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58课 2019年07月22日

 

(暂未定稿)

(上师念传承)

下面继续讲《维摩诘经》。前段时间没有上课,当中我有段时间出去看病,同时也去了一些地方讲课。从今天起我们继续学习《维摩诘经》的后面部分。

《维摩诘经》已经讲了一年多的时间,后面剩下的内容也较少了,希望大家继续认真地听闻。每个人发心做任何一件事情都不容易,在修行过程中,都或多或少会遇到一些违缘和障碍,这些我们都要想尽一切办法去克服。

今天紧接着之前的所讲内容。首先回顾一下前十品的主要大意:维摩诘居士示现生病了,诸声闻和菩萨们前去探望。整个过程是在维摩诘居士家里。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示现生病住院了。从十一品开始,维摩诘居士和声闻众,还有香积世界来的这些菩萨们,一起前往释迦牟尼佛所。其间维摩诘居士施展神通神变,从香积世界得到美食。在这个过程中,佛陀宣讲了利用美味佳肴也可以行持很多佛事的道理。上堂课讲了十三种佛事,包括佛衣服、卧具、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等佛菩萨的微妙化现,这些都是佛以不同的方便来利益众生。

很多人可能认为,所谓“佛事”,就是超度、念经等等,实际上真正的“佛事”,是指佛通过种种善巧方便度化众生的行为,或者说是佛度化众生的一种事业。

平常人看来,佛为了度化众生所做之事都应该是“正能量”的、能对治烦恼的,或是易于被理解接受的,才应叫做佛事。但《维摩诘经》中却讲到了一般我们难以想象的情形:当我们产生烦恼或遇到魔众时,要知道实际上这也是佛度化众生的一种方法,或是我们即将获得成就的一种征兆。因此,在修行中,若遇到种种麻烦,诸事不顺,烦恼深重,身心痛苦不堪等状况,也许其实是佛在加持我们,使得我们正好可以依靠这些障碍,来获得更高、更深、更微妙的境界。我们今天就紧接着讲这种“佛事”。

按照一些大德的讲法,佛事分为正行和利行。正行就是前面讲的十三种佛事,包括语言文字、梦幻泡影等等各种现象,以这种方式来做佛事。由此我们不仅懂得了佛法更为甚深的意义,也对佛法的普遍性和广泛性有了进一步的了知。

现在大多数佛教徒只知道传统上或概念上的一些佛教教义,但对佛教真正的甚深意义确实无从了知,所以佛教徒特别需要闻思。只有通过闻思才能真正通达佛法究竟的奥义。我们都自以为是佛教徒,对佛教也有所了解,就像有些人说的那样:“我虽不敢说对佛教的了解到底有多少,但我对佛教的教义确实有所了解。”可实际上我们确实很不了解。对于佛教的许多道理,除了所受的社会教育或概念上的一知半解以外,更深、更奇妙的道理根本就是遥不可及。

这里讲到了佛事有正行和利行两种。前面已经讲了正行的佛事,现在开始讲利行方面的佛事。

 

【阿难!有此四魔,八万四千诸烦恼门,而诸众生为之疲劳,诸佛即以此法而作佛事,是名入一切诸佛法门。

佛告诉阿难,有四种魔和八万四千种烦恼,这些烦恼和魔是令众生疲劳之因。诸佛以此法,即以八万四千烦恼和四种魔来做佛事,这叫做“入一切诸佛法门”。

对于这点,可能很多人都会感到不可思议。在我们的观念当中,以贪嗔痴三毒为主而引起的八万四千烦恼是必须要对治的。怎么对治?慧远大师的《维摩经义记》里面说:贪嗔痴以及等分的这些烦恼,用八万四千法门来对治。

(上师咳嗽,交代旁人)有点热,男众那边的窗户开一下。今天上午学院有考试,我去了一下考场,有些人在监考。哇,有些考场一进去就“香气”扑鼻(众笑),所有人都专注在考卷上,所有的窗户都闭得死死的。我想:我是不是到了香积世界?(上师笑,众笑)

(上师念藏文)《贤劫经》中有个教证:对治贪心、嗔恨心、痴心及等分烦恼或一切烦恼,各宣说了二万一千法门。《维摩诘经》的许多注释中引用了这个教证,有些是部分引用,有些是全部引用。

按传统说法,为了对治烦恼,佛陀宣说了八万四千法门。但《维摩诘经》里的说法却与之不同。差异在哪里呢?按僧肇大师的《注维摩诘经》中说:“佛事有三种。一以善作佛事。光明神力说法等是也。二无记虚空是也。三以不善八万四千烦恼是也。”

佛事有三种:善的佛事;无记的佛事;恶的佛事。

善的佛事:前面讲到了十三种佛事,全都是如梦如幻的善法。当然,里面有些并不全部显现为善,但也可以说是善的佛事。

无记的佛事:犹如虚空。虚空看起来虽然是不善不恶的,但依靠虚空可以证悟。例如密法中观空而证悟,这也是一种佛事吧。

恶的佛事:就是这里讲的八万四千烦恼。当烦恼产生的时候,它就是度化众生的方便方法。为什么呢?实际上真正通达了烦恼的本体或意义时,即可以毒攻毒,此时烦恼完全变成了一种智慧、一种佛事。

《维摩经义疏》中云:“以欲除欲,以瞋除瞋。犹良医以毒除毒。”意即依靠贪心断掉贪心,依靠嗔恨心断除嗔恨心,就像良医依靠毒药来除毒。按世间常规来说,这是匪夷所思、难以接受的。通常大家都知道,毒应以药来除,又怎能以毒除呢?但对于一些良医而言,“以毒攻毒”也未尝不可。

《宗镜录》引用了《维摩诘经》第四品“菩萨品”中“诸烦恼是道场,知如实故”一句,以说明此理。其实在第四品里已经讲了大量的“烦恼是道场”、“众生是道场”、“一切法是道场”等各种各样的道理。另外,《宗镜录》也引用了《仁王经》中的经文:“众生未成佛,菩提为烦恼。众生若成佛,烦恼为菩提。”意即在众生还没有觉悟的时候,纵然本体是真正的菩提,但却将它执著为烦恼;若众生已经觉悟了,此时,即便是烦恼也会成为菩提。

在说完良医以毒解毒之后,又说到了“下医”,即比较下等的医生,他会将药变成毒,就像现在我们的有些医生,本来拿的是药,但没有用对,反而成了毒,以至于残害了病人的性命。

但是有些上医,即上等的医生,即便是毒药,他也可以化毒为药,巧加利用。

修行人也是如此。如果修行比较好,即便有烦恼,也可以成为菩提、成为修行的因;但若修行不好,境界很差劲、很低劣,则即便是最殊妙高深的菩提妙法,于他而言,也会成为最终堕入地狱的因。就像有些人,本来非常殊胜的密法或大乘佛法,修到最后,这个法不但对他毫无利益,反而成为了堕入恶趣的因;而有些修行人,即便出现了一些烦恼,但也能将其转为道用,最终成为自己获得解脱的因。

“恶的烦恼也是佛事”的道理,此处讲得非常清楚,大家要好好地如理思维。尤其是按照传统的说法,大家都觉得贪嗔痴是应该对治的,如果出现贪嗔痴,一定要用八万四千法门予以对治。

经典中是如何计算八万四千法门的呢?首先贪心、嗔心、痴心、等分烦恼各有二万一千种,与之对应的对治法门也有二万一千种,四种烦恼共计八万四千种对治法门。二万一千法门又是怎么计算的?佛的功德有三百五十种,每一种功德具足六度,三百五十乘以六,这样就有(上师稍加思考,与座下略作互动)二千一百种功德或善法,然后每一种法门都可降服四大、六尘,这样最终有二万一千种功德或善法,有些经典是这样宣说的。

这是我前面……又跳下去了,今天的电脑有点显现无常(众笑),不太好用,今天它很不听话。(上师在电脑上翻找准确的讲记位置)

 

【菩萨入此门者,若见一切净好佛土,不以为喜,不贪不高;

下面讲到菩萨入此法门,若见如此清净、善妙的佛土,不以为喜,因为菩萨已经入了依靠烦恼和魔也可以转为菩提的法门,则见到如极乐世界般的佛之庄严刹土,也不以为喜,并不会贪执。不像我们凡夫,遇到一些特别殊胜的环境,就会喜不自禁地惊叹不已:“哇,好美啊!”继而产生贪著。但入于此法门的菩萨并无此过。

 

【若见一切不净佛土,不以为忧,不碍不没,

如果见到不清净的地方,比如我们所处的这个娑婆世界,或是人间显得比较低劣的地方,像非洲一般脏乱差的刹土,菩萨也不会因此而担忧、伤心、痛苦或绝望。因为这些对自己都不会造成阻碍和损害。(“不碍不没”后面是不是应该有个句号?也许是吧!)

 

【但于诸佛生清净心,欢喜恭敬,未曾有也。

无论清净与否,菩萨对一切刹土都没有喜和忧,完全平等对待。并且,这些菩萨也对佛生起坚定不退的清净信心,以及欢喜的恭敬心,这种未曾有的欢喜心和恭敬心也能源源不断地产生。

刚才讲到,所有菩萨入得以烦恼做佛事的境界,接下来讲原因。

 

【诸佛如来功德平等,为化众生故,而现佛土不同。

包括唐译、藏译在内的有些注释,将此解释为“诸佛如来已经通达一切诸法本自平等,但为了成熟以及度化众生,因而示现各种各样或清净或不清净的刹土。”

在有些佛经中也有谈及,七佛中比如毗婆尸佛、迦叶佛、释迦牟尼佛等佛,虽也示现不同身高,但这只是度化众生的方便方法而已,本质没有任何低劣或贤妙的差别。所以“净”与“不净”在本体上是无二无别的。

在《大智度论》中对此也有讲述:“释迦文佛更有清净世界如阿弥陀国。阿弥陀佛亦有严净不严净世界如释迦文佛国。”释迦牟尼佛也有像阿弥陀佛佛国一般清净的世界;而阿弥陀佛既有如极乐刹土这样庄严清净的世界,也有如释迦牟尼佛的国土一样显现不清净的世界。这些事情也许我们都闻所未闻,更不曾想。

智者大师也曾谈到,释迦牟尼佛在西方有名为“无胜”的清净刹土以及其他不同的刹土,因为一切诸佛入于此中,现正广转法轮。

所谓的清净或不清净,究其本体是平等无二的,但针对个别众生的根机或思想而言,这样的分别也确实存在,然而从广义上讲,还是有很多不同。

我看到僧肇大师的注释中讲到:“在净而净在秽而秽。美恶自彼于佛无二。”在清净的众生面前显现净相,在污秽的众生面前显现秽相。但其实美和恶完全是观待于自己,在佛的境界中没有差别。也许这样的见解很多人难以理解,因为《维摩诘经》有些内容打破了我们的常规思维模式。我们总是固执地认为:“清净就是清净,不清净就是不清净,烦恼就是烦恼,智慧就是智慧。”诸如此类的众生执著确实刚强难化,而其中以凡夫与声闻乘的执著尤为深重。但实际上,一旦我们打破了这种分别念,断除了二元对立的执著,我们就会发现,从某种意义上讲,清净与不清净其实是平等无别的。

前段时间从汉地回来后,我去了家乡一趟,在家乡的所见所闻,不禁使我回想起孩提时的故事,让我对于清净和不清净又别有一番感悟。

我小时候也曾做过“伏藏大师”,确切地说是“伏藏小师父”吧,这个故事不是很好听,原本是想保密的,但今天因缘特殊,因此也和大家分享一下。但事先说明哦,这个故事的部分内容,也许有些人无法接受。

故事发生在我的家乡热阔村,这里群山环绕(我能记得名字的山谷大概有二十多座),坐车穿过山谷也要半天时间。村子看起来还是挺大的,现在约有一百六十多户人家了。

儿时我天天在这里放牛,但自从1985年离开村子出家后,我就一直没有回去过,弹指间,已然三十多年过去了。

这次回乡恰逢村里人耍坝子,村民们都希望我去看一下。原本我想拒绝的,但转念一想,离别至今也有三十多年了,还是去看看吧。

故地重游,忽然回想起了孩童时一些关于伏藏方面的故事。在我们耍坝子的草地旁边有个湖,名叫“干湖”,在湖里面取“伏藏”的故事我等会儿给大家讲,现在先看一个小视频。(众笑)

(众笑,鼓掌)

刚才片子里播放的耍坝子场景就在湖畔,而这个小湖泊就是干湖。平时的干湖波光粼粼、澄澈见底,但在雨后,湖水就会比较浑浊。虽然夏天有湖水,但由于冬天结冰,人们也就习惯地称之为“干湖”了。通过短片,大家可以看到,干湖地处山顶,在夏天百花烂漫之时,从湖边眺望群山,一览无余,风景异常秀丽。

去年接受一位外国记者采访时,我也没想起什么特殊的故事,但这次经过干湖,往事历历涌上心头,就如《入行论》中所说:有些事依靠对境才能回忆起。

故事发生时,我应该是四五岁还是五六岁,记不太清了。那时经常和放牧的小伙伴一起在这里玩耍,有的小伙伴穿着衣服,有些连衣服也不穿(牧民孩子的生活方式和城市孩子有所不同吧)。我们经常在湖边或采集鲜花,或尽情高歌,或嬉戏玩闹,当然偶尔也会打打架。这些情景现在回忆起来依然别有滋味。

刚开始,我们男孩儿、女孩儿们一起在湖边快乐地玩耍嬉戏,后来到湖里游泳沐浴时,忽然,我摸到一个漂亮的扁状“宝瓶”,当即喜出望外,连声叫唤小伙伴们过来围观。

过去老人们经常讲伏藏大师们的故事,我听过德钦朗巴在岛湖的某个地方,从湖里取伏藏的故事;也听过德玛朗巴在不丹的然洪湖取伏藏的故事。所以这次摸到瓶子,一边琢磨着“我是不是真正得到了个伏藏宝瓶”,一边欢喜雀跃、欣喜若狂,摩拳擦掌着要给大家“灌顶”。(众笑)

虽然那个时期信仰佛教不像现在这么公开,还比较低调隐秘,但有时也会偷听到一些老喇嘛传授闻解脱灌顶。他们在传闻解脱灌顶时,经常念“阿毗肯扎,阿毗肯扎”。我便有样学样地用湖水给小伙伴们“灌顶”。

那天湖水不是很清澈,比较浑浊,但小伙伴们都很开心地跑过来接受“灌顶”。我就一边念着“阿毗肯扎”,像这样(上师将杯中水倒在掌心,一饮而尽。众笑),一边自己喝,一边让伙伴们也喝,大家都特别开心。

过了一会儿,我们又到附近一个湖水澄清通透的湖那边去玩。

参加耍坝子那天,我特意看了一下,湖水仍然和当年一样碧蓝清冽。故地重游,故人已老,景色依旧,物是人非,感慨万千。我当时的那些玩伴,那些孩子们,现在全都已经老得不可思……怎么说啊?不可……(众答:“不像样子。”)啊?不像样子啊(上师笑,众笑)?那好嘛。堪布用的“都不像样子”。不像样子倒也不是,也没有那么严重。(众笑)

当时还有一些牧童,也和我们一起到旁边的湖去喝清澈的水。我对他们说:“刚才用伏藏品给大家灌顶,现在用甘露水为大家沐浴。这个清澈的水,就是无死天人的甘露。”然后我自己喝,也给大家喝,一帮孩子喝得不亦乐乎。过了一会儿,天下起了大雨。我们那时的孩子不像现在有雨伞,有些人什么都没有,好多都还光着脚。当时他们有些拿块布,有些拿花花草草编成的帽子挡雨。我就把宝瓶放在头上,说“我不需要其他雨具”。然后我们又玩了很长时间,天色渐晚,才纷纷回家。

几天之后,我家隔壁的一个出家人,叫赫莱喇嘛(当时他不敢穿出家僧服)来找我父亲岳波,以及其他几个玩伴——嘉宁玛等等,我们的帐篷都在附近,赫莱喇嘛便挨家挨户来找我们。说他家前段时间走场——按我们牧民随草而牧的习俗,冬天住在一处,夏天又搬至另一处,搬迁路途遥远——他家各种家当都驮在牦牛背上,沿路而行。牦牛到了干湖时,不小心滑到里面,背上绳子一松,好多东西翻落湖中。

你们也许没有过过这种生活,这种情况很麻烦,打捆的包袱全部松散开来,又得全部一样一样捆回去,再重新开始赶路。等到了目的地,清点物件时一看,他家老奶奶的尿罐不在了(众大笑,上师笑)。据说,那是个非常好的尿罐。那个老奶奶叫觉吉。其实觉吉老奶奶和孩子们的关系不太好。她经常向孩子们的父母告状说这个调皮、那个调皮,父母也因此经常打我们。喇嘛说:“当时你们这几家的孩子在附近玩,应该是被你们捡到了。”

我不记得后来还给他了没有。反正,我刚才说得到的“宝瓶”,实际上就是这个(众笑)……听起来可能不太好听,我们还喝了它装的水。(上师笑,众笑)

这就是密法里的清净和不清净。我可能在小时候就种下了一些因缘吧。(众笑,上师笑)

这是那天想起的一个故事,还有几个故事等方便的时候再讲。

所以,我们所谓的清净和不清净,只是自己的分别。当时可能还是孩童的缘故,尚未执著净与不净,觉得没有什么,也未曾认为老奶奶不清净。只不过后来跟其他的孩子玩耍时,他们经常用这件事来嘲笑我们:“你们是不是就是喝了什么什么的那一群人?”(众大笑)这时我们才有一点窘态。

那天,在耍坝子现场有一个叫冈嘎的女人,是当时的玩伴。我说这个故事你记得吗?她说记是记得,但是不敢说(众大笑,上师笑)。我又问了其他人,包括我弟弟,但他们都不记得了。可能那个时候他还小,但我还是记得很清楚。一到了那里,就记起了这件事,我想回忆前世是不是就是这样的。这个故事就讲到这里,也许不太光彩,但也是事实。

下面讲回原文:

 

【“阿难!汝见诸佛国土,地有若干,而虚空无若干也;如是见诸佛色身有若干耳,其无碍慧无若干也。

佛告诉阿难,你可以见到若干种佛土,有高有低、有山沟、有悬崖、有平地、有凹凸不平,而虚空没有若干种,是完全融为一体的。

同样,诸佛的身相虽有若干种,有的高,有的不那么高;有红色、有黄色,颜色形状不尽相同。然而,佛陀所证悟的智慧无有阻碍,是无碍的智慧,因为诸佛在法界当中是一味一体的,本体当中没有高下。

 

【阿难!诸佛色身威相种性,戒定智慧,解脱解脱知见,力无所畏不共之法,

佛又告诉阿难,诸佛的身、光(唐译和藏译中提到的功德更多)、威严、相、种性、戒定慧、解脱和解脱知见(指无漏五蕴),以及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等,这些叫做内证功德。

唐译和藏译版本中,佛陀的身、光、相、色等这些功德是分开讲的,“色”是一种功德,“光”是一种功德(我们这个译本没有讲“光”),“身”是一种功德,“威”是威严的、庄严的,“相”是各种妙相,“种性”等是分开宣说的。

以上为佛的内在功德。下面是讲佛度化众生的外相:

 

【大慈大悲,威仪所行,及其寿命,说法教化,成就众生,净佛国土,具诸佛法,悉皆同等,是故名为三藐三佛陀,名为多陀阿伽度,名为佛陀。

大慈大悲,及威仪所行(其他译本里面还有“行为”和“圣道”),还有佛的寿命,说法教化众生,成熟众生,清净佛土,还有佛陀具备的各种佛法,这些度化众生的外相,都是相同的。

三世诸佛不仅内证功德,如我们常说的戒定慧、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方面的功德是相等的,并且在度化众生的外相方面——以大慈大悲度化众生、于众生面前示现的行住坐卧的威仪、包括住世的时间,都是相同的。

凡是佛,都会用佛法来度化、教化众生,在清净佛土等方面也是相同的,故名为“三藐三佛陀”(即“三藐三菩提”),或是“多陀阿伽度”以及“佛陀”,共有三个名称。

佛陀与世间人的不同之处在于,世间人在贪嗔痴等烦恼方面的相同点比较多,但在戒定慧、解脱知见、清净刹土,或是十力、十八不共法等方面却不相同;而诸位佛陀却是在功德、内证方面相同。正因如此,叫做“三藐三菩提”。

“三藐三菩提”意为“正遍知”或“正等正觉”。此处的“正”是相对“邪”而安立的,意思是,佛陀的智慧完全正确,而不是如六十种外道等的邪见。“遍知”则是指,对世俗谛与胜义谛等一切万法全部通达无碍。所以实际上,“三藐三菩提”就是正确地通达胜义、世俗的一切万法。这是从通达的智慧层面而言,也是第一个特点。

第二个特点是“多陀阿伽度”,我们现在翻译成“如来”,藏文是“德因夏巴”,意为“如法如是行”,指佛陀如理如实通达一切万法的实相。所有三世诸佛,全都是“如是通达一切万法”,因此叫做“如来”(这也是佛陀的十个名称之一)。

第三个特点是“佛陀”,意为“正觉”、“觉悟”。藏文是“桑吉”,“桑”为清净,“吉”为觉悟、证悟。断除烦恼障与所知障为清净,觉悟一切万法为智慧,这是从功德方面而言,所以“佛陀”这个名称具有甚深的意义。

 

【阿难!若我广说此三句义,汝以劫寿,不能尽受。正使三千大千世界满中众生,皆如阿难多闻第一,得念总持,此诸人等,以劫之寿,亦不能受。

佛陀告诉阿难:“如果我广说以上三句的意义,那么就算你的寿命长达一劫,也不能尽受。不仅如此,就算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全都像你阿难尊者一样多闻,且具足正念、总持,甚至同样获得长达一劫的寿命,也依然无法全部接受。”

 

【如是,阿难!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有限量,智慧辩才不可思议。”

因此,佛告诉阿难:“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功德无有限量,智慧、辩才、功德全都不可思议!”

如果我们仅仅将佛陀视为一个普通的印度王子,或是看作与孔子、老子及柏拉图等相同的享有盛名的凡夫,就无法通达诸佛如来的智慧密意。

佛陀在《金光明最胜王经》说:“如来智海无边际,一切人天共测量,假使千万亿劫中,不能得知其少分。”如来的智慧如海一般无量无边,即使一切人、天共同测度,千万亿劫中也不能得知其少分。

当然,也许会有人提出疑问:“佛陀真的有这么大的功德吗?”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慢慢思维,毕竟人类未知的领域还很多。虽然科学界有很多说法,但科学家们也都承认,人类对宇宙的认识少得可怜,主流数据是仅有区区3%,而对其余97%的现象则难以测度、无法了知。但是对如来不可思议的功德,也许我们会在学习后更加明白!

美国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预言:2045年,人工智能将远远超越人类智慧,可能比人类聪明数十亿倍。虽然人们对此众说纷纭,目前人工智能也仍在发展阶段,智慧远不如人类,但几十年后的未来,或许的确如此,人工智能将远远超胜人类。目前人工智能一秒内能处理和积累的数据,已经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了,人类的大脑以及分别念,很难与之相比。当然,人工智能能够处理的仅仅是人类有限的数据,对于更深广的层面,比如自性的本体、胜义谛空性的教义等,任凭人工智能再怎样发展,也是无法测度的。

而如来通达万法实相的智慧,相信不用多说,许多学习过《中观庄严论》和《中观根本慧论》的道友,都应当有所了知。如《中观四百论》云:“若于佛所说,深事以生疑,可依无相空,而生决定信。”倘若对如来所宣说之法产生怀疑,应当学习空性法门,依此便能对如来通达万法智慧的量产生决定的信心。

此处宣讲了如来具有如此不可思议的辩才、智慧及大悲。对此,如果没有认真地闻思,便难以通达。反之,若能真正去学习,到一定时候,定会有所了悟。那时,对如来的感恩之心也会油然而生。

我们常讲,弟子对上师的信心,应当从法义方面建立。如果弟子依靠这位上师(宣说的正法),或其宣讲的法本,真正获得了利益,这种信心是不可退转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依靠上师的直指、上师对他的引导,最终完全明白了万法的实相,这种信心是其他任何事物都无法动摇的。那时,无论别人怎么说、怎么想,自己的内心都会无比笃定:“依靠上师的恩德,依靠佛法的恩德,我已经通达了这个世界(万法)的真相。如果没有这样的因缘,我永远也无法了知,将永无止境地沉溺在轮回之中,可怜之至!”

许多修行人到一定的时候,都会无比感恩上师三宝、诸佛菩萨的恩德,原因就是其内心已有所得。不论是自心与佛法之间,还是上师与弟子之间,关键是法是否融入于心。倘若法真的已融入内心,这种信心是无需他人提醒的,会始终了然于心。

前年,藏编组的道友将法王如意宝的一些零散教言编辑成册,作为法王涅槃十四周年的纪念品。我最近也正在翻译,完成后你们可以看看。其中有一段文字,表达了法王如意宝对托噶如意宝的信心。从中也能看出,弟子与上师之间的关系,应当体现在认识自心方面。虽然我并未完全表达出那段原文的意义,但这其中的确有着非常特殊的缘起。

世间的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往往只体现在传授知识的层面,但佛法却截然不同,师徒之间的关系,主要是在于认识心的本性。尤其在密法中,有一些缘起和关系,就如同此处经文所说,是“不可思议”的。这种不可思议,没有信仰的人可能无法接受。就像对不懂科学的人说科学家有多么不可思议,他也会嗤之以鼻一样。

比如我家乡的一些牧童,现在还是老观念,他所有的价值观都在牦牛上(众笑)。交流时的话题也是:“某个地方有好多草啊,这个地方非常好”、“那儿的牦牛特别听话”……如果跟他讲人工智能……我那天倒是没有跟村里老人孩子们讲人工智能,不然我在他们心中已经变成科学家了。(众笑)

其实我们那个村很可怜,地处偏远,现在大概有160户人家,600多人,却迄今为止,连一个大学生、一个干部都没出过。

近年来,我在许多地方建过学校,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家乡竟然还是老样子。那天一看:“哇,原来我是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啊!”如果我和村里的人聊人工智能,他们很可能也是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同样,如果对那些从没闻思过的人说:“佛陀的智慧不可思议,空性是什么什么……”他肯定也茫然不解、不知所云:“是不是杯子里没有水,这叫空性啊?”(众笑,上师拿起杯子喝水)他觉得证悟空性就是“杯子里面没有水”、“经堂里面没有人”,这就是证悟空性了。(上师念诵藏文偈颂)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中曾说:“百般观察人头上,不可能见畜生角,若说未见彼者故,已证空性人皆证。”如果说没有见到人的头上长了角,或是“屋里没人”,这样就认为自己证悟了空性,那这样的“空性”岂不是人人都可以证悟了?!倘若如此,印藏智者们也不会穷尽溢美之词来赞叹其稀有难得了,对吧。不知道我刚才“跳”到哪儿去了。

 

【阿难白佛言:“我从今已往,不敢自谓以为多闻。”

这时,阿难尊者白佛言:“我从今以后,再也不敢说自己是‘多闻第一’了,太不好意思了,不能这样自不量力!”

 

【佛告阿难:“勿起退意!所以者何?我说汝于声闻中为最多闻,非谓菩萨。

佛陀告诉阿难:“你不要退失信心,没事,我说你是多闻第一,只是在声闻乘中,不是在菩萨乘中,你别害怕。”(上师笑,众笑)

其实我们有时候也容易心生傲慢,比如阿难,他可能也因为“多闻第一”的名声,故在声闻中比较傲慢,但佛陀此时告诉他:你虽然在声闻中是多闻第一,但却无法与菩萨的智慧相提并论,在佛陀面前就更不用说了。

同样,有些人虽然有大学生、博士生的头衔,但这也只能说明你在某个专业,某一点上的成绩,倘若纵观全局或在其他层面,你可能连小学生都不如。此处,佛陀也告诉阿难:你只是在声闻乘中比较不错,多闻第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对吧。(众笑)

 

【且止,阿难!其有智者不应限度诸菩萨也。

佛陀继续对阿难说:且止,阿难!有智慧的人不会测度菩萨。

菩萨的境界、行为、智慧及悲心等,的确难以测度。

 

【一切海渊尚可测量,菩萨禅定智慧,总持辩才,一切功德不可量也。

一切大海的深渊尚且能够测量,菩萨的禅定、智慧、总持、辩才等一切功德却无法度量。菩萨利益众生的行为和境界也是不可思议的。《华严经》云:“菩萨行无量,一切莫能知,示现一切行,欲度众生故。”菩萨在世间示现各种各样的行为,都是为了利益众生。他们在不同的众生面前,会示现不同的境界,这是我们凡夫人难以测度的。比如,虽然佛陀早已远离了贪嗔痴,但仍会在有些众生面前示现有贪欲心,在恶龙面前示现嗔恨心等等。大海的深广也许可以测量,事实上,大海对于现在的科学家们而言仍有许多未知的领域,菩萨的戒、定、慧却更加深不可测。

 

【阿难!汝等舍置菩萨所行。

因此,佛告诉阿难:你们这些声闻最好不要去衡量、评价菩萨的行为。

佛陀在其他经典中也曾说过:“像我和我这样的人,才能了知补特伽罗的相续,一般人则难以彻知。”菩萨各种各样的化现,同样难以揣度。

 

【是维摩诘一时所现神通之力,一切声闻辟支佛于百千劫,尽力变化所不能作。”

此处的“一时”,在一些藏文译本中是“一上午”或“一会儿”。意为:维摩诘居士在短短一顿饭的时间中所显现的神通力,一切声闻和辟支佛在百千劫中使尽浑身解数也做不到。的确,维摩诘居士从香积世界带回来的那钵香饭,能令这么多人享用饱足,其家中也是一会儿空无一人,一会儿又宾客满堂,如此神变,是声闻缘觉在多少劫中也无法做到的。

因此,诸佛菩萨的示现、行为、无量的法门及大悲确实都是不可思议的,他们对不同根机的众生,会示现不同的行为。因此,佛陀此时教诫阿难:“汝等舍置菩萨所行。”

以上,佛陀主要是为了清净声闻乘行人的心。因为,佛陀接下来将要转有为法及无为法的法轮。在此之前,一方面需要清净以阿难为主的声闻行者的心,否则无法用佛法来饶益他们。因为声闻乘仍有实有的执著,而这种实有的执著是需要断除的。另一方面,从香积世界前来的那些菩萨们也比较傲慢,依靠维摩诘居士的神变,也能够断除他们的傲慢心。

就像听闻密法前需要修共同外前行和不共内加行一样,此处,佛陀首先清净了声闻乘的实执之心,随后清净从香积佛土来的菩萨们的傲慢之心,清净了他们的心之后,才能给他们传授正行的法。

 

【尔时,众香世界菩萨来者,合掌白佛言:“世尊!我等初见此土,生下劣想,今自悔责,舍离是心。

此时,众香世界的菩萨合掌对佛陀说:“世尊啊,我们刚刚来到您的娑婆世界时,的确生起了一些十分下劣的想法,觉得这里的众生寿命短暂、相貌丑陋、烦恼昌盛、见解拙劣,整个世界也充满了荆棘、瓦砾等不清净的事物。因此,当时我们特别看不起这里。但现在,我们非常后悔,我们要舍离这样的心。”他们在佛陀面前忏悔,要把以前那颗低劣的心完全放下。

不仅是这些菩萨,有些道友也是如此,开始时可能对娑婆世界产生一些邪见、恶念,心感厌恶,但通过佛陀的教言,完全改变了想法,自己的信心也更加坚定。

 

【所以者何?诸佛方便,不可思议!

为什么呢?因为诸佛的方便不可思议。

对于佛而言,一切都是平等的,这些不清净的拙劣显现,全都是诸佛菩萨度化众生不可思议的方便。

 

【为度众生故,随其所应,现佛国异。

佛陀为了度化众生,示现出不同的国土。《大萨遮尼干子所说经》中宣说了(佛度众生的)“十二种浊”,你们方便时可以查一下。(复次诸善男子。如来应正遍知。更有方便。汝等应知。何以故。诸善男子。诸佛如来。有十二种胜妙功德。犹如醍醐。于诸味中。最为胜上清净。第一能净一切诸佛国土。如来于中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等十二。一者示现劫浊。二者示现时浊。三者示现众生浊。四者示现烦恼浊。五者示现命浊。六者示现三乘差别浊。七者示现不净佛国土浊。八者示现难化众生浊。九者示现说种种烦恼浊。十者示现外道乱浊。十一者示现魔浊。十二者示现魔业浊。善男子。一切诸佛所有国土。皆是出世功德庄严具足清净。无有诸浊。如此过者。皆是诸佛方便力现为利众生。汝等应知。)

一般而言,大家都对“恶浊”避之不及,不论是烦恼浊,还是业力浊等等,觉得这些都是很负面的。但实际上,依靠它们能令我们获得清净的智慧。因此,当我们看到污浊不净的国土,遇到恶劣的众生和人性时,一方面你要了知其本性,另一方面,这些令你无法接受的人事物,也许正是佛陀度化众生的善巧方便。

有些人在生活中可能遭遇了非常巨大的痛苦和打击,一时间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但一段时间后回头再看,这个“坑”也许对你人生和修行都有着极大的意义。如果能够利用好这些磨难,它们就能成为修行的助缘。正如前文所说,良医能将毒药变成良药,而在庸医手中,良药也会成为毒药,这一点十分重要。同样,好的修行人,烦恼也能变成菩提,修得不好,佛法也可能被修成邪法,毁坏自相续。

 

【唯然世尊!愿赐少法,还于彼土,当念如来。”

藏地许多人辞别上师前都会说:“我要离开了,您给我(传一点法吧)。”那些从香积世界来的菩萨们,现在也要向佛陀告别了,他们说:“佛陀啊,您给我们传一点法吧,这样我们回去后,也能依此时常忆念如来。”

此处,“唯然”我查了几个不同的版本,但都没有明显的解释,藏文版也是如此。“唯然”可能是一个呼唤词吧:“世尊啊,我们马上要走了啊!”“上师啊,我要离开了,在我的这个法本上签两个字啊,我好不容易来一趟啊!”(上师模仿,众笑)

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我去新疆和东北时,觉得路途特别遥远,因为当时我们大多数都是坐火车,像乌鲁木齐、齐齐哈尔等地,去一趟十分不易。当时我想:“哇,这个地方来一趟太不容易了!以后在学院遇到东北、新疆来的居士,我要对他们好点,他们太辛苦了!”结果回到学院后,好像又没啥感觉了,觉得从东北来的和从成都来的是一样的,也没有特别关注过。尤其是到西方国家去的时候,就经常会想:“哇,飞机上都飞了这么多天,那以后他们到学院来,应该对他们好一点。”等回来后就又淡忘了。那些以前对我很好的道友,来到学院后,可能觉得我人格不好(众笑),因为我去他们那里时,他们特别热情友好,现在他们来到学院,我却对他们不理不睬。(众笑)

 

【佛告诸菩萨:“有尽无尽解脱法门,汝等当学。何谓为尽?谓有为法;何谓无尽?谓无为法。如菩萨者,不尽有为,不住无为。

佛告诉诸菩萨:“我的法门中有‘有尽’和‘无尽’的解脱法门,你们应当认真修学。什么是‘有尽’呢?有为法叫做有尽的法门,那什么是‘无尽’呢?无为法就是无尽法门。”

“如菩萨者,不尽有为,不住无为。”这句话十分重要,我们接下来要学习的核心内容,都包含在“不尽有为,不住无为”这八个字中。这句话的大致意思是:“如菩萨者”,即凡是发了菩提心的人;“不尽有为”,“有为”即世俗法,“不尽”意为不能断灭,就是不要断灭世俗法,包括信心、善根等;“不住无为”,也不能一味地安住在无为的空性中。这句话具体的含义,在下面的几堂课中,会有非常精彩的宣讲。

希望大家在一生的修行过程中,始终铭记这句话。否则,有些人太过偏于空性法,只耽著安住在空性或禅定的境界中,什么善根都不积累。世俗的善根和胜义的善根,两者同样重要。“智悲双运”中,有着甚深的奥义。

今天我们就先总说“如菩萨者,不尽有为,不住无为”。我在藏微博里可以发这个教言。有时候找不到什么可发的东西(上师笑,众笑),下一条我就发这个,找到一个可发的内容也很好,对吧。

但很多人肯定不懂:“什么叫不尽有为,不住无为?!”(上师笑)不懂就不懂吧,“痛则不通,通则不痛”,“不懂则懂,懂则不懂”,这也是一种方法。(众笑)

好,今天讲到这里!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