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62课 2019年08月12日

 

(暂未定稿)

(上师念传承)

嗯,今天要讲这么多。下面开始讲《维摩诘经》。

可能因为前两天开法会等原因,大家闻思修行的心稍微有点散乱,也可以说散乱吧,因为精力没有集中在一起。那么从今天开始,希望不管是现场的还是线上的道友,都应该集中精力,心放在闻思修行上。

无论是在辅导、探讨、背诵还是准备考试等很多方面,大家一定要精进起来。尤其是对待我们该学的这些法,大家最好不要在年初的时候奋发图强,年中的时候就表现平平,最后到年终的时候,已经鼓衰力竭了。这不是闻思的态度,正如华智仁波切在《莲苑歌舞》种所讲:闻思虎头蛇尾,像蝌蚪的身体一般,头大尾小,就不合理了。

我们应该静下心来,恒常精进地闻思修行,把乱七八糟的琐事全部放下,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放在闻思修行和发心利益众生上。不要散乱,也不要到处乱跑,更不要经常胡思乱想,应该用一颗清净、恭敬和欢喜的心接受大乘佛法。

再过五十年,可能在座的很多人不一定还在这个世界上,但我觉得,对我们每一个人而言,如今的境遇应该是非常幸运且非常令人欢喜的吧?!

我看到一个讲记,提到他们在大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有一些闻思修的机会,就像我们今天一样。今天是2019年的8月12日吧,那么大家今天拥有闻思修行的机会,再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或五十年的时候,很多人会变成什么样,确实很难说。如今有了这样闻思大乘佛法的机缘,大家应该满心欢喜地接受。其他很多事情并不重要,大家应该把心放在大乘佛法的学习上,这样的人生一定会是有意义的。

 

今天我们继续讲《维摩诘经》的第十二品——《见阿閦佛品》。

阿閦佛在藏文里面叫“莫彻巴”,也就是不动佛,是东方佛。在《悲华经》中记载:无量劫前,经大悲菩萨(释迦牟尼佛因地)所劝请,阿閦菩萨于宝藏如来所供养、发菩提心,得到宝藏如来成佛授记。后来他终于成佛,如果经常念佛名号——“南无阿閦佛”,能消除很多灾难、噩梦等等。麦彭仁波切在《净除业障百咒功德》中说:“无动如来心咒能净除一切业障。果缮写此咒带在身上,则永远不会出现非时横死。无论是飞禽走兽非天任何众生耳边念诵,他都不会堕入恶趣。众生死后,念诵他的名字而以慈悲心持诵一百遍或一千遍或十万遍,那么即便是已转生到地狱的众生也能立即解脱。”

我下面就给大家念一下阿閦佛(不动佛)的咒语。

那莫ra那札雅雅嗡刚嘎纳刚嘎纳若匝讷若匝讷卓札讷卓札讷札萨讷札萨讷札德哈那札德哈那萨瓦嘎玛巴让m巴ra讷美萨瓦萨埵难匝索哈

我很小的时候放牦牛,有一个日噶喇嘛和我们一起放牛。那时候他经常念这个咒语,里面有一句“刚嘎纳刚嘎纳……卓扎讷卓扎讷”。我们那边有两个老乡,一个叫卓扎,一个叫刚嘎,我想他为什么天天念叨这两个人?有一次我问:“你放牛的时候,为什么天天念‘刚嘎纳刚嘎那,卓扎讷卓扎讷’?”他说,现在你不懂,以后慢慢会懂的。(上师笑,众笑)

其实这个咒语的内容比较难懂,我现在还没懂——但这是咒语,不懂也不要紧。上面是藏文的咒语,其实汉文里也有。汉文里好像前面没有加“那莫”,“刚嘎纳刚嘎那”就是“金迦纳金迦纳”,在译成汉语时,“嘎”就译成了“迦”。

汉语中也有不动佛的咒语。不动佛咒语的功德非常大,如果对亡人念,那么他在中阴及后世的很多迷乱,像四大和心识的迷乱等,都能得以遣除;如果心情不好,念不动佛的心咒能帮助平复情绪;尤其是那些心思不定、容易烦躁、身体无法安住的人,如果经常念不动佛心咒,人心会变得稳定,能安住一处。我们课诵集里有这个咒语,大家可以经常念。

下面我们讲第十二品《见阿閦佛品》,这一品主要讲见不动佛及他的弟子们。这一品的前面佛向维摩诘居士提问,维摩诘居士讲了怎样见到法身;后面舍利子提问,维摩诘居士又讲了色身方面的道理。为什么是这样的顺序呢?吉藏大师说,我们一般人观佛身,有人观成光明身,有人直接观肉身,还有人观为隐藏的身影,如果一开始就讲观法身,能断除众人的怀疑、取舍之心。因为释迦牟尼佛和不动佛在身相如高矮等方面还是有差别的,如果刚开始讲见如来色身,大家容易产生对比之心。而如果先讲法身无二无别,那色身即使有差别,人们也容易接受,因其是为利益众生而显现的。所以前面讲法身,后面讲应化身。

那前面是怎样讲法身呢?

 

见阿閦佛品第十二

 

【尔时,世尊问维摩诘:“汝欲见如来,为以何等观如来乎?”

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问维摩诘居士:“你要想见到如来的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观如来?”下面是维摩诘居士的回答。回答的这一段,其他的大德都没有特别广讲,只有慧远大师讲得比较细,你们方便的时候可以参考他的注疏。

维摩诘居士先作了一个概括性的总说:

 

【维摩诘言:“如自观身实相,观佛亦然。

他说:“如果观自性身的实相,也就是观自己内在心的实相,那么此时即是观佛。”在《维摩诘经》的其他版本中,包括藏文、梵文、唐译等,把这句话翻译为“佛身无所见,如是而观”。意思是讲,佛身无所见,如是而观就是观佛身。也有这样的说法。实际上两种解释方法没有很大差别。因为佛身也好,自身也好,自己的心也好,在究竟意义上是没有差别的。《华严经》云:“如心佛亦尔,如佛众生然,心佛及众生,是三无差别。诸佛悉了知,一切从心转,若能如是解,彼人见真佛。心亦非是身,身亦非是心,作一切佛事,自在未曾有。”这段话的意思是讲,我们的心和佛在本性上没有什么差别。同样,佛和众生本性上也没有差别。这样一来,我们的心、佛、众生在究竟意义上无所差距、无有差别。

《华严经》紧接着后面有这么一句话:“若人欲求知,三世一切佛,应当如是观,心造诸如来。”如果想见到三世诸佛,应该怎样观呢?“心造诸如来”,心就是真正的如来。心的本性是什么呢?这一句是总说,下面从几个方面来广说。

按照慧远大师的讲法,关于如来的实相,即所谓的法身佛,应从三大段来解释。第一段,讲如来法身离妄相。远离妄相从十四方面讲。第一个是从时间方面来讲。

 

【我观如来前际不来,后际不去,今则不住。

第一个从三时来说。观如来时,实际上所谓的如来,前际从来没有来过,过去没有产生过,从世间来观察,“前际不来”:过去已经过去,没办法来了。“后际不去”:后际(将来)如来也没有去过哪里。“今则不住”:现在他也不住在哪里。如果前际没有来,后际也不可能去,今则更不可能住。所谓的如来其实就是这样。

《金刚经》:“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是名如来。”

如来是什么样呢?他从来没有来过,也从来没有去过,这就是如来。也就是说,一切万法是无来无去的本性,从法身层面来讲,这就是如来。

今天可能讲得比较深奥,和昨天晚上的课有所不同。昨天晚上很多人认为:“哇,太简单了,这些道理不说我也懂,没问题的。”昨天是不说也懂,但今天晚上的课,也许我说了你也不一定懂。(上师笑,众笑)

以上是从三时的角度来观察,如来“离妄相”的原因。其实如来就是我们的心,如《金刚经》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此处从心的实相的角度来讲,这和以三时来分析如来的道理如出一辙。

 

【不观色,不观色如,不观色性;不观受想行识,不观识如,不观识性。

第二,从五蕴的角度来分析如来“离妄相”的原因。首先,“不观色”,即如来不是色法,并不是白红蓝等颜色;其次,“不观色如”,即也并非像色法一样,以另一种象征性的法来表示,如《金刚经》所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不能以见色法的方式得见如来;“不观色性”,即如来也并不是观色法的本性,前面是从色的显现上来讲,此处是从色的本性上来讲。

我们所使用的译本是这样从五蕴的角度进行解释的,但唐译此处为:“我观如来色真如性,其性非色;受真如性,其性非受;想真如性,其性非想;行真如性,其性非行;识真如性,其性非识。”如来并非色的真如,如来的真如并没有色的自性;同理,如来也不是受的真如,因为他的真如没有受的自性……以此类推,如来同样不是想、行、识的真如。这样就从五蕴分别进行了观察。藏译对此处的解释也与唐译一致。

这两种译法略有不同,这里是从色、色如、色性三个方面来解释。如来并非色法,虽然显现上如来具有相好的身相,我们也会依靠佛像、唐卡等祈求获得如来的加持,但是,真正的如来的法身,并非色的自性,也并不会以色来求得。

从这三个方面同理类推受、想、行、识四个蕴处也是一样的:如来不观受、想、行、识;不观受如、想如、行如、识如;也不观受性、想性、行性、识性。

最后的“不观识如,不观识性”,也是对这个推理进行了重复解释。如果从文法工整,与“色”对应的角度来说,应该是不观识,不观识如,不观识性。

《杂阿含经》前面关于五蕴的部分,也基本都是采用这种方式进行推理解释的。前面对色法进行详细分析,中间对受、想、行进行略说,最后对识稍作广讲,这是佛经里面一贯的推理方法。

实际上并不是把如来的本体观成五蕴,因为五蕴的本体与如来的本体是不一不异的,如果如来有五蕴相,那就与处于轮回的众生无异了,这会有很多的过失。

所以,第二个如来“离妄相”的原因就是如来不观为五蕴。

 

【非四大起,同于虚空。

接下来是第三个如来“离妄相”的原因,即所谓的如来,并不是由四大——地水火风而来的,因为四大的本性如同虚空一般,因此,如来的本性也同虚空一般,并非由四大而生。

 

【六入无积,眼耳鼻舌身心已过,

第四个如来“离妄相”的原因,如来六入无积,即六入不起。“六入”,即六处。如来并不是依靠眼耳鼻舌身意六根而产生的。为什么呢?因为如来超越了眼根的形道,耳根的形道,鼻根的形道,舌根的形道,身根的形道,识根或意根的形道。所谓的“已过”,就是说如来已经超越了十二处中的内六处,为什么呢?因为法身如来已经超越一般众生六根的境界,并非其六根能够缘取的对境,否则如来就变成了世俗的显现,而非真正的如来了。

 

【不在三界,

第五个法是“不在三界”,即如来不处于欲界、色界、无色界中,因为这“三界”仍处于轮回中,属于众生界,而如来法身完全超越了三有轮回,因此不为三界所摄。

 

【三垢已离,

第六个法是“三垢已离”。“三垢”,指贪、嗔、痴三种垢染,这里是指如来早在因地时,就已断除所有贪、嗔、痴等烦恼障和所知障的习气。

 

【顺三脱门,

第七个法是“顺三脱门”,如来已经实现、随顺或抵达了“无相”、“空性”和“无愿”三解脱门的究竟境界。

 

【具足三明,与无明等。

第八个法是说如来已经具足了“三明”,即通常所说的宿命通、天眼通和漏尽通。有些不同版本解释“三明”为佛明、菩萨明和无明明,此三明亦即佛菩萨的境界。

按照僧肇大师的注解,“与无明等”是指三明与无明烦恼等同之意。但在《乾隆大藏经》中,同样是鸠摩罗什翻译的《维摩诘所说经》,这一句的翻译为“具足三明,无得而得”,意思是三明以无有可得的方式而获得。可能这样翻译更恰当一点,毕竟“与无明等”在解释时还是有点牵强。但这样翻译也可以吧,我看包括僧肇大师在内的其他有些大德,也用这个版本作过解释,唐译、藏译等的说法也与此类似。

前段时间我也分析过,若我们以后弘法,宣讲《维摩诘经》时最好采用《乾隆大藏经》的版本。因为从历史来看,藏文《大藏经》源远流长,较为古老。但是在康熙年间,官方曾组织了阵容强大的校勘团队,刊印了官版《甘珠尔》(大藏经对勘局中也已收集该版本)。《乾隆大藏经》作为康熙版《甘珠尔》的延续,与其有一定关系,因此比较可靠。

 

甘珠尔

《龙藏经》是清康熙朝内府藏文泥金写本。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所典藏的清康熙朝泥金藏文写本《龙藏经》,是现存年代最久、保存最完好的中国历代宫廷所制作的藏文大藏经,不但制作极为精美,全藏更收集了释迦牟尼佛所说的显密经典约1100部,在各种版本的《甘珠尔》中是最多的一种。

 

(上师喝水)昨天讲世间法你们说太简单了,今天讲“法身”、“中观”,看你们还觉不觉得简单。(众笑)

 

【不一相,不异相;

第九个法是“不一相,不异相”。因为法身不是一相,它已万德具备,具足所有的功德;也不是异相,在究竟意义上也没有别别他体的相,与虚空一味一体,并无一个实体的法。

 

【不自相,不他相;

第十个法是“不自相,不他相”。刚才念传承时念了很多遍的“马勒巴”,就是“不”的意思。按照藏文的译法,每个“不”都要逐一表述。如同《心经》,汉文的“无眼耳鼻舌身意”,仅用一个“无”作否定词,就能把“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全否定了;而藏文里(上师念藏文),每句都要加上“没有”,所以就是“没有眼、没有耳、没有鼻、没有舌……”(上师笑,众笑)确实藏文的译法稍有不同,这也是为什么刚刚念藏文传承时有那么多“马勒巴”,而汉文就会相对简洁点。

“不自相”是指法身没有真实的自相,而是随众生根机不同,在众生界显现各种应化身。“不他相”是指本体上也没有实质性的他相,而是在寂灭法性中如如不动,所以并没有真实的他相。

 

【非无相,非取相。

第十一法:如前一样,并不是没有相,而是应众生根机各异而显现不同形象。也没有一个取相,指恒常处于寂灭、寂静的状态。所以并不存在恒常、真实的相,如《华严经》云:“法身恒寂静,清净无二相,为化众生故,示现种种形。”法身恒常寂灭、清明,但为了度化各种众生而于众生界中示现种种显现。此处从两方面阐述法身,即实相中没有真实的相,但显现为色身时,又示现种种不同。

 

【不此岸,不彼岸,不中流,

第十二法:法身不在此岸,即轮回中;也不在彼岸,入于涅槃中;也不中流,指不处于烦恼或染污法的缠缚中。

 

【而化众生。观于寂灭,亦不永灭。

第十三法:藏文个别译本中没有“而化众生”这一句。法身虽然不堕两边,但仍然会化现于众生界中。虽可观寂灭,却又永不隐没。意思是法身佛利益众生而显现之时,虽然本体安住于寂灭之实相,但在众生界还是会有所显现,并不像声闻、缘觉那样处于寂灭中。

 

【不此不彼,不以此,不以彼。

第十四法:法身因离一切相,以其智慧而不偏堕于此,也不偏堕于彼。以其悲心不会厚此薄彼,故而普遍饶益所有众生。

以上十四个法是从所取方面来讲离妄相,以下是从能取方面来总结。

 

【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识识。

意思是,用圣者的智慧无法了知,用一般世间凡夫人的意识也没办法了解。意思是法身佛已经超越一切相,不管以圣者智慧还是凡夫分别念都无法真正认清所谓的法身佛。

以上第一段是讲“离妄相”的内容。第二段讲“离假名”,远离一切虚假的名称,总共有十一个法。

 

【无晦无明,

首先讲到,无有黑暗,无有光明,在真正实相上,黑暗和光明是观待而安立的。如果光明的本体不存在,那么黑暗的本体也不存在。同理,无明之本体不存在,那么观待之智慧也不并存在。所以从无明与智慧,或黑暗与光明来说,法身并没有二元的分别。

 

【无名无相,

第二,一切万法本身无名无相。若名是假立,则所代表的相也是没有的,如云:“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即所有相都是假立的。

 

【无强无弱,

第三,佛并无强弱之别。虽然有时在众生面前显得非常强大;但在有些众生面前,因大悲心之故又显现得温和柔软,所以佛并无强弱之分别。或者也可以这样解释,强和弱是观待而安立的,本性上强弱都不存在。

 

【非净非秽。

第四个法,在本性上不存在清净,也不存在肮脏。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中有好与坏、黑与白、是与非、对与错的分别对立,不是好人就是坏人,非对即错,非上则下,这些绝对对立的认知习惯已在脑海根深蒂固了。

若从佛教的般若思想层面,也即用中观道理来分析,这种二元对立的观念,在某种意义上是根本无法成立的。因为清净和不清净,其真正意义的本体,是绝对找不到的。

我们今天对法身智慧稍作分析,一方面它看似远在天边、遥不可及,同时法身与每个众生的心又是一味一体。法身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其实它与我们平时的观念完全不同。

在我们的日常观念中,要么是好,要么是不好,要么是黑,要么是白。实际上,用中观智慧分析时,能否得到这样的一个实相——对永远是对,错永远是错,或者强永远是强,弱永远是弱,有没有?对我们所认为的强或者弱的本体进一步观察时,会发现所谓的强、弱只不过是假名而已。这一点通过现代物理的量子力学也能观察到。所以,中观的教义并不仅仅是一种宗教信仰,更是真正契合于真理的道理。

有时候一说“没有名,没有相”,“没有方向”,有人就会觉得:“啊,怎么没有?明明是有的!”这就是我们的分别念。对这些分别念进一步观察,就了无可得,这就是中观的空性。

刚才讲了第四个法,净和秽也没有。

 

【不在方,不离方,

第五个法,没有所谓东南西北等方向,也没有离开这些方向。

 

【非有为,非无为。

第六个法,有为法是因缘所作,本性上并不存在,而无为法是一种妙用,实际上也不存在。

如《宗镜录》所言:“佛真法身,犹若虚空。应物现形,如水中月。”佛的法身,就如无为法虚空一般。世俗中的现象就如水中月影一样,看起来好像有显现,实际上这种显现是现而无自性的。因此,究竟来说,法身既不是有为法,也不是无为法。

 

【无示无说,

第七个法,“无示无说”,无法用任何方式来表示,也无法用任何方式来言说——不可思议般若波罗蜜多。

 

【不施不悭,不戒不犯,不忍不恚,不进不怠,不定不乱,不智不愚,

第八个法,是六波罗蜜多。我们平时布施时,就如刚才所讲的二元对立状态,要么慷慨解囊,要么吝啬小气。但实际上如来法身是不布施、不吝啬。布施不存在,吝啬也不存在;戒律不存在,犯戒也不存在;安忍不存在,瞋恚也不存在;精进不存在,懈怠也不存在;禅定不存在,迷乱也不存在;智慧不存在,愚痴也不存在。

所以,大家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对声闻乘来说,或者就世间的道德观念而言,确实应行持六度善法;但在究竟的实相意义上,也即法性境界中,六度和六度的违品是无二无别的。此时,善与恶,美与丑,在本性意义上是完全相同、一味一体的,无有任何差别。正因如此,密宗净见观直接抉择了等性无二的无上智慧。

 

【不诚不欺,

第九个法,“不诚不欺”,诚心和欺惑这两者在本性上也不存在。

 

【不来不去,不出不入,一切言语道断。

第十个法是“不来不去”,第十一个法是“不出不入”,最终总结为“一切言语道断”,禅宗也经常使用这句话,意为无法用语言表达。如《中论》所言:“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去。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我稽首礼佛,诸说中第一。”这一远离四边八戏的道理从何而来?正是本师释迦牟尼佛所宣讲的非常殊胜的缘起法。在所有的言说中,远离四边八戏的中观境界最为殊胜高尚。我们并不是依靠单纯的信仰来赞叹佛陀,而是通过理性智慧分析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很合情合理的。

以上讲了观法身佛的十一个法,尤其是最后的总结句——“一切言语道断”,这也是禅宗经常提及的。这是第二段。

第三段是从“非福田”开始,主要讲离一切言语。前面讲了“离妄相”、“离假名”,现在是“离言语”,离开一切语言的境界。共有十六个法。

 

第一法:

【非福田,非不福田,

法身如来安住于离戏实相中,没有所谓的福田、悲田之说,也没有不是福田之说。

 

第二法:

【非应供养,非不应供养;

法身在究竟意义上没有所供、能供、应供的概念。当然,色身是应供正等觉,有应供的功德。但法身并非应供,也非不应供,远离了此二边。

 

第三法:

【非取非舍,

法身没有对善法的“取”,也没有对恶法的“舍”。远离了取和舍。

 

第四法:

【非有相,非无相,

如言“如来断戏论”,法身如来实际上断除了所有相的戏论——既不是“有相”,比如一体之相、他体之相;也不是没有相,如前面所讲,在名言中,如来可以在众生面前显现各种相,所以也并非无相。

 

第五法:

【同真际,等法性。

如来等同于真正的实相,即一切万法的实相。真正意义上的“见如来相”,实际上就是现见万法实相。《华严经》中云:“最胜妙法身,一切莫能见,教化众生故,导师为示现。”如来的法身依靠分别念无法见到,但是为教化众生的缘故,导师佛陀方才示现色身。

从法身层面来讲,有二取执著的有情无法见到如来身相,但由于法身不可思议的因缘,如来可以为了教化众生而示现色身。所以我们回向时,也是包含了有法——发心和发愿的威力。比如我们会发愿“让世界和平、众生安乐”等等,发心也有其法尔之力。

世俗有法中有一种缘起力,在因缘具足的时候,众生的发愿、祈祷、回向或者超度等等,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威力,因此心中的发愿可以如理如实成就。

 

第六法:

【不可称,不可量,过诸称量。

这样的法身,语言不可称,心不可量,超越了所有称量。我们的语言和思维极其有限,想要表示真正的如来本相非常困难,因此有时会用“以手指月”的方式,依靠上师的指示见到自己的自性如来。当然,如来法身并不是真正能宣说或指出的,只不过是依靠一种方法直指心性而已。

 

第七法:

【非大非小,

如来没有体相,所以不是很大的;而且他遍于一切万法,因此也不是很小的,即是“非大非小”。

 

第八法:

【非见非闻,非觉非知,

不同于凡夫眼根所能见到的色法,如来不是能见到的;不是耳根能听闻到的;不是鼻根、舌根、身根能觉受到的香、味、触;也不是可以用意识了知到的。所以,我们的六根不能了知法身如来的本体。

 

第九法:

【离众结缚。

如来断除了一切烦恼——“结”与“缚”。以大乘法分析,由于烦恼的本体本来就是清净光明、无实相,因此远离一切结与缚,无所束缚。

 

第十法:

【等诸智,同众生,

如来法身等同一切法身智,一切如来的法身智都是等同的,一切众生心的实相也是等同的。有些版本讲的是“同诸法”,也可以这样讲。

 

第十一法:

【于诸法无分别。

无有对一切法的分别念。如禅宗所说:“打得念头死,许汝法身活。”意思是,当念头死亡,法身才成活。当我们所有的分别念全部断除,才会认识到法身的本来面目。

 

第十二法:

【一切无失,无浊无恼,

认识到法身本来面目后,所谓的得、失、浊、烦恼等全都没有了。有些译本中为“无得无失”,其他注释则解释为:语言上无失,心上无浊,身体无有恼怒,即对应身口意来阐述。

 

第十三法:

【无作无起,

从果方面讲无作,从因方面讲无起,即因果全部无有,如来法身超离了因果。

 

第十四法:

【无生无灭。

法身无有实相故,因此无有生。无生,则无灭。

 

第十五法:

【无畏无忧,无喜无厌无著。

如来法身在本体上没有畏惧、忧愁、欢喜、厌烦、执著,没有阻碍。

其实,能到达这个境界,应该是一种真正的快乐吧。即便身处轮回之中,也没有畏惧和忧伤,没有欢喜和厌烦,大家应该向往达到这样的境界。可能有些人说:“这样也不太好,植物人就是这样的。”(上师笑,众笑)其实,植物人和如来法身还是有一定的差别,不能这么理解。(上师笑)

听说有些人吵架的时候,就想当植物人:“太痛苦了!轮回太痛苦了!”其实,我们很多痛苦就是自己的执著引起的。昨天我例举了“野马效应”,有些人说这对他而言比大圆满的窍诀还管用。因为他自己在生活中,心态就像野马一样,看上去挺厉害,但内心脆弱得经不起一句话,稍有风吹草动,就心烦意乱、伤心痛苦,也觉得自己的修行境界还需要提升。

其实,大乘佛法以及密法中所宣讲的境界是很殊胜的,即便我们暂时还做不到,但能听闻诸如“无畏无忧、无喜无厌”的教言,也是很好的。我们心的本体,其实本自具足这样的境界和特性,只是暂时被烦恼障和所知障遮蔽及扰乱,才令我们漂泊沉溺在轮回中。

因此,如果我们非常努力地修行,即便不能立即达到“无忧无喜”的境界,但也会和以前有所不同。如果自己以前对得失、名利等非常执著,通过修行,便会对其中许多道理看得非常透彻。且不说大空性、大中观等法义,有时候仅仅观无常,都会对我们助益良多。

前段时间,我回到了阔别三十多年的家乡,就感觉收获很大。这些收获并非来自于大圆满法,也不是因为回想起了当年取“伏藏宝瓶”的故事(众笑),而是观无常令人感慨万千。

我家乡的山河大地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当地的人们却早已面目全非。以前,每一个山谷里居住的人家我都十分熟悉,而如今,老一辈人全部都离开了这个世间。他们的子女们大多也都退休了,就连第三代人都纷纷成家立业,成了家主。这让我有种深刻的感触,觉得人活在这个世间的确时日不多。再过十年、二十年以后,又会是怎样的状况?因此,趁现在还没有离开人间,还有机会时,应当多积累一些善法,认真地观修空性、菩提心等殊胜妙法,如此生命才有意义。

倘若一直耽著于世间琐事,短暂的人生将稍纵即逝。那天在路上,儿时的记忆不断浮现在我眼前:“这个山谷里住的是哪家,那个山谷里是哪家……”那时,他们每个人对自己的家庭都特别执著,为了生活拼命地努力,但如今都纷纷离开了人间,令人不由心生悲怆。那天,我一方面感觉很开心,见到了很多家乡故友,但另一方面,也感慨世间万物的无常变迁。这也是依靠观修无常得到的收获吧。

对此,也许大城市里的人感受并不明显,但对于我们牧民而言,回到自己的家乡,见到曾经熟悉的人,的确有深刻的感受。那天,我遇到一位童年的玩伴,刚见面时我心想:“这个老人是谁啊?”后来才认出:“哦,原来是跟我同岁的谁谁谁……”(众笑)很多往事都历历在目。

总之,我对无常还是很有感触,好像随时都有无常的感觉。也希望大家能够获得“无畏无忧,无喜无厌无著”的中观境界。如果没有,那就经常思维轮回的痛苦,思维无常,这对自己的修行也是一种鞭策。

 

【无已有,无当有,无今有。

第十六个法,是从三时的角度来宣讲的。如来法身在过去、现在、未来都没有,实相中并不存在任何实有,了不可得。

以上,从十六个方面进行了抉择,宣说了从“语言”方面不可得之理。

 

【不可以一切言说分别显示。

前面的“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识识”,是离假名。这一句是总结,“不可以一切言说分别显示”。慧远大师等前辈大德的注释中,对经文都有十分细致的分析,类似划分科判一样。我核对时也发现,鸠摩罗什的译本与藏文版、唐译在语句上还是有所差别。但我担心放在一起宣讲,会增加大家理解上的难度。因此,我就只是按照鸠摩罗什的译本为大家讲解,其他译本的不同之处并未阐述。本来我们宣讲如来法身,是想让大家开悟的,如果讲得太冗杂,大家非但没有开悟,反而迷失了方向,那我也有过失了,所以不敢这么讲。

但如果有可能,你们自己还是要多参考一些前辈大德的注释。以前我们闻思的时候,学习任何一部经论,自己都会翻阅许多不同的译本和讲记。我不知道大家的参考资料多不多,其实,如果想要认真闻思,应该多参考一下其他不同的观点,这是很有必要的。我个人而言,时间上还是有一定的困难,所以也只能作这些参照,也算是可以了,对吧。

 

【世尊!如来身为若此,作如是观。以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

维摩诘居士接着说:“世尊,如来色身便是如此,应当如是观。如此而观,叫作正观;反之,若作其他观,便叫作邪观。”

我几年前将《观经》译成了藏文,因为藏文版中没有这部经。今年学院闭关期间,也是要求每人念诵一百万阿弥陀佛的名号,并将《观经》、《无量寿经》等,加入了学院印制的藏文念诵集中。

大家应该都记得,《观经》中非常重要的“十六观”,即“日观想”、“水观想”、“地观想”等观修方法。经文中每一观之后,都有一句:“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也如是定义了正观与邪观。

以上从三个层面,分别宣说了如何观如来的法身。即应远离妄想、假名、言语,便是正观。我们也应当以正观来理解如来,倘若将其视为一种色法、相法,有形有色的,那就是邪观了。

本来今天是想讲到这里,但用“邪观”做结尾,缘起不太好,是吧(众笑,上师笑)。为了创造缘起,还是再讲一点吧。

 

【尔时,舍利弗问维摩诘:“汝于何没而来生此?”

这时,舍利弗问维摩诘居士:“您是一位了不起的大菩萨,您是从哪一个世界来到我们这个世界的呢?”

下面,维摩诘居士便准备回答他。维摩诘居士的答案,我们明天来揭晓,好吧。(众笑,鼓掌)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