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57课 2019年05月21日

 

(暂未定稿)

(上师念传承)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意。

为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接下来我们继续讲《维摩诘经》中的《菩萨行品》。昨天已讲过维摩诘居士、文殊菩萨及众香世界的菩萨们都来到释迦牟尼佛所,并于佛前各自安住,此时关于香饭的故事情节就开始上演了。昨天讲到了舍利子、阿难尊者、佛陀等之间的一些询问和对话,最后一个问题是:“那这个香饭什么时候能消化掉呢?”就此我们也宣说了声闻乘未得道者和已得道者的不同情况;菩萨乘又分为未发心者、已发心者、不退转者和最后有者补处,这之间的差别都已经讲完了。

我看到有些注释中提到:菩萨乘的后面三者分别对应“无漏三根”。在《俱舍论》中讲到有二十二根,最后为未知当知根(未知欲知根)、已知根(知根)和具知根(知已根)三种。其分别对应昨天讲的后三者。这三者是已发心者、已得到无生法忍者和一生补处者。

作为声闻乘的阿难尊者,面对这么美妙的香饭,不太容易接受,这种现象与现在那些没有学过佛或仅学过皮毛但未深入佛法精髓的人有相似之处,他们经常对甚深法义无法接受、领会,甚至产生种种误解。

 

【阿难白佛言:“未曾有也,世尊!如此香饭能作佛事。”

阿难对佛陀说:我从未遇到这么神奇的事,世尊,如此香饭能做佛行事业?以前我们的饭只能填饱肚子,除此之外还能做佛事,我从来都没听说过。可能我的学识或智慧极其有限吧,此类事情我确实前所未闻,所以对我来说,这是非常稀有的。

一般来讲,饭食确实只能充饥饱腹,也许有时候还能治疗一些疾病,除此之外,还能做这么广大的佛事,确实超乎凡夫人的想象。在汉地或日本等地,一说佛事,似乎就是开个法会,要么是念长寿经或发财经,作一些超度、除障法,要么是开水陆法会,或者进行梁皇忏、普佛、瑜伽焰口等,诸如此类,都当做是佛事。当然,从狭义上讲,这也算是佛事的一种类型。

广义上讲,《维摩经义疏》第六卷里面说“佛事者,教化众生,令得悟道。”真正的“佛事”,就是通过讲经说法等各种方式教化众生,让众生得到开悟。这点非常重要。

希望以后各个寺院和道场,都能重视讲经说法。不要一说到佛事就只是想:一年做了多少佛事?念了什么经?对寺院做了哪些供养?这样的行为并非真正的佛事。佛事并不是为了收取钱财,或仅作一些超度,真正的佛事就是教化众生。鸠摩罗什也说:“佛以化人为事。凡是化人皆名佛事。”所谓的佛事就是教化、饶益众生。

哎呦(上师突然表情痛苦,背部不适,动动身体。上师问左边的男众)你们锻炼身体吗(众笑)?怎么锻炼?爬山(众笑)?(上师转向女众)你们有没有锻炼?没有是吧。你们爬哪个山?泰山是吧(上师笑,众笑)?好吧,我也应该爬山。

这里说的佛事,和我们平时的观念有点不同,真正的佛事以及度化众生的各种方式,下面会讲。方便的时候,你们查阅一下《华严经》,里面也讲到各种不同的佛事,包括凡夫的、声闻乘的佛事。你们以后也可能会说“我要去某寺院做个佛事”,所以了解这些很有必要。

我觉得最重要的佛事是闻思修行。佛法分为教法和证法,教法是以讲闻来弘扬的,证法是通过修行来体悟的,这应该是所有佛事中最大的佛事。为这样的佛事创造各种因缘和条件的人,就是弘扬佛法者。

如今由于我们没有很好地学习传统文化,而其中有些观念确实非常珍贵,另外还有一些历史的、传承方面的原因,导致我们无法明白佛事的真正含义。所以,一说佛事,我们就想到开个保佑今生来世平安的法会,以为这就是佛事,实际上真正的佛事是怎样的,下面会讲。

 

【佛言:“如是,如是!阿难!

阿难当时问佛陀:“哪有这样的佛事啊?我从来都没见过,用饭怎么做佛事?”他心里就有一个疑问。这时候佛陀说:“是是是,阿难你是应当了知。”

下面按照鸠摩罗什的版本,佛陀在这里讲了十三种不同的佛事。唐译和藏译等不同译本中,在数目、划分方面稍有一些出入,但是大的原则几乎一致。

 

【“或有佛土以佛光明而作佛事;

“或有佛土”,就是在有些佛的刹土当中的意思。实际上藏文中每讲一种佛事都有这一句。十三种佛事中的第一种是,在有些刹土当中,以佛的光明来做佛事。

所谓的光明就是发出无限光芒。《大智度论》中对佛的光明也有阐述。首先佛陀的身体放出大光芒。虽然它是一个身体的光芒,但是依靠这种缘起,佛马上就会展现一个智慧的光芒——佛陀宣说佛法,遣除众生相续中的无明黑暗,故可称为智慧的光芒。

我们经常在经典中看到,佛陀身体发出光芒的时候,一方面可使下面的弟子马上产生信心;另一方面说明佛即将要讲经说法了。其所放的光明有许多不同的意义,如《华严经》中讲到,佛陀放光说法,有光明名欢喜,有光明名炽盛……等等。佛陀用各种不同的光明来度化不同的众生。

正如《大集经》所说:“日月光明坏现冥,佛光能坏三世闇,如来具足神通力,胜于一切诸天光。”日月的光明能驱除世间的黑暗,而佛陀的智慧光明能照破三界中的愚痴与无明。以如来圆满具足的神通力所示现的光明,超胜世间天人的一切光芒,世间的光在佛光前全都黯然失色。有时候高僧大德示现圆寂,或在弘扬佛法时,也会出现一些瑞相,比如天空出现彩虹、种种光等。这些都是以光明来做佛事。

90年左右,上师如意宝从印度回来后,有一天我们正在大经堂查看打地基的准备工作。当年大经堂的位置是个大院子,正在那时,虚空中出现白光。法王当时说:“我在佛陀转法轮的鹿野苑,给印度当地学生讲法时,也曾出现过这种一模一样的白光。今天大经堂打地基的时候,也是如此,看来我们喇荣在未来很多年内,都能将佛法弘扬光大。”当时我们感觉法王有点太乐观了——人的分别念比较重时,就会想“也许这样,也许不一定”。但三十年后回顾当年,完全印证了法王的说法,缘起确实是不可思议的。有些人会说:“不要执著这些!每天都执著相干嘛?”但出现一些光是一种因缘,当因缘具足时,就能给普通人示现一种瑞兆。依靠这种方法,很多众生能得以度化。

确实,我们若依靠理论来讲经说法——讲因明、《俱舍论》等等,很多人会感觉枯燥无趣;而如果天上出现彩虹,好多人都会“哇!……”(上师模仿大家激动的样子,众笑),欢呼雀跃,倾巢而出。还有人对我说:“哎哟,您天天这样辛苦地讲课,倒不如您哪天放个白光,这样很多人就会自然而然起信心了。”但是我想仅仅依靠“放光”来度化,也不是长久之计吧。若能如此,那晚上外面有很多路灯放光(众笑),众生早该度完了。

但有时候,众生还是喜欢执著“显现”。适当示现也是有必要的,所以也不能一概否认:“啊,这些都执著相!不行!不行!”我们以前去峨眉山,在千佛顶上的云海里总能看到很稀有的峨眉佛光,他们说那是普贤光。我总共去过峨眉山两次,一次是跟法王去的,一次是跟德巴堪布去的。云海里一出现这种佛光,很多游客就不禁欢喜若狂:“哇!快给我照个相(这样……这样……上师摆剪刀手等各种pose,众笑)!”这也应该是诸佛菩萨为度化众生而不拘一格示现的各种方便吧。对此,我们既不该全盘否认,也不能完全确定,对吧?!

这是第一种佛事,用光来度化众生。

 

【“有以诸菩萨而作佛事;

第二种方式,是以诸菩萨而做佛事。在某些刹土中,佛陀尽管默然不语,但却派遣或者幻化一些菩萨来做佛事。就像《维摩诘经》的上半部分,佛陀几乎缄默不言,而由维摩诘居士、文殊菩萨来说法。还有像《华严经》、《妙法莲华经》等很多经典,都是依靠佛陀的加持力由菩萨来说法,比如《心经》就是由观音菩萨所说。所以,在有的刹土,佛并不一定明显地现身,而是以菩萨等身份来度化众生。

 

【“有以佛所化人而作佛事;

第三种方式,是以佛所化人而做佛事。佛陀如果发现没有直接度化世间众生的因缘,就会幻变出一些化人,或者是菩萨,或者另外的佛来度化。另外有些讲义对此也持同样的观点。

有一尊佛名须扇多佛,此佛在世时没有机缘度化众生,于是示现圆寂,而后转化成另一尊佛的身份住世一劫,方才有因缘来度化众生。譬如《妙法莲华经》里的多宝如来,他示现圆寂后又在释迦牟尼佛住世期间,以另一种幻化身来度化后人。

因此,有时候佛以化人来度化众生。此处的“化人”,可以理解为善知识,就像之前引用的教证一样——“阿难莫哀伤,阿难莫哭泣,末时五百世,我现善知识,饶益汝等众。”佛通过幻化成善知识,乃至上至婆罗门、国王,下至乞丐、屠夫等各种身份的形象来度化众生,这也是一种佛事。

因此,我们平时也不应该仅凭自己的分别念来观察:“哇,这个应该是佛菩萨,看起来白白胖胖的。”“哇,这位特别庄严,肯定是佛菩萨的化现!”而对于有些矮矮瘦瘦,甚至羸弱多病的人,就轻蔑地一口断定:“这种人肯定不是佛菩萨的化现!”

那些凡夫认定的佛菩萨,最后很可能是骗子;而那些并不被看好的人,却很可能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者。因此,对于佛菩萨的化现,仅凭肉眼很难看到真相。

所以,有时佛会以所幻化的化人来做佛事,这是第三种佛事。

 

【“有以菩提树而作佛事;

第四种佛事,也有一些以菩提树而做佛事。

(上师摸后腰,略显痛苦表情)有一块儿有点痛,不知道是什么……唔?什么原因?啊?动的话有点痛……可能是天气原因,原来开刀的地方最近有点痛。

所谓菩提树,一般是指见证佛陀成道的那棵菩提树,位于印度的菩提伽耶,这一点众所周知。

据玄奘在《大唐西域记》里记载,菩提树也叫毕钵树(毕钵罗树),原本枝繁叶茂,高耸入云,有好几层楼那样高。但后来遭到世人砍伐,菩提树就只剩下现在人们所见的高度了。《大唐西域记》不仅提到菩提树,还对印度的很多圣地都有详尽的描述和记载。

以后若因缘具足时,我会给大家讲解《大唐西域记》和法显所著的《佛国记》。对于佛教徒而言,若没有这两本书籍,当年佛陀降生、转法轮等历史踪迹都会无处可寻;而对于全人类,这两本书也提供了大量的历史风土人情及史料记载。所以无论哪方面来讲,这两本书都意义非凡,贡献巨大。

藉此机缘,我也想告诉大家,今年以来,我专门花了一些时间研究了印度的相关史料,也有一些鲜为人知的发现。现在暂且不讲,之后我会给大家陆续讲解(众鼓掌)。不要鼓掌,这样不好,以后不能这样,对吧?(众笑)

两千五百多年前的一个群星璀璨之夜,菩提树枝繁叶茂,佛陀端坐其下,降服魔道,证悟菩提,成就无上佛果。因此菩提树也具有不可思议的功德。如今我们经常使用的星月菩提、凤眼菩提等念珠,如果真的是用菩提子所做,虽不好说与菩提心有无直接关系,但功德确实也难以想象。

在义净所译的《曼殊室利咒藏中校量数珠功德经》中,对菩提念珠的功德也有描述。大概意思是说,如果有人手持真正的菩提念珠,无论是否依法念诵持咒,只要随身手持念珠,无论其行住坐卧是否具足威仪,所出言说是善是恶,悉皆转为善法,功德自然增上,获福无量。

这部经后面也讲了一段故事,说乃往过去有佛出世,有一名外道对佛教生起大邪见,并种种毁谤。但后来他儿子骤亡,外道心中念言:“如今我儿子突然离世,可能因我谤佛所致。据说菩提树极为胜妙,若将儿子的尸体放至此树下,停留七天,不知孩子能否死而复生。若真如此,说明佛树功德不可思议。”

于是他把儿子的尸体放到菩提树下,经过七天不间断地念佛,后来孩子果然奇迹般地复活了。于是,该外道放弃自己的宗教,转而皈依了佛陀。自此菩提树也就多了“延命树”的美誉,同时因为佛陀在此树下获证圆满菩提,因此也被尊称为“菩提树”。

菩提树显现上和毕钵罗树是同一个品类。在印度,毕钵罗树漫山遍野,随处可见。但像印度金刚座的菩提树那样,具有不可思议功德的树,可能寥若晨星。所以菩提树确实可以用来度化众生,但要确认究竟是不是“菩提树”或“毕钵罗树”。

以前我曾到过一位汉地居士的院子里,他告诉我那里种了一棵菩提树。我问他:“你怎么知道这棵树是菩提树?”“我是特意从印度移植回来的,是菩提树准没错了!”他理所当然地认为。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菩提树,反正就是有一棵树(上师笑,众笑)。他自己坚称是菩提树,并用英文和汉文都做了标注,同时他也请我用藏文题写,但我不确定这是否是菩提树,所以没有同意,回绝了他的请求。

这位居士对佛教了解可能不多,但确实信心可嘉。自从有了“菩提树”,他也开始模仿释迦牟尼佛,经常在树下“如佛一般”地打坐(上师笑,众笑)。当时他可能不懂,也许现在正在听课,也懂了(上师笑,众笑)。如果听到,请千万不要不高兴哦!

但用菩提树做佛事是确有其事的,这也是我们讲的第四种做佛事的方式。

 

【“有以佛衣服卧具而作佛事;

第五个讲用佛的衣服卧具做佛事。藏文版中没有提及“卧具”,而唐译中则把“佛衣”和“卧具”分开讲述了,有些译本的一些内容是各自不同的。而这里的意思是指佛陀的袈裟、胜妙的衣服、床榻、卧具……这些物品也可以饶益有情。

佛陀在世所穿的袈裟,在涅槃之后,由迦叶尊者带到鸡足山入定。时光奔流不息,漫长的数亿年岁月过后,弥勒佛出世时,当年释迦佛的袈裟还能现见。当弥勒佛示现成佛以后,也会携带众眷属来到尊者处,给眷属们介绍:迦叶尊者所持的袈裟,是贤劫第四佛,也就是释迦牟尼佛利益众生时所穿的袈裟。可见,也有以佛衣来利益众生的佛事。

《大方等大集经》中也讲过类似的公案,说五百僧人以虚空藏菩萨的加持力,用衣服来饶益众生或者做佛事。当时,五百声闻弟子供养虚空藏菩萨五百件袈裟。尔后,这些衣服经菩萨加持瞬间消失不见,杳无踪影。

众弟子遂问菩萨:“我们供养给您的衣服去哪里了?”

菩萨回答:“它们已经被我藏起来了。”虚空藏菩萨的神通,就像现在的网络云端一样,运行迅捷又变化莫测。接着菩萨又补充:“欲知详情,汝等可问本师释迦牟尼佛。”

于是,大家便去请问佛陀:“我们供养给菩萨的衣服,瞬间消失不见,是怎么回事呢?”

佛陀答复:“从此处往东方,在遥远的无量世界之外,有个山王如来的刹土。依靠虚空藏菩萨的三摩地等持力加持,那五百件袈裟正在发出妙音饶益那里的众生。”

现在想来,这些着实不可思议,但也是确实真实发生过。声闻乘弟子供养的衣服,依靠菩萨以虚空藏等持加持或印持,在他方世界中能饶益众生。

纵观浩瀚的历史长河,依靠妙衣来饶益众生的公案数不胜数。以前莲花生大师、宗喀巴大师留下来的法衣,历经多年,后代众生依旧能以此得到饶益。前几年,上师如意宝的衣服切片,也被我收藏在嘎乌盒里(上师拿出所佩戴的嘎乌盒)。这和你们的(挂件)可是有点不同,我的这个好看一点(众笑)。(上师向大家展示他的嘎乌盒)这面是法王如意宝的像,那面是上师的衣服,中间还有上师的舍利等等。(上师笑,众笑)

以前我们小时候病得严重了,或者突发疾病,就把有些上师的衣服片点燃,再用衣服燃烧的烟熏一下,或吃点烧衣服的灰,马上就能康复。这或许是信心所致,或是有一种加持的力量。

可能没有信仰的人会觉得:“把别人的衣服切片挂脖子上,太愚痴了。这和我的衣服没有区别,有什么用啊?!”

但正如《地藏十轮经》所讲,即使出家人的僧衣被切成片,也会有无数非人前来顶戴、供养。所以一般情况下,真正德高望重、戒律清净、修行境界特别高的人的妙衣或头发,即使如微尘般细小,都有无数的天人和非人在供养。

对于有信仰者,这从理论上完全说得通。但对没有信仰的人,即便有再多的理论依据,他还是拒不承认,这也没办法。所以,我们对传承上师、祖师大德的加持品比较重视,也并非空穴来风。

当然,能利益众生的除了衣服外,还包括一些卧具、法座。86年的时候,法王一行巡查了藏地很多地方。我那时刚来学院一年,胆子也比较大,就祈请法王说:“请上师一定要莅临我们家乡。”并一直在上师面前强烈地祈求。

后来法王慈悲应允,他没有去我们寺院,而是来到上罗科玛并传法,并且待了五天还是七天。当年法王传法时所用的法座,到现在都一直妥善保存着,去年还放在了寺院的纪念馆中。所以像上师如意宝那样特别了不起的大德坐过的法座,即便多年以后,也值得大家恭敬、保存。

就像很多西方人,认为水晶很有存留价值,因为水晶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能遣除诸多疾病和不吉祥的能量。还有我们佛教的法器——磬,“叮——叮——叮——”那种叫什么?对,就是磬。这种法器,西方人也会花高价从藏地请回去,保存起来。

尤其是意大利和英国的人,他们并不信仰佛教,但对历史很重视。一些号称几百年、几千年的文物,哪怕是一颗宝石、珍珠,或床榻、书架等古董,他们都要进行收藏。

我们这里很多人可能觉得越新鲜、越高档的就越好,而许多西方人认为年代越古老,外观越陈旧的越好。有些商人特意在外表上做旧,实际上里面是新的,通过这种方式赚钱。

所以一味追求新的事物不一定就好,有时反而一些古旧的,比较有古董气息的,更具有加持和力量。甚至我们自己家里,父母传下来的物品,包括他们用过的一些东西,一直保留下来也许是有意义的。

这里讲到,用佛陀或是佛所化身的传承上师们的衣服、卧具,来做佛事。

 

【“有以饭食而作佛事;

第六种,有些刹土以饭食来做佛事。如前所讲,香积世界以香饭做佛事;阿阇世王依靠文殊菩萨的加持,为菩萨、僧众供斋而做佛事。有时是依靠饭食做佛事,有时是供斋。供斋在汉地也很常见,好多居士会在盂兰盆会时供斋。(上师有些不舒服,晃动身体。)这些前面讲过,不再赘述。

以上是第六种,以饭食或供斋做佛事。

 

【“有以园林台观而作佛事;

第七种,有些刹土以园林、台观来做佛事。藏文版当中还列举了清水、花园、无量宫殿、楼阁、豪宅等几种不同的景观来做佛事。

“园林”,包括植物园、花园等等。“台观”,如观景台等等。现在我们喇荣东边和西边各造了一个观景台,众生在观景台上看一下风景,也许就能种下善根,有这种力量吧。有时候我们去朝拜神山,不仅是朝拜山里的佛像和寺院,还包括森林、花园等周围各种悦意的景观,这也许都是诸佛菩萨的化现。

《无量寿经》中讲:“如是佛刹花果树木。与诸众生而作佛事。”这部经前面部分讲述了极乐世界里的如意树的功德,它的色、声、香、味、触全部都能饶益众生。比如树枝、树花、树果、树叶,谁看到都能产生菩提心;如意树传出的声音全都在传讲“苦”、“空”、“无常”、“无我”四法印;它散发出的妙香也有诸多功德……又或者当你观想、忆念极乐世界的一切景色,凡是与如意树结缘的众生都会得到胜妙菩提果。因此,也有以景观来做佛事的。

 

【“有以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而作佛事;

第八种,有些刹土依靠佛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而做佛事。(上师咳嗽、喝水。经堂内小婴儿发出高声,上师听之微笑。)

这是指佛陀住世时,以三十二相、八十随好来做佛事。因为佛陀的身相非常庄严,众生见之,皆生起极大信心。

以前讲过一个公案:波斯匿王的一个女儿生来丑陋无比,无人愿意迎娶,国王只能把公主许配给一个种姓低贱之人。为了掩饰公主丑陋的面貌,要求此人不能在有光线的地方与公主相见……

(经堂内有婴儿大声吵闹)稍微往远处移一点吧,不然声音太大了。没事吧?(婴儿继续高声吵闹)没事吧?算了吧(上师笑,众笑,婴儿高声自乐)。不用出去,稍微离话筒远一点就行了(上师笑)。好,可以了,差不多了。(众笑)

这位公主当时特别伤心……(婴儿又发出声音)他声音还是不错啊(众笑,上师笑),那么远的地方能发出那么清晰的声音。

这位公主伤心欲绝,她暗自发愿:如果世上真有佛陀,就请佛陀垂怜我,加被我具足妙色。至诚祈祷后,佛陀果然从地下涌现于公主眼前。依靠佛力,公主当下转丑陋身色为相好端严。

具备善妙的外表可能也是有必要的。人们都说,现在是个看脸的社会,除了相貌,其他都可以不重视。正因如此,很多人会做各种各样不健康的事情,或是通过付出一些代价得到现代化的“加持”(众笑),希望自己变得更美,获得高颜值。

不管怎样,见到佛陀的庄严身相,会让很多人自然而然生起信心。以前,弗加沙王与好朋友频婆娑罗王通信,夸耀自己的国家。而频婆娑罗王则在回信中为他推荐佛陀,说:“我们国家有一位佛陀,他的身相如何如何庄严。”于是弗加沙王对佛陀产生了极大的信心。这个公案恰好说明,佛陀以庄严身相度化众生的方式。

 

【“有以佛身而作佛事;

第九个,有以佛身做佛事。唐译中,此处与前面的相好并为一条,但其实,这也可能是指佛圆寂后,依靠铜像、金像、唐卡、画像等度化众生。

如果把我们随身携带的佛像给有缘人看,那么,即便他们是以散乱心或其他心态来看,也会在其相续中种下善根;若是有善根的人,更会立刻对佛陀生起信心。

上世纪六十年代,全国宗教形式比较紧张,甚至僧人也不能现出家相。但有时候,他们会给我们小孩子看唐卡或佛像。小朋友们都特别欢喜雀跃,对经文、佛像尤其喜爱,远远超过任何玩具。

那时候我还很小,隔壁老喇嘛经常对我说:“今天你帮我去放牛,如果听话,也没有丢牦牛,等你明天回来,我就给你看佛像!”(众笑)所以我不管多累都要去。可是回来后,喇嘛只给我看一点点:“喏,就这样,不能再看了!”(上师模仿,众笑)“你再完成一次任务,我就给你看完整的。”(上师笑,众笑)他还是很有意思的。

去年有个西方人问我小时候的事,因为我对隔壁日嘎喇嘛的印象很深,所以讲故事时经常会提到他,后来这个西方人说:“我现在很熟悉日嘎喇嘛啦!”(上师笑,众笑)

以上讲的是以身相做佛事,下面是以虚空做佛事。

 

【“有以虚空而作佛事,众生应以此缘得入律行;

对于修行人来说,观虚空就是做最大的佛事。那天讲到阿阇世王在文殊菩萨面前忏悔的公案,讲了一半,今天继续讲完。

当时阿阇世王拿着价值千银的布匹祈求菩萨接受供养,并求忏悔。文殊菩萨接过布匹后,身体隐而不现,而布匹飘于虚空。空中传来菩萨的声音:“布匹要供养于身体上!”阿阇世王闻毕,将布匹供与其他菩萨和声闻,当布匹接触他们身体时,他们皆无影无踪。他又找来皇后、王妃、侍女……最后除了自己,所有的眷属都如此。于是他将布匹披在自己身上,而自己的身体也遍寻不着。他非常害怕地问:“没有可以接受供养的身体,该如何是好?”虚空中再次传出文殊菩萨的声音:“罪业就如同你现在的身相!”阿阇世王顿时明了,对罪业如虚空般无有实相生起了定解。

跟虚空融为一体,看似一无所有,而通过这种方式能令很多人开悟。就像这个公案所讲,以虚空而做佛事!

阿阇世王是拿有形的衣服给无形的身体做供养,世上也有关于隐身衣的传说,《哈利波特》里面就有个隐身斗篷(众笑),我截了一个电影片段给大家看看,你们以后不准看哦!(众笑)

(上师播放电影《哈利波特》片段,现场笑声阵阵)哈利波特穿上隐身衣后去偷看禁书,当他打开那本书时,里面就发出了尖叫声。(上师笑)

不论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修行人,最好不要经常看电影(众笑)。本来你们出世间法的习气就很薄弱,世间法的习气却很坚固,因此就更没必要再再串习了。但也不能完全禁止,凡夫人往往有一种逆反心理,越是不让看,很多人反而非看不可。对此,有智慧的人应该能够善巧取舍。我在看这些电影时就不会被其诱惑,自己反而可以进行独立思考。

关于隐身,不仅在刚才讲到的阿阇世王的公案中有,在鸠摩罗什翻译的《龙猛菩萨传》(《龙树菩萨传》)中也有所提及:龙猛菩萨天资聪颖,二十岁时就已通达了世间的各种学问。当时他有几位小伙伴,也同样学识超群。几人便一起商量:“天下的学问我们都已学遍,今后应该好好享受生活了!”

于是,他们四处寻求隐身之术,以便潜入王宫肆意享乐。不久,他们听说有一位术士会隐身术,便前去登门求教。术士忌惮他们的聪明才智,担心倾囊相授后几人便不肯再当他的弟子,于是便留了一手,只给他们提供能够隐身的药丸,但不教他们制作方法。谁知龙猛菩萨仅仅闻一闻,就知道了药丸的配方。

随后,他和小伙伴们便依靠隐身术自在地出入王宫,纵情声色。没过多久,宫里的一些美女就有了身孕。国王得知后勃然大怒,立即召集大臣们商议对策,一位年老的大臣说:“这等怪事,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鬼魅作崇,要么就是术士依靠变术所为。陛下可在宫中各处撒上细粉,若是术士,必有足迹!”国王采纳了这一建议,并立刻付诸实施。不久便发现了几人的踪迹,国王当即下令紧闭宫门,并派出数百位将士,手挥刀剑一气乱砍。龙猛菩萨的三个伙伴全都被当场砍死,只有龙猛菩萨聪明地躲在国王身后,才幸免于难(因为没人敢在国王附近乱砍)。

之后,龙猛菩萨反思此前经历,恍然领悟了有漏之身毫无实义,完全是痛苦的本性。于是,他下定决心皈依佛门,出家为僧了。

之后还有许多精彩的故事,其中《法苑珠林》中记载道:龙猛菩萨出家后,仅用了九十天的时间,就读遍了三藏十二部经典。他仍不满足,但人间已再无经论可读。后来,大龙菩萨将他带到了龙宫,为他展示了龙宫中所藏的无量经论。龙猛菩萨又在龙宫中如饥似渴地阅读了九十天。之后,大龙菩萨问他:“这里所藏经典,你都看完了吗?”他说:“此处所藏经典,实在无量无数,仅仅这段时间我阅读过的经典数量,就已超过了人间现存的十倍以上。”他可能只有九十天的“签证”(上师笑,众笑)。随后,大龙菩萨对他说:“其实我们龙宫里的经典还不算多,帝释天的天宫中,佛经论典是我们这里的千百万倍。”

由此可见,佛法经论浩如烟海,其数不可思议,对此大家应当了知。在我们人间,尽管印度历史上曾出现过多次大规模的灭佛事件,藏地也出现过朗达玛灭佛,汉地也有“三武一宗”灭佛的惨剧,但至今仍然留存着数不胜数的经论。

以上宣讲了“以虚空而作佛事”。“隐身”也是以虚空作佛事的方式之一。众生以此因缘,得以入于清净的律行。

 

【“有以梦幻影响、镜中像、水中月、热时炎,如是等喻而作佛事;

还有以梦幻、镜中像、水中月、阳焰水等比喻来做佛事。此处共有六个比喻,在唐译中有十个,还有如乾达婆城、帝网、浮云等。藏文和梵文版中都是七个比喻,即幻化八喻中除“影像”之外的七喻,但大意雷同,即以幻化八喻来利益众生。

我看了第一世敦珠法王降魔金刚的教言集,认为其有两大特点:一是敦珠法王时常虔诚地祈祷、顶礼莲花生大师;二是法王时常叮嘱每一位弟子,应当认识到世间万法如梦、如幻、如泡影,毫无实质。

在座各位应该对如梦如幻的道理都有所领悟。我们今年讲密法时也进行过剖析,还安排法师讲解了《虚幻休息》,其中着重宣讲了幻化八喻。我深刻地感觉到,世间万事万物虽然在我们面前显现,但是确实与梦毫无差别,这也是诸佛菩萨、传承上师们的加持。我希望大家也能对人生如梦有所体悟。世间人也常说“人生如梦”、“南柯一梦”、“黄粱美梦”等等,有许多类似的比喻,事实的确如此。

诸佛菩萨有时也会以梦的方式来度化众生。以前,嘎达亚那尊者(即迦旃延)有一位弟子,曾经是位国王,后来舍弃王位出家,跟随尊者学法。一次,他在一处林间休息时,一位邻国的王妃来到他面前听法,邻国国王得知后心生不悦,派人将他打得头破血流。这位比丘毕竟曾经也是国王,他特别不服气,暗自发下恶愿:“我今天就还俗,一定要报仇雪恨!”不管嘎达亚那尊者如何劝阻,他都不肯听从,尊者只好对他说:“你今晚且先安心住下,明天一早再出发吧。”比丘同意了。当晚,在嘎达亚那尊者加持下,他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果然还俗了,并如愿以偿地带领士兵与邻国国王开战,结果不幸惨败,并被当做俘虏抓走了。就在对方准备斩杀他时,他远远看见嘎达亚那尊者向自己走来,尊者走近后对他说:“之前任凭我如何劝阻你都不听,现在怎么落得如此境地?”说完便欲转身离去,他赶紧大声呼喊:“上师救命啊!”这一喊,就从梦中惊醒了(众笑)。之后他可能觉得这个梦的缘起不好(上师笑,众笑),就打消了还俗的念头,嗔恨心也当下消失。

因此,有时我们的一些梦境,也是诸佛菩萨的加持。我都经常做一些善梦、恶梦,也有时有梦,有时没有。我相信不管是梦,还是泡影、镜中像、水中月等等,这些都是诸佛菩萨度化众生的一种方便,都是在做佛事。《思益梵天所问经》云:“思惟一切法,知皆如幻化,不得坚牢相,观之如虚空。”了知世俗中一切法都如梦如幻,在胜义当中无有任何实质,如同虚空一般,再进行观察时,连虚空也了不可得。

 

【“有以音声语言文字而作佛事;

第十二种,以声音、语言和文字来做佛事。在之前的《佛国品》中也说:“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佛陀以妙音演说正法,令不同的众生都能获得解脱。《耳饰经》云:“末法五百世,我现文字相,观想彼为吾,尔时当恭敬。”佛陀还会显现文字相来度化众生。包括有些歌声、音乐,让人们听后十分感动,进而对佛法产生信心,以此来做佛事。

 

【“或有清净佛土,寂寞无言无说,无示无识,无作无为,而作佛事。

之前已经有一个“佛土”,这里又提到了“清净佛土”,不知道是不是鸠摩罗什翻译时担心纸墨不够,所以舍不得重新修改。

此处的“寂寞”,并非孤独寂寞之意,而是说在不同的刹土中,诸佛菩萨、善知识们会以一种如如不动,无有任何语言、文字、分别念以及行为的,远离四边八戏的禅定境界来度化众生。比如,依靠大圆满及中观的窍诀,令修行者安住在无戏论的状态之中,这也是度化众生的一种方法。

 

【“如是,阿难!诸佛威仪进止,诸所施为,无非佛事。

如是,阿难!诸佛行住坐卧等一切威仪,无一不是度化众生的善巧方便,都是在做佛事。如《中观四百论》云:“诸佛所动作,都非无因缘,乃至出入息,亦为利有情。”佛陀的任何行为,都是度化众生的因缘,乃至呼吸之间,都在利益众生。

在去年法王如意宝涅槃法会时制作的纪念手册《不忘》中,有一段话令我记忆犹新,法王说:“我依止托嘎如意宝的六年当中,从未扰乱过上师的心,就像如来芽尊者依止智悲光尊者那样,甚至没有做过一件让上师怒目而视、不欢喜的事。我对上师的所作所为从未起过邪见,上师就是开玩笑,我也觉得有深深的密意,视如善妙教言。”乃至上师一句开玩笑的话,法王都会反复思维,认为其中肯定有甚深的密义。对于那些有清净心的弟子们,会把上师的一言一行都看作是自己解脱的因缘,都是利益众生的方便。

今天我们宣讲了什么是做佛事,就讲到这里。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