈的感觉:以前觉得只要我有意乐、智慧足够,外在的因缘是没问题的。但如果不是依靠大菩萨的愿力、护法神的威力,或自身的福报,缺少这些因缘,可能就会像阿底峡尊者的上师美德嘉那尊者那样,最后在藏地放牛,显现上特别可怜。同样,我们这里很多“班智达”以后到各地去,也可能因为找不到弟子而无法弘扬佛法。很有可能买一点股票(众笑),也不知道最后会不会饿死……饿死倒是可能不会,不过也说不清楚。因此,凡事大家都不要想得太好了,有些法师经常想得特别乐观……乐观一点也可以,对吧!

以上解释了什么是法供养。这种法供养,一方面是自己闻思修行,一方面是如理地护持正法,这样的法供养非常有意义,并且功德也非常大。前面引用过《地藏十轮经》的教证:“千俱胝劫中,智者勤修定,所生胜觉慧,不如护我法。”智者千百万劫当中修禅定所产生的觉慧,功德非常大,但是这个功德不如“护我法”。护什么样的法呢?我们闻思修行,就是护持如来的正法。每个人都应有这种责任,不能只是想着:“我只是个一般的居士,只要修一点法就足够了。修一点拙火定,冬天不冷就可以了。”不能这么想!应该发大心护持如来正教。

 

【“‘又于诸法如说修行,随顺十二因缘,离诸邪见,得无生忍,决定无我无有众生,而于因缘果报无违无诤,离诸我所。

接下来讲,如果对这些法,如法如说地去修行,顺应十二因缘,这样可以远离一切邪见,得无生忍。通过十二缘起的顺势的修法,会断除一切邪见,获得无生忍。然后,“决定无我无有众生”,这句和前一段的“顺因缘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命”一样。

“因缘果报无违无诤”,对世间的因缘果报等因果规律不会违背,由于了知了这种规则,也就不会和别人产生什么争执。就像修行境界比较不错的人,对任何事都能坦然接受,因为他明白这是世间的因缘、规则,因此也没有什么“诤”。

最后远离了我和我所。以上这段是讲我们通过修行十二缘起法门,最后得到这样的境界。

 

【“‘依于义,不依语;依于智,不依识;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依于法,不依人。

下面讲“四依”,或称为“四不依”。

这种十二缘起的修行,或者大乘佛法的修行是依靠什么呢?应该依靠法的意义,而不能依靠于语言。了解这种修行的意义很重要。语言讲得再如何好,文字再怎么动听,也没有什么用。就像用手指指月的比喻一样,语言是指月的手指,它只是一个工具而已,不是最究竟的。所以我们一定要依靠意义。

这里的意义,有两方面含义:一是智慧的意义,一是意识的意义。我们应该要依诸佛菩萨通达的无我智慧的意义,而不能依靠世间人的分别念的意识,因为分别念的意识是不可靠的。

再次,需要依靠了义的经典。虽然不了义的经典里面也有智慧,但最究竟要依止的,一定是最了义的经典。就像《维摩诘经》、《妙法莲华经》、《金刚经》,这样的佛经里面讲到的智慧。而不能依靠一些不了义的经典,比如有些大乘经典当中讲“杀父杀母”,或者是声闻乘的比较浅显的讲法,又或者“我”的存在、补特迦罗的存在、蕴的存在,诸如此类的不了义经典,我们不能依止。

所谓“依于法,不依人”,是因为人常常变化,而且大家各有各的想法,有人天思想、声闻思想等等,而我们应当依于最可靠的大乘法。

有些人说:“你们密宗中讲‘依止善知识’不合理,因为佛说‘依法不依人’,所以不能依止人。”其实,从教义次第上来讲,这是颠倒的,因为我们首先需要依止善知识听闻佛法。善知识相续中的法极其重要,因此“依人”的目的就是得到上师相续当中的法,否则就无法得到“法”。

当然,最终修行得道时,善知识无论如何也是无法起作用的。就像《解义慧剑》中宣讲的“四依”一样,虽然暂时而言并非不需要“人”,但佛陀最终也是依靠“义”而证悟。

前面讲了顺势缘起,下面讲逆势缘起。

 

【“‘随顺法相,无所入,无所归。

“随顺法相”,指随顺诸法的规律,有些注释中则解释为“如理通达如来法性”。“无所入”,意思是入于“无阿赖耶”,即入于无有阿赖耶的法相或法界之中。在藏文版等版本当中是如此表述的。随顺法相时,先要无所入于最了义的阿赖耶中,最了义的阿赖耶是没有所入的,这是通过摧灭阿赖耶的方式得到,即“无所归”,摧灭凡夫相续中的阿赖耶并转化成智慧。

 

【“‘无明毕竟灭故,诸行亦毕竟灭;乃至生毕竟灭故,老死亦毕竟灭。

因为无明的根本依靠阿赖耶来摧毁,这是最好的方法,如此为“无明毕竟灭”,继而按照行、识、名色、六处、触等十二缘起的顺序逆向而行,一一断灭后,直至“生毕竟灭”,以此缘故,“老死亦毕竟灭”。也就是说,以无明灭的缘故,老和死也毕竟灭。

 

【“‘作如是观,十二因缘,无有尽相,不复起见。是名最上法之供养。’”

“作如是观,十二因缘,无有尽相”,如是观十二缘起,无有尽相,即最后连灭尽的相也没有,并不是无生,也不是空。如果无有尽相,则“不复起见”,如果连空都没有,怎么会起一个见呢?如果有见,就无法解脱,即使空见也如此。“是名最上法之供养”,超越了有见无见的境界,这是最上的法供养。

《大庄严论经(卷1)》记载,有位婆罗门去亲戚家借书,亲戚拿了本《十二因缘经》借给他,他就自己到森林里去看。刚开始没有任何感觉,又继续坚持看了一两遍后,开始修持十二缘起法,待有些感悟后又继续修,最后通达了人无我。此时他才明白,自己在此之前存在巨大的偏见,同时也了知持外道见解根本无法解脱,而解脱之法仅存在于如来教法之中。断除恶见后,他为有缘众生宣说自己的所见所闻。

一方面,在佛陀的教法中,不论大乘小乘,十二缘起法还是四谛法门,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前世有很好的因缘,这辈子也许遇到一本书,就能从此改变命运。

我在《没什么放不下》那本书里,收录了125位知识分子学佛的心路历程。那时我的时间也比较宽裕,特意采访了许多大学生。当时的大学生是很厉害的,但现在已经不那么稀有了,到处都是博士和博士后,汉地有些大学生都在养鸡、扫厕所……不能这么说,不然有人要说我了。我开玩笑的啊,大学生很了不起,大得很,非常大!(众笑)

那时我了解到了许多人初入佛门的因缘,有些人是因为读了《金刚经》、《心经》,有些人是在火车上遇到一个人,闲谈之中听到了自己上师的名字……总之,很多人依靠不同的上师、道友、法本等因缘,最终趋入了佛门。

现在毕竟不是果法期,我们有些道友虽然并未证悟人无我、法无我以及虹身成就等高深的境界,但不论如何,很多人的命运已经改变了,我想这也是一种成就。如果没能值遇佛法,也许你已经得了抑郁症,甚至已经自杀了,早已不知漂泊于何处。因此,以后有机缘时,你们可以将自己的人生故事分享给有缘人,比如你在火车上,旁边坐着一位邪见比较重的人,你就循循善诱地对他讲……等火车到达目的地时,也许就把这个人度化成阿罗汉了(众笑)。这也是一种法供养,对吧。

其实,每个人只要有一颗弘法利生的心,随时随地都有转法轮的机会,不一定非要讲经说法、建立道场等等。我们并不是想让全世界的人都成为佛教徒,或是刻意宣扬自宗。如果我们的宗教对众生没有利益,我绝对不会弘扬的。但事实是,不论今生还是来世,佛法都能给众生带来最究竟的利益。尤其是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精神财富显得尤为珍贵。一个精神上富有的人,即使身无分文,依然能生活得很快乐。相反,倘若一个人精神匮乏,纵使家财万贯也未必能获得幸福。

我遇到很多人,越富裕越痛苦,越漂亮越痛苦……如果我听说某人非常富有时,我不会觉得他有多快乐;听说某人外表出众,我会想“也许她内心很痛苦吧”;如果听说这个人位高权重,我也会想“他可能压力很大的”。

其实,依靠一些优越的外相,比如相貌、权利、财富等等,会助长人内心的傲慢、虚荣等烦恼。有时哪怕只是在某个方面有些许过人之处,都会令人心生傲慢。因此,如同甘露一般的大乘佛法的妙药,对于每一个众生而言无比重要,希望大家对此认真思维。

 

【佛告天帝:“王子月盖从药王佛闻如是法,得柔顺忍。

接下来,佛陀告诉帝释天:“当时,这位月盖王子于药王如来座下听闻了如此甚深法要后,便获得了‘柔顺忍’。”

此处的“柔顺忍”,一些注释中说是未登地之前的一种境界,也有些说是四地菩萨的境界。可见,古大德们的注释还是剖析得十分细致。总之,月盖王子与刚来时已经判若两人,获得了殊胜的境界。他身为国王的儿子,内心应该是比较刚强、傲慢的,如今已经证得了“柔顺忍”,变得柔顺、堪忍。

 

【“即解宝衣严身之具,以供养佛,白佛言:‘世尊!如来灭后,我当行法供养,守护正法。

此时,月盖王子立即脱下了身上的宝衣,以及项链、耳环等所有庄严的饰品,恭敬地供养药王如来,并对如来说:“世尊啊!您灭度后,我一定会行持法供养,守护正法!”他直接了当地说:“你死了以后,我要……”(上师笑,众笑)也许月盖王子是想表达自己的决心,又或是如来在世时,他还不具足弘扬佛法的威德力。

其实,不论是佛陀,还是高僧大德,往往在他们离开人间后,人们才开始重视他所留下的教法。上师如意宝曾说过:“即使有一天我已不在人世,我期望我的弟子们能够坚定不移地修持并弘扬佛法,力争将佛法的智慧之炬一代代地传下去,这就是对我最好的纪念与报恩。”这句教言也收录在了《不离》中。

 

【“‘愿以威神加哀建立,令我得降魔怨,修菩萨行。’

“您灭度后,如果魔众猖獗,那时的我孤独无依,特别可怜!愿您以威神力使劲地加持我(众笑)、垂念我,令我能够降服修行及弘法过程中的一切魔障和违缘,修持菩提行。”

其实,在善知识面前这样发愿是很重要的。以前上师如意宝在世时,我虽然没有特意去说,但心里是想过的:“如果上师真的离开了我们,我一定要尽心尽力地弘扬佛法,哪怕坚持三年、五年、十年……”其实,正如无垢光尊者在《窍诀宝藏论》中说:“贤善上师虽欲恒不离,听受正法然却定别离。”(上师念诵藏文偈颂)任何一位贤善的善知识,不论我们多么不想离开他,也总会有分别的一天。那时,为上师建佛塔、建博物馆、安放上师的遗体等等,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将上师传授的正法发扬光大、代代相传。

 

【“佛知其深心所念,而记之曰:‘汝于末后,守护法城。’

这时,如来知道了月盖王子的心念,授记道:“你未来一定会守护正法。”此处的“城”,比喻佛法十分广大。

其实,法供养也是守护正法的一种方式。《万善同归集》云:“财施如灯,但明小室。法施若日,远照天下。”以财物供养及布施,其功德就如同一盏小灯,只能照明自己的屋室。但倘若能做广大的法布施,则能如太阳般照耀天下。因此,我们通过闻思,应当学会辨别取舍、分清主次。若想要守护正法、守护传承,就应当尽力行持法布施,或如前所述,自己听闻、读诵、受持等等,这也是在守护正法。

 

【“天帝!时王子月盖,见法清净,闻佛授记,以信出家,修集善法。精进不久,得五神通,逮菩萨道,得陀罗尼,无断辩才。

佛陀继续对帝释天说:“天帝!这时月盖王子见到了清净的法性,听闻了佛陀的授记,他以无比的信心在佛陀面前出家了,随后精进地修持善法。不久后(此处没有明确说明他获得了什么果位),他便获得了五通,证得了菩萨道,得到了陀罗尼总持,以及无碍辩才等等。”药王如来在世的时候,月盖王子获得了如此殊胜的境界。

 

【“于佛灭后,以其所得神通总持辩才之力,满十小劫,药王如来所转法轮随而分布。

“药王如来灭度后,月盖王子依靠他的神通、总持、辩才之力,在十个小劫中(也有些注释中说是十个中劫),根据众生不同的根机,将药王如来所传之法弘扬广大、遍布各地。”

月盖王子的寿命还是很长的,他之前与其他王子一起供养了药王如来及其眷属五劫,这里又在十小劫中弘扬佛法,一共十五个小劫。如果按中劫来算,更是非常久远漫长。我们想要弘扬佛法,也应当如此发愿。但相比之下,人类的寿命太短暂了,五年、十年一晃而过,对吧。

 

【“月盖比丘以守护法,勤行精进,即于此身,化百万亿人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立不退转。

“此时,月盖比丘(月盖王子已经出家成为了比丘)遵照他自己的发愿,守护如来的正法,并且精进修行。以此因缘,他一生中教化了百万亿人,将其皆安置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不退转。”

“立”怎么解释好呢?有时候……(上师笑,问身旁弟子)“立”是什么意思?……这样也可以吧……你们自己斟酌,好吧。

 

【“十四那由他人,深发声闻辟支佛心。无量众生得生天上。

“十四那由他的人,都发了声闻及辟支佛的心,还有无量众生得生天上。”

在藏文译本中是“十那由他”,是吧(上师问身旁弟子)?此处的“得生天上”,藏文译本中是“生善趣”,也即天道、阿修罗道、人道三善道。我忘了唐译中具体是怎么讲的了,应该大同小异吧。

以上宣讲了月盖王子依止药王如来的过程。

 

【“天帝!时王宝盖岂异人乎?今现得佛,号宝炎如来。其王千子,即贤劫中千佛是也。从迦罗鸠孙駄为始得佛,最后如来号曰楼至。月盖比丘,即我身是。

佛陀告诉帝释天:“天帝!你知不知道当时的宝盖国王是谁?他如今已经成佛,佛号‘宝炎如来’。宝盖国王的一千位王子,便是如今的贤劫千佛。其中,第一位是迦罗鸠孙駄佛(即拘留孙佛),最后一位是楼至佛(藏文中叫做‘胜解佛’,muba,上师念藏文)。当时的月盖比丘,就是我。”

释迦牟尼佛宣讲了自己往昔世身为月盖比丘时,做法供养的经历。

 

【“如是,天帝!当知此要,以法供养,于诸供养为上为最,第一无比。

佛陀接着说:“天帝!你应当了知此理。一切供养之中,法供养是最为无上、第一、无与伦比。”此处,藏文版和唐译中还有好几个“最”,最尊、最胜、最妙等等。

 

【“是故,天帝!当以法之供养,供养于佛。”

“因此,天帝!你应当以法供养来供养诸佛。”

以后大家不论供养如来、菩萨,还是供养上师,应当以法供养为最。当然,财供养也很好,昨天有人向我哭诉:“我现在忏悔,我以后再也不做财供养了,我现在才明白了……”(上师模仿,众笑)我说:“法供养确实很殊胜的。”(上师笑)

以上是第十三品《法供养品》,已宣讲完毕。我之前也介绍过,《维摩诘经》藏文版共有十二品,而汉文版有十四品。因为在藏文版中,《弟子品》及《菩萨品》是合并在一起的,《法供养品》和《嘱累品》也是合并的。唐译与汉文版相同,都是十四品;吴支谦的译本也是十四品;而梵文版与藏文版相同,都是十二品。

我在2017年5月,将藏文版和汉文版核对过一遍,本以为两个译本的内容会有很大的出入,但核对后发现,只是品名的划分不同,经文的内容几乎没有差别。其实,每一位译者对经论都会有不同的解读,因此,不同的译本在内容上稍有差异,也能够理解。当然,版本不同,也可能会出现较大的差异。

下周二我们讲最后一品《嘱累品》,那天我们进行一次简单的会供,共同念诵简供仪轨。到时候大家可以每人准备一颗糖(上师笑,众笑),开玩笑的。现场的道友们不用买什么东西,太多了也不好。《维摩诘经》我们讲了66堂课,过程非常圆满,我们通过会供的方式,酬谢为讲闻佛法提供助缘的十方一切诸佛菩萨以及护法神们。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