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诘经》第55课 2019年05月14日

 

(暂未定稿)

(上师念传承)

课前先说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本周日有一个关于纪念佛陀的开示,对于每个佛教徒来说,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的恩德都是无与伦比的。与此同时,全球很多国家也在隆重庆祝卫塞节。前天是浴佛节,许多佛教团体都在庆祝。我们这边没有举办特别的活动,但十九号那天,我们会和大家一起过节。

我以前也讲过,各个国家和地区对于卫塞节的认定有所差异,但总的来说,都认可这是一个怀念佛陀的特殊节日。因此,对于怀念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恩德方面,想利用这个机会给大家说几句话,做个简单的开示。

作为佛教徒,我对佛陀的信心应该说还是非常坚固的,到时候也想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分享。当天还会为大家念诵麦彭仁波切造的《释迦牟尼佛修法仪轨》的传承。这是星期天的安排。

《善生经》应当明天就会讲完,后天开始讲《宝性论》。关于《宝性论》,听众也许会有限制。我们现在各方面都在进行规范,有缘的人应该是可以听到的。如果因为人数限制或其他原因未被录取而没有听法资格的,也许只能等下一次,或将来在其他有缘地方听受。若因特殊情况未被录取,也希望能够理解。不管山上还是山下,不一定所有报名的人都能听到,虽然我们会尽量为大家提供方便,但因名额有限制,大家也要有一定的思想准备。

从释迦牟尼佛第三转法轮的教义来讲,《宝性论》是极其重要的。一般来说,《善生经》属于第一转法轮;《般若经》、《妙法莲华经》属于第二转法轮;《维摩诘经》、《宝性论》等属于第三转法轮。届时,我会根据具体情况,给大家宣讲《宝性论》中提到的内容。

 

现在开始讲《维摩诘经》。

昨天提到,娑婆世界的众生刚强难化。汉地佛教经典中,常出现“刚强难化”一词,这个词最早出自《维摩诘经》。的确,有些众生的心坚硬无比,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上师和教言,他的内心都不会有丝毫柔软;有的众生即使见到佛陀亲自化现的善知识,也满不在乎,觉得无所谓;还有一些众生,不管是小乘佛法、大乘佛法,还是密宗大圆满、大手印,都没办法度化他……这些众生的确是非常难以度化的。对于昨天讲到佛陀度化众生时,用“一切苦切之言”,当时由于时间关系,我感觉此处讲得还不甚满意,希望大家课后再三思维。

鸠摩罗什说:世间驯养的马匹分五种,有些看到鞭子就能驯服;有些看到鞭子还不够,只有被狠狠鞭打才能驯服;有些得用利器刺入皮肤方能驯服;有些需要刺入肌肉才可驯服;有些则需要痛入骨髓才能被调伏。人也一样,以无常的道理为例:有些人因切身体会到世事无常而被度化;有些人则无法因简单的行为被调化,要度化他不能有疲倦心。

我们有的人在调化、引导众生的过程中,稍微多费些功夫,没有马上得到回报时,就伤心失望、心灰意冷地埋怨道:“我做了那么长时间的工作和努力,给他说了那么多次,但他还是没有任何进步!”

确实,每个人的情况不同。利根者或有宿世因缘者,短时间就能与佛法相应,可能出家几个月到一年,就能很快适应僧团的生活,从穿着、行为上非常寂静调柔,具足标准的僧人威仪;而有些人虽然出家多年,不但身口意都不调柔,性格行为反而越发粗暴野蛮。

居士也是一样,有的开始学佛后,在一两年时间内,就马上融入了各自的团体,努力精进,即使只听一两部法,也能很快与法义相应,如理如法地调伏自相续,如一些常年闻思的老菩萨一样;而也有另外一些人,无论听了多少法都无济于事。我特别喜欢昨天那个“野马”的比喻,实在贴切。

有时候,我对有的人感到特别失望,给他们辛辛苦苦讲了那么多的法,越讲越……我还不算是太脆弱的人吧,不然早就放弃了(众笑)。在这么多年里,我在传授佛法的过程中,什么样的人都遇到过,确实有些让人特别失望。浅显的法、甚深的法、世间法、出世间法都不厌其烦地给他讲了,但发现越是方方面面对他无微不至,这种人反而更加野蛮难调。而有些人其实得法并不多,就两三年时间吧,但在度化众生、发心等很多方面都做得非常到位。

可能根器、基础或前世积累的福报不同,每个人都有很大的差别。所以今后大家在度化众生时,不能过分乐观,认为“啊,反正人都是一样的,没问题”,其实对于个别人,你再怎么苦口婆心,即使花费大量时间,耗尽一切精力,却会越来越失望。

人的确是千差万别的,在需要调伏众生时,即使身为佛陀,在某些情形下也会用一些严厉的“苦切之言”。善知识们有时为了调伏弟子,也会讲一些击其要害的粗语,给予严厉的批评。以前一些上师在调伏弟子时,会毫不客气、一语中的,令弟子改过自新。上师批评弟子时,可能语言不多,但寥寥数语就能让你原形毕露,这就是上师调伏你的方式。又或者上师赞叹你,或对某些事发表看法时,虽然语言不多,却真正说到你心坎上去了,令你终身难忘。对于有些人,上师或佛经中一句非常简单普通的语言,也会受益匪浅,从此便从轮回的深渊中解脱出来。

因此,大家每天闻思佛法时,应专注听闻,并仔细思维:“也许今天的课上会遇到对我修行最重要的窍诀。”虽然往往我们只在讲密法时提到窍诀,但在有的时候,一般的世间语言,反而对你具有非凡的意义。如昨天课上讲到“苦切之言”,我个人觉得很有感觉。对刚强难化的众生来说,“苦切之言”是很重要的,对吧?

以上是昨天讲到的内容。

众香世界的菩萨问维摩诘居士:“释迦摩尼佛所在的刹土是什么情况的呢?他说了什么法呢?”维摩诘居士随即讲到了三乘法,分别阐述苦集灭道,并做了总结。维摩诘居士把我们这里众生的情况都介绍完毕,还讲到了娑婆世界众生是如何刚强难化。

我去非洲时,很多当地人介绍说:“我们这里很贫穷,你们如果有机会要经常过来看看,帮我们建建学校和监狱。”(众笑)的确说的是“建监狱”,可能那边犯罪的人特别多,好多人犯了法却没有正式的监狱用以关押吧。我没有说错,你们不要笑吧。

当时,维摩诘居士比较“自卑”地说,我们娑婆世界如何如何不好,并做了一点介绍。

 

【彼诸菩萨闻说是已,皆曰:“未曾有也!如世尊释迦牟尼佛,隐其无量自在之力,乃以贫所乐法,度脱众生。

这些菩萨听闻之后,异口同声地说:未曾有也!这非常了不起,我们闻所未闻,相当稀有!

释迦牟尼佛隐藏了无量无边的自在神通功德力,在我们娑婆世界中显现为“贫所乐法”。娑婆世界的众生,不仅物质生活相对贫乏,连精神生活也不及众香世界的众生。有些喜欢人乘的法,有些醉心天乘的法,有些欢喜声闻乘的法……而对大乘等清净法门却希求甚少。就是在这样的众生当中,释迦牟尼佛示现各种各样的形象来教化、度脱他们。

因此,此处赞叹佛陀的伟大与卓越。因为他原本也可以像香积如来那样,在众生面前示现如众香世界一般的清净刹土,过着安逸舒适的生活。然而在这个具诤的娑婆世界,佛陀只能示现近似凡夫的身相,拥有和娑婆世界相仿的财富与威力,并以此度化众生。这些在藏文版里也有记载。

汉文的《佛说华手经》亦云:“佛于世界上,亦世界无上。于苦恼众生,能为作归依。”佛陀虽然现身于世,但他的功德却远远超越世间,堪称无上。然而,即便佛陀是以相好庄严、功德圆满的身份来到世间,却仍然不惜在烦恼粗重、行为粗暴的所化众生面前,成为其归依处。因此,我们应当知道佛陀能现身在娑婆世界,确实非常伟大。

我有时也在想,虽然各个宗教都有其至高无上的尊主,而且,他们也都不吝赞颂其功德。但不论是从佛陀的智、悲、力,还是从自利、他利等各方面来讲,佛陀的伟大都是实至名归。这并非是出于信仰角度的赞叹,而是一个佛教徒以智慧来分析得出的结论。如何以智慧来分析呢?因为佛陀所讲的法,比如《大藏经》,至今仍存留于世。其中一部分以多国文字和语言流通海外,一部分尚未翻译,甚至还有一部分留在天界、龙宫当中,并未出兴于世间。

但仅仅是学习其中的部分经典,我们都不禁对其中的记载惊叹不已。人类竟然早在两千五百年前,就已经拥有如此成熟的智慧与超前的思维理念!这不仅仅是我们东方人的认识,哪怕一些西方科学家,但凡是站在客观、公允的立场上,以理智的角度去观察,大家都会对佛法交口称赞。这一点我们应当清楚。

当时,诸位菩萨也异口同声地赞叹释迦牟尼佛的伟大——以大无畏的勇气,示现于娑婆世界贫困刚强的众生面前。

同样,作为佛陀的追随者,我们不能只希求现世安稳、生活快乐,只愿前往经济发达、条件优渥之地,而厌弃相对落后、贫穷的群落。否则,这将是我们身为大乘佛教徒的遗憾。所以,希望在座的道友都好好发愿,哪怕要去一些偏僻之地度化极少数的众生,也在所不辞,因为这也是非常伟大的菩萨行为。

我曾经也说过,我们修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长期呆在某个寺院,整天只管自己吃饱喝足,而不去考虑如何利益众生,这不是大乘佛教徒之所为。我们应当利用短暂而有限的人生,将所学到的甚深解脱之法,播撒到更多众生的心田。

昨天有个人对我说,要“将佛教弘扬到整个世界的角角落落”……(上师问旁人)有“角角落落”这种说法吗?“角角落落”,没有吗?男众说有这种说法,女众说没有这种说法(众笑),要不辩论一下吧。(众笑)

不管有没有这个说法,我是在重复昨天那个人的话,让佛法在世界的角角落落……好像语句不太顺(上师笑,众笑)。他没有说是“各个角落”,是“角角落落”,嗯“各个角落”听着好一点……佛法要弘扬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对吧?

因此,作为佛陀的追随者,我们应该发起这样的大愿,将佛陀的教法弘扬十方,利益无量众生。

 

【“斯诸菩萨亦能劳谦,以无量大悲,生是佛土。”

不仅佛陀如此,就连佛陀教法下的菩萨们,比如观音菩萨、文殊菩萨、地藏王菩萨、除盖障菩萨等等,也以无量悲心应化世间,示现勤劳、谦虚等美德,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般伟大。

《易经》有云:“劳谦君子,万民服也。”若君主勤劳、谦虚,则百姓爱戴、万民信服。“劳谦”是指菩萨也不会自命不凡、趾高气扬,甚至让众生为自己服务。恰恰相反,大乘佛教的理念,是为了让众生获得暂时乃至究竟的快乐,所以“劳谦”也指作为大乘佛教徒,应该以承侍者、服务者、勤劳者的身份,尽心尽力地服务众生。这也与当今二十一世纪的“人民公仆”、“为民服务”等理念相应。可见,与别的团体相比,佛教的很多教义更具超前性。

我以前也讲过,上师如意宝在喇荣山谷一以贯之的理念就是:无论是对堪布还是其他高僧大德,都一视同仁。虽然上师如意宝因威德巍巍、气度不凡、智慧超胜以及戒律清净,受到僧众们的一致爱戴,可他老人家除了给法师及僧众们传法外,平日里是不会主动坐在高高的法座上,而让其他人坐在下面。无论开法会还是其他时候,法王如意宝对所有的僧人都能不论尊卑、平等相待。

正是因为上师如意宝的以身作则,学院培养出来的很多高僧大德们,即使走出喇荣山谷,周游各地弘扬佛法,都表现得谦卑调柔,令人欣佩,这并非自赞毁他。但我看到有些寺院的做法却是迥然不同,他们在培养堪布、活佛时,从小灌输的理念都是:“你是大德,你是寺院最了不起的人!”如此等等。这样串习久了以后,有些人也就真的自命不凡,慢心增长。本来身体并不胖,但坐在那里就生出庞然大物之感,这样不分场合都显现一副傲慢的模样,确实极为不妥。

如果内心没有智慧和功德,即便外在形象显示(上师模仿语气):“啊,我是出家人!”“我是某某法师!”“我来自哪个特别的地方”……可呈现给别人的却不是祥和谦虚的姿态。相比之下,我认为上师如意宝给我们后代传承弟子们示现的谦和态度,更值得我们随学。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这里有很多大德、堪布、堪姆们确实值得大众恭敬、顶戴,但他们却没有自视甚高,反而和每个人都能亲密共处。而别人除了对他们的学问和功德恭敬赞叹以外,也无需区别对待地特别追捧。这点和有些人对待世间领导的态度大相径庭。世间很多人在领导前谨言慎行,稍不注意,就担心“他会不会把我如何如何”。而佛弟子间,则无此顾虑。

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保持谦虚,这极为重要。作为僧众,“勤劳”与“谦虚”不是口头说说,而是要把它们贯彻到自己的日常行为中。昨天有些班里为数不少的道友在那边做事,我看到有些法师也积极参与其中,大家一起全力以赴,勤勤恳恳地干活,这确实很好。法师的功德和堪布堪姆的学问自不必说,除了按上师如意宝的整个传承和规矩,在传法时大家各居其位之外,在日常生活中与众人都是以道友相称,如朋友共处,这也值得鼓励。

我们有些人为僧众服务,确实劳心劳力,但也不能以此抱怨。我曾看过一个公案,在迦叶佛时代有一位僧众,时任维那师,也是执事员,相当于现在的管家。当时他夜以继日地工作,常常精疲力尽。于是在某次安居结束时,他忍不住埋怨僧人:“我在你们面前如是勤劳辛苦,可你们竟视而不见,不把我的付出看在眼里。我希望你们以后都身处暗室,不见光明。”他说了种种恶语,也许还真的采取了一些措施。以此果报,后来他在母胎中度过了六十多年的岁月,出生时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修行人”了。

后来佛陀讲述因果时说到,僧众是非常严厉的对境。若对其稍怀不满乃至有所抱怨,都罪大恶极,故需尤为警惕。我们若有类似情形,应及时调整心态,并以正知正念摄持自心。

以前我刚刚讲过《百业经》之后,大家稍微有所警觉,彼此之间,比较讲究语言的调柔与态度的谦和。但有时在管理过程中,还是会说一些不太恭敬的话,事后又懊悔不跌,追悔半天:“哎哟,我现在倒是在这里管理僧团,但以后不知道要因此堕入地狱多少世哦?!”

正如龙猛菩萨所讲:僧团的负责人是常年游走在地狱门口的人。所以,作为管理人员,在某些场合为僧众服务固然很好,但也不能抱怨。而且即使内心有一些不满情绪,在说话时也要特别注意。否则,对僧众用一些负面的比喻,后果极其可怕。

在《撰集百缘经(卷6)》中,有一个三藏比丘,他带着五百个僧人一起出城。在出城的路上,遇到一些人与他进行辩论。此比丘虽名为三藏法师,但在辩论中却不甚善巧,无法回答对方所提的问题。于是,他不由得心生嗔恨。之后,他以一个比喻还击对方:“你们这样故意刁难我,就像水牛撞人一样。”

说到水牛撞人,昨天下课在回家的途中,我们几个喇嘛遇到几头情绪失控的牦牛,当时的情形很可怕。有一个喇嘛要过去的时候,我连忙劝阻:“不要去,不要去,如果它‘喝醉’了,说不定会跑过来攻击你,很危险的!”你们平时与一些野狗、牦牛也不要太接近,否则难免会出现一些难以预料的情况。

一般在藏地,牦牛撞人的事件屡见不鲜,受伤至死的人也不胜枚举。因为牛角很坚硬,它这样(上师模仿牛角撞人的样子)撞到你肚子里面,然后当场就“嗡玛尼呗美吽”了。(众笑)

所以,刚才“三藏法师”的公案中,也是把对方比喻成水牛撞人。跟随三藏大师的那些人也随声附和、谩骂不休。虽然他们在辩论时败了北,显得无可奈何,但在骂人的时候,却势头强劲、不甘示弱。就像我们有些人,辩论的时候口才平平,但骂人的时候却“妙语连珠”,因为从小在这方面就不乏熏习和训练,所以具备一定的“学问”。

后来,那些人也以此骂人的因缘,在多生累世中,转生为牛和放牧人,这也是因果所致。

也许你们可能会觉得这仅仅是佛陀时代的一个故事而已,但其实这些故事的背后,有很多甚深的意义。因为纵观人类历史,不管东方还是西方皆是这样,好多年代久远的事情现在看来都好像听故事一般,内心不免对之产生质疑,但事实毕竟是事实,是不容置疑的。

同样,人类今天所发生的许多事情,经过十年、二十年,乃至几百年、几千年的岁月流转以后,后人藉由我们的文字记载,或许也会因为身处不同时代,间隔时光长河,而觉得我们现场所发生的不少事情,如同神话故事一般匪夷所思。

不管怎样,在业因果方面,我们始终都要谨小慎微。显现上我们的传承上师们在业因果方面确实特别谨慎,在说话、做事、断恶行善等方面,都在尽心尽力地行持。尤其是藏地的一些老修行人,对取舍因果相当小心翼翼。所以,一方面,我们的发心菩萨们为僧众做一些服务,是很值得随喜的;但另一方面,在发心过程中,难免会有一点点抱怨,在这个时候,一定要调整心态,注意因果取舍。

我个人对此也很注意,你们也知道,我还是和以前有点不同,今后尽量减少在僧人当中的批评,否则我也害怕自己短短的人生造下无量罪过,不知道后世什么时候才能还完。

同样的道理,社会各界人士在世间不同的群体当中,彼此之间难免会有磕磕碰碰,很容易生嗔恨心。当你心生嗔恨时,很难保持冷静的头脑,在这个当下所说的语言、所做的行为大都不够明智,极易造下严重的恶业。

我去监狱的时候,发现很多杀人犯都是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因为生起无法抑制的嗔恨心,一时冲动而拿着刀子捅向自己的家人和敌人。再明智的心一旦离开正知正念,也会造下弥天大罪。在这方面,大家也应该经常祈祷上师三宝,同时也依止正知正念。

接下来讲原文。刚才讲到,那些菩萨赞叹佛陀:“你们这些佛菩萨为了度化娑婆世界的众生,确实是不顾一切艰难险阻。佛陀雄才大略,菩萨们也劳苦功高,条件那么艰苦,仍然义无反顾……”

……“劳谦”二字,在藏文和梵文译本中没有,但在吴支谦等版本里有。也可以这样解释吧。藏文和其他版本中讲到:这些菩萨们利益众生的心行实在不可思议,他们有着不可思议的大悲心。

 

【维摩诘言:“此土菩萨于诸众生大悲坚固,诚如所言。然其一世饶益众生,多于彼国百千劫行。

维摩诘居士回答说:我们这个刹土还不错——“是是是,就是这样,诚如所言,对对对,我们这里还是挺好的。”在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大乘教法下,娑婆世界诸大菩萨利益众生的大悲心确实颇为坚固。

在座各位也是因为上师们的加持和恩德,对众生应该还是有一些大悲心,但这种大悲心坚固与否,我也不太清楚。有些人可能不是很坚固,可能心情舒畅时比较坚固,一旦遇到怨敌或不悦意对境时,大悲心就稍微有一点……嗯……这样。

无论如何,娑婆世界的菩萨一生中能饶益不计其数的众生,数量远远超过众香世界的菩萨在百千劫中度化的众生。在饶益众生的数量上,还是远远超过贵国的。我们这里机遇无穷,希望满满。(上师笑)

在僧肇大师的《注维摩诘经》里,记录了鸠摩罗什尊者举的一个例子:就像医术高明的医生,在遇上瘟疫、疾病爆发时,就可以施展才能,救死扶伤。如果他去到一个没有病人的地方,就一个病都治不了,因为病人都没有,给谁治呢?

再如一位骁勇善战、所向披靡的将军,也只能在遇上敌人时,才有了用武之地,可以展现他英勇无畏的形象。如果太平无事,或只有一小撮毛贼,则无法大展拳脚。

娑婆世界的“优势”,在于有大把的苦难众生(上师笑)。对有大悲心的菩萨来说,是非常好的环境。安慧论师(即坚意菩萨)在《入大乘论》中说:“汝于余佛世界,十劫修诸禅定,不如于此娑婆世界,能一食顷修行慈心。”在他方世界十劫中修禅,不如在娑婆世界“一食顷”这么短的时间修持慈心的功德大。比如,如果在众香世界这样的清净刹土中修禅十劫之久,肯定功德很大,但在娑婆世界中,即使只用短短的时间修慈心,功德也更胜一筹。因为娑婆世界有许多苦难众生,生在此五浊恶世的“好处”与“优势”,就是有度众生的机会,清净刹土则没有这样的机遇。

 

【“所以者何?此娑婆世界有十事善法,诸余净土之所无有。

为什么呢?因为“此娑婆世界有十事善法”,而其余的刹土没有十事善法。娑婆世界中,有十种法可以利益众生,在其他地方是没有的。

 

【“何等为十?以布施摄贫穷,以净戒摄毁禁,以忍辱摄瞋恚,以精进摄懈怠,以禅定摄乱意,以智慧摄愚痴,说除难法度八难者,以大乘法度乐小乘者,以诸善根济无德者,常以四摄成就众生,是为十。”

何谓“十法”?就是六波罗蜜多和四摄。通过学习《入行论》和《大乘经庄严论》能了知,我们生于这个世界,说明自己还不是很成功,烦恼多得像荆棘树一般,不管到哪里,都能遇到野蛮众生。但另一方面,真正具有悲心想利益众生的菩萨不论去往何处,都有利益众生的机缘。从这点来说,也不可多得。

是哪十法呢?

第一法,是布施。大乘佛法中有布施这个方便法,可以摄受贫穷的众生。很多地方都有贫穷的众生,像非洲、尼泊尔等等,只要你有金钱或佛法,都可以布施给他们。无论在哪里,只要你有布施的财物,很短时间内,就会聚集一些贫穷的众生。我们这里有些乞丐甚至在小杯子上贴了二维码(众笑),如果有机缘遇见他们,随时可以扫他的二维码。

娑婆世界布施的机会数不胜数,清净刹土就不行了,根本找不到乞丐(众笑)。我原本以为,西方国家很发达,不会有乞丐。结果到了那边,还是看到很多乞丐,只是他们乞讨的方式有所不同而已。所以,只要在娑婆世界,就有乞丐。

第二法,是以清净戒律来摄受毁戒者。无论别解脱戒还是菩萨戒,都可以摄受破戒、毁戒的众生。

第三法,以忍辱度摄受具有嗔恨心的众生。

第四法,以精进度摄受特别懈怠与懒惰的众生。

第五法,以禅定度摄受心思散乱的可怜众生。

第六法,以智慧度摄受愚痴的众生。

第七法,以“说除难法”度八难者,即八无暇者。这里是以小乘之法度八无暇众生。

第八法,以大乘法度乐于小乘的众生。声闻乘众生可用大乘法度脱。

第九法,以诸善法,如前所讲十善法,度“无德者”,即人天乘。

第十法,菩萨于此娑婆世间,常常以布施、爱语、利行、同事此四摄来成就众生。

只有在娑婆世界中,才有度化众生的这十种法,因为我们这里确实存在着持戒的违品、布施的违品、愚痴的众生等等。别的清净刹土并没有此等十法。虽然他们那里的众生也有一些愚痴烦恼,但与我们这里的众生相比,还是微不足道的。

由于有十种恶的缘故,相应也就产生了十种对治它们的善法,即六度和四摄。吉藏大师以一个比喻来解释这种情况,比如,在一块肥沃的土地上,才可以生长庄稼。同样,因为娑婆世界有了苦难、十恶的土壤,才能长养出十种善法的庄稼,并获得功德的果实。

娑婆世界的确具备这样的不共机缘。要是转生到天界或清净刹土,对菩萨个人来说,在那里没有烦恼,是很好的环境,而且那里的人也不像我们娑婆世界的人那样难以相处。

娑婆世界的人际关系最为复杂,几个人一起发心的时候,我最关心的就是他们之间的人际关系。我说:“你们发心可能很好,但人际关系不一定会很融洽。”因为二十一世纪的很多年轻人都是独生子女,来到这个世界“独来独去”,到父母家也是“独来独去”,导致与人合作时都禀持“独立见解”,对谁都不妥协。这样一来,不要说合作,仅仅是共处一室或一起吃饭、上班,每个人都把严重的自我习气散发出来,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肯定会有一定的影响,最后也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发心。前些天有个人在讲考还是什么场合里说过:“不怕我们的智慧,就怕我们的合作。”很多人之间确实因为合作不下去,导致自己最后信心退失。

因此,若能把十恶看作是很好的机会,则可于此中产生出离心、大悲心、菩提心、清净观,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善行。反之,若自己没能正确处理,可能就无法在此环境中成长,甚至会从菩萨道中退失。所以,每个人的心力都一定要强大起来!若要达到这个目标,佛教的学习就显得尤为重要。在学习之后,我们原本脆弱的心也会逐渐强大起来。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娑婆世界不那么尽如人意,但维摩诘居士毕竟还是这里的人,因此他婉转地给予了高度地赞叹——这里的众生坚强不屈,成长的机会和机遇也比比皆是……

 

【彼菩萨曰:“菩萨成就几法?于此世界行无疮疣,生于净土。”

那些菩萨接着问道:“娑婆世界的菩萨成就哪几法?在此世界中行走却无损无伤,最终没有任何痕迹地往生清净刹土?怎么做到的呢?”

 

【维摩诘言:“菩萨成就八法,于此世界行无疮疣,生于净土。

维摩诘居士回答:“我们的菩萨用八种法成就,无疮无害、无损无伤地行于此世界,最终生于清净刹土。”

古大德们对此八法的解释不尽相同:我们正在使用的汉译本中,各分号表示的断句,就是按照僧肇大师的分法来的;智者大师则分得不甚明显。除了分法不同,其他与藏文译本基本相似。此处,我们按照僧肇大师的分法来宣讲。

其实,此八法是众生往生清净刹土的因,如同“往生四因”,各大德们也是这样认为的。维摩诘居士说:娑婆世界机缘甚多,只要坚守此八法,所有众生必定会一个不剩地全部往生清净刹土。

 

【“何等为八?饶益众生,而不望报,代一切众生受诸苦恼,所作功德尽以施之;

哪八种法呢?

第一种法,饶益众生,不求回报,代一切众生受苦恼,并且将一切功德回向布施给众生。

其他注释里把这三者分开解释,而此处按僧肇大师的注释,三法并作一法来宣说。

 

【“等心众生,谦下无碍;

第二种法,对所有众生有平等心,一视同仁,无亲怨之分,虚心谦卑,无有傲慢心。

对修行人来说,没有傲慢心非常重要。《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中云:“成就诸功德,虚己常谦下,如果树繁熟,枝条自胝屈。”诸功德是以谦卑与虚心来成就的,如同果实成熟时,树枝必定垂胝而下。

萨迦班智达也在《水木格言》中描述:“具诸功德智者,无有慢心调柔,负有累累硕果,妙树垂头而住。”具有功德的智者,内心调柔无傲慢,如同果树上的累累硕果,枝头都垂向大地。而那些毫无功德的具傲慢者,却显得高高在上,如同刺向天空的枯枝一般。

以上讲到了两种往生清净刹土的法:第一,要利益众生,代众生苦;第二,要平等对待众生,这个相对行持起来有点困难。我们与生俱来地贪执亲友而嗔恨怨敌,如此爱憎分明,要做到众生平等,确实有些难度。但任何希求往生清净刹土的菩萨,必定会平等地对待众生。

 

【“于诸菩萨视之如佛;

第三种法,对所有发了菩提心的菩萨,都视之如佛,如恭敬佛陀一样。

《首楞严三昧经》云:“若诸声闻及余菩萨,于诸众生应生佛想。”应当视一切声闻、缘觉及众生如佛。我们去年宣讲《妙法莲华经》时,也曾介绍过常不轻菩萨的功德,他对一切众生都恭敬有加:“你们都是佛,你们都是未来佛,我惹不起你们。”(众笑)有些人恰恰相反,与他人接触时,时常疾言厉色:“他很坏的!”且不说视众生如佛,甚至觉得对方连一个好人的功德都没有,这是十分不合理的。我们应当恒常恭敬众生,视一切众生如佛。

 

【“所未闻经,闻之不疑;

第四种法,听闻前所未闻之法,并在听闻后遣除一切怀疑。

藏文和梵文的译本中,没有此处的第四法及下面的第五法,但此处我们依旧按照鸠摩罗什的译本传讲。

听闻佛法十分重要。不论是对已经学习过的,还是未曾接触过的佛法,大家都应当认真听闻,以此便能遣除怀疑,对正法产生定解,绝不会造作诽谤的恶业。现在大多数道友的学习态度特别好,值得赞叹。但个别人也许因为傲慢,不愿意听课,甚至经常指指点点,对法不恭敬,对说法者也不恭敬。一旦让他们来讲,可能就哑口无言了。这些人自身缺乏正见,相续被邪见染污,因此始终无法了悟大乘佛法。

我们学院有规定,无故缺课达到一定的次数,就会取消其继续学习的资格。因此,有的人就经常装病、请病假,明明身体很健康,可能是懈怠病、散乱病发作了,身边的人经常见他生龙活虎的,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今生能够值遇如此殊胜的大乘佛法,如果不仅没有认真闻思修行,还以傲慢、懈怠等不良心态遮障自己闻法的机会,实在令人扼腕叹息。因此,希望大家在有生之年中,能以难得之心珍惜每一次听闻佛法的机会。

 

【“不与声闻而相违背;

第五种法,不与声闻法相违。

大家千万不要轻视声闻法,不能认为“这是小乘,是低劣法”等等。声闻法是佛教的基础,佛陀第一转法轮时宣讲的就是声闻法。没有一转法轮的法义,二转、三转的奥义便失去了基石。因此,我们不能违背声闻法。

 

【“不嫉彼供,不高己利,而于其中调伏其心;

第六种法,不嫉妒他人获得的供养,也不因自己的所得而心生傲慢,自心恒常处于调柔的状态之中。《维摩经义疏》云:“他种他获,故不生嫉。已种已得,何为自高。”我觉得这个教证说得很好,他人的财富是往昔种下的善因而得的善果,因此我们不应心生嫉妒。倘若我们自己因前世所造的善业,今生获得了美貌、财富、辩才等福德,也没什么值得傲慢的。若因此便自命不凡、不可一世,下一世也许就会沦为贫穷者。其实,因果十分深广微妙。有些人经常斩钉截铁地说:“我肯定能发财!我肯定会成功的!”其实你肯定不了,倘若因缘不具足,只凭一厢情愿也是无济于事的。

嫉妒心是修行中最大的障碍。寂天菩萨在《入行论》中也说:“不愿人获利,岂愿彼证觉?妒憎富贵者,宁有菩提心?”如果连世间的利益都不愿意让他人获得,怎么可能希望他们获得无上正等觉呢?如果对自己身边的富贵者都经常心生嫉妒,那怎么会有菩提心呢?

世间人的嫉妒心和傲慢心,都属于烦恼。当然,也有一些民族和个别的人对此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傲慢心挺好的,说明我有自信!”其实,自信和傲慢截然不同,有自信固然很好,但傲慢心却需要对治。《俱舍论》中也详细宣讲了七种慢。比如,本身并没有相应的功德,却认为自己具足,这叫做增上慢等等。对此,许多道友应当有所了知。

 

【“常省己过,不讼彼短;

第七种法,经常反省自己的过失,不议论他人的短处。智者不论身处任何境遇,都会将过失归咎于自己,而不会责怪他人。许多人却与之相反,在生活中与家人、朋友稍有争执,就将过错全部推给对方。当然,这也从侧面反映了一个人的修行境界。

鸠摩罗什在此处的注释中讲过一个简短的公案:一位禅师于中午时分外出化缘,不料途中遇到了贼寇,准备用箭射杀他。他指着自己的肚子对贼人们说:“请你们射向我的肚子,都怪肚子饿了我才会出来找吃的。”之后的情节我们不得而知,但鸠摩罗什想表达的是,真正的修行人会将过失归咎于自己。有些人也许无法理解:“对方无缘无故要杀你,你还说是自己肚子的错。为什么要这样轻贱自己呢?如果什么事都责备自己,那对方岂不更加嚣张、变本加厉吗?”对此,有些大德解释道:“这样贬低自己看似有些软弱,但若能做到时常反躬自省,学会承担过失,自己的心将会越来越宽广,对他人的损害也会越来越有承受力。”

其实,当自己的心态越来越包容、豁达时,他人损害你的几率也会随之减少,这是一种因果规律。比如,两个人吵架时如果互不退让,只会争执不休、愈演愈烈。但如果一方能放下面子,主动道歉,对方也就只能作罢。现在许多人都吝于道歉。在我们藏地,大家彼此之间说句“对不起”,貌似起不到什么作用。但在一些西方国家,好像“对不起”还是很有分量的。不同地域的文化差异也较大。表面上看,自己没错还要主动道歉,似乎不太合理。但如果能有放下自我的勇气,在恰当的时机“服软”,发自内心地承担一切过失,争执便会很快平息,这也是菩萨的行为。

此处,维摩诘居士教诫我们,不说他人的过失,是往生清净刹土的第七种因。经常说别人过失的人,自身一定也有过失。因为他有一双能见到过失的眼睛,就说明还是有相关的习气。有些人特别爱说别人的过失:“这个人很坏的!那个人很坏的!”每当听到这样的话时,我就会想:“你觉得别人坏,自己肯定也很坏,至少你的眼睛和嘴巴都有点坏。”(众笑)我们常说“能取”、“所取”,所取是坏的,能取也好不到哪里去,二者是互相观待的。比如,若镜中显现出一个黑色的茶杯,说明还是有黑影的存在,是一种彼此观待的因缘。

 

【“恒以一心求诸功德,是为八法。”

第八种法,一心一意地闻思修行,精勤地行持放生、转绕等善法。更重要的是,在因缘具足时,应当修持空性等胜义谛的法,并尽心尽力地利益众生。如此一来,功德将用之不尽。

龙猛菩萨在《大智度论》中说,有一位百岁的舞者,仍坚持练习舞蹈。有人不解地问他:“您都这么大岁数了,为什么还要跳舞呢?”老人答道:“对于我自己而言,的确已无需再跳了,但我需要给子孙后代们做榜样。”同样的,佛陀已圆满了一切功德,但为了给我们这些后学者做示范,仍示现行持善法,积累功德。许多善知识和传承上师们也是如此,以前法王如意宝就经常示现念经、持咒,日日夜夜都非常精进。其实他老人家自身的功德早已圆满,但却仍在众生面前示现积累资粮,一点一滴地行持善法。

我们有些道友也做得很好,不论在哪儿遇到,他们都手里拿着念珠和转经轮,口中持诵着咒语,这些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一种生活习惯。修行不是偶尔地表演:“今天开法会啊,大家精进啊,嗡玛尼呗美吽、嗡班匝儿萨埵吽……”过后就把念珠扔在这边,转经轮扔在那边,又开始沉溺于各种世间琐事之中,这不是真正的修行人。修行应当融于日常生活中,这一点十分重要。

以上宣讲的八种法,希望大家牢记。这是娑婆世界的众生想要免除痛苦,往生清净刹土的八种因。我们很多人都发愿往生极乐世界,也需要这八种因。

 

【维摩诘文殊师利于大众中说是法时,百千天人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十千菩萨得无生法忍。

维摩诘居士与文殊菩萨分别宣说了妙法,这时,有百千位天人都发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一万位菩萨获得了无生法忍。

 

来自:静怡苑•心灵乐园

微信号:xinlingleyuan7